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说,连季子强都有点惊讶起来,看来这老爷子不光是在易经中侵淫,连现实的局势也看的如此透彻,难怪冀良青都和他经常走动,结为好友,看来真是名不虚传了。()

    想一想,季子强说道:“是啊,老爷子所言极是啊,这也很让我担忧未来老百姓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老爷子摇摇头,几人都有点唏嘘之意。

    王老爷家里这个保姆做的菜还是不错的,季子强今天酒没有多喝,主要是吃,他现在很少能吃到这样的家常菜了,每天不是喝酒就是在食堂吃,胃口一直不是太好,今天他算是捞着了,连吃了两大碗饭。

    看着他这个吃相。连王稼祥都笑话起来了,说:“不知道的好说我们市长几天没吃过饭呢”。

    季子强也是哈哈的大笑。

    回到了自己住的宾馆,季子强靠在**上本来是想看看书的,一时又想起了王老爷子的话,季子强自己也不知道今天王老爷子的话应该算是一种什么性质,他努力的想要摒弃一种从心底泛动起来的那种莫名的想法,但却不能做到。

    自己经历了机关生活的诸多历练,心态似乎在日复一日的时光里变得苍老了许多,内心似乎有了更多的沧桑感,自己知道自己活在一个纷扰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已没有了权威,没有了偶像,找不到经典,找不到理论,当今社会已没有一统天下的准则,旧的秩序已被打破,新的秩序尚未建立,纲纪已废,人心不古,人人都在拥挤不堪的同一条道路上行走,却发现只有出发点,没有目的地。

    生存就是一切,已得到了的,千方百计拚命要保兹得利益,两手空空的,眼珠子发红拚命向前拱。昨日被黑钱撑饱的,不知哪天东窗事发、锒铛入狱。今天昧良心巧壤夺发家的,不知哪天老本赔光人财两空,今天给人下套,保不定明天被人下药。没有永远的赢家,只有暂时的胜者。整个社会就象一列破损的列车在不安和动荡中负重运行,人人都被时代和社会牵着鼻子走,浮躁和茫然是通病。

    季子强的精神已有些疲惫,但今天老爷子的话让他又一次有了躁动和希望,自己真的就如王老爷子说的那样是宏运昌盛吗?

    自己会不会就永远的窝在这个新屏市呢?这样的问题过去季子强很少想过,但今天他的心情不在平静了,他有了一种冲动,一种期盼,且不说王老爷子看的是否准确,但至少自己应该向着一个更为宏远的目标去奋斗,名留青史,国之栋梁,这才是自己最终的最求。

    在这个想法里,新屏市现在遇到的问题都不算什么问题了,季子强感到一下子自己精神和斗志又旺盛起来了。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好几天了,全市长和冀良青在省城开会也回来了,全市长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季子强广场项目的招标情况,问他最近几天的进展如何,这次到省上开会,全市长已经把这个项目作为一个重头戏给省委王书记做了详细的汇报,还给王书记保证,很快该项目就会动工了,并邀请王书记在奠基仪式的时候也能到场参加<span css="url"></span>。

    王封蕴书记没有明确的给他答复,不过对这种不要省上一分钱就能搞下来如此大的一个工程也是做了一个肯定,给全市长打了打气,让全市长的心情一下子幸福到了极点。

    他就暗自得想,这个可是新省委書記啊,自己要能在他的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影响,以后对自己仕途很是有利。

    但季子强给他的回答却让他有点不太满意了,季子强说项目招标恐怕还要等上一个阶段呢。

    全市长就在电话中问:“为什么啊,不是已经初选了几家吗?我们应该抓紧展开这项工作。”

    季子强说:“现在出了一点小状况啊。”

    “什么状况?”全市长有点担心的问,这个项目已经给上面吹出了话,可千万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季子强就说:“现在拆迁户又开始鼓噪起来了,说购买那面的房子太贵了,比新屏市其他商房要每平米高出几百元,所以搬迁恐怕还要拖拖。”

    全市长吃了一惊,说:“过去不是和刘老板已经谈好了购房的价格吗?他怎么能随便的乱涨。”

    “刘老板?现在人家换人了,是张老板的房子了,听说他们两家合并了。”

    全市长就感到头一阵的发懵,怎么他们合并了?自己还不知道?

    他赶忙就挂断了季子强的电话,给那个过去和自己有过钱财来往的刘老板去了个电话。

    季子强放下电话冷冷的笑了笑,现在的难题已经不是自己的难题了,自己已经把这个包袱扔给了全市长,让他先头大几天在说。

    不过季子强也没有离开办公室,他是知道,很快的全市长就会召见自己的,这样的麻烦量他全市长也处理不了。

    季子强就在自己办公室美美的抽了一支烟,喝了一杯茶,那面全市长的电话就追了进来:“季市长啊,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季子强就嘴里答应着,又磨蹭了一会,才施施然的到了全市长的办公室。

    季子强一进去就看到了全市长,他正在办公室焦躁的来回走动着,见到季子强来了,连忙说:“季市长,你赶快的和张老板接触一下,上次你帮他协调购买过土地的,他应该多少能给你个面子。”

    季子强很虔诚的连连点头说:“是是,不过我昨天就专门约谈过他了。”

    全市长说:“子强啊,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还是要低调一点,我的意思是辛苦你一下,亲自上门见见他,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这个房价要降下去,这个工作你一定要做一做。”

    季子强面有难色的说:“唉,昨天我们谈了好几个小时,他客气是很客气的,但是咬定了房价不松口了,我也很是为难。”

    全市长也皱起了眉头,依然在办公室来回走动,坐不下来,他现在真有点担心起来,这个问题不解决,拆迁户是肯定不会顺利的搬走,他们不动,房子不能拆迁,项目就只能停摆了,自己给省上说出去的话也就成了笑柄。

    转了几圈之后,全市长就站在了季子强的面前说:“要不我们分头进行,你在这面和张老板谈,我那面先把标招了,这样就不会耽误什么事情,你看怎么样?”

    季子强摇了一下头说:“恐怕事情有点复杂<span css="url"></span>。”

    “什么复杂?”

    “这拆迁不解决,就是招了标也没用啊,再说了,我担心招标更刺激了张老板,那个价格更下不来了。”

    全市长很奇怪的看着季子强说:“我们招标和他有什么关系,怎么就把他刺激了?”

    “市长啊,你是不知道,这张老板也是来投过标的,不过在第一轮就被我们淘汰了,可能是他气不过,所以就收购了那个小区,为的就是要让我们让他中标。”

    全市长一听就火了,一巴掌拍在了季子强坐的沙发背上,把季子强还吓了一跳,赶忙站起来。

    全市长也发现自己有点失态,就摁了一下季子强的肩膀说:“你坐,你坐,原来张老板这还是故意的啊,那事情就好办了,我们给他来点硬的。”

    季子强不解的问:“来硬的,怎么来?”

    “先给他下一个行政通知,说他随意哄抬价格,破坏新屏市的稳定大局,再让工商,税务,物价局去查一查他,我就不相信了,一个生意人敢和政府较劲。”

    季子强眼中闪过一丝嘲讽的神色,笑笑说:“全市长,你这话啊,我昨天也和张老板说过的,但他不怕。”

    “不怕,他就那么有底气。”

    “是啊,我说他是故意影响我们花园广场项目,是对我们政府的一种要挟,我们不会吃他这一套,在必要的时候,我们会用行政手段的。”

    全市长连连点头:“你说的对,就要这样说。”

    “你猜猜他怎么说的?”

    全市长摇摇头,有点茫然的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就不以为然的说:“这老小子还嘴硬的很,对我说,他不怕查,因为这个小区的房子本来成本就高,在他收购盘点账务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好几笔款项都还没进成本呢?请客送礼的不少,所以这价格就是下不来。”

    全市长一下有点紧张了,他看着季子强说不出话来,心中也暗自掂量起来,这事情的确是有点麻烦了,自己过去还收了刘老板一大笔好处呢,这肯定是会在财务账上有支出,要真派人去查,说不定就把这事情翻腾出来了。

    季子强见全市长没有说话,就自言自语的说:“我那是给他张老板面子,昨天没有把话说死,今天有全市长你这话了,那我明天就派人过去,好好的查一下,我们就先从他偷税漏税查起,我就不相信了,他公司能那么规矩。”

    说完话,季子强就恨恨的掏出了烟来,给全市长也发了一根,很气不过的大口吸了起来。

    全市长骑虎难下了,他不想让张老板中标,因为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那殷切的眼光让他心中不忍,但他又怕和张老板的翻脸,万一他让事态不断的升级,最终暴露出那笔资金的去处,自己更是得不偿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