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这样狭义的想法,已经偏失了正常的理智,她没有认真的想想,自己其实一直也没打算和季子强有什么最终的结果,本来两人就是露珠和青草的关系,只需一点阳光照射,定然会消失分离。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她更不可能知道季子强为什么会疏远她,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她的贪婪和市侩和季子强的道德底线,和季子强的世界观是绝不相同的,这就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在继续的延续下去,但能怪她吗不能,从另一个层面来说,方菲也不是完全的错误,在这个问题上,季子强也是有些失误的,如果他在最早的时候能够克制住自己的和寂寞,也就不会发生今天让方菲误解的局面了。

    更为重要的是,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脱离了平均美貌指数的女人,她在很多时候思考问题会有她的片面性和以自我为中心,就如有人说的那样:女人的胸和大脑绝对不会成正比。

    对这个话我是有所保留的基本赞同。

    不过呢,看我书的女人就不在这个范畴之内了,可以想下,我这么深奥难懂的书她们都能看进来,充分说明,她们是有知识,有智商的,而且一定可以保证,看我书的女士未必都全是太平公主,嘿嘿嘿嘿

    方菲怎么想,季子强是一点也不知道,晨光照亮的办公桌上,荧光台灯还在不惹人注意地幽幽亮着,季子强就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了,门窗敞开着,地已经洒水扫过,秘书还没来,上班时间还没到,这都是他自己打扫的。

    过了一会,看见小张进来,季子强抬起头,俊朗清癯的脸上露出笑容,他对小张说:“还没到上班时间,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小张看看整洁的办公室,有点愧疚的说:“季县长,你怎么又自己打扫房间,以后你不要管这些琐碎的事情。”

    季子强就呵呵呵的笑着,戏谑的说:“是不是我抢你地盘了,呵呵,没关系的,我今天起得早一点,就当是锻炼身体,你以后也不要来太早,年轻人瞌睡多,多睡会。”

    小张对季子强这种平易近人的亲切很是感动,他忙看看季子强的茶杯,给他从烧水器中添加了开水,又把自己带来的几件帮季子强清洗的衬衣拿到里间,挂进了衣柜。

    季子强喝了一口茶,又埋头修改起一篇稿子了。

    下午县政府有一个县长碰头会,季子强刚坐下一会,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子强一看,是柳林市里自己中学的一个哥们来的电话,这哥们叫赵远大,算的上季子强一个把小,两人在上学的时候,没少一起干坏事。

    现在这赵远大开了家电脑公司,俨然成了一个小老板,每天开个2手面包车,穿个仿制名牌服,提个山寨电脑,到处招摇,还喜欢别人叫他老总,就那3,4个员工的公司,又肿的到那去。

    这还罢了,他还有三个爱好:美酒,佳人,打牌。

    朋友们在总结后朋友们送他了三句话“见了酒不想走,见了美女腿发抖,挖起坑来敢下手。”因为他打挖坑那是手艺相当的臭,胆子相当的大,有牌没牌都敢叫。话筒里就传来他那沙哑的声音:“兄弟,怎么好久没回市里了,我还想找你报仇呢。”“奥,好,我回去了给你个机会。”季子强小声的说了一句。

    赵远大有说了几句,听到季子强支支捂捂的语气,声音也很小,他就问:“是不是和你们老板在一起,怎么说个话都不畅快。”季子强小声回答:“开会呢,回头给你打过去。”就见哈县长转过头来看了季子强一眼,季子强也不等那面在说什么,赶忙就把电话挂断了

    会议也没什么大事情,就是例行的一个会议,大家都说说最近的工作情况,有什么困难,有那些想法,务虚的成分居多。

    季子强也是讲了几句,对城建和下一步农村工作都谈了谈感想,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回到办公室,季子强就给赵远大去了电话,赵远大在电话里说:“兄弟,我在你们洋河县呢,想找你帮个忙,你现在是领导了,兄弟要和你沾个光。”

    季子强一听人家原来在洋河,那是不能不好好招呼一下了,就忙说:“在洋河县啊,早不说,那晚上就不要走了,我下班了请你坐坐,好久没见了,一起聊聊。”

    赵远大就说:“吃饭就免了吧,我是想找你帮个忙。”

    季子强很干脆的说:“什么事情,我们还这样客气,你说吧。”

    那面赵远大就说了:“我今天一早就来的,市教育局给你们洋河中学了一笔款子,让他们建两个电脑班,要买一百台电脑,我谈了几个小时,感觉情况不妙啊,想让你给帮忙撮合下。怎么样领导。”季子强有点犹豫,就说:“你那电脑怎么样,不是水货吧”

    赵远大赌咒发誓说:“我不能害你,肯定正宗货,要是质量有问题,你拧下我脑袋当球踢,只是现在市场竞争激烈,这次来了好几家,其实用谁的都市一用,价钱质量都差不多。”

    季子强也不好太推,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过去从小一起玩大的同学,断然拒绝肯定是不大好,做人不是这样做的,在说这也不是很违背原则的事情,他决定拼上自己的老脸去试下,虽然自己没有分管教育,但校长多少应该要给自己的面子吧。

    季子强就让赵远大先找个地方住下,等自己的消息,自己给他联系。

    那面赵远大就连声的道谢着,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季子强看看离下班还有点时间,就查了一下电话,约那校长一起吃饭,校长就是上次给方菲送钱的那个李副校长。

    这李校长听他邀请,有点诧异,自以为两人关系还没到人家请吃饭的地步,肯定有事,他虽然没分管自己,但是个常委副县长,这分量就不一样,李校长也就不去推辞,打定主意,只要是自己职权内的事,能办就给办了。

    季子强就又给刑警队王队长去了个电话,让他下午一起陪酒,这王队长自从上次帮了季子强,也感觉是靠上了一棵大树,经常不时的请一请季子强,这次季子强也算是回请他一次。下班以后,王队长和李校长都屁颠屁颠的到了约好的酒店。

    当领导啊,喝酒很重要,特别是在基层,酒就是媒体,酒就是桥梁,所以我在这郑重的告诉你们,以后想走仕途的年轻人,目前最重要的是赶快学习喝酒,练酒量,喝醉了不怕,只要不打人,不砸家里值钱的东西就行,要是没钱买酒就偷喝你老爸的酒,不要偷半瓶的,那样容易被发现,要偷就偷整瓶的,不然你娃以后实在不好混。

    季子强有意晚到了一会,进去一看,这王队长和李校长也很熟悉,两人正在东拉西扯的聊着什么,见了季子强,都连忙站起来,请他做在了上首。

    小姐就来到包间,给他们点上酒菜,季子强也没点太多菜,就也只是要了一瓶茅台。

    他们几个都市好量,那一瓶子酒很快干掉,三人是又说又笑,各怀鬼胎,李校长看看一瓶酒喝完了,但一直也没见季子强说正事,这样心里就坎坷不安。

    他想,不可能就这样请我来吃饭喝酒吧到底是有什么事,到现在还不说,是不是事情很大,他不好张这个口。

    季子强却是不断的劝酒劝菜,说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似乎真是就想来练练感情,抒发下人生的感慨,一点都不提关键的话,把个李校长急的,问又不好问,吃也吃不下,王队长是来真吃的人,该谝就谝,该吃就吃,酒来不推,肉来不挡,也是,季县长的酒,喝一顿实在是难得。就这样推杯换盏,你来我往,海阔天空了几个小时,算是吃饱喝足了,准备走人,李校长客套的说:“今天这顿我来请,难得聊的这样投机。”

    季子强就眼睛一瞪说:“今天谁都不要和我抢,你们谁掏钱我和他急。”王队长吐了吐舌头,没敢站起来掏钱了。

    季子强买完了单,就站起来说:“难得今天闲一点,喝的高兴,聊得也高兴,改天有时间我们在聚。”

    说完他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这李校长就彻底的晕了,他实在搞不清季县长今天是什么意思。

    几个人走到了大门口,季子强看看手表,时间还早,季子强就说:“大家都没事,就去喝点茶,打个小牌怎么样。”

    见季子强要打牌,王队长和李校长都说行,也由不得他们不同意,人家职位比他们高,今天又请他们海吃了一顿,你好意思说我不想打,我想回家消化一下吗

    三人来到一家茶楼,这个地方季子强来过,感觉环境优雅,服务热情,挺好的,季子强坐下以后,像是突然的想起了什么说:“哎呀,这三个人也不好玩牌,人少一个,干脆我给你们叫个哥们过来,让他支个腿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