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这个花园广场的项目,至少还有一个人也在惦记着,这就是上次让季子强逼着卖了地的鲁老板,他在第一轮的筛选中存活了下来,但当他看到还有好几个公司都是新屏市实力不俗的对手后,他心里就紧张了。 (         m)

    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冀良青的秘小魏,所以他给小魏挂了一个电话:“魏秘,我还想让你帮个忙啊。”

    小魏和鲁老板关系一直不错,就直接说:“什么事情啊?”

    “我想要花园广场的项目。”鲁老板直言不讳的说。

    小魏皱了一下眉头,这个项目是季子强在负责,对新屏市别的什么人,小魏都还是能说上话的,但唯独这个季子强,上次已经是让自己够难堪的了,自己还一直有点心病,生怕他吧这事情告诉了冀良青,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自己也给季子强设定了一个圈套,但现在看来,庄副市长在对付季子强的事情上,好像也是有点力不从心啊,人家抢了他的风头,出了他的丑,他庄峰到今天还是老老实实的,没见什么大的动作。

    魏秘说:“鲁老板啊,这事情有点难度的,你知道这个季子强不好说话。”

    “我知道,我知道,但还请魏秘想想办法啊。”

    魏秘就沉吟了片刻没说话。

    鲁老板见小魏没说话,就又说了:“魏秘,上次你说你想买房啊,我手上还剩了几套特价房在,要不你那天过来看看,挑一套。”

    魏秘就精神一振,他早就想换房子了,过去那套是好几年前买的,那时候房子的结构都不是很好,客厅太小,卧室的采光也不透,听鲁老板这样一说,魏秘就动了心,说:“你让我想想,有情况了在说吧。”

    魏秘摇摇头,笑笑,这人啊,一当了官,什么样的好运都会自动找上门、撞到自己脑壳!现在自己非常有家庭事业双丰收的自豪感,自己从一个多年前的农村泥腿子乡巴佬一跃而成公家的干部,而且左右逢源也有点天神护佑地当起了新屏市一哥冀良青的生活秘,这个职位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因为有来头、有背景,很多人都得高看自己一眼。

    这就给自己打点精美壮丽的人生做下了极佳的铺设,在新屏市,自己现在多少也算个成功人士了,而房子、车子等这些东西,都是衡量人生价值的最重要的硬件,更是身份和地位的标志,如果敷衍了事、邋遢草率地胡乱应付着住在过去那个小区,给别人看来,十分的寒碜了,又叫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搁?

    在这种情况下,他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在近期换一套房子。

    钱呢?魏秘到是也有一些,买房子够了,但既然有鲁老板免费的房子在,自己何必自己掏钱呢?

    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帮上鲁老板,这事情还是挺复杂了,挂上电话的魏秘也着实有些伤脑筋,但是发愁这种情绪是短暂的,平心而论,现在的魏秘在新屏市还能算的上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对充分动用各种人脉关系为实现自己的目的服务,那可称的上绰绰有余了。

    从自己命运发生转折而至渐入佳境的一系列过程,让他明白了这个时代生存的最致命的秘诀,那就是一种可以称作一种类似互动的东西——既要忠实地服务好领导,也要巧妙地让领导为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和困难!

    说实话,严格地分析领导的心态的话,大家都会发现,一般来说,通常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他们虽然明面和口头上都说:“为人民服务”,“急群众所急”,但是在真实的社会现实里,他们却只是为自己如何官帽再大一点、政治上如何进步、如何才能将自己功名显扬更大更广、生活怎样更加滋润着想,对于下层的小人物的诉求和愿望,他们往往的心态都是视而不见的!

    但是有一种情况却是典型的例外,这个时候,对某一类掌本身没有权利,但却最能接近权利中心的人,他们对这类人却也是嘘寒问暖、呵护备至、主动关心的,而魏秘就敲是这样的一个人。

    当然,魏秘也已经非常富有谋略和城府了,知道要看事情的难易程度来决定该动用什么样级别的领导!如果说仅仅就为别人的事情,要去麻烦最大的领导,这是一种典型的杀鸡用了牛刀的愚蠢做法,也会很让领导心烦和没有面子的,他也没有傻到区区细微琐事就张五张六地去动用最大关系的地步。

    他瞅到了一个在花园项目招标组当副组长的市委副秘长金鹏,魏秘想,这件事情,请副秘长金鹏出面,应该还是有点把握的。

    金副秘长能当上市委副秘长兼办公室主任,主要靠两大长处:一是思路开阔,文笔华丽而富有煽动性;二是工作勤奋,常年加班加点而从无怨言,冀良青就很看重他的文笔,把他提为办公室主任,所以他对冀良青是很感恩戴德,对魏秘也是客客气气的。

    有了这种周密而全面的考虑,魏秘把电话打到副秘长金鹏那头,邀请着说:“我们也好久没有见面了,我们找几个朋友见见面,沟通下感情吧,我请客,给不给老弟我这个面子啊”?

    接到电话,副秘长金鹏相当犯难。这魏秘是个难剃头的主,总是得寸进尺的,他这种坏毛餐痞子作风,副秘长金鹏也是亲身领教了好多回,这个杂种确实太嚣张,太目中无人了,好象他是冀良青的秘,就成了整个新屏市的大管家一样。

    副秘长金鹏同他交往了几次后就心里十分不舒服,但舒服不舒服那是他的事情,对这个魏秘他还是不愿意得罪的,小人最可怕啊,万一他在冀良青面前给自己说点坏话怎么办?副秘长金鹏只能很爽朗地笑了起来,就装出万分乐意的样子说:“看你老弟怎么说的,我们都是哥们嘛,哪里谈得上给不给面子这一说呢”?

    听副秘长金鹏答应,魏秘便紧跟着提要求说:“多谢老兄给这个面子。这样,光我们两个也没有多大意思,我看这样,现在已经是56点了,我想再请一个有脸面的朋友,大家一起认识认识,共同乐上一乐,叫上鲁老板,顺便一起吃个晚饭,怎么样”?

    副秘长金鹏就答应了。

    副秘长金鹏此刻只正在一家按摩室让一个身材高佻、面色白皙的姑娘用一双晶莹剔透的小手使劲往自己身上按摩呢。

    本来,象他这种人,长期没有任何锻炼却只是一个喜好**上与女人进行肉搏大战的人来说,除了按摩,他应该还对秀在有着下一步在理上说是非分而对于自己却是理所当然的要求的,他更知道当下女人的要求,不就是钱吗,一两张老人头就解决了。

    但是今天却委实不行了,前天昨天连续领着姑娘到宾馆鏖战半宿,身体垮得不得了,好象走着路、坐在办公室里,那副自己以往强浑有力的后腰轻飘飘的,都好象不是自己的了,所以他今天来到这家叫做‘暗夜飘香“的按摩厅,只是拿出一副君子作派来,吩咐姑娘说:“为我搞个正规按摩。”

    现如今的服务行业的秀,谁不是见了衣着光鲜的男人就两眼放出热烈的光彩,其实刚才按摩过程中,秀就曖昧而粘着声调问说:“老板不需要点什么特殊服务吗?”

    到了此情此景,副秘长金鹏方才知道也突然领会到,历史以来,在所有的男人和女人进行着的性大战中,男人实际永远处于弱势,只不过因为男人占据了政治和经济已经文化领域的优势和主宰地位,才让女人们做声不得,自觉禁锢了自己的慾望罢了。

    副秘长金鹏摆手谢绝了姑娘的好意,原想着等按摩完了,准备回去吃顿自家那个蠢婆娘做的饭菜,让她也惊喜一次的,没成想,当了官做了领导,你想不吃人家的饭、不收人家的礼,又谈何容易呢?

    他就想起一次和主管党群的尉迟副记开玩笑时,听他说:“唉,这一当了官,你想做到清廉可就办不到了”!

    思路走到这里,他忽然第一次有了一种无奈的感觉。

    出了按摩院,一会的功夫,副秘长金鹏肥胖臃肿的身材就出现在魏秘的视线,等他走近了,魏秘’嗨“了一声,招了招手,示意自己所处的位置。

    副秘长金鹏又一次气的不打一处来:你看看,这小子贼狂,见了领导也是这般不知轻重、言行无状的,居然猖狂到不喊我的职务了,真是小人与女子难养啊!

    当然,对于眼前这个惹不起、躲不掉的刺头,他并没有轻易表现出什么不悦的神色来,而是拿出久未谋面的老朋友那样的态度连声打着哈哈说:“老弟呀,周末你也不休息啊?”

    魏秘亲热地靠了过来,说:“走吧,我们去鲁老板那里叫他。”

    -----------------------------------------------------------------------------------------------

    特推山谷无知789凤凰畅销《权利密码》

    简介:眉山饮水工程水管爆裂,市水利局局长何江陵突发心脏病死亡,儿子何远鹏霉运连连,谁曾想酒吧买醉,意外捡回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之后,何远鹏一下子官运亨通,且看官二代男人如何玩转仕途!

    链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