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全市长在为难中思考着,季子强也在愤愤不平中抽着烟,两人都没有说话,等一支烟抽完,季子强见全市长还是没有说话,他就只好自己说了,自己不想说都难,全市长的优柔寡断肯定自己是熬不过他的,季子强愤愤的把烟蒂在茶几上的烟灰缸中摁熄,说:“算了全市长,这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亲自带队,好好的查一下张老板

    说完话,季子强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全市长脸上的颜色不断的变换着,他见季子强就要离开,赶紧喊住:“等一等季市长,我们也不能过于草率的,企业有错误,我们要帮助,行政手段是国家,人民给我们的权利,但使用起来我们还是要谨慎啊,一个企业成长到现在也很不容易。”

    季子强就站住了,扭转身子看着全市长说:“市长啊,你太菩萨心肠了,这样的企业我们就要杀一禁百,让他们知道我们政府的权威不可侵犯。”

    “你啊,你啊,你子强同志太年轻气盛了,我们是人民的公仆,我们的行为都要在利于企业和社会发展的基础上,这不是斗气,更不是展示强权的时候。”

    季子强一下就为全市长这高洁的品质和纯净的思想震撼了,他满眼崇拜,满腔佩服的说:“全市长,我错了,我在很多地方还不成熟啊,唉,脾气太坏,总想着争强好胜,全市长今天这一席话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以后”

    全市长赶忙伸手制止住季子强的话,说:“打住,打住,我也没有你说的这么崇高,只是每当我想起我的责任,我都会不断在提醒自己,这样吧,不怕犯错误,只要改了就好,这个张老板你帮我约一下,我来和他好好谈谈。”

    “奥,好,约在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吧。”全市长看看手表,说:“刚好上午我还有些时间,你现在就约他。”

    季子强就答应了,然后拿起了电话给张老板打了过去。

    帮着全市长越好了张老板之后,季子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季子强就再一次挂通了张老板的电话,对他说:“张总,我刚才在全市长办公室。”

    张老板说:“我听出来了,所以也没敢问你什么,情况怎么样?”

    “应该有转机吧,那件事情我也隐隐约约的提了一下,你也要把握好尺度,不点一下也不成,但你也不能说的太直白,毕竟这只是一种无凭无据的猜测。”季子强很耐心的叮嘱。

    “嗯,好的,我有分寸,季市长你放心好了。”

    季子强就不在多说什么了,一个像张老板这样久经沙场的老将,他肯定会处理好这个并不太复杂的事情。

    这件事情季子强就没再管了,到了下午是四大院的头头脑脑们召开会议,会议主题是学习领会省委新来的王书记的讲话精神,会议由市委主管党群工作的尉迟副书记主讲,冀良青书记和全市长做补充和总结发言。

    新书记的讲话那当然是高瞻远瞩,明察秋毫了,对于新形势下的全省工作都有了一个宏观的指导和建设性的意见。

    不过季子强确实听的昏昏欲睡,不是他听不懂,只是这些话都是放至四海皆准的高谈阔论,对于现在的新屏市很多具体工作,说沾边,都能沾上,说沾不上,一点都没作用,但还得听啊,好在季子强自己有一套多年炼就的开会经验了,你说你的,他想他的,还能一心二用,冷不丁的给人家鼓一下掌,这样混起来时间也是很快的。

    全市长在补充讲话之后,就没有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了,他移动了几个座位,坐到了季子强的身边,季子强见他坐了过来,赶忙打住了自己心神游荡,知道全市长肯定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就掏出了香烟,两人点上,季子强没有问。

    全市长点上烟之后自己就对季子强小声的说了:“子强同志,上午我和张老板谈过了话,我狠狠的批评了他,怎么能这样呢,对不对,新屏市是大家的,新屏市的每一个人都有义务来为这个地方添砖加瓦,像他这种行为是很有问题。”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就听全市长自己自话自说:“后来这个张老板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决定把房价还是回归到过去谈的那个价格上。”

    季子强很吃惊的看着全市长说:“哎呀,看来还是全市长你厉害,我当初给他说了几个小时,这家伙油盐不进的,全市长出面,效果就是不一样啊。”

    全市长很自负的笑笑,说:“这也就是个经验问题,以后你遇到这样的事情多了,慢慢也就能把握和体会到他们的心态,这样你就可以对症下药。”

    “嗯,嗯,是啊,是啊,看来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向市长学习呢。”

    “你也不用这样说,你也是不错的,工作认真,勤奋,这都是值得发扬的,对了,另外啊,张老板还同意了,如果让他入围招标,他给政府缴纳一千一百万元土地补偿金,这不是一个小数字啊,我都有点心动了。”

    季子强一听,也是暗自好笑,看来张老板这次也是出水了,比上次多付出一百万元,这挺好的,季子强忙说:“不错啊,上次他还只出一千万,现在你又多为政府挣了一百万元啊,呵呵呵,我现在理解了,你当初用第一轮筛选的目的就是逼他们一下吧,最后让他多出点水。”

    全市长一愣,哎,是啊,这个借口好,好。

    他就很郑重其事的说:“工作中啊,我们要多动脑筋,你当时一定会因为我第一轮把他们几个条件好的筛选下去了,心里是很不理解吧,但你想想,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个轻重呢,我就是要给他们施加压力,让他们拿出最为优厚的条件,做工作有的时候就和做生意一样,要清楚对方的心理。”

    季子强睁大了眼睛,恍然大悟的连续“哦哦”了几声,很崇敬的仰视着全市长,说:“没想到,我真没想到,唉,以后我在工作中还请全市长多多指点一下啊。”

    全市长端然一笑,摆摆手说:“嗯,彼此学习吧,这件事情你抓紧操作,上次筛选掉的那几家,都可以重新叫回来,预选,预选嘛,本来就不是最后的决定,你自己也不要有什么难为情的想法,工作就是这样,灵活,机动,不要墨守陈规。”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嗯,好的,谢谢全市长的教诲,那你看什么时候开始招标?”

    “越快越好吧,夜长梦多。”全市长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挺疼的,这个项目自己一点好处没捞到不说,关键是到时候怎么给人家柯瑶诗一个交代了,她可是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和希望的,唉。

    会议之后,季子强立即就把全市长这个最新的指示下达到了招标组,让招标组过去跟着全市长跑的那几个人都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想不通,为什么全市长会如此处理这件事情呢?

    金副秘书长听的也是大吃一惊的,这样一来,只怕鲁老板就没有了什么优势了,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局面呢?

    金副秘书长在担心之余,就想到还是要联合全市长那几个人,在招标中一举把这几家封杀掉。

    但等他在第二天找到机会和这些人接触的时候,这几个人已经都口风转变了,都在唱高调,说要严格按照招标程序来,保证高质量,优惠大的企业入住广场工程,金副秘书长就感到大事已去,赶忙思考其他的方案。

    季子强是谁,整个事情他比谁都清楚,他是深知这个夜长梦多的危害的,他更不会给这些人一个翻盘的机会,就在第三天中午,季子强就正式的启动了招投标议程,为了公平,公正,透明的进行这项工作,在招标的时候,季子强还特意请来了全市长作为该项工作的监督员。

    全市长当然就很公正了,而且事情也太简单,张老板给的条件最好,他的公司也最大,实力也不俗,几乎没有让季子强说一句话,这个招标,议标也就结束了。

    张老板就当仁不让的成为了这个项目的承建商。

    于是,整个花园广场的项目就正式启动了,搬迁户也突然的得到了通知,他们的补偿款比过去多了很多,而且那面的房子也一下把价格降了下来,在季子强的建议下,市公交公司还专门给这个小区增加了一趟公交车,拆迁户当然没有什么异议了,不用谁去做工作,他们就自己收拾家什,细软,准备搬家了。

    当然了,这样的成绩季子强是不能独占的,他一直都把全市长放在了首位,每当别人夸赞他的时候,季子强都是很低调的说:“我就是个跑腿的,跑腿的。”

    但不管怎么说吧,季子强的心中还是充满了骄傲的,自己完成了一次本来难度很大的工作,为群众,为市里赢得了利益,就算没有人能了解到这背后的艰辛,但季子强依然是满足的。

    广场的前期工作也算告一段落,但季子强还是闲不住,接下来他的事情更多,广场项目涉及到很多市政管理部门,给水,用电,道路等等,还有周边的配套城建小项目,季子强就忙的飞了起来。

    这样忙了几天,季子强正在项目地做现场协调的时候,却接到了冀良青的秘书小魏的电话,说冀良青书记请他过去一趟。<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