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庄副市长座车驶进新屏市城的那刻,时间不过也就一点多两点的样子,庄副市长扭身对秘书说:“下午你也别去上班了,就说我们要到其他县进行教育工作调研呢!对了,给季市长现在打个电话,让他自己回政府

    秘书当然很高兴,这既是庄副市长的命令,自己又乐得悠闲,秘书也吱声应了,给季子强就挂了个电话:“季市长啊,庄副市长下午还要到其他县区一下,你看是不是你先回政府”。

    季子强在后面车上说:“好的,那我们就自己走自己的。”

    说完季子强给前面司机说:“直接回政府。”

    季子强的车就从后面拐弯走了,庄副市长从后视镜中看这季子强的车消失之后,就让司机停下车,让秘书下去,对司机说:“到王朝宾馆区。”

    四五分钟后,庄副市长和季红的双双身影出现在王朝宾馆门前,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8楼一个庄副市长长包的房间里。

    躺在宽大而惬意的大床上,庄副市长一把将刺身裸體的季红抓小鸡一样揽住,却不忙直奔主题,要知道,庄副市长现在玩女人,已经出境界了,他笃信,真正的快感,来源于对俘虏物全方位的占有和玩耍,这样他一边轻轻的将手粗暴而细腻地在季红身上的各个部位、各个细胞游走着,享受着,一边也感慨着权力给自己带来的这种奇异而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隐隐地设计着自己原本应该的那种人生轨迹如果不是权力,自己肯定只是那个小单位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职员,正为生活的各种困扰和残酷蝇营狗苟着。

    这时在庄副市长身体上的女人季红,何尝不感到人生如戏,一部演员自己无法预知前景的戏呢?

    遥想还在学校读书时候的两年多前,那时的自己,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有着什么样的将来困扰着,煎熬着,要知道,现在国家对以往十分宠爱和娇惯的学生,已经抱了相当谨慎和怀疑的态度了,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以十分武断地肯定,中国的人口多,当是一切矛盾的最本质根源!

    所以国家不再对所有学生的工作进行包分配了,于是在毕业行将临近的那些时刻,季红随时随地都战战兢兢,她惧怕自己告别了学生生涯后,就成为一片没有方向的落叶,不知飞朝何方?

    但是命运总在隐隐中,为着每个人作了最恰如其分的安排了。

    作为新屏市的最高学府,新屏师范专科学校当然也聚集着全市从模样、身材到心态都更加婀娜娇娆的女孩,这样外地来投资的富商、本地通过阴暗手段或者借了权力资本迅速暴富的土财主、主宰一切的官员等等这样一些男人们,就添了一条展示人生价值、体味人生况味与快乐的渠道,如果细心的人有时侯静静想来,可以知道,他们争金斗银、比阔赛狠,完全只是在履行一句众所周知的成语内容——“冲天一怒为红颜”!

    这些个时间里,每到不上了晚自习的周末,新屏市师范专科学校的大门前,都会停放着各式各样的豪华车辆,它们的主人正翘首等待着被自己用金钱包了的可意女子。

    作为时刻渴望改变自己命运的女人,因为长相出众、生性妖娆,季红当然也在被包養的行列里,不但仅在其中,其实还是被包養大军里出类拔萃的人物,属于领先潮流的典范。

    包養她的,是外地一个据说身价过亿的富商,这个年过五十的男人,自从通过金钱的魔力如意地将季红弄到手,这个商人暂时倒也改了淄珠必较、惟利是图的阴忍本性,对季红的各个愿望和要求都算是有求必应,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他就在季红身上投进去了五六十万元白花花的人民币,季红从嘴里吃的,身上穿的,通通都是本地人难得一试的新鲜东西。

    然而,“商人重利轻别离”却自是商人固定而终身相随的本性,是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对其能有些许撼动的能力的,包養季红在这个男人,来新屏市是临时的投资,是做一项短期的工程,等到把季红身上的各个部位都熟悉了,弄懂了,玩腻了,他的工程也顺理成章、机缘巧合地结束了。

    知道富裕商人就要离开自己了,季红只觉浑身霹雳,轰然而倒,她不知道失去了这棵生活依靠的大树,自己将怎样应对最残忍的人生?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知道光凭自己,是没有任何可能留得住商人的,自己原本只是一件他随穿随脱的衣裳,到现在,他已经厌倦和作好了抛弃这件衣裳的打算了,而自己只有无能为力的听从命运这种残酷的摆布,是的,说到底,自己在人家的生命历程里怎么可能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她整天陷入季度的哀怨和恐慌中。但是,出于对应付生活需要的这种强烈的本能,季红突然的便得堅硬和固执起来,她使尽了女人对男人可能施展的浑身解数,整天围着商人死缠烂打,娇嗔地说:“老公,人家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在一起哪里只是一夜,又何尝只是一“日”啊,你总要记挂着我们曾经有过的恩情啊,现在你要走了,我知道拦不住你,但你知道我只是一个学生,你一走,叫我怎么生活呀?不行,你要为我解决生活的后路,最好的就是替我打点好工作,这样也算留给今后我们一个念想了。”

    商人听她如此唠叨也烦了,这时候突然也良心发现,确实,自己和这个季红何止一夜、何止一“日”啊?是人,都应该讲点良心的<span css="url"></span>!于是他咬了咬牙,掏出三十万元,找到自己熟悉的市劳动人事局局长府上,毕竟“有钱能使磨推鬼”,局长大人看到眼前白花花的钞票,寻思着为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找个工作,对一个握有全市人事大权的局长而言,怎么说,都是小菜一碟,于是收了钱,点头爽快地答应了商人的请求。

    这样,商人如期走了,而季红也如意地找到了一个即使本科大学生都羡慕得要死的固定工作,到南区的小学当起了一名教师。

    都说幸运之神要撞谁的门,那是怎样也拦不住的。

    对季红来说,这句话同样起着相同的作用。

    她偏巧能够当了教师,偏巧被分配到南区小学,而又偏巧发生了庄副市长出席湾头村新学校搬迁典礼仪式,自己又偏巧被安排到负责接待庄副市长的行列里,最终又偏巧既热爱生活又热爱异性的庄副市长偏偏看中了皮肤白皙、身段修长、脸蛋俊美、心性妖娆的自己。

    想到妖娆,她不禁回想起自己和那个被自己暗地里戏称“前夫”的那个商人来,他不但在一段时间里满足了对物质的疯狂需求,而对他往日在床上对自己的穿插揉弄,更是增添了无边的感激。

    所以今天的她就要把这个很多的偏巧,好好的编制在一起,让它来指引着自己慢慢的人生旅途。

    庄副市长不再想什么了,因为身下这么一个又成熟又漂亮,身材又火辣的女子让他燥热起来,他终于是按捺不住心中那团火苗的炙烧,用大嘴急不可耐的找到了季红雪白的地方上,忘情贪婪的吞吃了起来,自从和那个商人之间产生了那种关系后,季红竟然喜欢上了和老男人在一起的感觉,虽然切入正题的过程或许没有年轻小伙子那样令人亢奋,但是这些老男人有着十足的耐心来挑逗她,让她完全的投入进去。

    庄副市长仿佛是飢渴了一万年的野兽一样,仿佛那挺秀的美好就是人间最美味的佳肴一样,让他怎么也吃不够……终于,还是季红经不住庄副市长的挑逗,女人的生理需求的闸门完全被庄副市长给打开,覆盖了她所有的理智,她一边低享受着,一边沿着他的胸前一路下滑,最后来到了男人最为致命的地方就像季红所想的那样,这些老男人们或许在最终的环节上表现的不尽人意,所以在前戏上投入的精力最大,持续的时间最长,不过这感觉和最终环节的感觉却有着别有洞天的滋味,同样让季红感到非常美妙,非常爽……

    美好的时光以两人淋漓精致的享受而收尾,于是,稍微休息之后,庄副市长就从微微带喘的季红身上爬起来,用卫生纸清理了下面。

    他说道:“季红,和你做真爽快。”

    季红无力的睁开媚眼如丝的眼,看着庄副市长,气若游丝的问道:“你也挺厉害的,一点没看出来,还有这么强劲的力度。

    庄副市长很自豪的说道:“我是谁啊,哈哈哈。”

    “哼,骄傲。”季红娇媚的冲着庄副市长撅了撅嘴,还是那样趴在沙发上,冲他撒娇的说道:“你帮我擦一下,都进去了,也不怕我怀孕啊?

    被季红这么一说,庄副市长心里就有点担心,于是连忙拿着卫生纸,蹲下身去,细心的擦着,直到完全擦干净为止。

    等收拾好了,季红这才翻过身来,一边微微喘着,一边那微微泛红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媚眼如丝的说道:“庄市长,我不想当教师了,行吗?<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