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张老板的两个副总本是要坐下了,一听这话,就笑起来了,说:“好主意,好主意。()季市长,你帮何警官喝。靓女要帮忙的事,不能拒绝的。”

    还有一个副总也说:“英雄救美!英雄救美!”

    季子强说:“我这算什么?这不是自己坑自己吗?”

    一个副总把何小紫的酒杯递给季子强,何小紫以为季子强不会接那杯,不会喝她抿过的酒,哪知,季子强却毫不犹豫地接过那杯酒,喝得一干二净。何小紫笑了,她的心情突然好了些许,说:“我来倒酒,我来倒酒。”

    拿过服务员手里的酒瓶,把酒杯都倒满了。她说:“季市长,你再帮我回敬他们一杯!”

    季子强说:“这不行。这酒不能都让我喝了。今天,你是主角。我只是陪客,不能喧宾夺主。”

    何小紫说:“是没让你喧宾夺主,只是要你帮我喝。”

    她走到季子强身边,举起那杯儿,说:“要不我和他们碰杯,然后倒进你嘴里。”

    季子强知道何小紫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忙接过她的酒杯,说:“我喝,我自己喝,再喝这杯就不喝了。”

    何小紫说:“不行,说我还没敬你呢!”

    “你不会是敬了我,让我一个人喝两杯?”季子强想这何小紫还真有点得寸进尺。

    他也懒得和她磨牙了,不就是两杯酒吗,离自己的量还早得很,于是便端起酒杯,把酒都喝了。何小紫见季子强一口气喝了两杯,大喊了一声:“好,我们为季市长这种豪情鼓个掌好不好i脆我给季市长一个拥抱好不好?“

    在场的人便都愣了一下,接着就一起叫好。

    季子强忙说:“不用了,不用了。”

    那副总也喝了酒,也有些兴奋,接了话说:“那就拥抱一个!”

    张老板饶有兴致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心里想,他遇到这么个女孩子,也真够他呛的。说不定,哪一天,真就在大众诚做出什么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事儿。

    其实,何小紫也没想真要拥抱,只是吓吓季子强,看到季子强惊慌失措的样子,她就“咯咯”地笑起来,示威般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回到自己的坐位,季子强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餐饭,季子强虽然成了主角,喝了不少酒,但对于他的酒量来说,却算不了什么。

    散席时,副总要送何小紫回去。

    何小紫却说:“我不回单位了,我就坐季市长的车。我坐他的车顺路。”

    季子强心中有点不愿意,说:“你还是不要坐我的车,我喝了那么多酒,你就不担心?还是让他送你?”

    张老板明白季子强的意思,说:“好,我送送何警官!”

    何小紫却坐着不动了,说:“我谁的车都不坐,就坐季市长的车。如果,你不想送我,我就走路回去。”

    季子强不得不妥协了,说:“好了,好了。那就由我送你,”

    季子强问司机要过了车钥匙,他是担心路上何小紫说出什么出格的话来了,让司机听着不好。

    上车后,何小紫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是不是不想送我?”

    季子强装没听见,不答她。

    何小紫又问:“你是不是很怕单独和我在一起?”

    季子强不能不说话了。他说:“我为什么怕呢?”

    “那就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不会?应该不会的。”

    何小紫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害怕我,害怕我对你有什么不轨?我还没听说男人会怕和女孩子在一起的,只有女孩子才怕和男人在一起,才怕男人会对女孩子不轨。”她想,自己就是要缠着他,他越是不理睬自己,自己就越是要缠着他。

    但是何小紫又想,如果他占自己的便宜,再把自己甩了,自己又能怎样呢?自己根本就不能奈何他什么。

    然而,他季子强却无视自己,既让自己自尊受到了伤受,又让自己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可爱。

    所以,何小紫无论如何是舍不得让自己放手的。

    何小紫又说:“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季子强客气的笑了笑,说:“很对不起,今晚,我没时间,我要回办公室处理一下。”

    哪知,何小紫却说:“你知道,你很忙,我就去你办公室等你,等你忙完了,再跟你谈。”

    季子强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招,有点不知怎么应付了,说:“这怎么可以呢?这怎么可以呢?”

    何小紫说:“为什么不可以,我到你办公室,绝不打扰你,你怎么忙,还怎么忙。你当我透明的就行了。”

    季子强真有点哭笑不得。他说:“有这么办公事的吗?带个女孩子回办公室,又是晚上,人家看见了影响很不好。”

    季子强当然不会带她回办公室,在一个十字路口拐了方向,他是知道何小紫住在什么地方的,上次就送过一次的。

    何小紫也看出了季子强的目的,说:“我不回去,现在还早,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季子强就什么话都不说,依然向着那个方向开去了,他在反省自己,应该直接回绝她的,如果还那么躲躲闪闪,或许,以后她还会提出很多问题来。车很快就到何小紫住的那个住宅小区了,这是早些年建筑的,建筑商为了多建几幢楼,多赚些钱,每幢楼的间隔都显得窄小,因此,车开进小区时,保安就示意季子强把车停在停车场。

    停住了车,季子强就示意何小紫可以下去了。

    何小紫就狡默的一笑,打开了车门,刚一沾地,却哎呀一声,说脚扭了。

    季子强忙下车,扶住她说:“怎么样,严重吗?”

    何小紫站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季子强只好说:“我还是送你去医院。”

    何小紫说:“不就是扭了脚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很严重,你把我送进家里?我一个人住,放心,我不会非礼你的?”

    季子强真的有点犹豫了,但面对一个女孩,特别是漂亮女孩的时候,季子强总是无法让自己变得太生硬,太绝情。

    他只好搀扶着何小紫,往楼上走去。

    何小紫看到季子强这个也很耐心的样子,心里不由一热,这时候,何小紫贴着他的脸,闻着他身上散发着的特殊的气息,感受着他身上的温热,她心里真希望这路就一直这么走下去。

    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她一点不知道这几十年来,季子强所走过的路,他所遇到的风风雨雨。自己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嗜好什么,他不喜欢什么,不嗜好什么,她想,她要想和他保持着一种关系,她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满意,才能不让他讨厌自己?

    同时的,何小紫又觉得自己熟悉他,觉得他是一个与别的男人不一样的男人,他有着别人没有的荣耀,但是从不自大,从不居高临下。他总是那么随和,那么不急不躁,他还忠诚于爱情,只是喜欢自己的妻子,他排除其他干扰一心一意地喜欢妻子。

    她想,她不能放弃这个男人,她要想办法和他有一段浪漫的故事。

    这时候,季子强心里却在发慌,这么一个年青漂亮的女孩子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不可能不发慌,先是她的脸贴着他的脸,她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那呼吸有一丝幽幽的香,有一丝淡淡的甜。接着,就是他的胳膊紧紧地贴着她的胸,那高挺的胸,看在眼里,就让人有一种蠢蠢欲动,再这么贴着感受那柔軟,感受她那温热,再冷性的男人也会心动。

    季子强心中也很清楚,何小紫是故意这么做的,她有意让她的胸膛在自己的胳膊上来回的蹭着,虽然,她没有像孰女表现的那么狂烈,却是有意识让他感受她身上流溢的青春活力。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季子强问:“你家在那幢楼?”

    何小紫笑了,说:“就要到了。”

    季子强把何小紫送到家门口时,不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何小紫拿出锁匙开门。

    开门后,何小紫却把自己扭伤了脚的事忘了,连走了几步,季子强很奇怪,就想到了奥运会上刘翔受伤后照片把腿包错了的事情,季子强问:“你的脚没事了?”

    何小紫心一慌,身子就歪了,忙“唉呀呀”叫起来。

    她说:“快来扶我,你快来扶我,你扶我到沙发上。”

    季子强却没扶她。问:“你的脚真的扭伤了?”

    何小紫说:“你以为我骗你?”

    季子强摇着头说:“有没骗我你清楚。”

    何小紫说:“那你走?我知道你是找借口想离开。你要走就走,不要找这样的借口。”她提起右脚一蹦一蹦地蹦到沙发前坐下来,然后,脱了右脚的鞋,很痛苦地样子揉着。

    季子强想,自己是时候把话说清楚了,要让何小紫以后都不要再找他麻烦,自己不能再怕得罪她了,再怕伤她的自尊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