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名义上是我们两家合并,私底下是各算各的。”

    季子强奥了一声:“那以后不会有什么麻烦?”

    “这没什么麻烦,等事情一了,他自己再重新注册一个公司就和我们脱钩了。”

    季子强摇下头,这中国人就是神,什么对策都能想出来。

    张老板又说:“现在的问题就是请季市长在广场项目上拖一点时间,等我这面办好了在启动招标,那时候就好办了。”

    “嗯,这个没问题,我就给他们干打雷,不下雨,现在啊,我还有一个担心的,怕全市长最后来个孤注一掷,不从你这里买房子。”

    “除了这房子,新屏市哪里还有这么多现房?”

    季子强摇摇头说:“情况倒是这样,但万一他和你憋上来劲,也不太好。”

    张老板就笑了,说:“这一点季市长也不用太担心的,我昨天和那个刘老板吃饭的时候,还收到了一个意外的信息。”

    季子强看张老板脸上有一种神秘的模样,就问:“有用吗?”

    “有啊,在关键的时候肯定有用。”

    “是什么信息,我可以知道吗?”

    “季市长,我对你没有什么秘密可隐瞒的,我了解你这个人,也很敬仰你这个人。”

    季子强笑笑,没有说什么话,其实在他心中,他也很看好这个张老板的,这个人的身上没有商场常见的那中油滑和贪婪。

    张老板就看了看季子强,很谨慎的说:“那个刘老板说他在年初给全市长送了一笔不小的好处。”

    季子强一下有点紧张了,看着张老板说:“这话说到这里就算到头了,以后不要再说了,特别是这样无凭无据的话,说了没意义。”

    话是如此说,但季子强的心中也逐渐的明白了一些东西,为什么全市长急着上这个项目,为什么在项目规模的选定上都是按照那个刘老板剩余的房子的多少在规划,为什么一定要把拆迁户的购置新房定点在刘老板那里,现在看来,这个全市长并不是大家想的那么胸无城府,他其实很精明,每一步套的也很好。

    结合着最近的这些事情来看,他用简简单单的一招筛选,就破掉了自己精心设计的想法,再用一招隔山打牛的恐吓,就让自己不敢纠缠在第一轮的筛厌果上,这的确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啊。

    张老板也很郑重其事的说:“季市长你放心,这话谁都不知道,我连我公司的主要骨干都没说过。”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他们谈的差不多的时候,何小紫就敲门走了进来,张老板见何小紫和季子强很随便,

    他就心想,难道季子强和何小紫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关系?

    应该不会,或许只是何小紫自己的事。

    对了,上次自己在这办公室还看到了凤梦涵对季子强那样亲昵的样子,会不会这本来就是季子强的另一个面呢?他是男人,是男人就会喜欢美女,哈哈,也难怪啊,季子强这样英俊潇洒的,女孩谁见了不爱呢?这个招蜂引蝶的家伙。

    张老板又想,他这艷遇是福是祸?这个不贪钱财的市长,说不定哪一天栽倒在女人身上!

    何小紫说其他的几个同事都让张老板保卫科的人安排喝酒去了,她不去,她要陪着季子强。

    张老板也笑着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你从来都没有在我这里吃过一次饭,今天我们就破个例,人家还有何警官在呢,就算我请她,你做个陪怎么样?”

    季子强还没说话,何小紫倒是老实不客气的说:“那谢谢张总了,我就吃一回大户。”

    张老板哈哈的笑着,说没问题,没问题。

    季子强过去是对这张老板不熟悉,现在两人已经多次接触,成了朋友了,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也点头同意了。

    去酒店吃饭时,张老板要季子强坐他的车,季子强也正有话要跟他说,就交代自己的司机先走,上了车,关上车门,张老板说:“那个何警官是不是在追你?”

    季子强说:“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小女孩总会有一些不着边际的想法,那只是一时冲动。”

    张老板就说:“你和她接触也不多?你一个市长,应该不会和一个普通警察有太多接触?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也不会和一个小二十岁的女孩子有太多接触?”

    季子强就调侃的说:“有一点,可能女孩子现在都喜欢我这种够成熟,又有一点社会地位的人。不过,我是不会再去想这这种事了,没时间也没精力去想了。你也知道,我现在过的很好,也很满足。”

    张老板笑着说:“这种事,有哪个男人会满足的?何况,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季子强说:“又漂亮又年青又水灵的女孩子满街都是。”

    张老板说:“问题是送上门了,你就一点不动心?”

    “即使动心,也不能没有分寸的。”

    “你能把握自己?”

    “不能把握也得把握!”

    张老板笑了,说:“你也有点心虚。自己也怀疑自己,哪天把握自己了,说不定就放任自己了。”

    季子强说:“我对自己的自控力还是颇有信心的。”

    季子强并不认为自己没有经受过誘惑,没有抵御这种誘惑的能力。想那时候,自己很寂寞没有女人很想女人的时候,不是还能抵御各种誘惑吗?方菲对他的誘惑还不大吗?他不是都走过来了,凤梦涵呢,自己也不是在抵御着吗?虽然,有时候表现得还不坚定,但最终还能够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地走过来了吗?难道还有比这更誘惑的吗?还有能摧毁他自控力的誘惑吗?应该是没有的了!

    张老板说:“我倒是很担心你的自控力。每个人都说自己很有自控力,嘴上说得好听,但是,没几个男人抗拒得了。还有那个什么凤梦涵,也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季子强忙解释说:“你不要见风就是雨,把我想得那么抢手,那么多乱七八糟,把女人想得除了我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一个个都在挖空心思地要誘惑我,和他们我真的很正常的。”

    张老板也很感慨的说:“喜欢我的女人也不少,虽然,我没你的那么帅气,也没有你这么年青,但是,不能说没有誘惑。她们为什么喜欢我呢?真的就喜欢我这个人吗?如果,我是一个没身份没地位,手里一分钱也没有的人,她们会喜欢我吗?我很清楚这一点。我想,你也很清楚这一点。但是,你能不能一直都保持这种清醒呢?”

    这样的话已经超越了张老板的和季子强现在的关系了,但张老板还是想说一下,他看好季子强,也欣赏季子强,他从内心里是不希望季子强有一天在这上面出问题的。

    见季子强没有说话,张老板就又说:“最让人担心的就是这个。一旦不能保持这种清醒,陷进去了,想要退出来,就不会那么容易了。本来,她们就是冲着你的身份地位来的,她们必定要想得到什么?她什么也得不到,会让你退出来吗?于是,你就要为自己的不清醒付出代价。”

    季子强问:“你有什么好方法来抵御这种誘惑呢?”

    张老板也有点无奈的笑笑说:“能有什么好办法啊,只能硬抗了。”

    季子强就笑了起来,是啊,自己现在好像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两人就撇过这个话题,有说了一会广场项目的问题。

    一会,季子强的手机响了。

    是何小紫的电话,她问:“你们在哪里?怎么这么久还没到?”

    季子强回答说:“我和张总谈工作呢,快到了。”

    很快的,他们都到了酒店,季子强和张老板进去的时候,包间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了,有两个是张老板的副总,本是说好不喝酒的,但是,那位副总经理却要了酒。

    他说他想和季子强喝几杯,很少有机会和季市长一起吃饭的。季市长给予他们企业这么多支持,借这个机会,他得敬他几杯。

    季子强有点为难的说:“我和你们张总说好了,今天不喝酒了。”

    张老板笑着说:“我和你不喝,并不等于他不跟你喝,这是两回事!”

    这个副总受到了鼓励,就站起来,端着酒杯等着,季子强就不好驳他的面子了,嘴里说着:“我让你们张总给算计了,他不喝,我却要喝了。”

    张总哈哈的笑着说:“季市长啊,难得能请你出来坐坐,今天也不要你多喝,只要你喝几杯意思意思。”

    这两副总和季子强喝了,又和何小紫喝,何小紫只是象征似地抿了抿。

    副总说:“这不行,怎么也得喝了这一杯?”

    何小紫说:“我不能喝的。”

    季子强小声对张总说:“你就别让她喝了。”

    张总似乎有些明白季子强话里的意思了,笑了笑,帮着说了两句。

    何小紫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却是知道他们在说自己,她说:“要不,你帮我把这酒喝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