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这个季子强他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就不愿意搭上自己的快船,他一个人难道不寂寞吗?显然,他也没有踏上全市长的战车,更不用说庄副市长的战车了,他难道总是喜欢这样独来独往吗?

    苦笑了一下,冀良青说:“你不像是一个不合群的人

    “我喜欢孤独吗?好像也不是啊,但我不希望给别人添加麻烦倒是真的,我一直都这样要求自己。”季子强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他也知道,自己装聋作哑就这样拒绝冀良青的好意是一个很危险的行为。

    冀良青淡淡的问:“奥,这到是很少听到的一种论调,你有什么麻烦给别人添加,是工作,还是生活?”

    季子强很小心的说:“冀书记,其实我的麻烦很多,我也不是一个单纯的人,在我身后有很多麻烦的,这你应该知道,所以我不能轻易的给别人带来本来不属于他的麻烦。”

    冀良青恍然大悟了,奥,原来如此,看来是自己错怪季子强了,不错,在季子强的身后是有很多麻烦,虽然自己不是很了解季子强的过去,但显然的,他作为乐世祥的女婿,而且是在一场决战中挫败了省政府派系的韦俊海,那么他当然会受到惩罚,他已经受到了惩罚,而以后呢?也许还有接下来的打击吧,他不想连累自己,不想让自己在那个时候难于取舍。

    冀良青有点同情的看着季子强,是啊,或许他现在这样二三不靠的更好一点,就像自己一样。

    冀良青说:“你认为你还会有麻烦?这样的担心可以理解,但你应该知道,新来的省委書記就我的感觉来说,他不是一个柔弱之人,或许他的到来能让你所处的大环境有个改变。”

    季子强点点头说:“我也是这样希望的,但现在什么都看不清,所以我只能等待,希望没有人给我找麻烦,让我能好好的工作就可以了。”

    冀良青也长叹了一口气,他到底算是放过了季子强,如果今天季子强没有找到这个难以反驳的理由,恐怕今天之后,季子强就会成为冀良青心中的大敌了,作为一个新屏市的一哥,他绝对是不会容忍别人对他的微笑嗤之以鼻的。

    这关系到他的尊颜和权威。

    冀良青又点上了一支烟来,看看季子强:“哈哈,子强啊,你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啊,对了,我们好像把话题扯的太远了,现在还是让我们回归到我的疑惑上吧?你是用什么办法让全市长改变了想法的,我真的很好奇。”

    季子强在这段时间和冀良青的周旋中,已经想好了一个应对的方式了,他就说:“我大概的了解一点,好像那个张老板买下了本来给拆迁户定好的小区所有房子,然后擅自提高了销售价格,而全市长应该是很迫切的想要让花园广场项目启动吧,所以他们就一拍即合了。”

    冀良青睁大了眼睛,细细的回味着这事情其中的道理,最后就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指着季子强说:“这应该是你的手法吧?”

    季子强连连的摇头,说:“书记你是领导啊,不能无凭无据的冤枉我,我为这事情紧张了好长时间,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摇摇头,冀良青指着季子强说:“你可以骗的了别人,但你骗不了我的,张总我也认识时间不短了,就他那小心谨慎的一个人,他敢出此狠招数,不要说他想不出来,就算想出来了,他也不敢用的。”

    季子强嗫嚅着说:“可能是他急了,常言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冀良青摇着头,不过想想也是好笑,这个方法到真的是很绝的,全市长这次在省上见人就吹这个花园广场的项目,吹的好像是他多么多么的英明,怎么怎么的聪明,想出了一个不用掏一分钱就能建成一个广场的方法。

    而这个季子强掐住了他的七寸,让他不得不妥协,这季子强啊,真的在很多时候让人匪夷所思啊,他几乎就没有什么出牌的套路,亦正亦邪,神出鬼没的。

    冀良青看着季子强嘿嘿一笑说:“好吧,好吧,是他张老板自己想出来的,不过季子强你给我记好了,要是你以后敢用这样的手段在我面前晃,那我可就要把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和全市长好好的交流一下了,嘿嘿,嘿嘿。”

    恐吓,明目张胆,刺裸裸的恐吓,他在警告季子强,如果季子强走的太远,那么他是可以和全市长联手来对付季子强的。

    季子强心中也当然明白了,不要说冀良青和全市长联手,就是冀良青一个人,也是完全可以把自己收拾掉的,他说:“没有人胆敢在冀书记的面前班门弄斧的,这一点我绝对是相信。”

    冀良青和季子强对视着,过了几秒,两人也都各自移开了目光,挥挥手,冀良青让季子强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而走出冀良青办公室的季子强,也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的其实早已经汗流夹背了,这个冀良青天生就有很大的气场,和他在一起,让季子强有一种当初见到乐世祥的感觉。他们都是官场少有的娇娇者,他们才是真真的官场中人,官场的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灵魂和血液,而自己还差得很远。

    回到办公室的季子强,赶快到里间的卫生间里好好的擦了一把汗水,这才心有余悸的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准备把刚才和冀良青的所有对话都细细的回忆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下次好找机会加以修补。

    不过这个思路还没有打开,他就听到了一件搞笑的事情,这是张老板来的电话,张老板说,昨天他的单位去了一个很漂亮,年轻的女孩,说自己是市医院财务科的科长,叫小芬,她来告诉张老板,这次张老板的中标是庄副市长给帮的忙,所以想请张老板和庄副市长一起坐坐<span css="url"></span>。

    张老板在说的时候带没有笑,季子强不知道,反正自己是笑的不行,说:“这谁啊,这么胆大的,诈骗都敢直接报名字了,厉害啊厉害。”

    张老板说:“不过你还别说,人家说的跟真的一样,说本来我是没希望的,是庄副市长坚持要重来一次筛选,最后才把我们公司保留下来了,这女孩还说吃饭可以让庄副市长亲自出面的。”

    季子强就没有当成一回事情,笑着说:“那好啊,你就当她面给庄副市长打个电话,看她是个什么表情,估计会吓得花容失色吧?”

    “季市长,你这次还真的说错了,我本来也认识庄副市长的,我还确实给庄副市长打了过去,不过庄副市长正在开会,听我说起了小芬的名字,就吱吱唔唔的说自己在开会,然后挂断了电话,说一会和我联系,但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而且在我和庄副市长打电话的时候,人家这女孩是一点都不紧张的,这是装不出来的,我阅人无数的,她想骗我没那么容易,所以啊,我开始有点怀疑了,这个小芬会不会真的和庄副市长关系特殊啊。”

    “奥”,季子强认真了起来,略微一思考,就说:“那你最后答应吃饭了吗?”

    “没有啊,我没有和庄副市长联系上,所以就找了个借口推了,这女孩好像还没死心,说今天让庄副市长约我呢,不过到现在,庄副市长也没有来电话。”

    季子强就沉默了,他没有了起初感到好笑的那种心态了,他想要了解更多的问题,因为毫无疑问的,庄副市长已经把自己列入了他的打击范围,自己也要做点防备才好,人无伤虎意,虎有吃人的心啊。

    季子强在挂断了张老板的电话后,就一个电话打倒了治安大队武副队长的手机上,对他说:“武队长,最近忙什么呢?”

    这武队长早就把季子强的电话号码刻在了脑袋里,见是他的电话,那情绪就忽悠的一下高涨起来,忙说:“季市长好,我没什么事情,在闲着呢,怎么?市长有什么吩咐吗?”

    季子强显得很随意的说:“奥,没有啊,没有,就是随便的问问,好久没见你了。”

    这武队长也是个聪明人,立即就接上了话说:“我也想多聆听一下季市长的教诲呢。要不晚上我们一起坐坐在?我来安排,喝点小酒,唱个小歌什么的。”

    “这不好吧,还让你破费,这样吧,晚上我请客。”季子强半推半就的说。

    “季市长啊,你这就是小看我了,这算什么啊,在我管辖的场子,那个不给我一个面子,还用掏钱奥,不,,,要掏钱,要掏钱。”

    季子强哼了一声说:“怎么你身上的毛病还没改啊。”

    “不是,不是,我改了,就是说顺口了,实际上。”

    季子强才不相信他的解释,就打断了他的话说:“这样吧,晚上就不要叫其他人了,就我们两个,嗯,这样,我把办公室的王主任也叫上,我们三个人吧,其他人就不要来了。”

    武队长立即就乐的屁颠屁颠的:“行,行,我马上就安排,安排好了给你电话啊。”

    “好吧,记得不要叫别人了。”<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