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妹子果然身体和心理都满意起来,埋了头吃吃低笑着,闭着眼,单方**无限地享受着被动强制揉捏后释放出来的快乐,三个男人就这么肆无忌惮地胡闹着。

    过了一刻钟的样子,魏秘并未忘记今天的核心任务,他将小瘾略略过了,就突然现出正经形态,循循善诱地拿话题勾起金副秘长的注意力:“秘长啊,听说最近前去报名投标广场项目的人不少啊”。

    金副秘长不以为然的说:“是很多,不过刚筛选了一轮,少了好几家了。”

    鲁老板就对魏秘使了个眼色,魏秘笑笑,说:“秘长,这鲁老板也是入了围的,你看看他这公司有没有希望啊?”

    金副秘长刚要随意的应付一下,但看看魏秘和鲁老板的笑脸,心中也就明白了,奥,搞了半天这二人今天是为这个事情来的,嘿嘿,我说吗,他们怎么今天想到请我出来了。

    他就不阴不阳的说:“这事情不好说啊,你们也知道,我就是个招标组的副组长,权利有限的很,最后怎么定,现在说不清。”

    鲁老板的呵呵的干笑了两声,对金副秘长说:“秘长你是客气了,谁不知道在招标组你说了算啊,这次兄弟我就要靠一靠你了,只要你给帮忙,事情就**不离十,只是不知道秘长愿不愿意提携一下小弟啊。”

    金副秘长就摇摇头说:“鲁老板,这你就冤枉我的,这事情我还真的未必能拿事,现在局面有点混乱呢。”

    小魏见金副秘长并不松口,就对鲁老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鲁老板,你今天可是不仗义了。”

    “奥,我怎么不仗义?”

    “你让秘长帮忙,这到没什么,这个社会谁都需要谁来帮忙的,但问题是秘长又不是你鲁老板公司的人,凭什么为你帮忙?”魏秘就把话递到了鲁老板的嘴边了。

    鲁老板能做起如此大的生意,当然也不是吃素的,肯定心领神会,不过今天来的匆匆忙忙的,身上没有带足够分量的筹码,他略一思索,就说:“秘长当然不是我老鲁公司的人,哈哈,但我老鲁还是知道规矩的,只要这件事情能成,别的不敢说,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我还是拿得出来,我这公司别的没有,房子还是有几套。”

    金副秘长听的一愣,心中暗自掂量了一下,按说这么大的项目给这点好处是不够的,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项目未必自己一个人就能拍板,自己真还是没有太大的把握,那个季子强实在有点不好对付,自己也只能在关键的时候锤锤边鼓了,所以鲁老板出的这个价格也算不薄,想必他自己还有很多人要打发,包括面前这个小魏,他没有好处能如此热心?

    这样一想,金副秘长心中也就有了一点想法,不过他也真不敢做出什么保证来:“魏秘和鲁老板,你们今天的意思我也明白,只是这事情现在真的不好说,出了一点状况。”

    魏秘就连忙的问:“什么状况?”

    金副秘长也敞开了说:“这事情啊,现在我感觉有点麻烦,好像全市长心有所属了。”

    “他也插手了?”鲁老板一惊。

    “是啊,我们这第一轮筛选,本来按季市长的意思是挑条件好的留,但后来全市长给组里的几个人点拨了一下,最后很稀奇的把条件好的几家还给弄下去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金副秘长是很善于分析的,在官踌了这些年,别的没学到多少,但猜摸人意,推断因果,他还是计较拿手。

    魏秘就也有点发愁了,说:“你们招标组你还控制不住。”

    金副秘长摇下头说:“不瞒你魏老弟说,我不能绝对控制,里面好几个都是全市长的人,这次筛选也是他们搞的,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也懒得和他们认真,季市长倒是认真了,把几个人狠狠的训了一顿,听季市长那口气,事情搞不好还要推到重来。”

    小魏和鲁老板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本来以为已经入围了,现在看来还很麻烦,一个是全市长可能有人想中标,还有一个季子强要公平正直的凭实力,这两个消息对鲁老板和小魏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小魏迟疑了一下说:“那秘长你看全市长可能在帮谁?”

    金副秘长摇了一下头:“现在还看不出来,不过对你们来说,还不完全是全市长的问题,季子强一旦亲自过问,只怕我们第一轮的筛选要作废呢?那时候你鲁老板的这个条件,恐怕也是无缘此项目啊。”

    鲁老板和魏秘两人对望了一眼,都有点忧心忡忡起来。

    金副秘长看着愁眉不展的这两个人,心中是暗自冷笑,一支老手很随意的撫摸着身边那个姑娘的胸部,心里想,自己是要给他们施加足够的压力,才能让他们知道老子的重要性。

    看着面前的两人有点灰心丧气的样子,金副秘长就笑了,说:“其实有的事情啊,看似复杂,但只要认真分析,层层推究下来,也不是无路可走,没听过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句话了。”

    这鲁老板和小魏一下就来了精神,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给我们讲讲。”

    金副秘长就使劲了捏了一下身边姑娘的胸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这事情啊,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让季子强不能推翻第一轮筛选的既定事实,这很重要,没有了那几家条件优越的对手,你们就少了很多压力。”

    魏秘说:“这事情恐怕有点为难吧,季子强那性格。”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来对付,不是现在招标组有几个全市长的人吗,我稍加的利用一下,和他们一起联手顶拙子强,也就成了。”

    魏秘和鲁老板都一起连连的点头,问:“第二步呢?”

    “第二步就是在等等,看清了全市长到底帮谁,那时候在想办法全力对付这家公司,找到他们的问题,借助季子强的正直,一举淘汰那家公司,剩下的就是小事情了。”

    鲁老板听的精神焕发起来,连说几个好字,又不断的奉承着金副秘长,说:“哎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秘长就是胸有城府,技高一筹。”

    这金副秘长就听的头大了,你鲁老板什么文化啊,还给老子咬文嚼字起来了,他就摆摆手,打断了鲁老板的话,说:“不过理论上是如此,关键还要看实际操作。”

    “嘿嘿,我们相信秘长你没有问题?”

    金副秘长一笑,说:“我?为什么是我?我就是说说方法而已,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魏和鲁老板都愣了,最后还是小魏的反应快,就笑着答所非问的说了一句:“鲁老板啊,房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解决啊。”

    鲁老板一下也就明白了,说:“明天,明天就请秘长去看房子,看上了立即过户办证。”

    金副秘长就打个哈哈,装着没有听见一样,转过身去亲了一口身边的姑娘,回过头看了看这两位,三个人一起笑了。

    季子强今天也是不断的笑,江可蕊的到来为他淡化了很多工作上的烦恼,两人从湖边回来之后,又到几个商场都转了一圈,看了看家具电器,作为一个进了商场就头大的人,今天季子强还行,硬是陪着江可蕊看完了几个新屏市最大的商场,记住了江可蕊选定的那些家具。

    第二天江可蕊就离开了新屏市,而季子强就从幸福的巅峰又回落到了繁杂的工作中来,在思考了很长时间以后,季子强还是决定召开一个招标组的会议,他虽然不敢和全市长明着干,但他希望这个会议能引导别人走向自己的目标。

    会议在三楼的嗅议室召开的,参与的人也不多,就是招标组的十来个人,季子强就先谈了一下虚话,说了一些口号,然后就转入了正题:“同志们,对于广场项目,我感觉其实它的技术含量并不太高吧,上面的规划我们有图纸,下面的商场也是有一层,所以差不多的公司都可以完成,但他们是否能给出一个优厚的条件,我想这一点很重要。”

    说到这里,季子强就用眼神环顾了一圈在座的各位,最后把眼光圈定了金副秘长,季子强在想,金副秘长应该能听得懂自己的意思,而他是最好的一个盾牌,他代表的是市委,这对全市长是有一定的压力的。

    更重要的是,全市长给自己发出的威胁这些人是肯定不知道的,这个空子自己一定要钻。

    季子强就看着他,继续说:“对于第一轮的筛选我想我们有必要总结一下,看看有那些好的经验,有那些有待改善的地方,请金秘长你先谈谈这个问题吧?”

    金副秘长就在脸上堆起了笑容,说:“季市长讲的已经很透彻了,我就不用在画蛇添足了吧?”

    季子强暗自心中一沉,难道他听不懂自己的意识,就算听不懂,昨天自己在电话中对个别招标组的人员发脾气,他难道也不知道?不可能的。

    季子强下意思的摇了摇头,这时候,一个从设计院请来的工程师说话了:“季市长的看法我很赞成,这个项目比起几十层的楼房的确是没有太多的难度,我就搞不明白了,我们第一轮的筛选为什么要把很多条件优越的公司筛选掉,这不附和我们招投标的精神。”

    -----------------------------------------------------------------------------------------------

    特推山谷无知789凤凰畅销《权利密码》

    简介:眉山饮水工程水管爆裂,市水利局局长何江陵突发心脏病死亡,儿子何远鹏霉运连连,谁曾想酒吧买醉,意外捡回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之后,何远鹏一下子官运亨通,且看官二代男人如何玩转仕途!

    链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