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悦莲就说了一句:“季领导,在这里,你是不是觉得每一个女人都很有魅力。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看了看四周,戏谑的说:“最有魅力的人是康师傅,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泡他。”

    华悦莲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季子强看着这如此诱惑的黑夜,看着人们在这里卸下白天的伪装,在酒吧寻找肉身的暂栖之地,醉生梦死之间,消耗青春,放纵自我。

    每个空虚寂寞的灵魂,冷不丁来到这里,让他们兴奋的不单是排遣了空虚和寂寞,而是他们在这里找到了空虚和寂寞的本身。

    这里总叫人蠢蠢欲动,闪烁的霓虹,年少的脸庞,浓烈的酒香,还有踉跄的脚步,等待上场表演的舞女在后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欣赏女人是每一个来到这里男人的必修课。烟雾朦胧中,这些被喧嚣哺育着的女人是不是显得更加得动人可爱

    有些爱就在这种慌乱中成型、凝结。酒精的作用开始生效,在轻与重的胁迫下模糊、飘渺,扭动着身躯,轻轻揽过你的腰,激情在缠绕的舌尖燃烧。

    时间过的很快,虽然有点不舍,但当那一打酒喝完的时候,季子强还是带上华悦莲走出了酒吧。

    走出那让人燥热的地方,季子强抬头看看天空中的繁星,还有那一轮银色的月亮,他的心又逐渐的沉寂了下来,那魅力四射的酒吧,那狂躁的音乐,还有跳得很嗨的姑娘,都离他渐行渐远,他长吐了一口气,让自己明白,那个地方不属于自己。

    街道上,夜晚凉风习习,许多人坐在石阶上或自己的店铺门口聊天纳凉,在柔和灯光的照耀下,多了几分浪漫与幽静。

    华悦莲就大胆的挽起了季子强的胳膊,她的眼睛在夜色里熠熠闪光,带着无限的期待和渴望说:“今晚你没有醉,是不是应该送我回去。”

    在这样一个良辰美景中,季子强又怎么可能去拒绝一个美丽姑娘的请求呢

    季子强爽快的回答说:“没问题,我送你。”

    华悦莲一下子感觉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她挽着季子强胳膊的手就收的更紧了一点,她的身体也靠的更近了一些。

    季子强有了少许的难为情,这样的姿势是很容易让人误解他们的关系,他自问,自己还没和华悦莲发展到恋人的地步,自己的心中还残存着和安子若破镜重圆的希望。

    他小心的,不让华悦莲觉察的,试图抽出自己的胳膊,但没有成功,他无奈中只有尽可能的走在灯光的阴影中,盼望不要遇见熟人。

    他们小声的聊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题,一路的走到了华悦莲住的地方,在今天,季子强已经了解到,华悦莲的家并不在洋河县,她父母都在柳林市上班,她自己也是刚从警校毕业不久,先到洋河来实习一个阶段,以后是要回柳林市的,而住的地方,不过是临时租下的一个单间罢了。

    季子强没有刻意的去打听什么,他也没有对华悦莲似乎在暗示着自己是单身一人住在这里过于关注,他只是想赶快送她到家,自己好回去早点休息,面对一个如此的美人,季子强不是柳下惠,他也会有冲动。

    只是他有他的底线,他有他的牵挂,他不会随便的就去毁坏一件自认为不错的东西,他在很多的时候,还是有理智的,除非他感到了无法抗拒,或者自己的冲动是安全,无害。他的无害不仅仅是考虑自己,他也经常会考虑到对方。

    当他们不得不分手的时候,华悦莲的眼中有了一点点有幽怨,她真的已经想把自己托付给这个接触时间不长,但又深深为之陶醉的男人,可是她还是没有把握,她不能确定他是怎么想的,她不能拿自己的自尊和希望去盲目的测试,她经不起他的拒绝。

    季子强停住了脚步说:“到了,夜色很美,也祝愿你能有一个好梦。”

    华悦莲有点不舍的看着他说:“我不准备请你上去喝茶了,我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季子强就在夜色中爽朗的笑了:“就算是有点过分,我也不会计较,男人总是要学会理解女人的。”

    华悦莲就说:“听你的话,好像你对女人很了解一样”

    季子强摇摇头,有点感伤的说:“我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女人,谁又能了解的了呢女人是一本看不完的书,她每一章的内容都各不相同,有精彩,有闪光,有温馨。”靠,这话就像是说我写的小说一样,我每一章也是那样,呵呵呵呵。

    华悦莲眼中的雾气就更加浓郁,她好希望敞开自己的心胸,让季子强完全的了解自己,了解自己是多么喜欢他,喜欢他的热情,喜欢他的才华,喜欢他那淡淡的忧伤。

    这样的目光让季子强心里有了一阵的悸动,他能看的懂华悦莲那目光中代表的含义,他几乎就想放弃自己古板的固守,放任一下自己的感情那有怎样放任一下自己的冲动又能如何

    不得不说,在这几次的接触中,季子强也体会到华悦莲的高雅,文静,温柔和少有的美丽,更让季子强难以抗拒的还有华悦莲那一份纯真和快乐,和他在一起,季子强没有一点压力,他总是可以无所顾忌的享受轻松。

    如果不是心中那一段初恋的回忆还在,应该说华悦莲是很难得的一个女孩了。

    华悦莲看着沉默中的季子强说:“或者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不需要完全的了解她。”

    季子强点点头说:“也许是这样,了解的越透彻,人也就越理智。”

    华悦莲又说:”你会喜欢上一个你不了解的女人吗”季子强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他不敢说自己对女人很了解,因为他多次的反省过自己,自己确实对女人是一知半解,他思考了一下说:“会的,在很多时候,感情会超越一切。好了,我们不要在说着太深奥的东西了,它会让人变得无所适从的。”

    他们两人都适可而止的结束了这次谈话,季子强他要离开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已经让他有点心动了,他怕自己真的会忘记那一段伴随自己好多年的初恋回忆。

    季子强一路漫步的往回走着,此时月光如纱,虫鸣如织,他看着每一条街道,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一直以来,季子强极力想融入这座小城,想与这座小城的其他生物一样自由的呼吸,但最终,他发现这个小城依然还是别人的。

    他的脑子里是这半年多走过的一些时光碎片。那些时光碎片的四周,跳跃着一团团血红色的火焰,炙烤着他的灵魂和记忆。

    自己是有一个光鲜的外表,这是一个多么炫耀的光环啊,这个耀眼的光环是很多人努力奋斗一辈子都求之不得的,但他的心里一点都没有为此欢愉,他总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的一路走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走多远,而对自己的爱情,对于安子若或者是华悦莲,那就更让季子强难以取舍,他突然之间,就有了一种对理想,对前途,对爱情的莫名恐惧。

    毫无疑问,这个夜晚对季子强和华悦莲来说,都会是个难眠之夜,有许多问题他们会思考。

    那么,是不是在洋河县的这个夜晚,就他们两人难以入睡,只怕未必,至少还有一个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是一个同样魅力四射的女人,她就是方菲。

    就在刚才,在华悦莲挽着季子强一起漫步回家的途中,方菲看到了他们,在那夜幕中,季子强挺拔的身影还是进入了方菲的眼帘,就算天再黑点,就算路灯再暗点,就算他们的距离再远一点,方菲依然可以在路人中准确的分辨出季子强。

    这个男人带给了方菲少有的快乐和激情,也曾今短暂的带给了方菲一点朦胧的幻想,虽然那个幻想很快就被方菲自己理智的否定,但毕竟幻想曾今有过。

    而现在她看到了季子强和华悦莲那亲密无间的样子,心中的嫉恨由然而生,难怪季子强最近总是找一些借口委婉的推辞自己的邀请,根本的原因并不是他忙,是他有了新欢,有了一个比自己更具有诱惑和魅力的女人。

    华悦莲来的时间不长,可是依然在不大的洋河县成为了一个亮点和一道绮丽的风景线,方菲早就对她有了关注,就算她没有自己的权利,地位和强大的后台,但华悦莲有年轻,有美丽,有清纯,这都是方菲不能忽视的。

    在整个晚上,方菲都把自己和华悦莲反复的做着比较,有时候她和自信,有时候有很沮丧灰心,最后,她只能把一切的怨恨归咎到季子强身上,这个人始乱终弃,移情别恋,他抛弃了自己,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怨妇。

    这样想着,方菲就有了怒火,她喃喃自语:我也想做一个优雅,温柔,善解人意的淑女,可是生活却把老娘逼成了悍妇,季子强,你会为你今天的行动付出代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