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两人还是不会有意见,连声说:“好好,我们喝点茶,等一下就是了。 ”

    季子强就掏出了那个翻盖的电话,在里面找了下,说:“就这个吧,我一个好哥们。”

    王队长和李校长都点头。

    季子强一个电话打了过去,说:“你在洋河县吧,我听说你来了,那就过来,我这有几个朋友准备喝茶,玩下小牌,你来顶个位置。”

    那面就叨叨叨的说了几句,季子强也给他说清了地方,这才收线,装上了电话。

    他们随便的聊了起来,三人要了壶铁观音,边喝边等,茶楼里面的服务员一般要比其他娱乐场所的服务员正规一点,而且还个个都很漂亮,王队长招一下手,领班就连忙过来问:“三位先生还需要点什么”

    王队长看看这领班,张的也是不错,调笑了一句说:“需要什么你们都有吗”

    这领班也是就在江湖上跑的妹妹,一看这三人都不是普通闲散人员,也嫣然一笑说:“那看你需要什么了,不过像你这样的帅哥,一定不会要个男服务生谈感情吧。”

    王队长没想到自己调戏人家不成,还让人家花销了一句,讪讪的说:“下丫头片子,嘴还厉害。”

    这面季子强和李校长就一起笑了,说:“你以为别人都好调侃啊。”

    那领班小姐也眨下眼睛说:“开玩笑的,这个帅哥一看就是正派人。”

    季子强就对王队长说:“呦喝,还有人夸你正派了,不错。”

    几个人玩笑了几句,王队长就说:“找个茶艺师来,给我们泡一次功夫茶吧。”

    领班小姐说:“好的,不过这个是要收30元的服务费的。”

    王队长就眼一瞪,想用起过去自己那瞎吃悶喝的手段,但季子强经常来是知道这的规矩的,功夫茶七道喝完那是要一两个小时,季子强一个茶艺师专职过来服务,收点服务费也属正常,不然每个人都要求来个茶艺师,那一个茶楼光茶艺师的工资,都负担不起。

    季子强就说:“我来过几次,知道规矩,你安排就是了。”

    王队长见季子强发了话,赶忙收去了豪恶霸道的嘴脸,说:“要来个漂亮的。”

    那领班就说:“没问题。”

    一会的时间,一个乖巧的茶艺师,过来帮他们泡起了功夫茶,什么温杯,洗杯,闻乡杯,凤凰三点头,关公四巡城的一阵演示,三个人算是领略了茶道的博大精深,原来茶还可以这样喝。李校长赞叹道:“今天算是领教了,真是漂亮。”

    他这个漂亮是指茶道演艺呢,还是指那个演艺茶道的小姑娘,谁也分不清楚。

    在等了不长的时间,季子强的哥们赵远大就开着那个除了喇叭不响,其他地方都响的2手车急死忙活的赶了过来,这两年小子的肚子也起来了,上个楼都是气喘吁吁的,李校长打眼一看,哎呦,来的是这玩意,就全明白了。

    这赵远大今天一早和他磨了好长时间呢,他人也长得很抽象的,李校长肯定是记得住。

    李校长点点头,招呼说:“是你啊。”

    赵远大也憨厚的笑笑说:“李校长好。”

    这个时候王队长就明白了,看来今天季子强的重点是在这个地方。

    李校长把赵远大让到了沙发里面坐下,心里很是坦然,不就是为电脑那破事吗,买谁的不是买啊,买谁的不掏钱啊,这还顺便的可以把季县长巴结一下,何乐而不为呢。

    几个人要了副扑克,挖起了坑,挖坑是一种扑克的打法,近年来很是流行,上至各级干部,下到平头百姓,就连一下出劳力的民工们,每当休息的时候,也会三五成群的练上几吧。

    这个打法有点科学,牌好的未必赚钱,牌烂的有可能不输,除了手气,还讲究个技巧,能不能给别人挖个坑,把他陷害了,也是关键的一招。

    单单从这个牌的打法上,你就可以看出中国人民不论何时何地,都在锻炼着智慧,研究着害人。

    这四个人一阵的酣战,拿出本领,各使奇招,最后的战况是可以想象的,三捆一,赵远大的上千元钱让这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伙给瓜分了,李校长打的很是酣畅,这也就体现了知识分子的聪慧,大头都让他得了。

    不过他心里是很明白的,上手的季子强就没准备收拾他,要不然几次自己单打,说什么也过不去,还不是人家季县长有意出错了牌,自己想要对子人家给递对子,想要过单人家给送单张,真有点瞌睡有人送枕头,尿床帮你垫薄膜的感觉了。

    李校长知道现在自己也该要表个态度了,就一面灵巧的洗着牌,一面讨好的对季子强说:“你这哥们人不错,明天让他到我那去下,再谈谈。”季子强会意的笑笑说:“他真是铁哥们,不然我也不会如此张罗了。”

    李校长忙说:“看的出来,看的出来,领导放心。”

    打完牌,已经很晚了,赵远大好人做到底,送佛到西天,说要请大家去洗个脚什么的,季子强累了一天,也不想让他再花费了,就说明天一早还有事情,大家就散了吧。

    王队长和李校长心里有点想去,不过季县长都发话了,他们当然是不能提出异议了,几个人就在茶楼门口分了手,季子强到赵远大住的地方坐了一会,两人谈了谈闲话,也就分手了。

    第二天一大早刚刚上班,就接到了政府办公室的通知,说明天市委的华书记要来洋河检查工作,这一下整个县委和政府就忙了起来,在办公楼的过道里就能听到此起彼伏的电话声,有给下面部,局通知的,有要各项报表准备汇报材料的,有组织人员打扫卫生的,还有派出几路人马对街上的小商小贩检查的。

    一个洋河县城就一下子沸腾起来,各种的权利机构也开足马力高速运转,对于柳林市一哥的到来,所有人都不能怠慢。

    季子强也不能例外,他管辖的城建,公安两块是更为关键的部门,他也亲自到了这两个局督阵,城建是今天必须完成全城的卫生清理,那些乞丐啊,零散的小摊小贩啊,在路边搭个遮阳伞,乱放货物的,还有一些电线杆上贴的专治阳痿早泄的祖传秘方的,这统统的都要收拾干净。

    公安局事情也不少,除了保证城市的治安稳定以外,明天的开道,护驾,摆威风也全靠他们了。

    季子强对这些事情心里是不以为然,这样的接待他经见的太多,他也是深恶痛绝,毫无意义和效果的务虚检查,除了让下面弄虚作假,劳民伤财意外,还能有什么真正的作用

    上级领导到基层检查工作的整个过程中,基层领导从迎接上级领导的到来,到陪吃、陪座、陪检查、陪笑脸,耗时费力,大多数基层领导疲于应付,深感力不从心,许多基层领导必须放弃正常工作时间来陪上级领导,否则上级领导会认为你对他不重视,这种检查方法对基层的发展没有任何推动作用,部分基层领导还担心上级领导在检查工作时挑出毛病,查出问题,对自已的晋升、提拔不利,因此不惜耗费大量资金来满足上级领导的要求。

    但作为季子强,他又能怎么样就算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他还是要硬着头皮随大流,就像有人说的那样:村骗乡,县哄市,层层哄到中央去。

    想要在这个道上谁的脑袋进水了,想要鹤立鸡群,**特行,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这一忙就是一天,到了下班时候,季子强接到赵远大的电话,说要请他吃饭,季子强刚好忙了一天也真的饿了,就没推辞,赶了过去,到了包间一看,呦喝,这赵远大今天还带着个小妹妹,人挺漂亮,就是一脸的妖媚,和赵远大那腻歪样,让季子强有点反胃,有点吃不下饭了。

    在那小妹妹去洗手间的时候他就问赵远大:“你在那淘的这妹妹,现在怎么看你越来品味越低了。”赵远大很神秘的说:“昨晚你走了,我又跑了一趟酒吧,在那遛弯捡的,怎么样,还过的去吧”

    季子强就笑笑说:“过的去又怎么样,过不去有当如何,你小子口粗的很,从来又不挑剔。”

    那赵远大就看看他说:“我看还不错啊。”季子强没再说什么,人家是冬瓜白菜,各有所爱,自己说多了也不好。

    赵远大就又说:“学校那事搞定了,今天就是想来谢谢你的。”说话间就拿出了一踏钱来。

    季子强一看这动静就知道是怎么会事,马上垮下了脸说:“你做什么,我帮你那是因为我们是哥们,要来这套,那以后有事就不要找我。”

    张远大急的是青筋鼓起:“我也是个响当当的男人,不可能过河拆桥,你要不收,我以后怎么在江湖混。”

    季子强就说:“我管你怎么混,反正不要给我来这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