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在江可蕊笑的时候,她的样子最纯粹,灿烂得就象个儿童,季子强喜欢这种笑容。(o)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后来他们累了,江可蕊就问他:“你喜欢这儿吗?喜欢这个小城市吗?”

    季子强说:“还成,这城市挺不错的,有山有水,你还想要什么?”

    江可蕊叹口气说:“可我不喜欢,待在这儿老有陌生的感觉,老感觉你是主人我是客人似的,不习惯。”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你这算什么理论?”

    “我就是不喜欢,老觉得这是你的地盘,我在你的地盘老是觉得受欺负,还没处说理去,怎么感觉怎么都是你的理。”

    “受欺负?有没有搞错?我这么爱护你,而且又知道五讲四美尊老爱幼,咱们还指不定谁欺负谁呢。”

    江可蕊还是有点撒娇的说:“我就是不喜欢这儿,再过二十年,等咱们都老了之后,我就离开这座城市,回北京去,你也要一起。”

    “到北京?那我不就成了客人吗?”

    “你到底去不去?”

    季子强马上转舵:“去,为什么不去,我这人的优点就是走到哪儿都不拿自己当外人,跟谁都不客气。”

    “你甭觉得委屈,去了你就会喜欢上那里。”

    “知道,我明白,那地方楼高,人多,官大。”

    “切,不懂装懂。就这么定了,二十年后,一定过去。”

    “就这么定了,二十年后到北京,不见不散。”季子强在说这些的时候心中也暗暗的好笑,真的需要20年的时间吗?

    等他们离开了**的时候,已经快到晚饭的时间了,两人就没有出去,就在竹林宾馆的餐厅要了几个菜,两人也没有喝酒,因为季子强告诉江可蕊,一会到外面转转,也可以理解,老在房子里待着,除了搞那霉活路,还能做点什么事情呢。

    一条横桌,中间摆放着饭菜,季子强和江可蕊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季子强双眼含笑举起一杯饮料,朝江可蕊晃了晃,江可蕊犹自红了脸,忙也举起自己的杯子,两人隔空传情,共同饮下了这杯酒。

    江可蕊双脸潮紅,还没有从刚刚的激情回过神来,奇怪,刚刚怎么那般的投入,好像不是平常的自己一样,虽然有些不好意思,那感觉却也是真好,想到这里,脸色更是一红,偷偷的看看季子强,他也正在端详着自己,这样一来,脸又是一红。

    季子强似乎看破了江可蕊的心事,突然仰面哈哈大笑,江可蕊更加窘迫了,随手抓起季子强放在桌上的香烟扔了过去,季子强一把接住了,江可蕊仍就是嗔道:“笑什么呢,好好吃你的饭吧。”

    季子强凑过脸来,小声的说道:“今天舒服吗?”

    江可蕊羞得踢了他一脚:“我叫你乱说,我叫你乱说……”然后装作生气了一样,转到一边赌气不吃饭了。

    季子强走过去,蹲在江可蕊的旁边,又是摸脸又是赔礼的说:“哎呦,宝贝,我们不生气哈,不过我很想知道一件事情哦。”

    江可蕊侧过脸来,问什么事。

    季子强一脸坏笑:“我想知道,你刚刚怎么会那么兴奋,弄的我也好激动啊。”

    江可蕊打了季子强一个粉拳,娇羞着捂住了脸。吃完饭,季子强和江可蕊就坐上了车,出了城区,在郊外的公路上飞驰,两边的绿树飞速从眼前向后掠过,跑了一会,车就把拥挤,喧嚣,激情,躁动,枯燥,压抑,金钱至上的城市远远的甩在身后。

    季子强很惬意的坐在副驾上,他很少坐在前排,但今天就他和江可蕊两人,他自然不能坐在后面了,不过偶然的感觉一下坐在前面的滋味,这里也还是不错的,他打开了窗户,吹着暖暖的风,突然对江可蕊说:“野泳你敢游吗?”

    “什么叫野泳?”江可蕊一面开着车,一面问。

    “在江河湖海里游泳啊,我给起的名字,可能也有人这样叫,野泳那美劲儿,是游泳池得不到的,我们这些“池中之物”应该回归大自然。”季子强呲一口白牙笑着。

    江可蕊一下就来了情绪:“好啊,去什么地方?但是我们没有带游泳的用啊。”

    季子强就记起了上次接待方菲他们时候去过的那个飞燕湖,说:“放心,有卖的地方,你这身材很标准的,不需要特号游泳衣,继续开,我给你指路。”

    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到了湖边,开阔的湖面,阵阵濕润的雾气扑面而来,江可蕊站在湖畔,感觉浑身松爽,心情也很放松,湖面一眼望不到边,远处莽莽苍苍,几只叫不上名的水鸟贴着水面飞翔,天上大朵大朵白云在飞涌,已经是下午了,水里没人游泳,显得很安静,象未醒的少女,还在懒懒地躺在**上,肆意放浪的样子让人喜欢。

    季子强便把车上的一块帆布抖落开来,铺在草地上,江可蕊先坐了下来,然后,便躺了下去,草地是略有些倾斜的,躺得就很舒服。她看着天空,看着飘浮的云,再感受湖水释放的清凉,说:“这里真好,感觉空气都是濕润的。”

    她是坐起来说那番话的,说完了,又躺了下去,江可蕊虽面对这一湖清水,面对这真切的愉快享受,以往的日子如灰尘刮过,环境影响人,江可蕊才发现生活中有许多让人兴味十足的东西,关键是你要深入进去,象深山探宝,日常的平庸麻痹了自己,发现不了生活中的美,以前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些无谓的消耗中,那是生命的消耗,这种认识只有退下来,只有在眼前这个可爱的男人的诱导下,生活才为她开启了非常有意义、有趣儿的大门,她似乎刚刚悟出生活的真谛。

    季子强也在江可蕊身边坐下来,举目四望,心里便有些感慨,又想到了方菲,想到了自己过去穿梭在那些美女中的往事了,再想一想身边的江可蕊,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江可蕊心旷神怡的在一起独处了。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有点发呆的神情,问:“子强,你在想什么?”

    季子强看了看江可蕊,笑了笑,他当然不能把他这种感慨告诉她。他站起来,舒展着身子说:“我去买游泳衣,你坐一会我吧!”

    江可蕊都知道他在耍滑头,笑了起来,扬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季子强没过多长时间就买来了游泳用,他自己已经是戴着红色泳帽,穿着小三角裤向她招手了,季子强让江可蕊换上游泳衣,自己先下水试试水温。

    望着季子强那健壮的身体,江可蕊脸上一下子升起两片红云,她喜欢那健康的身体,那闪着光的弹性肌肉充满了力量,远不是那些刚过盛年就松松垮垮耷拉着赘肉的男人。

    江可蕊穿了一件酒红色连体泳衣,下摆象芭蕾舞裙那样出来一溜裙边,把身体映衬得雪白。

    季子强没说话,只含笑冲江可蕊点点头。湖边是错落的大青石,江可蕊第一次游野泳战战兢兢,季子强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进水中,猛地淌进水里,凉得江可蕊惊叫了一声,季子强把她的胳膊也搀住了。

    这里视野开阔,水波荡漾,让人在水中情绪亢奋,江可蕊摆脱了季子强的手,象条红鲤鱼钻进水里,季子强紧紧地尾随着,两尾美丽的鱼在波涛中自由前进。

    江可蕊说:“我要和你比一比,看谁游得快。”

    季子强很惊讶,说:“不会吧?你游得能比我快吗。”

    她说:“我们可以试一下啊。”

    笑了笑,季子强想:“自己就算游得快,也不能赢江可蕊。”

    江可蕊呶呶嘴问:“敢不敢比?”

    季子强看了看远处说:“不要游得太远了。”

    江可蕊就笑了,说:“胆许!”

    两人就游了起来,季子强有意的放慢了速度,跟在江可蕊的后面,季子强说:“你游得挺好。”

    江可蕊却停住了,说:“我累了,你背着我吧。”

    季子强知道这是爱妻在对自己撒娇,就毫不犹豫的说:“没问题,来吧,老公背你好了。”

    江可蕊笑嘻嘻的伏在了季子强的背上,其实江可蕊也并没让他真正背,她双手搂着他脖子,雙腿却不停地配合他的节奏划动,季子强背得也轻松,就感觉到她豐盈的胸在背上柔軟地搓动,就感觉到水草一样的东西磨擦他的屁股。

    季子强的心儿扑扑跳,翻过身来,和江可蕊面对面,这样,倒着向前游,就可能腾出手,按在她屁股上,江可蕊问:“你要干什么?”

    他说:“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江可蕊说:“这是在水里。”

    他说:“我知道。”

    江可蕊说:“你不能乱来。”

    季子强说:“我没想乱来,我只想就这么游。”

    江可蕊说:“这里真的很好,地方又大,水又清凉,还没有人。以后你要经常带我来这游泳。”

    “好,没问题,以后我们有时间就来。”季子强依然不紧不慢地游着,江可蕊便拿她的脸贴脸着他的脸。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是幸福和快乐的,他忘记了昨天全市长给他发出的警告,也忘记了广场项目带给自己的烦恼,他全身心的融入到了和江可蕊的纏绵中。

    -----------------------------------------------------------------------------------------------

    特推山谷无知789凤凰畅销《权利密码》

    简介:眉山饮水工程水管爆裂,市水利局局长何江陵突发心脏病死亡,儿子何远鹏霉运连连,谁曾想酒吧买醉,意外捡回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之后,何远鹏一下子官运亨通,且看官二代男人如何玩转仕途!

    链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