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是费钱啊,那些东西看着不起眼,一听价格,能吓你一跳。”

    “这有什么,这还不都是帮你在存钱,老爷子百年之后,还不都是你的。”

    王稼祥笑着说:“嗨,他也是经常这样给我说的,你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两人说说笑笑,也就到了下班的时候。

    王稼祥开着车,就拉上了季子强,一起到他老爹那里去了。

    季子强到了地方才知道为什么王稼祥没时间过来了,他老爷子住的这地方还真的有点远,在郊区靠近了山根的下面自己修了一幢别墅,不过这里的景色很不错,茂密葱茏的竹子沿着小路错落有致地站成两排,翠绿的竹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形成了一个圆拱形的“屋顶”,浓烈的阳光和夏天炙人的热气就这样被隔绝在外了。

    别墅的建筑是中式和西式搭配而成的,这中与西结合得如此和諧,中式的基础韵味与西式的建筑符号和细节取长补短,不但富有审美的愉悦,更重要的是令居住舒适而贴近自然。外部空间布局有中式住宅围合的感觉,整体体现了小而精的优势。精致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置身其中恍如远离了所有的都市尘嚣,宁静幽远的感受令人神驰。

    王稼祥的老爹也就50多,不到60岁的样子,微胖而白皙的脸上似乎看不到皱纹,他是中医世家,据说祖上曾为御医,他在大学读医科时就潜心于研究《易经》、《黄帝内经》《丹经》、《本草纲目》,在中医上有许多独到的见解。

    谁知大学毕业后,由于就业竞争激烈,加之朝中无人,竟分到了新屏市郊区的一家乡镇医院,干了好些年,也没有得到提拔重用,他一气之下,就辞职开了个私人诊所,开始几年,并没有多少人相信他,就医者寥寥无几,经济也非常拮据。

    连当初王稼祥上大学都是紧紧张张的,不过后来遇上了冀良青,那时候的冀良青还没当新屏市的市委书记,还在市里一个局做局长,刚好冀良青有一个头疼的毛病,上了很多大医院都没有治疗好,听人说起了王稼祥的老爹,当时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就来了,没想到这老头拿出了手段,一副中药下去,就制住了冀良青的痛疼,两人也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冀良青还常常向他请教《易经》中的一些问题,顺便在经济上资助他,同时在外界为他广为宣传,使他渐渐生意兴隆,声誉鹊起。这王老头诊断病情从不用医疗器械,而是用传统中医的“望、闻、问、切”,百分之八十的病他只需一望便能确诊,只有少数患者才要用到“闻、问、切”。他之所以着重于“望“,是因为他深谙中医的精髓。

    中医把人看作“浓缩的宇宙”:如果说十二经脉是宇宙中的湖泊山脉,奇经八脉就如同大地的沟渠;如果说五脏六腑是漂泊在大海上的陆地,人体气血就如同贯穿在各洲际间的大海,而人的脏腑阴阳气血有了变化,就必然反映到体表,特别是脸色和舌质舌苔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所以,“视其外应,以知其脏,则知所病矣。”

    王老头用他独特的方法诊断后就开个中药方子,简单得使人难以置信。但是,许多在大医院久治不愈的疑难杂症,到他这里居然药到病除,而且,他从不定收费标准,患者经济富裕的就多付点,贫穷的可以少付甚至不付。

    当然,他并非什么人、什么病都看,没有确切把握的铲本上是婉言谢绝。他每天上午营业,只看五人,别墅外都是赶来寻诊的病人,下午看书、喝茶、聊天,晚上打坐练功。

    排号请他看病的不计其数,其中不乏达官贵人。因为他每天看病只限五人,所以人们给他的绰号是“怪医王老五”。

    王老五还有个爱好就是收集古玩,字画,他看古玩,不用手摸,更不用任何仪器,而是十有**“一眼定乾坤”,遇到非常特殊的器物,他才需要用舌头舔一舔来断定。

    按他的话来说,他看一眼,不仅能看出形、工、质、色、包浆,而且能感受到物的气场,因为一件器物的时间越长,它汲取大自然的精华后储藏的能量就越大,气场就越强,而自然的气场与人体的气场能够相通。至于他为何要用舌头舔一舔,他却始终秘而不宣,只道是“独门功夫,天机不可泄露”。

    他老早就在别墅的大厅弄了一壶好茶等着王稼祥和季子强了,他到事先不知道季子强要来,而且也不认识季子强,但听王稼祥说是个贵客,那估计也应该差不多有点分量的,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这王稼祥什么毛病的人啊,那一般的等闲领导都从来没有放在他眼里,要说起来,他比自己有时候还要牛。

    他就一面笑着招呼季子强,一面听着儿子的介绍,和季子强说着几句官面上的客套话,一面认真的看了季子强几眼。

    见季子强长得气宇轩昂,清秀儒雅,高鼻梁,大额头,浓黑的眉毛下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常常处于若有所思的状态,他就暗叫一声不错,这是一副发达的相貌,按易经上讲,将来飞黄腾达不在话下,王老爷子就对季子强多了几分亲近的感觉。

    大家一起做了下来,老爷子就说:“先吃饭还是先喝茶?”

    王稼祥看看季子强,季子强就说:“先坐一会,也不怎么饿的。”

    老头连声说:“好好”。

    就动手泡起了茶叶,三个人一起闲扯了起来。

    王老爷子就对季子强说:“今天真是难得一见啊,我早就听稼祥说过你几次了,也听别人说过你的名字,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季市长比我想象和看到的更有份量。”

    季子强就当成了老爷子的客气话了,笑了笑说:“老爷子你过奖了。”

    王老爷子摇着头说:“季市长啊,你可不要把我的话当成一种奉承,说真的,您命中运势很旺,挡都挡不住!唯一要注意的,是别跟也正当运的人斗,两虎相斗,必受伤!就好比钻石戒指不要跟钻石戒指磨擦一样的道理。”

    季子强一愣,但很快就淡然一笑,说:“那么表示我可以跟不当运的人去斗啰?”

    “那也不行!”王老爷子沉吟了一下:“当运的人去欺侮不当运的,是不厚道。不厚道的人,运走不长!”

    季子强就笑着说:“照您这么说,我是谁也不能斗了!”

    “可不是吗!人在运上,愈要谦冲自牧,不但不能斗人,即使有点小亏,也不妨吃着。”王老爷子笑道:“有福气,不独享,让大家分享,福泽才绵长!”

    季子强含笑点头说:“老爷子的话很深刻啊,不过只怕我有时候做不到这点,在很多事情上,我没有办法克制自己,也没有办法装聋作哑,这该怎么办?”

    王老爷子就眯起了眼,在认真的看了一会,说:“那就只能凭运气了,看你的旺运有多炽烈,有些事情我也算不准的。”

    王稼祥先自己笑了,对季子强说:“难得啊难得,你不知道啊,很多人求我老爹看相他都不看,今天你来,他主动给你看,这就是缘分啊。”

    季子强也连忙表示了感谢,说:“谢谢老爷子如此厚爱。”

    老爷子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说:“季市长你知道有两种人是看不准的吗?”

    季子强摇摇头,说真的,他是从来都不相信这一套的,他一直坚信着毛老爷爷的话,人定胜天,对这些易经,八卦,看相和推算,他在心中一直认为是旁门左道,不过今天碍于王稼祥的面子,不好明说。

    王老爷子自顾自的说:“一种是很烂的命,不好算,还有一种的大运之人,这种人将来是要成就一番大业的,可以说要青史留名,这样的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也是算不出来的。”

    季子强心中一动,但他可不想继续着这个话题扯下去了,万一老爷子说的太过头了,这话传到了外面,到引的别人的嘲笑。

    季子强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说:“老爷子的话太深奥了,我们很难吃透啊,不知道老爷子对现在不断上涨的房价怎么看。”

    季子强必须转换一个话题。

    老爷子果然就接过他的话头:“季市长啊,这《易经》告诉我们,世上万事万物都在变与不变之中,而顺应的最高境界是‘天人合一’,现在房价肯定是不会下来,这是顺势。”

    季子强释然笑道:“不知道老爷子有没有理论的依据。”

    王老爷子就笑笑,说:“当然有了,其实推算也好,算命也罢,都是要和现实结合的,我为什么说涨,第一,现在地方正府的财政收入有百分之七十靠的就是土地出让金,如果把这一块大大压缩,政府靠什么过日子?第二,农村城镇化和城市现代化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房地产业的发展空间一定不是短期的。第三,任何事情变中也有不变。但作为稀缺性资源的土地的价格绝不会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