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是要把话给武队长说清楚的,他担心自己不说清楚,到时候武队长在把何小紫叫来了,自己又是一堆的麻烦br>

    武队长接到季子强的电话,心里很高兴,虽然这季子强副市长看起来年轻,但做事却很沉稳,自己身后有尉迟副书记做后盾,不过多一个靠山却绝无坏处,何况尉迟副书记在和庄副市长这些官场老手的斗争中,却总有点底气不足,就说上次治安大队长出现空缺吧,当时自己很有希望上去的,不料却让庄副市长从外县调来了一个人,硬硬的把自己给顶掉了,尉迟书记也是无可奈何,自己在副队长的位置上原地不动,这带个副的和正的那真是天壤之别啊。

    晚上吃饭的地点,武队长就定在一个叫湖边小楼的酒楼,这个酒楼并不大,只是位置不错,就在飞燕湖边的那一段,这一段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开发商,建了不少别墅,还有所谓的观景房之类的,只是现在的房市,还比较疲软,这里的人气不是很旺,但在这里居住的人群,整体素质都较高,几乎都是省城的大款,一年也难得过来住上几天。

    武队长开着车赶过来的时候,季子强带着王稼祥早到了,武队长看到季子强坐在里面,慌忙说道:“季市长,真不好意思,我来迟了,我过一会自罚三杯。”

    “呵呵,其实我们也才到一会,来来来,过来坐。”季子强站起来,伸手和武队长握了握,武队长在季子强的示意下,略显不安地坐了下来。

    季子强向王稼祥略一示意,王稼祥立即跑去让服务员上菜。

    “近来工作如何?”季子强递了一支烟给武队长,关切地问道。

    “还不是那样,整天忙着扫黄抓赌什么的,反正都是这些工作。”武队长小心的回答着。

    “其实无论干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没关系,慢慢来。”

    季子强看出了武队长在提到工作时候的心情低迷,就安慰道,对于让业主来说,这武队长分管治安,季子强倒是觉得对自己很有好处,毕竟自己是体制中人,而自己的对手,也不大可能是黑社会之类,更大的可能都是官场上的明争暗斗<span css="url"></span>。而作为体制中人,大多在美色方面,都有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搞得不好什么时候,就会成为搬倒对方的有力武器。

    所以季子强就准备拉上一下武队长,他就很亲切的又问了一下闲话,让武队长感到了自己的关切,然后话题一转,说:“对了,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呢?”

    武队长就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为季子强效劳,听他这样一说,赶忙表态:“有什么事情,季市长你尽管的吩咐,我一定全力完成。”

    季子强笑笑,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有一个在市医院财务科的女人,叫小芬吧,我想请你帮我注意一下。”

    武队长当然是理解这个注意的含义了,他就点点头说:“成,我会安排人好好盘一下她的底的。”

    季子强:“只是,这事情啊”

    武队长不等季子强说完,就忙说:“季市长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的,一定会执行保密条例的。”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起来,拍了拍武队长的肩头。

    王稼祥回来后,三个人开始喝酒,气氛起来后,季子强问起了公安局内部的情况,虽然季子强并不分管公安系统,但武队长还是向他详细说了局里的情况。

    听到武队长的介绍,季子强和两人碰了一杯,说道:“武队长啊,你也应该努力一下,找个机会再上一层楼啊。”

    武队长很无奈的说:“唉,我错过了几次好机会啊,现在只有慢慢的等了。”

    王稼祥就说:“上次听说你还是有点机会的,怎么最后弄砸了?”

    武队长一提起这话心中就难受:“还不是庄峰,算了,算了,人家是领导,我们只能怪自己命不好。”

    季子强暗自高兴,武队长的情绪自己正好可以利用一下,因为那个市医院的小芬就很有可能和庄副市长关系密切,自己让武队长来帮忙调查这件事情,算是找对了人。

    季子强也就煽风点火的说了几句话,让武队长心中的不满更增强了许多,季子强感觉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该交代的事情也给武队长交代了,就不再提着话头,三人正儿八经的喝了起来。

    这三人都是好酒量,没一会,两瓶白酒就喝了个底朝天,武队长还要去要酒,季子强就挡住了,季子强今天喝的是比他们多一点,不过也还没有到量,只是他不希望最后都喝醉了,他说:“今天喝到这里就可以了,我们在一起就是坐坐,交流一下感情,最后谁喝醉了也不好。”

    王稼祥今天来一直心里是有点奇怪的,对季子强这人他还是多少了解一点,按说他不会没事来和武队长喝酒的,但到底是什么事情,因为刚才他出去要菜没有听到季子强让武队长帮着查小芬的话,所以他现在也感到云山雾罩的。

    季子强说不喝了,王稼祥也就说不喝了,只有武队长一个人感到还没有喝到兴头上,嚷嚷着要继续喝。

    王稼祥就笑着说:“你要大家都喝醉啊,这万一有个什么紧急的事情,我们到没什么,你就麻烦了<span css="url"></span>。”

    武队长说:“我有什么麻烦的,上次地震的时候,我就是喝醉的,最后人家都跑出去了,就我一个人在楼上睡觉,不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吗?”

    王稼祥就嘻嘻的笑了,说:“你还不要提地震的事情,我记得上次地震,你们公安局还有一个笑话呢。”

    武队长想了想,摇下头说:“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笑话?”

    王稼祥问:“想听?”

    “想。”

    王稼祥就说:“人家讲啊,某大学的日语外教很彪悍。日本经常地震把他都震成习惯了。1地震一开始,他很镇静地喊学生躲到桌子底下,隔会儿抖完了,学生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他继续讲课。然后全校的老师学生都到操场集合了,校领导一清人:“怪了!日语班的人呢?”赶快派人上去找,找到教室头的时候,他们班还在继续上日语。”

    季子强摇着头说:“你们啊,一天怎么想得出来这样的段子来折腾别人。”

    王稼祥也是深有同感的说:“过去总是不大相信‘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这句话,现在才发现,果真如此啊,网上很多段子和笑话,真是让感到人匪夷所思。”

    季子强也是连连的点头,看看菜也吃的差不多了,季子强就提议结束了。

    不说季子强等三人开车离开酒楼,却说在新屏市的王朝酒店里的一个豪华客房中,也有两个人此时正躺在床上,抱成一团,准备为发展子嗣做事业呢!

    “宝贝,”全市长半眯着眼睛,躺在柔軟的枕头上极为享受,他喘着粗气,鼻腔哼哼唧唧道:“你这小妖精,现在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真不愧是我的最爱。”

    说话时,全市长伸手抓向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一边揉捏,一边将她给拽了上来。

    在柯瑶诗的努力下,全市长担心自己忍受不了刺激,所以早早的鸣鼓收兵了。

    今天的柯瑶诗打扮的格外妖娆,一头长发乌黑亮丽,圆圆的脸颊,尖尖的下颚,大而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梁精巧可爱,丰厚温润的嘴唇,漂亮而迷人,纤细的腰肢,紧俏的臀部,再加上修长的雙腿,举手投足间玲珑线曲,充满了挑逗的气息。

    更令人惊咋的是她那傲人的胸部,虽然被上衣裹住,却动荡不安,像受惊的兔子,随时都有可能会跳出来。

    “瑶诗,让我来好好照顾你吧!”全市长从床上跳了起来,抱着娇媚的柯瑶诗,兴冲冲的解开了她的睡衣。

    这可是全市长的最爱干的活了,修长的美腿上,套上光滑柔顺的黑色丝袜,给天生的尤物柯瑶诗,更添几分妩媚,全市长坐在柯瑶诗雙腿间,摩挲着柯瑶诗俏皮可爱的脚趾头,摩擦着着光滑的肌肤。

    柯瑶诗躺在床上,媚眼如丝,时不时还弄出些动静,声音不大,宛若蚊蝇。却更能挑动男人心扉,白皙嬌嫩的脸蛋,布满了绯红,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娇娇欲滴的红唇,在灯光的映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让人恨不得抱上来狂咬上一口。

    全市长的气息,吐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其中,有刺激的感觉。<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