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芬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说:“那行,我等着nbsp;”

    “嗯,好好,先这样吧,你快走,我还有点正事要做呢。”庄副市长就想到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想赶快的把小芬打发走。

    小芬得到了庄副市长这个保证,心情也是大好,就踮起了脚尖,在庄副市长脸上吻了一下说:“我走了,你要说话算话。”

    庄副市长一面摇头,一面赶快把脸上使劲的擦了几下,生怕留下小芬的口红印迹。

    等小芬关上门,离开之后,庄副市长的表情就慢慢的冷了下来,他再一次的拿起了电话,给畜牧局的李局长如此这般的交代了一番。

    季子强今天上班也是来的比较早的,昨晚上和武队长他们喝了酒之后,也没有去什么娱乐场所玩,就早早的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上了床之后先是和江可蕊唧唧歪歪的通了一个电话,两个莫求搞场的人说的都是很幼稚的语言,什么想你啊,爱你啊,你最近乖不乖啊,什么什么的。

    后来季子强就早早的睡觉了,这睡得早就起得早,上班一来,政府就没有几个人,他在院子里晃悠了一会,就上去打开了电脑,看起了新闻,最近的新闻看点很多,国内,国际纷繁复杂,美国佬强势的又练翻了一个政府,国内的物价也轻松的上了一个台阶。

    看了一会新闻,秘书小赵就来了,先是把季子强今天要出席的活动都给做了个汇报,又帮季子强泡好了茶水,然后就擦桌子,拖地的忙活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桌上的电话响了。

    季子强接上一听,是庄副市长来的电话:“子强啊,呵呵,我老庄啊,没打扰你吧。”

    季子强暗自稀奇,什么时候庄副市长对自己变得如此客气了,嗯,还是小心一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季子强就打个哈哈,说:“庄市长你客气了,不存在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话,我随时听候领导的指示。”

    “呵呵呵,你少给我灌**汤,是这样啊,南区的湾头村今天有个新校舍搬迁店里,他们邀请我过去,我想这个村也是你挂钩联系的地方,所以我们一起去吧?”

    季子强就一下想起来了,那个南区的湾头村也给自己发过请帖的,但自己因为没有主管文教这块,所以给推了,怎么今天庄副市长要找自己陪他,季子强忙说:“庄市长,我没分管文教,去了恐怕不合适吧?”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分管文教,问题是分管文教的茹静副市长今天上省里开会了,我一个人去显得有点单薄了,你陪我去吧。

    季子强就答应,说:“那行,我安排一下,一会我们一起过去。”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隐隐的感到这事情有点蹊跷了,按说这样一个典礼,作为常务副市长根本就不必要参加的,随便让市里去个教育局的局长就了不起了,这还不算,他还要让自己陪着他一起去,这其中就让季子强想起了一首古诗:先撕外套,再撕內衣,百思不得其解。

    别人看不出来,但自己已经对庄副市长早就有了戒心,他庄副市长也心里清楚两人现在的关系,他还如此相邀自己,这是为什么呢?

    季子强在办公室坐了好一会,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小赵也不敢来随意的打扰季子强,赶忙下去准备车了,季子强就在办公室一直考虑着庄副市长这有点反常的举动,直到庄副市长的秘书打来电话,说现在就要出发了。

    季子强才拿起了包,走出了办公室。

    季子强他们今天要去的地方是城郊南区的一个叫湾头村的自然村,这里紧靠通往新屏市到一个山区县的公路,在属于贫穷地带的新屏市来说,并不算十分的偏僻,经济情况在全市也尚属于中等,这么说吧,在农民都能喂饱肚子的今天,这里的村民的餐桌上也是经常能够见到鸡鸭鱼之类的荤菜的,可见经济情况也不怎么落后。

    季子强一下楼,哎呦,好家伙,除了自己之外,还见到急急忙忙赶来的电视台、教育局等好多人员,季子强感觉不用怎么大的阵仗吧,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典礼而已。

    老远的,庄副市长就招手和季子强打着招呼,季子强点头微笑,也没过去,就上了自己的车,好多辆小车就摇摇晃晃的从政府院子里开拔了。

    车队行驶个一个小时的样子,就来到目的地。

    湾头村总共八十多户人家,这里几乎家家都有子女在当地学校读书,原来村里投工投劳,上级支持大部分资金建盖起来的校舍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在时光和风雨的侵蚀下,已经变得摇摇欲坠,成为名副其实的危房,而恰好这时,上海对口帮扶的教育专项资金到了,湾头村的运气真好,获得了一份总共是五十万元的资金。

    在市里人看来,这样的一笔钱多少都有些“毛毛雨”的味道,而在农村,这五十万却可以建盖很象样的房屋了。

    到了目的地,庄副市长一行人就下了车,已经离新盖的希望小学不远了,季子强抬头一看,前面百把米开外的地方里,两栋新楼气派地昂然矗立于眼前。

    农村人眼睛本来就尖,见了领导更是止不住的大放异彩,庄副市长走在最前面的,还在东张西望间,他的一双手就被湾头村村主任热烈地握住,并被左右摇晃着,主任口里不停地说:“欢迎市长、欢迎市长,”却除了这一句,竟再无更新表达谢意的语言<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走在庄副市长的身后一步远的地方,就见庄副市长把眼睛俯视下来,才看到了既显老实巴交,却也在眼睛里闪现狡诈和精明的湾头村村主任,一旁的南区书记,区长,还有连同当地十多人都用了充满敬意和仰视的眼睛,笑吟地望着他。

    习惯在所有场合都当仁不让地抛头露面、大展风采的地方父母官居然甘居人后,而让一个因为缺了品级,就即使长相伟岸却也怎样看都显示出无端的委琐的农村村主任来和最高领导握手、致词,这样的欢迎阵势,如果是换了其他场合是很令人费解的,试想,一般情况下,领导们会面,怎么会让一个纯粹没有品级的农村大头兵来充当欢迎方的代表呢?

    莫非向来号称“煌煌领导和官员大军”的国度缺乏长相优雅、谈吐得体的领头羊不成?

    当然非也,这其实正是文化深厚的奥妙和奇特之处,今天这个场合,既然是庄副市长当初批的资金,给这个村子盖了如此显眼实用的新楼房,自然成为村民鼎礼膜拜的对象,表示雨露与恩泽遍洒的心意,自然须由收惠方的农民方来出面,方最能将的感恩戴德的心情恰如其分、符合礼制地体现出来。

    庄副市长自然深知其中道理,不但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反而升腾起浓浓的暖意和俯视万民的自得,这样一边感受着权力给自己带来无边快乐的同时,一边想着这正是领导密切联系群众的大好机会,这般心理下,抓着村主任的手就再不松开,拉着村主任往上直走。

    村主任自就任职务以来,哪里曾和这样高级别的领导如此亲密接触过?

    当下感动、感恩、慌乱、惊惧、自豪等等各种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雙腿打着颤,被庄副市长紧紧握着的手沁出一层一层汗。

    季子强在后面倒是被人家忽视了,估计这个村长没有想到他也是一个副市长吧,看他样子,最大给他算个秘书了不起了。

    倒是南区的书记和区长是认识季子强的,等庄副市长拉着村长向前走后,这两人都过来客客气气的和季子强打了个招呼,陪着季子强一起往新学校走去。

    新建的校舍选在一个低缓的小山坡上,庄副市长和村主任两人一个昂首阔步、雄视万方,一个颤颤唯唯、踉踉跄跄跟随,相伴拾级而上,背后是季子强和南区的一大群领导拥簇着、感叹地议论着,形成一个长队尾随其后,新屏市电视台的摄影记者、文字记者一干人工作立时慌乱起来,围着不断的拿摄象机在庄副市长和村长二人身上猛拍猛照。

    一行人不消几步,就到了坡顶,新建盖的两幢楼房让人耳目一新的扑面而至,沿着新学校操场,一群人或迈方步、活踩碎步,连季子强都拿捏着十分的体态和风度,直往村里、区里办公室那些秘书共同布置好的主席台走去。

    这次新学校落成典礼,来的领导特别多,十分的兴师动众,从人数看真有誓师出征的架势,只是这样一群人松松散散的,既不整齐,也没有勇士铿锵的模样,倒觉得如休闲旅游的团队一般。

    这群声势浩大的队伍走到典礼现场前面,主席台却只设了四个座位,这样的安排,是区政府那些精于官场礼制的酸秀才们经过慎重考虑,而且特别请示了区长,区长又同庄副市长的秘书沟通过了,才定的型。

    只见主席台的三张简易桌上,被一层红布包裹着,显得十分的鲜艳亮丽,上面分别摆放着标注了名称的桌签,分别写着“首长”、“副市长”、“区长”和“村主任”的字样,无疑,那个“首长”签上标明的是庄副市长的座位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