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副书记说:“这样看来,连你也把他当好人了,他可真沉的住气啊,不简单!”

    黄副书记的脸是阴沉,对于这种冥顽不化的人,他从心底的憎恶起来,他就是这么阴沉着脸和季子强进行了交谈:“季子强同志,这几天,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季子强笑着说:”应该考虑得差不多了“br>

    “你觉得什么时候,我们可以长谈一次?”

    “现在就可以。”“好,那就现在吧,你跟我过来”。

    黄副书记站了起来,把季子强带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里,那是一个类似于接待室的房间,黄副书记和季子强虽然面对面坐着,中间却隔着一个茶几。小刘倒是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前铺了纸和笔做记录。黄副书记就从他随身带的黑提包里拿出一包包装得很精美的盒子,对小刘说:“先泡点茶吧,这里的茶叶真烂,估计王处长根本就不懂茶。”

    季子强一看就知道那茶叶的档次,说:“书记喝茶也挺讲究的。”

    黄副书记说:“这不是我的。是有人叫我送给你的。”

    季子强问:“这时候,谁还这么关心我。”

    黄副书记没有说话,茶叶是凤梦涵让带来的,现在黄副书记才不给季子强说呢。

    泡上新的茶叶,那茶香就在房屋里飘散开来。

    季子强没喝就笑了,说:“这人还挺了解我的,知道我喜欢哪一类茶。”

    黄副书记说:“你不要认为,我乐意帮你转送这茶叶过来,对你就会改变看法。”

    季子强说:“不会,不会。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执着的人,送包茶叶只能说明,你还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

    ”黄副书记说:“我对你多了很多了解,你的工作确实很不错,所以我认为,你还是一个可以挽救的干部,可以开始了吧?”

    季子强沉默了一会,说:“我想,你是会失望的,本来,我多少还有一种想戏弄你的意思,但是,见你愿意帮我把这茶叶带过来,心里却不想那么做了,其实,我想清楚的东西,并不是你需要的。你需要我说的那些,我根本就没法说。因为,我没有做什么值得你亲自出面来解决的事情。”

    黄副书记叹口气,他似乎早预料了,说:“你怎么就知道我想要你说什么呢?我只想知道,这几天,你都在想什么,你把你想的都说出来就行了。”

    他希望多听听季子强自己说的,在他的谈话中,自己可以推测他的心理变化,捕捉某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细节,而往往这个细节有可能就是攻破对方心理防线的一个小缺口,现在虽然事情已经很明确了,但自己还是要从心理上击溃他,让他说出很多自己还没有掌握的事情来,最好说出一些更大的事情和人物来。

    季子强说:“既然,你愿意听,我也就不客气了。这几天,我都在想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当个好官,当一个人民喜欢的官?”

    黄副书记很感兴趣地说:“有什么新见解呢?”

    季子强笑了笑,说:“有时间的话,我想写一篇论文,大纲我已经想好了。一个人,要当好官,他得要让领导满意,让同僚满意,让广大人民群众满意。如果能做到这三个满意,他肯定是一个好官。一直以来,我就是努力这么做的。效果怎么样呢?似乎并不好!要各个方面都照顾到,往往是不可能的,当领导满意时,同僚的利益受了损害怎么处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受了损害怎么处理?这时候,总要舍弃某一方,甚至是某两方,到底舍弃那一方?”

    黄副书记不得不佩服季子强,这个人啊,真是有胆略,现在还能给自己说这些。

    “你要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黄副书记耐心的诱导季子强。

    “我要说明的是,我们的官们,在工作中,更多的是凭借我们的觉悟去办事,凭借我们的个人修养去办事。如果,遇到好领导,我们就能干大事,如果遇到并不好的领导,就少说话,少办事。”

    点下头,黄副书记说:“这是制度的缺欠。”

    “制度是人定的,是人执行的。执行者有时候比制度还制度。”

    “所以,讨好领导往往是最重要的。能谈谈这方面的认识吗?”黄副书记在不断引向深入。

    季子强突然就笑了起来,说:“我还以为,你对我的论文真就这么感兴趣呢?原来,你是在套我。”

    黄副书记见他没有上当,只得明说了:“你难道没意识到吗?从把你带到这来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意识到了。没有把握,或者说,没有较充分的理由,能把你带到这来吗?”

    季子强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他喝了一口茶,凝视黄副书记好一会,想从他的眼神看出什么。黄副书记不回避他的目光,那双鹰一般的眼发射出锐利的光,他反客为主,要透过季子强的眼睛看到他的内心深处。

    沉默,好一阵的沉默。黄副书记也在揣测季子强,想他到底在想什么?

    这时候,季子强嘴角挂起一抹笑,他说:“这就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你怎么就有这么充足的理由呢?即使是有人投诉,但理由也不会那么充足啊!”

    “如果只是投诉,还不至于会这样。你就没想到投诉后,又得到了证实吗?”

    季子强很费解的说:“这就更让我奇怪了,竟然就能够得到证实。”

    “你真的就感觉到自己一点问题也没有?你对自己总是那么自信!”

    季子强说:“是的,我是很自信的。”

    黄副书记又一次凝视着他说:“我对自己也很自信!”

    “你能不能说一说你自信的理由,或者说,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黄副书记笑了,本来他绝不想跟季子强说得太具体,这是一种策略,不能让他知道他到底犯什么事了,只有让他在云里雾里,才有可能让他去想得更多,想他都做了那些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群众的事情,越想得多,就会越感到心虚,心理防线就会越脆弱,如果太早地让他知道了你所掌握的情况,他就会避重就轻,只向你坦白你已经知道的情况,而刻意去隐瞒你不知道的东西<span css="url"></span>。自己要给他施加压力,要让他感觉到他们已掌握了许多情况,且是一个个铁证如山的事实。但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就在昨天晚上,就在所有省委领导都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之后,在省委常委会上,依然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有人要保季子强,有人要干掉季子强,两股势力都很大,大的让新来的省委王书记都有点动摇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黄副书记知道,自己只能结案了,不管季子强过去犯过什么样天大的事情,但现在只能以这次的事情结案,否则,后面的事情会让自己更麻烦,更为难的。

    他决定不再等了,他要给季子强摊牌,他说:“机会早就给你了,不是要你向我解释,而是要你主动地向我一一说清楚。从带你到这小楼屋来,你就应该想到这一点,你还要,主动交代和负隅顽抗的后果是不一样的。”

    季子强说:“我感觉到,你在跟我捉迷藏。你说我犯了事,又不告诉我犯了什么事,你要我争取立功,又不告诉我怎么立功,总让我犯猜测,你就不能爽快一点吗?这就是你一贯的工作作风吗?你让我感觉到,你是一个阴谋诡计的人。说真的,我想,被你带到这小楼屋来的人,可能不敢得罪你,不敢对你说一句气重的话,但是,我告诉你,我不怕。我觉得,你这是在浪费自己。故弄玄虚地浪费时间。”

    季子强说的大义凛然,说的铿锵有力,说的连做记录的小刘听的都目瞪口呆的。

    季子强说:“你以为,我心里还存有某种侥幸,不想主动坦白,但是,我可能告诉你,也是最后一次告诉你,我根本没有什么需要坦白的。如果,每一个党员,每一个党的领导干部都能像我一样,那么,你们这个部门,你们这些人都要转行,都要去干别的事。我不想再跟你在这耗时间了。”

    季子强看也不看黄副书记,就往外走。黄副书记一拍茶几,大喝一声:“你站住!”

    季子强站住了,回过头来看着黄副书记,嘴角上挂着一抹讥讽的笑,说:“你没资格命令我。你这种人没资格命令我。你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浪费我的时间,浪费小刘的时间,浪费楼下所有人的时间,说得更大一点,你是浪费党的事业的时间,浪费广大人民群众的时间。”

    这一刻,黄副书记在心里狠狠地想,你季子强狂吧,你就狂吧,我会让你痛哭流涕,跪在我面前要我给你机会,要我饶恕你!

    他站起来,打开窗,就有一缕清风吹进来,山里的夜风很清凉,有一种雾湿的新鲜。冷静下来后,黄副书记又想,今天的季子强暴躁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可是一直都在忍耐的,一直都把带他到这小楼屋当成休假的,现在,他竟一反常态了,他开始克制不住自己了,开始烦燥了,开始动摇了,原来,他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自信,他的自信果然是装出来。

    他想,刚才的谈话已经刺激到他了。

    “季子强,我很为你的镇定感到惊讶,你是我这些年见到的最厉害的一个人,也可以换句话说,是最顽固的一个人了。”

    季子强没有走出去了,他也预感到,这个黄老头今天恐怕是要和自己摊牌了,所以季子强不仅没有离开,又反身走了过来,坐在了刚才的位置上,问:“拿出你的证据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只要你有证据,我就给你说清楚。”<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