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坐在了那个副市长的位置上,直到这个时候,村主任才发现搞求了半天,这个年轻人原来还是个副市长啊,他赶忙就扑过来和季子强一阵的握手,季子强握着他汗侵侵的手,有点不大舒服,就装着掏烟,给村主任发了一根,这才把手从村主任的手里抽了出来br>

    庄副市长舒活了一下筋骨,心情十分敞亮地踅到自己的位置那里坐定,而主席台的正上方,一幅巨大显眼的标语横幅高高饥饿的狼在上空,上用鲜红的字迹欢快而庄重地写着:“热烈欢迎领导亲自莅临湾头村新校舍搬迁典礼!”。

    几个领导对着前面站着的零零散散的跟班随从们,却视而不见,旁顾无人地危襟正坐,正端庄和散乱意味相互交织之际,突然众人耳边听得“咚咚咚”一阵山响,众领导被吓得一跳,庄副市长这段时间在小芬身上用功过多,感觉有些体虚,被这凭空传来的巨响闹得一激灵,屁股在尊贵的座位上歪了一歪,领导的宁静岂能被闲杂声音所打搅?

    他刚要勃然大怒,却顾了领导的基本修养,随着众人眼光循声望去时,却见是一长串小学生戴着鲜艳透红的红领巾,按照男女分列的方式,成两队敲着鼓,口中叫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领导光临,感谢领导对教育的关心”的口号,顺着山坡逶迤而上了。

    在最后,是一大群尤如散兵游勇般的男女老少村民,竟然达到五六百号人之众。等到如此蜂拥喧闹、嘈嘈杂杂岁着学生队伍到得典礼现场,这些毫无组织纪律观念的群众“轰”的四下散开,就如观看耍猴戏一般,将整个会场团团围定,这样的造势,不单是南区历史罕见,即使是新屏市里,委实也是十分的少有。

    这其实是南区的区长精心安排的,平时这个区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寻思着,既然当了官,左右和掌握着民众的一切,而今市里手握实权的庄副市长如此不辞辛劳地光临典礼仪式,当然要把声势造得越大越响亮越好,也为领导出现在市电视台的形象更光辉、更完美一些,于是吩咐学生素质更好的县第一小学组织了这样的一群欢迎队伍。

    本来,上课时间,耽搁学生的学业是每个人都知道的浅显道理,但是校长听了区长的意思,这当然也是长期当孩子王的他亲近并向区长献忠心的少有机会,二话不说,就安排专门负责文体的老师们组织学生,经了一段时间的排练和预演,今天总算在领导面前露了回脸了,走在前面带队的校长此时感慨万千,波澜起伏,拿出了少见的风发意气,总试图去电视台记者伸来的摄象机头前亮亮相,他这里倒是心情欢娱得很,哪里知道坐在主席台上最显眼的大领导此时晦气的心思哟?

    见是这样的情景,庄副市长稍稍松了口气,把已经涌上喉咙的怒气强忍着止住了,并巧妙的把身子在暗地里扭了几扭。

    等到锣鼓声一停,仪式也宣告开始。首先是南区的书记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在讲话里用煽~情而庄严的语气,对庄峰同志长期以来对教育特别是南区的教育事业关心进行了冗长的回顾,间或还插了些典型的生动事例,尤其是庄副市长对本次争取上海援建的湾头村希望学校的种种关怀和付出心血的故事,过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样子,他才在最后的总结里高度颂扬了庄副市长给本地教育给予支持所蕴涵着的重要意义和深远影响。

    在结束讲话时他谆谆教导广大村民和学生,要吃水不忘挖井人,时时刻刻牢记庄副市长的恩德,特别是坐到宽敞明亮教室是学生们,一定要深刻领会“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指导思想的重要意义,认真读好书,为建设四化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贡献毕生的精力和青春,为中国的繁荣昌盛作出新一代人应有的努力,来回报庄副市长的关怀和殷切希望。

    然后是区长简要介绍上海援建希望小学的简单经过和项目完成的情况,接着村主任代表湾头村村民表决心。

    如此这般,虽然没有南区的书记那样长篇累牍,洋洋万言,却也又花去了一个小时左右,这自然也很容易理解,中国的领导嘛,都喜欢在公众场合表现自己的演讲口才和高屋建瓴能力的,但是这样一来,等到庄副市长讲话时,已经接近十一点半的时辰了。

    农村人没有任何组织观念,也缺乏严密的约束措施,这个时候,怎么着,也该回去煮饭,完成吃饭这一桩头等重大的事,他们当然知道,即将开始的公款吃喝,永远轮不到自己这些平头百姓身上的,况且,这么多观看热闹、切实体会政府关怀的群众,如果真要安排共同午餐,也极端的不现实嘛,或者安排耕作喂猪放牛等农村繁重体力活了,于是不消任何人鼓动,先是有人陆陆续续走了,等到走了四五十人的光景时分,更多的群众再不待人鼓噪,“呼哨”一声自动的几乎全部散开,纷纷杂杂的各回各家去了。

    而今现场即刻显得冷落凄切起来。

    现场就只有公家身份的人还在咬牙坚持,他们有的懒散站着,有的煞有介事的严肃坐着,这样剩下人群的身份就变的比较单一了,只是这样一来,等到庄副市长做最重要讲话的时候,就凭空少了向群众进行组织宣传和宣讲党和政府对农村教育及各项事业的重要关心和支持的机会了。

    人都不是神,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现场的官员和布置会场的工作人员都猝不及防,也是始料不及的,即如向来如其他官员自诩“英明”的区长坐在那里,见到上述情景,心里更是暗喝不妙。

    果然,等到主持人宣布“请庄副市长发表重要讲话,并为新校舍搬迁、落成剪彩”的话音一落,只见庄副市长铁青了脸站了起来。

    这个庄副市长虽然没有几乎全部官员都喜欢讲长话的毛病,但在今天这样的场合,没有更多群众主体的参加,这典礼当然就无端的失去了它原本应有的意义,他在心里暗骂乡下人的素质低,没有政治敏锐感,把个应该很具有宣传意义和在群众内心深处爆发革命的大好时机白白给浪费了<span css="url"></span>。

    愤慨和怒下不争的心态下,他的讲话就更加短了,只花费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庄副市长心情不快的问季子强还有没有什么话说,季子强连连的摇头,说自己来的时候没有准备,今天就算了。

    庄副市长也不勉强,接着就该后一个也是最核心的剪彩这个程序了,庄副市长见应该一睹领导风采的广大群众已然散去,心里的恼怒和索然无味没了语言可以形容,在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示意下,他草草将那层蒙着新校舍牌子的红布扯了下来,头也不回,转身背着手就走会场。

    他一离开,季子强也就只能离开了,下面的区长,书记们因为自己的安排不周,闯了大祸,却也不便当下将火发着,只能拿了眼睛直直的瞪了办公室那帮秘书一眼,都去一起小跑了碎步,气急败坏地随在庄副市长和身后。

    当然,他们心里也不是很害怕的,因为他们下面还留着自己的一招好棋,想来应该可以聊以弥补的吧?

    区长便低声下气地挽留庄副市长和季子强,到安排好的农家去用餐。

    捱了大个早上,庄副市长肚子自然也是饿了,是人当然不可能成为神,而是人就得吃饭的,庄副市长虽然窝了一肚子的火,但是这样的火,总绝不怎么正大光明,发起来也不怎么地道,干脆只能隐忍了,他想还是给眼前这个处事不周的区上领导一个面子吧,却一直没有把阴冷的脸色转好,一直让人无法猜测地注视前方,口里随便的“唔”了一声。

    区长一听,大喜过望,连忙招呼司机和工作人员们招呼领导上车,调转好车头,一路直奔此前就殚精竭虑安排好的农家小院开来。

    其实还早在庄副市长答应说来参加学校搬迁典礼的时候,区长就为怎样安排庄副市长的吃喝伤透了脑筋。

    既然同样是人,庄副市长虽作为市政府权利不俗的常务副市长,其实也就具备了每个人都同样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不但有惯常生物所需要的本能,比如也要吃要喝,要拉要撒,所以在自然属性这个角度考虑,是同他人没有任何区别的,或许他的吃相和拉撒的姿势和模样更比一般所谓的下等人更为粗鲁、更为不雅。

    只是人的社会嘛,所谓“一俊遮百丑”,因为当了官,等级社会就规定了他的地位比他人更优越罢了,区长深切知道这一层,也知道庄副市长对吃是十分讲究的,如味道要麻,要辣,而且具备自然的风味和内容,特别是,尤其讲究吃的环境,于是未雨绸缪地早先就做了周密安排。

    车行了不过五分钟的样子,就在一片绿荫匝地的小院门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家本地较为殷实的人家,主人是个退休了的老干部,他还有几个子女都吃着国家粮,在外地参加工作,据说有个还在省里的一个管实权的部门工作呢。

    区长因为看中了他家庭院环境优美,占地广阔,而且院心前有个令人心旷神怡的鱼塘,所以前些天亲自登门拜访老退休主人,央求他到时将优美小院借用一下,款待尊贵客人。

    主人本在国家单位混了一辈子,哪里不知道这是一种容光?

    当然红光满面、荣幸之至地答应了下来。<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