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对季子强被纪检的人带走是很疑惑的,这个不贪钱财的人怎么就会被这个部门的人带走呢?虽然,季子强很少对她提工作上的事,然而,她一点不迷糊,她很清楚,在工作上季子强是十分出色的,在经济上,季子强也是很干净的自己不要自作聪明,不要以为这些来向她们了解情况的人都是草包,这些人都是办案经验丰富的高手,话要尽量少说,最好是问什么答什么,不要跟他们兜圈子,不知不觉中,掉进他们的圈套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江可蕊便是这么应付那个黄副书记的,,她不能摆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她要摆出一副你们管不了我的样子,配合你们只是因为季子强是我的男人,而不是我有这个义务。

    在稍微的冷场后,黄副书记说:“那我们就转入正题吧!你对季子强同志的经济状况了解吗?他会和你说吗?请你把你知道的情况给我们谈谈。”

    江可蕊笑着说:“我想,你们应该通过银行了解到了他的经济情况。他没什么钱。”

    “奥,你真的这样认为,但我知道的不一样,就在不久前,季子强的账户突然多出了万元,这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江可蕊摇摇头说:“你们真应该了解的清楚一点再问这个问题,至少你们要知道那钱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

    房间里几个人都一下有点难为情了,江可蕊带着嘲讽的语气让他们有点难受,黄副书记就说:“这正是我们想知道的。”

    “那个钱是我转过来的,我们准备装修房子,买家具的。”

    “你们在新屏市还买了房子?”黄副书记紧抓住了这个话题。

    “你想错了,是市委的旧家属楼,刚分的,现在还没搬进去,这你可以问冀良青书记啊。”

    黄副书记‘哦’了一声,他相信这样的问题江可蕊是不会乱说的:“这样说来,江可蕊同志你的收入很高啊,看你有车,还能一次给季子强万,你们的效益不错啊。”

    江可蕊就摇摇头说:“书记,至于我的经济问题,这应该不是今天我们要谈的重点吧,我的问题很简单,你到省电视台一查就知道了,看我是不是买得起小车。”

    黄副书记脸上就是一红,这个江大小姐真是难对付,一副大小姐的样子,他皱起了眉头,很郑重的说:“那么我们还是说说季子强吧,最近他有没有给你说他收到了一笔3万元钱的事情?”

    “3万?没听说过,昨天晚上我们还通了电话,没见他提过啊。”江可蕊现在才知道,是一笔3万的钱,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黄副书记一眼就看出江可蕊没有说谎,他感觉到,今天和江可蕊的谈话可能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他不想在江可蕊的身上在浪费时间了,站起来伸出手来和她握着,说:“很感谢你。”

    江可蕊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他在里面不会有什么事吧?”

    黄副书记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说:“你以为他会在哪里?你以为他在监狱里吗?他还是我们的同志<span css="url"></span>。他过得很好,比住宾馆还舒服。”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现在还可不可以。”

    “什么时候才可以?”

    “等他的事情都了解清楚了。”

    “那是什么时候?”

    黄副书记就嘿嘿的笑了笑,高高深莫测地说:“只要你们愿意配合,说实话,很快就能把事情弄清楚。”

    江可蕊也说:“一定会弄清楚的。”

    对这一点,到现在为止,江可蕊还是满有信心的,三十万元就想收买季子强,哼,我家老公就这么不值钱啊。

    唯一让江可蕊担心的就是季子强一个人住在外面,会不会吃不好,睡不好,一想到这些,江可蕊才感到有点心慌起来。

    季子强在小楼住了几天,倒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静是静了点,但静也有静的好。一个人忙碌惯了,突然有那么一段静,却发现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他的这种心态撒于他的坦然,撒于他认为,他并没有犯什么事儿,他想黑就是黑,白就是白,黑的不能变白的,白的也不能变黑的。总有一天,事情是会分辨黑白的。他相信黄副书记是一个敬业的人,他不会放过每一个坏人,但也不会冤枉每一个好人。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就好好的享受一下吧,就当是给自己放了一个假期。

    他早上起来,太阳还没升起来,还有雾在轻轻地飘,就见一只鸟在平静湖面上掠过。小刘也从房间里出来了,惺忪着眼,穿着短衫短裤。

    季子强问:“昨晚睡得好吗?”

    小刘说:“还可以。看你睡的不错啊,你倒似乎很平静”

    季子强说:“在这么好的环境,有这么好的空气,睡觉睡得很香很甜,城里不是有什么氧吧吗?说可以减压,可以调节城市人烦燥心态。那都是要化钱的高消费,其实,这里才是名符其实的氧吧,而且,还是免费的。”

    小刘说:“住进这小楼屋的人,没有像你这么放得开的。”

    季子强说:“不是我放得开,是我根本没什么事,倒像是来休假的。”

    小刘就说:“即使是没事的人,到了这里,应该也会很烦燥吧,他们觉得委屈,觉得组织上对他们不信任。”

    季子强点上了一支烟,抽了一口说:“我不这样想,我倒觉得,这也是一种考验,从这里出去后,组织上更会相信自己。”

    小刘摇摇头笑了,他在想,这个季子强给自己摆出的这副神态,是发自内心呢,还是想要迷惑他?

    下午,黄副书记来到了小楼,季子强不知道黄副书记这几天在忙什么,要是知道他一定会吓一大跳的,短短几天里,黄副书记做了很多工作,今天他回来就是准备给季子强摊牌的。

    他比季子强先失去了耐心,他曾以为,把季子强关在这里了,自己就能找到季子强更多的犯罪事实,能挖出一大串有关联的人。然而,除了那三十万之外,他一点证据出找不到。他也与季子强有工作联系的好些人在这几天都谈过话,凤梦涵,王稼祥,包括张老板他也谈过,但不管怎么谈,都没有找到一点季子强的暇厮,黄副书记当然不相信,问张老板:“天上真会掉下陷饼吗?你平时和季子强的关系应该不错吧?不然他能帮你征地?”

    张老板说了征地的过程,也说了这次招标的事情,黄副书记说:“所以,你很感激他,给过他一些酬谢<span css="url"></span>!”

    张老板马上否定,说:”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从来没提过任何要求。甚至我主动给他表示过一次,都被他严厉的拒绝了。”

    黄副书记还是不相信,既然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收下了畜牧局李局长送来的三十万活动资金呢?而且这个钱已经找到了。

    黄副书记就与市长谈,全市长说他是很放心让季子强办事的,根本不过问具体细节,当初这个三十万元作为运作养殖基金的事情,自己也是知道的。

    黄副书记也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了,他理解全市长,每一个领导干部都不想招惹这样的事。

    所以,黄副书记到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对象,很多话就直接对他明说。

    他问他:“季子强到这里工作一段时间了,有没发现他有什么不良风气?比如拉帮给派的关系?比如,买官卖官的风气?”

    全市长说:“真要有这种事情,也轮不到他这个排名靠后的副市长,很多事最后都是由市委书记定的。”

    黄副书记还问了全市长许多问题,他能说的都说了,但是,对黄副书记却没多少帮助。

    黄副书记感觉得到,全市长不是不想向他提供有价值的东西,而是的确没有什么可提供的。黄副书记与冀良青书记也谈过,如果,有买官卖官的现象,那么,这市委书记就是一个参与者。

    因此,黄副书记对冀良青是持有怀疑的。

    在与冀良青书记交谈时,黄副书记做了很充分的准备,既不要让他感觉到自己对他有怀疑,又想听到他对季子强的真实看法。

    冀良青书记说:“季子强是一个能干的干部,也可以说,他确做了一些事,我对他的所作所为,感到得震惊,希望你能够查清楚。他自己承认了吗?”

    黄副书记说:“事实已经摆在那了。”

    冀良青书记说:“有时候,看似事实的东西并不是事实,我还是不相信他会那么做,他应该不是那些的人。我希望,你能找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推翻原来的看法。”

    黄副书记很震惊,想不到这时候,冀良青书记还偏帮季子强,这钱都从季子强的办公室搜出来了,他还帮他?他想,他们的话不能再谈下去了,冀良青肯定只是说季子强的好话,而在交谈中,他也担心冀良青会窥探到他的心思。毕竟,他是市委书记,他手里还是有很大的权利,他也能够影响到很高高层人的想法,如果他有这种和季子强扯不清的关系,有要帮季子强开脱的想法,那对自己是极其不利的。

    不过,在调查之后,黄副书记还是发现,季子强是一个很有工作能力的人,也干过几件有益的事,但是,有能力,干过有益的事并不能证明他就不会犯事。钱这东西,一旦自觉得神不知鬼不觉得时,什么样的人都想要。所以黄副书记就不准备在调查下去了,他先向小刘和王处长了解季子强这几天来的情况,小刘他们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他倒像是来休假的,什么事地没去想,一天地“哈哈”笑。<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