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庄副市长拿着电话,一惊一乍的问:“是省上哪个厅长来了,奥,公安厅啊,嗯,好好,你们先接待,我马上赶到。”

    话没说完,庄副市长就站了起来,对鲁老板说:“你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表妹小芬谈,我是不能坐了,那面一个厅长已经到政府了,我得去看看。”

    鲁老板也不敢挽留了,人家要去见厅长啊,自己留也是白搭。

    小芬心中暗暗的笑着,这庄老头怎么也会演戏,演的还跟真的一样。

    两人就站起来送走了庄副市长,回来在坐下,小芬也就慢慢的放开了,该喝就喝,该吃就吃,两人就把广场项目的很多条件谈好了。

    鲁老板用当地的语言转化成蹩脚的普通话,咳哧咳哧的说起了笑话,不过看他这费劲而卖力讨好自己的样子,小芬不由得笑出声来,这和自己历来每次对各色人等虚与委蛇的接待不同,鲁老板此时真是对小芬充满了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感激,他端起杯来说:“小芬啊,说实话,平时我也很不喝酒的,但是今天这种诚,我必须喝真酒,而且是高度的酒,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我你无边感谢的真情,也只有一醉,才能体现我的高兴的程度。”

    小芬也端起了酒杯,说:“我酒量不好,你照顾一下啊。”

    “你随意喝,我不敢强求了,来来,你坐在原地不要起来,让我过来敬你一杯。”

    豪华宴席的桌子很大,席面上又只有他们两个人,显得空荡荡的,听得鲁老板如此说,小芬也不说什么,看他扭着身子费力地绕过宽阔的桌面,来碰了自己的杯子。

    鲁老板拿出少有的豪爽,立时干了。

    生活上的各种环节和层面,特别是当代,身为女人,真真幸福得很,女人总是占着很多优越的地位和条件的,小芬却只消拿了水杯,略微碰了一碰,在嘴里呡上一点,就算过了。

    两边初次见面,又是异性,一时都非常客气,但到鲁老板喝的多了,此时到了酒意朦胧的光景,语言也就顺畅和放肆起来,他又再次端了酒杯,说:“小芬啊,来,我再敬您一杯,再次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今后在新屏市,我们就是朋友了,希望大家真诚相待,就象大姑娘穿开档裤一样——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小芬早就不是什么羞涩矜持之人了,也很豪爽地回敬着鲁老板说:“现在的社会讲男女平等,实际一样,大男人穿开档裤,也同样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

    鲁老板闻言一楞,随即哈哈大笑,直说小芬是女中豪杰,真是风趣。

    看看时间差不多,小芬便对鲁老板说:“我同样愿意和豪爽的人做事,这样,感谢今天鲁老板为的招待,我现在已经酒足饭饱了,这样,事情就定了,我让我表哥一定帮你把项目拿下,今天就到此了,如何?”

    鲁老板一时更是夸赞小芬办事干净利落,接着又一次发出邀请,说大家到哪里唱唱歌,放松放松如何?

    小芬现在的眼界也高了,似乎做了庄副市长的情婦,自己也有了一种高贵之气,哪里能够看上鲁老板这样的土财主,一身委琐之气,而且又是一个大老粗的男人,随时都透着可以看见的粗俗,一起吃饭,原也只是自己计划中的一个步骤,现在已经完成了这个步骤,怎么会想同他一起放松?

    小芬嘴里就客气说:”不用了,不用了今天就此别过了,等帮你把标招上了在好好坐坐。”

    鲁老板心中还是有点遗憾的,这样的美女,要是也来给自己搞一下吹~箫的音乐活动,那该多好啊,想是这样想的,不过这关系到自己手上的大项目,所以鲁老板也不敢太过造次,于是两下作别。

    这小芬就算计着明天又该找那家继续今天这套路了。

    这一盘的肉啊,谁都想来叼上一口,连本来不该吃肉的小芬都来了,想一想也很是搞笑。

    且不说这个小芬第二天又开始找那几家入围的公司去谈条件,说说季子强,既然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拖延的计划,他也就不再为广场项目心情沮丧了,不错,所谓的博弈就是如此,你有你的招数,我有我的棋路,走着瞧。

    上午季子强到几个老旧的工厂去转了一转,他对新屏市的工业这一块,说真的,理解的并不太透彻,虽然说是让他分管工业,但新屏市的工业良莠不齐,有的还是5060年代的老工业了,那时候很多军工大厂子,都放在了三线地区,当时为了防止前苏联的核武器,现在这些厂子真的就是问题太多了,不管是人员的老龄化,还是产的更新换代都成了问题,但你要想动一动他们,又有一种老虎吃天,无处下口的感觉,看一看那上万的员工,算一算那欠下的工资,连季子强也暗自吸了一口凉气。

    所以今天的考察也只能是走马观花的随便看看,最后连人家一个兵器厂想请他吃饭,季子强都不敢留下了,怕吃吃的饭,人家给自己提出几个什么亟待解决的问题,自己怎么回答,要钱没有,要权自己很多事情也做不了主啊,所以最后说了一堆很有原则的话,快速的撤退了。

    中午季子强回去休息了一下,天气也越来越热了,上午跑了一身的汗,就冲洗了一会,刚出卫生间,那个竹林宾馆的老总又进来了,抱着一个小西瓜,一定要亲自给季子强切开,季子强知道这人难缠的很,劝不住的,就随便他了。

    西瓜切好了,这老总就开始哒哒哒的打开了话匣子,烦的季子强实在没有办法了,说:“龙总,我准备睡会午觉了,你先回。”

    这才打发了这个话比屎多的总经理。

    季子强一般不怎么睡午觉的,但上班还有好一会呢,他也就睡了一觉。

    搞笑的很,他睡个午觉竟然也能做梦,他季子强能做什么好梦呢,不过是一阵欧洲片的翻版而已,他还梦到了江可蕊,朦朦胧胧之中,好像又梦到了安子若,最后还稀奇古怪的出来了一个叫苍井空的女人,季子强也是很有爱国情结的一个人,当然是不会放过日寇了,在梦中他把自己梦的强大的很,自己手提棒槌,前后征战,棒槌翻飞,哀嚎一片。

    且,看他这梦我都想笑,他真以为他是程冠希啊。

    这一觉醒来之后,澡算是白洗了,但还是有点效果的,那个叫什么苍井空的人反正醒来之后是没见到了,估计让打死了。

    再冲一个澡之后,季子强就早早的到了政府,夏天的树叶茂盛的很,夏天的风是静静的,静静的,几乎没有声音。

    政府大院里不管是树叶,还是水池,都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季子强也有点懒散的感觉了,上了办公室,为了提提精神,他拿出了上次张老板送的好茶,打开了功夫茶具,一个人乐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下午上班以后,张总那面来了一个电话,说请季子强过去谈谈,季子强想,一定是他收购楼盘的事情,季子强也想知道个结果,就答应了,说自己忙过这一阵子,晚一点过去。

    等忙完了手上的事情,季子强就带上车过去了。

    张总在公司的门口等着季子强,他现在对季子强越来越佩服了,两人通过几次事情,也建立了一种相互的信任和彼此的欣赏,大有猩猩爱猩猩,猴子爱猴子的感觉,当然了,这吃纯粹的一种对性格的欣赏,和传统意义上的搞基是两个概念。

    两人见面客气几句,一起上了楼,往张总的办公室走去,刚上楼,季子强就看到了公安局的警花何小紫,季子强就一阵的头大,怎么现在自己走到那里都能遇上她呢?

    何小紫见了季子强,嘿嘿的一笑,说:“你怎么来了。”

    季子强就支支吾吾了几句,何小紫主动伸出手来给他握手,季子强握着她的手笑了笑。

    何小紫问:“笑什么?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给你更热情的。”

    季子强知道她说的更热情的是什么,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握手就够热情了”。

    张老板在一旁说:“你们似乎很熟吗?”

    季子强苦笑着说:“怎么会不熟呢?”

    何小紫一点不顾忌地说:“我们熟得他都要避开我,不敢见我了。”

    张老板虽然好奇,但知道有些事不是什么诚都能问的,便没说什么。两人就进了办公室,季子强问张老板:“怎么何小紫他们和你们公司也有来往。”

    张老板说:“我们刚上了一套监控系统,所以请他们来验收的。”

    季子强点下头,也就不问这件事情了,转个话题说:“对了,你那事情谈的怎么样?”

    张老板点头一笑说:“很顺利,我的人今天已经过去了办理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办妥。”

    “这么快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