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说:“你的质很有问题,你知道吗?谁都有做错事的时候,都有一闪而过的坏念头,但是,在事实面前还不承认,还要抵赖,而且,还希望通过抵赖蒙混过关,甚至于说服别人,那就是不可原谅的了。谁都不能原谅!你要好好地反思一下自己,想想自己都干了什么?自己这么干对不对?你是一个只想到自己的人,一个认为这个世界是以你为中心的人,你想怎么样,就要怎么样,你从来没想到别人,没为别人着想过。”

    何小紫没想到季子强说出了这样的话,呆呆的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季子强就继续说:“你说,你喜欢我,我感谢你。但是,我已经多次回避你,多次告诉你,我们是不可能的,我根本不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尊重我呢?为什么还要缠着我呢?”

    说完这些,季子强便转身往外走,何小紫说:“你站住。你给我站住!”

    她惊愣了,定定地看着他,看他眼里闪烁的怒光,看他那峻角分明的嘴唇振振有词,看他像一只狮子般暴哨,她的心便痛了,想自己真是把他给激愤了,想他这一走,肯定是不会再原谅她了,更不会再见她了,于是,她扑了上去,从后面抱住他。

    她说:“你别走好不好?你留下陪陪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她几乎哭了起来。

    季子强说:“你放开我,没有用的。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们根本不可能。”

    何小紫有点胆怯的问:“一点挽回的余地也没有吗?”

    “没有。肯定没有!”季子强硬下了心肠,斩钉截铁的说。

    这么说了,季子强就径直走出去了,在没有回头看一眼何小紫了,季子强心中也在想着,自己以后是不是应该在面对女人方面要拿出一点强硬的态度呢?不然遇到想何小紫这样的女孩,想要摆脱实在太难。

    可是季子强又扪心自问,在这样的漂亮女孩面前,自己真的就能狠下心恶言相对吗?

    似乎自己是做不到,叹口气,季子强也不知道以后到底自己该怎么做,看来了,自己天生就是一个怜香惜玉的多情种子。

    第二天季子强刚到市政府,就见到了办公室的主任王稼祥急急忙忙的往楼上走,季子强喊了一声:“王主任,忙什么呢,也不怕撞墙上了。”

    王稼祥停住了脚步,转头看是季子强,就笑着说:“刚接到省上的通知,要全市长和冀书记今天下午赶到省上去呢,所以我过去给全市长汇报一下。”

    季子强心里一紧,作为官场中人,对一些突发的,反常的事情都会加以关注的,他就想要问一下,但又怕自己会让王稼祥为难,所以有点踌躇。

    王稼祥刚要走,一看季子强这脸色,就‘扑哧’的一下笑了,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北江省新来的省委書記王封蕴上任了,要和下面这些书记市长见个面,和你没什么关系。”

    季子强一听这个事情,也就释怀了,笑笑说:“那是和我没关系,对了,全市长他们他们去几天?”

    “好像还有开会,顺带汇报工作,估计得32天?”王稼祥也不很肯定的说。

    季子强点点头,嗯了一声,说:“那你赶快去汇报,不要耽误了。”

    说完季子强就低下头慢慢的走,这心中其实也是有点感慨的,过去听到别人提起北江的省委書記,自己都多少会有点自豪的,虽然自己不会表明自己是省委書記的女婿,但心中还是会有一种说不清的满足和骄傲。

    现在情况就大不相同,听到别人说起省委書記来,自己似乎有点惭愧起来了,假如自己当初再成熟一点,忍耐一点,退让一点,或许乐世祥依然还是省委書記。

    而自己呢,也至少是柳林市的市长,比起现在寄人篱下,战战兢兢的工作,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啊。

    不过在仔细的想想,就算再次发生那样的事情,自己真的可以退让,妥协和装聋作哑吗?似乎也不会?

    摇摇头,季子强感觉到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嫉恶如仇,想要学到韦浚他们那样的事故圆滑,恐怕穷其一生也是难以做到,就说眼前这个花园广场项目?分明知道全市长要在其中做点什么,自己却还是无法装糊涂,自己还是在下意思中要和他周旋一下,这就怪不得有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己看来是没救了。

    少顷,季子强又嘿嘿的笑了,有时候啊,瞌睡来了就有人递枕头,这个新来的省委書記太好了,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我老季正发愁怎么把招标工作拖延一下,给张老板留出时间去收购那几幢商楼呢,你就把全市长给调到了省城,好好,你们在一起慢慢的交流啊,我就不打扰了,呵呵呵。

    季子强又变得心情愉快起来了。

    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打开了电脑,先是看了看北江的新闻,上面已经出来了新省委書記上任的新闻了,季子强就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个叫王封蕴的省委書記过去是南方一份发达省份的省委副书记,人也不算太老,比起乐世祥还要年轻3岁,长得也倒是一派的官像,浓眉大眼,厚唇脸方,一派威严之势。

    季子强在看了看他的其他一些资料,心中也是有点惊讶,这个省委書記肯定是来头不小的,从履历上可以看出,他晋升的步子很快,从一个厂矿的技术员,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就跃升到了一个大省书记的位置,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种人,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能力超强,和自己一样季子强自己就笑了笑,自己有点脸厚啊,怎么把自己也算成能力超强的人了。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新书记在上面的政治背景很深厚,只有如此,他才能这样快捷的成为了一方诸侯。

    季子强当然是宁愿相信后者了。

    不过季子强继续的,深入的研究了一会之后,又有点怀疑起自己刚才的判断了,因为他看到了好几篇新书记在过去写过的一些章和理论分析。

    这些东西都是很有水平的,季子强在整个上午都认真的拜读了一遍,不错,立论高远,剖解透彻,对经济和高层建筑的看法很有力度,让季子强有点对他刮目相看了。

    季子强就在办公室看着东西,想着心事,这样就是一个上午的时间打发了,期间全市长也来过了一个电话,叮嘱季子强最近抓紧一点,争褥把招投标的准备工作完成好,自己一回来就要招标,希望能早点开工。

    季子强就唯唯诺诺的答应着,可能是全市长需要准备和安排的事情太多,他也顾不得和季子强详细的谈,轻轻松松的就让季子强给打发了。

    下午季子强就到自己分管的几个局转了转,特别是城建局这一块,最近有很多人反应他们的问题,季子强对城建局还不是很熟悉,也没有过多的表态,他还要看一看。

    这些单位都在市区里,季子强没用多长的时间就转完回到了自己办公室了,他正在想今天晚上没有什么应酬,自己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王稼祥却走进了办公室,一屁股就坐了下来,说:“季市长,晚上没事情?”。

    季子强就反问他:“你今天不忙?”

    “忙什么?大老板都上省城了,好多单位的人现在都早跑了,我也没事情了,晚上到我老爷子那里坐坐,好久我也没回去了。”

    季子强就不能推辞了,这王稼祥的老爷子在新屏市也是很有一定影响力度的,除了一手高超的医术,和冀良青的关系也是很不错,季子强几次在王稼祥的面前都客气的说过,抽时间去拜会一下王老爷子的,但因为每天这穷事情多,就一直耽误到现在,这时候王稼祥一说,季子强当然就要答应:“好啊,好啊,我也真想见见你家老爷子,对了,你老爷子抽烟吗?”

    季子强担心搞医的人都很注重健康问题,所以有此一问。

    王稼祥笑着说:“我那老爸啊,什么都不忌,烟酒都来,怎么,你不会是想送礼?要这样的话,你干脆送给我好了,我代表老爷子对你表示真诚的感谢。”

    季子强哈哈的笑着,说:“你做梦娶媳妇,尽想好事。我还想让你给我送礼呢。”

    说着话,季子强就到柜子里翻腾了一会,找了几条中华,几瓶好酒,装了起来,说:“不管怎么样,第一次见你家老爷子,我还是要表示一下的。”

    王稼祥也没有在说什么,拿起了手机,给家里老爷子去了个电话,说晚上有贵客登门,让老爷子准备几个小菜。

    他老爷子就说:“你小子是不是想吃好的了,假借别人的名头。”

    王稼祥说:“我一天吃的都不想吃了,还到你那混。”

    这倒也是真话,王稼祥一个办公室主任,管的就是吃喝拉撒睡的事情,只要想吃,顿顿都有。

    放下电话后,季子强说:“你多久没回去了。”

    “有一个多星期了,现在我住的那个地方大门关的早,白天这闲事情又多,没时间过去。”

    季子强也知道王稼祥每天实际上也忙,就说:“老爷子也没有找个伴的想法?”

    王稼祥摇摇头说:“我家老爷子自己过的潇洒呢,请了个保姆,每天除了看看病,就是研究他那一堆古董,都快走火入魔了。”

    季子强笑笑说:“这也不错,老人有个爱好不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