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于是两人坐了魏秘开来的车,直奔鲁老板的公司,因为魏秘是经常来走的人,门口的保安向魏秘他们行了个注目礼,没敢问什么,两人弃车登上鲁老板的二楼办公室。

    到的时候,发现门随意地虚掩着,魏秘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了,没有半点迟疑和忌讳,推开门就径直走了进去,刚一抬头,还没有把亲热的话喊出声来,眼前景色却将魏秘和金副秘长惊诧得后退了那么一两步。

    原来鲁老板正闭着眼,将身子舒服地仰到座椅上,座椅是被挪到了靠墙壁的边上,鲁老板的裤子完全剥落在地,露出两条汗毛遍布的雙腿,一个裸着上身的女子背对着刚进去的魏秘和副秘长,两人正在做着羞羞的事情。

    魏秘和副秘长的脚步声并不十分轻微,一下就惊动了正縱情于**的鲁老板。

    两人慌乱无比地站了起来,乘魏秘善意地背转过去的工夫,各自仓皇的将衣裤穿了。

    等这两个男女收拾完毕,魏秘才发现女子原来就是鲁老板的贴身秘小张,她满脸通红地匆匆从魏秘和副秘长身边逃了出去。

    鲁老板是各种诚混得油条一样的人,只是那么一瞬,就恢复了往常模样,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笑呵呵地朝魏秘二人打招呼说:“呃,是魏秘和秘长驾到啊,怎么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说罢很自然地握了握魏秘的手。

    估计这魏秘同一切热爱异性的人都是同路中人,却也不嫌弃他的手,同样伸过手,热烈地握了,同时戏谑地奚落鲁老板说:“你这个老板当的可真够惬意和大胆,怎么这个时候也敢在自己办公室乱来”?

    鲁老板并无任何不自然,挠挠头笑着说:“我这个办公室,平时没有我的同意,底下的人哪里敢乱闯进来?没想到今天是你们来了,倒让你见笑了”。

    虽然这样,鲁老板心里当然把将自己好事打断的魏秘恨的半死,原来鲁老板今天坐在办公室里给魏秘打完了电话,心里就一直担心着广场的项目,想了一会想的头疼,闲着无事,就打开电脑胡乱进去站里浏览着什么,这样百无聊赖的东点一下、西搜一回的过程中,突然他孩子样的好奇心就升了起来,顽皮地在搜索引擎里打了某总被和諧的那么两个字,刹时间就搜索出好多结果,他随意地点击了一个进去时,屏幕上就窜上一对男女做着夫妻之事。

    鲁老板瞧着瞧着,就觉得自己下身也突然狂躁起来。到了此时,就是神仙和圣人都是无法克制的了,他一紧张一焦虑,就迫不及待、气喘吁吁地把电话挂到隔壁自己秘小张那头,让她过来一下。

    作为女人,小张知道当下女人怎样将身体优势发挥到极致,她原本就是冲着鲁老板那万贯家财来到公司的,来时就打定了不惜一切牺牲的主意,还在很早时候,就让鲁老板抱**上去搞过无数回的了,等应了鲁老板的召唤来到他面前,一看见他那如狼似虎的目光,怎么还能不清楚自己老板要的是什么?

    正极端热闹和难解难分之际,却不防***魏秘闯了进来,将好事破了。

    红着脸跑出去的秘小张和强站在原地的鲁老板都抱了相同的心思,一起拿着魏秘在心里咒骂:好不识数的杂种!

    当然鲁老板知道,出现了这种事情,固然自己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紧张,当然也不好去怪罪魏秘什么的,自己还要求人家很多事情,两人的关系也一直不错,等定了心来就问:“魏秘和秘长今天是”

    魏秘就接过了话头说:“我们一起坐坐吧。”

    鲁老板多激灵的一个人,他知道副秘长金鹏是广场项目的招标组副组长,季子强是挂着一个组长,但具体的事情一般还金副秘长在负责的。

    他就连连说:“好啊,好啊,早就想和金秘长一起坐坐了,今天我请客,我请客。”

    金副秘长本来还对这鲁老板不屑一顾的,加上刚才他和小魏撞进门时,把个鲁老板和秘晴天白日的竟在办公室里弄出这等胆大妄为、无羞无耻的丑事瞧的个清清楚楚,看了个明明白白。

    不过这也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已,自己是没有这个条件,另外这旁边还有一个魏秘在啊,他便也压制住了满腔怒火,笑盈盈地握着鲁老板的手说:“在新屏市谁人不知道鲁老板的大名啊,今后需要老板支持的地方多着呢,”!

    鲁老板笑哈哈说:“人说相逢就是缘分,”。他接着手一摊,思忖着说:“倒是想问一下,我们到底去吃什么好呢”?

    魏秘便说:“对我们来说,还存在什么想吃不想吃的呢?随便找个地方,关键的是我们哥几个交流一下感情而已。你随便定夺就是了”。

    鲁老板知道魏秘在这方面确实是很不讲究的人,就说:“那么我们还是老规矩,到王朝酒店那里得了”,为了表示对金副秘长的尊重,他略微偏了一下头问:“怎么样”?

    到哪里吃本身就不重要,何况是王朝酒店这样在新屏市都数得上的地方,金副秘长连声说;“我没问题啊,听从鲁老板的安排”。

    三人又坐下闲聊了一番近久新屏市的各种逸闻趣事,等刚才那个**的秘联系好了包间,三人相约站了起来,下楼坐进了魏秘的专用车,魏秘突然想起什么,打趣地问鲁老板:“不把刚才那位漂亮的女秘一同去了”?

    鲁老板说道:“叫她去干什么,到了地方,两位喜欢,我另外叫几个过来就行了”,接着他失口一笑,说;“玩女人嘛,要紧的是要经常换人换口味,什么肉吃多了不腻啊,刚才也是过于渴极了,不得以而为之,倒让你们见笑了,不好意思”。

    几个人的笑声在车里轰然作响。

    到了酒店,把菜点齐,鲁老板果然又将电话拿了起来,叽里咕噜地讲了一通,隔不多久,果然包厢外面传来三人都十分喜欢的女人唧唧喳喳的说话声,几个人侧耳听了下,早见三、四个年纪约莫二十上下的女人就钻了进来,大大方方地分别傍着三个男人身旁坐了。

    说话间酒菜已是上齐,可是三个男人此时的心思哪里还在这上头?

    鲁老板和魏秘是一直在男女欢出打的人,此时再不客气,一边用右手夹着菜,另外则一心二用地玩起弹钢琴的能力来,左手就径直望身边小妹是嫩脸、胸部和肥腿这些部位摸着捏着,把两个姑娘弄的唧唧发笑,一躲一扭间就显出了花枝乱颤的可爱样子来。

    金副秘长自然也瞧得慾火难耐,嘴上直咽口水,却因为自己和鲁老板不是太熟,怕影响不好,他只得克制了自己的情绪。

    鲁老板就一手端了酒杯朝着金副秘长敬着说:“今天能和秘长在一起吃饭,真是荣幸得很,来我先敬你一杯”。

    两人就碰了一下,喝了。

    连鲁老板又对金副秘长身边的那个女孩说:“哎哎,叫你来不是吃饭的,人家领导不好意思,你自己就不能主动一点啊。”

    这姑娘一听客人有意见了,赶忙陪着笑脸,手就放到了金副秘长的腿上,一下下的捏了起来。

    魏秘也笑着说:“秘长啊,你老今天怎么这样规规矩矩的,你旁边的小妹子可是急的上身发痒咯。”说毕,呵呵笑了起来。

    一旁的鲁老板一边楼着妹子的小蛮腰,一边正往自己嘴里送菜,听得如此戏言,“噗”的笑了起来,竟将未咽进的菜喷到桌前。

    历来的情况是,即使男人不喝酒,也本就是一身的色味,见不得女人的。听了魏秘揶揄的提示,金副秘长此刻血液上涌,一副**地痞的作风就被几杯灌进去的烧酒猛然放大,再不管三七二十一,也顺势把一旁的妹子抓了过来,单手就撕了妹子的內衣。

    现在的天本来也热了起来,象所有女人都穿着暴露以期引誘得男人馋眼从而试图获得男人们的金钱和生理安慰一样,眼前妹子的衣服穿的也是极少,金副秘长的手就摸了过去,仿佛自家的手一不小心就会滑落一样,他的手紧了一紧,死死地围住了面团一样的可爱之物,轻巧而蛮横地来回摸着。

    -----------------------------------------------------------------------------------------------

    特推山谷无知789凤凰畅销《权利密码》

    简介:眉山饮水工程水管爆裂,市水利局局长何江陵突发心脏病死亡,儿子何远鹏霉运连连,谁曾想酒吧买醉,意外捡回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之后,何远鹏一下子官运亨通,且看官二代男人如何玩转仕途!

    链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