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远大又说了一堆的道理出来,季子强是理都懒得理他。

    赵远大看看实在是没有办法,就说:“钱你不要也罢,昨天你请他们吃饭花了多少,我总不能让你贴进去,你工资也就那点。”

    季子强见他不在强求自己收钱,也就缓过了脸色,悄悄对他说:“那钱,我可以报销。”

    赵远大听他这样说,也实在是没有了办法,两人又喝了几杯酒,季子强知道赵远大**旺盛,只要是老婆没和他在一起,他经常象个无头苍蝇一样出来乱晃,那里有美女他就出现在那里,那里有战场,他带着枪就上,上至酒吧,ktv,下到洗头美容院,到处都留下他无情的子弹。真是人不可貌像,海不可斗量,他这么大的肚子,竟然可以战斗的如此顽强。

    吃完了饭也就不想多留,起身告辞,赵远大想要挽留,却被季子强摁住了肩膀,只好说声:“拜拜。”

    一大早,洋河县已经做好了整个行程的安排,一切都显得周到、细致,并充满尊重。

    市里的小车就来了好几辆,除了市委的华书记,还有市委常委、秘书长孙博、常务副市长韦俊海陪同而来。

    吴书记和哈县长带上县委和政府的头头脑脑们,早早就恭候在城外,华书记到是对这样的迎接没有太表现的在意,他下车简单的和吴书记,哈县长握了个手,然后说:“吴书记啊,以后不要搞的这样隆重,我希望柳林市的所有领导,都可以和广大群众连成一片,这样才不会滋生官僚作风。”

    吴书记连连点头,说:“这都是大家自发的跟来的,基层干部都想早点聆听书记你的教诲。”

    这马屁拍的,让季子强一阵的头皮发麻,他偷眼打量了一下周围,却真的见到了一张张充满殷切真诚的笑脸。

    季子强傻眼了,不会吧难道自己思维有了错位,自己已经和广大革命干部在这个问题的认识上有了很大的差距。

    华书记也没再说什么了,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的不希望把迎接自己的场面搞的宏大,但看到十多个洋河县领导那虔诚和微笑,他还能在说什么呢

    华书记戏谑的对吴书记说:“宏德同志,我们直接到下面看吧,你安排就是了,今天你可是老大,我们都跟你混了。”

    所有在场的人,都配合着华书记这个幽默的话,放声笑了起来,华书记也没有了刚才那个严肃的表情,他很陶醉于自己的亲切和蔼。

    吴书记提出让市领导到下面的几个乡去看看,在大家上车的时候,华书记又招了招手,对哈县长说:“学军,你坐过来。”

    在刚才,哈县长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说话,华书记似乎对他很淡漠,这让他心里七上八下,坎坷不安,现在一听华书记让自己坐他那柳林市独一无二的01号小车,这份殊荣,这份待遇就一下子超越了所有洋河县的领导,包括吴书记也不得不带点嫉妒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哈县长,你快过去,给华书记多介绍一下我们县的特色。”

    哈县长掩饰住那份得意,笑着说:“洋河的情况还是要吴书记你来介绍,我就去给做个向导。”

    说着话,哈县长就快步的走到了华书记那奥迪车的右侧,打开了后座车门,和华书记并肩坐在了一起。

    众多的小车在洋河县警车叽哩哇啦的警笛声中徐徐开动,警车开道引导,后面是档次不一的各色小车,大队人马浩浩荡荡从洋河县穿城而过,直奔下面早就选定的乡镇去了。

    哈县长坐进了车里,先看了看华书记的神色,见他平静如常,就说:“最近县上工作忙,没有经常过去给书记汇报思想,我现在就给书记汇报一下吧”

    华书记凝视着前面的公路,轻微的摇了下头说:“汇报思想不急,我倒想听听你这洋河最近干部思想状况,那个季子强最近可是给添了不少的乱子。”

    哈县长知道华书记说的是怎么回事,季子强搞的那个“洋河工业园”出售招商规划,哈县长也听说了,他也明白那个规划是什么目的,只是季子强针对的是韦俊海,哈县长就没怎么放在心上,他对韦俊海也是不大服气的,当年韦俊海在洋河县当书记的时候,哈县长是副县长,那个时候没少受韦俊海的气,要不是华书记对自己的赏识,还不知道韦俊海要把自己压到何时。

    但现在这个问题从华书记口中说出,哈县长就不得不重视了,他也开始有点怀疑此次华书记专程来洋河,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哈县长很谨慎的说:“华书记,季副县长的那个规划我也看了,的确有点荒谬,这都是我管理疏忽,请书记原谅。”

    华书记面色波澜不惊,毫无表情的说:“你说他荒谬你是领导当大了,眼睛不亮了,细节都不注意了。”

    哈县长有点坐不住了,他嗫嚅着说:“书记,我”

    华书记很快就打断了哈县长的话:“不要又给我承认错误,我不是来听你唠叨的,季子强他一点都不荒谬,他的规划针对性很强,剑有所指,这是我深恶痛绝,也绝不允许的,官场有官场的规矩,长幼尊卑,次序对等是维护所有领导的权威的不二法则。”

    哈县长想说点什么,但在华书记这看似平淡,实则严厉的话语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华书记又哼了声说:“你也不要光想做老好人,那样最总会两头不讨好。”

    这话就更让哈县长惶恐起来,一旦让华书记感觉到自己想要在他和叶市长之间左右逢源,那后果就相当可怕,哈县长紧张起来,忙说:“书记对我误会了,我一直都没松懈过。”

    华书记转过头来,很认真的很着哈县长,一字一顿的问:“没松懈过那结果呢”

    “结果煞费苦心,效果甚微,是我无能。”哈县长嗫嚅着小声的说。

    华书记也叹息一声,他也可以理解哈县长的苦衷,对季子强自己是深有体会的,这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他的智慧和镇定,自己也曾有所领教,这也是自己这次亲自出手的一个原因,小洞不补,大洞吃苦,防微杜渐才能在这波涛汹涌的仕途走的更远,走的更稳。

    想了想,华书记又说:“在这个问题上,你也应该走走群众路线,我这次来,就是要促成你们的团结,统一你们的思想,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需要团队协力配合。”

    哈县长已经可以完全的确定了,季子强那个洋河工业园的方案,已经彻底的激怒了华书记,对这种犯上作乱,为虎作伥的行为,华书记从来都不会手软。

    哈县长只能打起精神来,全力配合华书记的这次剿灭行动了,他点点头说:“我懂了。”

    “嗯,懂了就好,对了,听说你们县方副县长和季子强走的很近。”华书记如无其事的问。

    哈县长忙说:“是的,有两次我们在对待季子强的问题提上还有过分歧。”

    “那你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到什么程度了。”华书记如无其事的问。

    哈县长心里发凉,难道市里对季子强和方菲的传闻也听到了,他小心的说:“有些传闻,但可信可不信,他们关系不错那到是真的。”

    “奥,这样啊。”华书记点点头,他不再说什么了,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假寐。

    哈县长也就不敢再说话了,车里静了下来,只能听到轮胎在公路奔跑时沙沙作响。

    上午一行人到一个永安乡检查了农业农村工作开展情况,实地了解了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开展情况、乡级工业园区建设情况、与乡党委老党员就发展农村经济、实现助农增收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并就搭建信息平台、实现信息资源共享、简化工作环节、方便农民群众等问题与洋河县的相关单位负责人进行了现场讨论。

    本来季子强是负责农村工作的,可惜的是,今天陪同而来的还有吴书记的哈县长,所以在整个检查和实地解说汇报中,基本就没季子强的什么事情,他只需要跟在后面傻乎乎的笑。

    对于吴书记和哈县长在很多时候,似是而非,夸大其词的解说,季子强一笑置之,吹吧,你们吹吧,还准备给乡上搭建信息平台、实现信息资源共享,先把他们乡上干部每月的工资发齐,让每一个村民交的上提留,统筹款,吃的上饭,住的起医院再说其他的。

    市委华书记倒是听的很投入,也对洋河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准备充分、发动到位、氛围浓厚、开局良好给予肯定。

    并对洋河认真贯彻执行柳林市委的决策部署,思路明晰、措施得力,各项工作初见成效、发展势头良好表示赞赏。

    最后华书记在现场说:“当前,三季度已接近尾声,重点乡镇能否完成年度目标任务关系全市发展大局着力打造产业特色、文化特色、乡村建设特色,加快进位争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