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心中大喜,只要有人继续的提出了质疑,自己就能想办法推翻上次的结果,让几家条件好的公司重新入围,这样虽然是会让全市长心里不舒服,不过在自己假借了群众的名义下,量他全市长也不至于就和自己翻脸。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以示鼓励,这个工程师也真是个实在人,就得得得的说了一排子,让会议的方向朝着季子强期望的那个角度慢慢移动。

    季子强在心中现在最希望的是再有几个人提出异议,这样自己就可以发挥一下自己的主导优势,对上次的筛选来个否定了。

    在这个工程师说完后,季子强的眼光又圈定了一个他感觉应该不是全市长嫡系的人身上,准备让他在说说。

    这个人看到了季子强的眼光,他也听出了季子强的想法,每一个能在政府混迹的人,其他本领或许一般,但听声辩音,猜测上意的水平绝对都是够格的,他就嘴动了动,准备说话了。

    金副秘长眉头一皱,照这样发展下去,只怕季子强真的就会否定了第一轮的筛厌果了,昨晚上自己给魏秘和鲁老板的计划就要落空了,那落空的可就是自己一套几十万元的三室二厅啊。

    他没有等那个人说话,自己先说了,他要扭转季子强的会议路线:“嗯,刚才李工的话啊,我是有点不同意见的,花园广场项目是我市的一个标志性项目,我们要认认真真的对待,不说是百年大计吧,至少也应该管上几十年吧,所以质量不能马虎,怎么来衡量质量呢?那就是要把好评估和筛选的关,要公开公正的对待每一次筛选,你说是不是啊,李工?”

    这个设计院的工程师没想到金副秘长说出了这样一堆话来,他暗自吃惊不小,但也不敢在行反驳,只好不断的点头。

    金副秘长吓住了这工程师之后,微微一笑,又说:“上次的筛选是大家一起研究,评定的,我想大家都还是认真负责的,所以季市长让我们总结啊,我看,这总体来讲,是好的,季市长你说对吗?”

    季子强就有点无语了,金副秘长本来就是一个务虚的高手,他每句话都扣住大道理,甚至还把全体的招标组人员都扯了进来,这让季子强怎么说,说上次的不对,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否定所有人的成绩,并且自己还不能那样做的过头,因为全市长还在后面盯着自己。

    现在很麻烦,上面有全市长,下面又凭空的出现了一个金副秘长,这两人本来应该是南辕北辙的,现在他们竟然形成了一个统一的战线,自己就无法在纠缠了。

    季子强也很认同的点点头,对金副秘长说:“嗯,不错,秘长说的对啊,我们招标组的同志一直都是很认真的在对待这件事情,总体来说,我也是满意的。”

    那个刚才发言的工程师就傻了,怎么会这样呢?你季市长刚才不是明明想要让我们说出一些问题啊,现在就突然的变了味了。

    他当然是看不透这其中的变化莫测来。

    这次的会议开的很不成功,季子强一直是微笑的,只有当他走出了会议室的时候,脸上才挂起了寒霜,他感受到了失败的滋味,自己不是万能的,在很多时候,权利,环境才是真正的主宰,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心情郁闷的季子强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久久没有办法挥去心中的不快。

    就这样认输?看着他们把国家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面?季子强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假如他没有直接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没有为这个项目付出过很多心力,或许他也能退让一步,因为他确实没有能力来维护所有的公正。

    但遗憾的是季子强已经参与其中了,他就不让熟视无睹的让这样的事情从眼前飘过,他不能容忍,绝对不能>子强就开始思考起来,他想了很多种方式,但最后他还是决定不要和全市长正面冲突,他叫来了张老板。

    张老板对这个项目已经有点失望了,他不怪季子强,他可以理解季子强在这件事情上的无奈,但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他还是决定过来坐坐,至少在张老板的心中,他还是很认可季子强这个人。

    秘小赵给倒上茶之后离开了,季子强也离开了办公桌,走到了张老板坐的沙发旁边,自己也坐了下来,说:“张总,事情到了这一步,你现在怎么想的?”

    张老板摇下头,自嘲的笑笑说:“我现在还能怎么办?已经被淘汰出局了,就是想也是白想啊。”

    季子强不置可否的说:“张总啊,这可不像你的性格了,现在不是还没有最终定下来吗?”

    张老板说:“性格要有特定的环境,在权利面前它一样会显得很苍白。”

    季子强不得不点点头,就拿自己来说,要是过去在洋河县,或者在柳林市,自己早就会强硬起来,但现在环境变了,自己的地位变了,自己也就只能收起那种性格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了,不然人家会让自己碰的头破血流的。

    季子强想了一下说:“在我们人生和事业中,放弃是最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坚持和努力应该才是强者的选择,不知道我这个说对不对?张总?”

    张老板看了一眼季子强,说:“季市长你说的一点没错,但还有一句话叫无能为力,现在我就是这样的状况,我也想要拿下这个项目,是句良心话,就算给你们市政府上缴一千万,我依然还能挣到将近两千万,何况拿下了广场项目,对一个在新屏市有着一定影响力的公司来说,是一种肯定和认可。”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放弃?”

    “不放弃我还能怎么样?”

    季子强就笑了笑,说:“你忘了另外的一句话。”

    张老板看着季子强问:“什么话?”

    季子强嘎然一笑:“夜长梦多。”

    张老板细细的味着季子强的话,但最后海华丝摇摇头,遗憾的说:“夜长梦多?听不懂,请季市长明示。”

    季子强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的前面,看着外面政府大院来来往往的人,语气淡然的说:“夜长梦多的意思就是当事情拖延之后,也许就会有一些变化,在我们这个项目上,我们其实也是可以让他夜长梦多的。”

    “季市长的意思是说让项目拖延下去?”

    点下头,季子强说:“是啊,那样也许在后来就会有变化。”

    张老板费力的想了一会,还是很肯定的摇着头说:“我还是听不懂季市长这话是什么意思,项目的进展程度控制在你们手上,准确的说,连你也未必能够左右,那么我怎么能让项目无休止的拖延下去呢?”

    季子强转过了身,笑着说:“不错,的确是连我也未必能阻止这个项目的进度,因为缺了我,这个项目照样可以运转,但你却可以阻止这个项目的进度。”

    张老板又低下头费力的思考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很无奈的说:“我想不出来我怎么能起到这个作用。”

    季子强坐了过来,没有急于说话,先是掏出烟,给张老板也发上,两人点上烟之后,季子强才缓缓的说:“我们抽丝剥茧的来分析一下吧,这个项目现在有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还没有拆迁,而拆迁就需要那里的群众搬家,而搬家就要给他们先安顿下来,安顿下来就要有房子。”

    张老板一直在点头,但还是一头雾水的,他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季市长或者真的是有办法,但到底什么办法,他还是没有想出来。

    季子强弹了一下烟灰,说:“在新屏市现在很难一下找到这么大体量的一个小区来安顿他们,目前只有北环上那一个我们预定的拆迁户入住小区,假如有人先拿下这个小区,重新挂出一个较高的销售价格,那么搬迁户就肯定不会答应了,这样拆迁也就无法完成了。”

    张老板一下就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他是让自己先买下这个小区的全部房子,然后抬高价格,让拆迁户们难以接受,最后给搬迁带来影响,以至于影响到整个花园广场的进度。

    张老板愣在了那里,半天没有说一句话,他是真没有想到季子强能说出这样的一个方法来。

    季子强又站了起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旁,坐下来开始看文件了,他要给张老板留下足够的思考时间。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老板抬起了头,看着季子强说:“季市长的意思。”

    季子强很快的就打断了他的话,说:“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随便的说说而已,说的什么话,现在我也基本上想不起来了。”

    张老板就笑了,他也站了起来,说:“是啊,季市长给我讲了好一通的茶道,我回去也要泡上一壶感受一下,这理论还要和事件相结合呢。”

    季子强就站起来,做出了送客的样子。

    -----------------------------------------------------------------------------------------------

    特推山谷无知789凤凰畅销《权利密码》

    简介:眉山饮水工程水管爆裂,市水利局局长何江陵突发心脏病死亡,儿子何远鹏霉运连连,谁曾想酒吧买醉,意外捡回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之后,何远鹏一下子官运亨通,且看官二代男人如何玩转仕途!

    链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