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的吗?你会都交代吗?”

    “我会都说,不是交代,黄书记,你的用词总让我不舒服

    “哈哈,好好,那你听着,就在你刚来这个小楼的那天,我带人查了你的办公室。”黄副书记说道这里,就观察着季子强的表情。

    但季子强很淡定,一点都没有惊慌的问:“查到了什么?”

    黄副书记实在对季子强这样的淡定折服了,他冷冷的一笑,说:“你还能问的出来,查到了什么?你说呢?查到了你里间床下的那个口袋,查到了口袋中装的三十万元现金。”

    季子强一下睁大了眼睛,看着黄副书记,过了好久才问:“你们收到的是谁的举报?”

    黄副书记感到季子强已经开始奔溃了,这是能预感到的事情,没有谁能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还笑的出来,所以他就加强了自己的攻势,说:“谁举报的当然不能说了,但是你应该知道,在你们的养殖款到账之后,你不让上交那三十万元钱,本身就是一个漏洞了,想要查不出来,很难的。”

    “我不让上交那3万元?”季子强有点惊讶的问。

    “你现在还要否认吗?畜牧局李局长是可以作证的。”

    季子强沉默了,果然是如此,果然是无耻的栽赃,季子强的脸上就显出了一种让人感到悲哀的忧伤。

    黄副书记就这样看着季子强,不过在他的心中,也泛起了一丝同情和怜悯,自己见过这样的人很多,但像季子强这样让所有人都感到敬仰的人却不多,本来他应该是一个难得的政治新星,他还这样年轻,这样前途光明,现在都毁掉了,一切都毁掉了。

    有时候黄副书记也在想,假如我们的体制在好一点,监督在完善一点,管理再正规一点,领导的权利再小一点,或许很多像季子强这样的人都会幸免。

    房间里的人都没有说话,小刘在黄副书记说出了这些证据的时候,也心中一痛,在他和季子强相处的几天里,他一直是有所保留自己的看法的,他认为季子强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人,但证据和事实就摆在面前,由不得你不相信。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看着季子强,看着他的悲伤和后悔,他们已经预计到季子强必然会有的无助表情,每当在这个,黄副书记一样的也会感到一种哀怨,自己又要葬送掉一个人了。

    然而,然而黄副书记和小刘开始有了惊讶,他们在季子强的脸上没有看到他们预想的表情来,季子强开始冷笑起来,他从容的掏出了香烟,给黄副书记和小刘一人发了一根,缓缓的点着了,看着那眼前漂浮的青烟,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奇异的表情,他带着嘲讽的语气说:“这就是证据?”

    黄副书记凝视着季子强,犹豫了一会,很是不解的说:“这还不够吗?”

    季子强说:“够了,已经足够了<span css="url"></span>。”

    黄副书记带着怜悯说:“现在我已经告诉了你事情的情况,也请你谈谈其他的细节吧。”

    “那么我想说的是,这完全就是一个陷阱,有人想要让我中招,故意栽赃陷害。”季子强平静的说。

    黄副书记笑了,说:“季子强,你在给我讲故事?你把自己描绘得很廉洁。”

    “在这个事情上,我是没有问题的。”季子强很笃定的说。

    叹口气,黄副书记说:“你真的以为就这样死扛到底就能挽救你吗?你错了,我们有证人说前几天你刚把钱拿走,也有证据,钱就在你的床下,难道这还不足以给你定罪?你其实很愚蠢的,本来你是有机会给自己留条后路的,在刚进来的时候,你主动承认了,也许事情不会这样复杂。”

    季子强轻轻的摇了一下头说:“如果我一开始就承认了,那陷害我的人是不是也就会很轻松了,因为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他们随便的找一个什么借口就可以搪塞过去,所以我必须等,等待他们跳到最后,等待这件事情的影响加大,到这个时候,那些陷害我的人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黄副书记看着季子强,他完全听不懂季子强在说什么,季子强的逻辑是混乱的,当然,这也很符合突然受到打击之后一个人的反应。

    季子强当然也知道黄副书记未必能领会自己的话,就又说:“其实这笔钱在前些天我已经发现有问题了,我在一次开会的时候,偶然的问起了财政局的局长,他说他没有收到这笔钱。”

    黄副书记就眯起了眼,他没有打断季子强的话。

    季子强继续说:“这个消息让我很吃惊的,因为我在过去已经几次问过了李局长,他都给我信誓旦旦的说把钱还上了,于是我有了怀疑。”

    “所以你就要回了那笔钱?但你要回来为什么也不还上?你不要说你准备过点时间在还吧,这个借口有点牵强了,而且我们还给你了这么长的时间。”黄副书记没有让季子强带偏。

    “我没有要回来,因为我知道,有人准备要设计我了,我当然不能打草惊蛇,所以在前几天庄副市长突然邀请我参加一个典礼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要动手了。”

    黄副书记迷茫的看着季子强,说:“你意思是庄副市长和李局长在联手陷害呢?”

    季子强摇摇头,笑笑,说:“这就需要你去判断了,我不能那样说,但好的一点是,就在那天,李局长把钱放进了我的房间,这让我可以安心不少。”

    黄副书记真的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已经听懂了季子强编造的整个故事情节了,他意思是他自己很廉洁,是李局长趁他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把钱放在了他那里,然后再向上面反应,这故事情节太过荒诞可笑了,季子强你真的可以去跟饥饿的狼一块去写网络了。

    摇摇头,依然没有制住笑意的黄副书记说:“原来你知道他们要在那天给你下手啊,那你回来不到处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发现这一点很矛盾,这好像是故事中的一个漏洞?”

    季子强也笑了,说:“我检查过了,我清点了一下那钱,确实是三十万,而且还都是真钱。”

    “然后你就这样等着,直到李局长揭发说是亲手交给你了之后,今天你才说出来?你感到这个话谁能相信?你把我们的智商低估的太严重了。”黄副书记已经是有点哭笑不得了,这季子强真是个活宝啊,到现在还在给自己讲故事。

    季子强说:“这个故事或许你听着真的很荒诞,但你一定会相信的。”

    “奥,真的吗?我凭什么相信你?”

    季子强就嘿嘿的笑了,淡淡的说:“因为你不相信也不成啊,在我办公室的电脑上有一段李局长给我栽赃的视频在,我看过了,很清晰,你随时可以去看。”

    黄副书记一下就跳了起来,他有点恐惧的看着季子强,问:“你有视频,你还看过,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你还在我这里住了好几天一字不说。”

    季子强真心的笑了,说:“我在那段时间里,每天出去的时候都把电脑的视频开着的,本来我们机关办公室所有电脑是不装视频的,这应该是约定成俗的一个习惯了,但我好歹懂一点这方面的知识,就自己花钱买了一个镜头,这个也是私人的钱,没有报销,哈哈哈。”

    黄副书记看着季子强,像是在看一个洪荒猛兽一样,这个年轻人太让他感到惊讶了,自己也算是在官场厮混了这几十年,但和这个年轻人相比,一下子就没有了丝毫的骄傲,他的冷静和心思缜密,让人难以相信,他对他的对手的精确判断和冷酷反制,更是让人自叹不如,他就像一个远古的武林高手,当对手自以为可以得手,抽冷子扑向他的时候,他却在最后一刻出剑了,而且还做到了一招毙命。

    黄副书记不想在和这个人谈下去了,他离开了,他离开的很匆忙,他要看看那个视频,也要平静一下自己心中对季子强的震惊。

    而这个晚上,季子强睡的很好,一直睡到了天色大亮,睡到自己的秘书和司机来接自己的时候,季子强才从梦中醒来。

    回到市里,市委冀良青书记也召开了一个市四套班子领导参加的类似于平反的欢迎会。

    在会上,冀良青说:“经过这次事件,更加证明了季子强同志是一个好干部,同时希望季子强同志不要因为这一件事对组织有任何怨言,相信季子强同志放下包袱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为党的事业做出新贡献!”

    于是,大家鼓掌。掌声很热烈,季子强却一点感激之情也没有,因为他看到庄峰副市长,看到他正在鼓掌,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

    他们就彼此的看着对方,两人都在微笑,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都在内心里怎样的憎恶着对方。

    季子强还知道,自己这次恐怕未必能把庄副市长也拉下水来,因为他毕竟是庄峰,他有他的逃生之术,或许一切都和他扯不上一点关系,他早就为此做好了切割的准备。

    后来的事情也的确是验证了季子强的想法,最后畜牧局的李局长承担了一切,他说他嫉恨季子强,他想要把季子强报复一下,和别人没有任何的关系,虽然他受到了惩罚,但他还是保住了庄副市长,很久很久以后,才有人说,庄副市长答应了他很多条件,包括把他那本来不是公务员的儿子招进公务员的队伍,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了。

    会后,市委冀良青书记把季子强留了下来,他们坐在会议室里,两人先是悶悶的抽着烟,之后冀良青说:“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你是清白的,那么谁要整你,谁要至你于死地,你心里应该有底。”<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