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声色俱厉的斥责了几个人,警告他们,要是不能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件事情,自己只能也用手中的权利,对他们进行撤换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

    这只不过是季子强的一种恐吓而已,实际上,季子强并没有权利来执行这些行动的,他必须给全市长做出请示,但这个请示季子强也知道会毫无意义的,因为在这几个人的身后,本来就应该是全市长。

    张老板叹口气说:“我让季市长你为难了,不过说真的,我看好这个项目,除了能挣到一些钱之外,我更希望通过这个标志性项目来提升一下公司的牌效应,要说挣钱啊,这个项目实在已经挣不到多少了。”

    季子强点头说:“我理解你的想法。”

    季子强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子强说声:“对不起。”就接上了电话。

    电话是全市长打来的,他的态度还是很好,说:“子强啊,刚才我听招标组的人反映啊,说你很生气,在大发雷霆啊,哈哈哈,我来劝劝你。”

    季子强心中是对全市长有点不满的,这件事情没有你全市长的参与,根本就不会变得如此复杂,季子强就淡淡的说:“全市长的消息很快啊,我是发了通脾气,他们太不像话了,对这样一个严肃的工作,他们太过草率了。”

    全市长就在那面轻描淡写的说:“子强啊,你这个人啊,做什么都太过认真,也太过固执的,有的事情要把心态放平常一点,嗯,这样吧,要是你真看不惯他们,招标这一块我就帮你分担一点吧,我可不希望把你累垮了,过些天你爱人就来了,人家还埋怨我们不顾你死活呢,哈哈哈。”

    全市长的笑声很爽朗,但听在季子强的耳朵里却很刺耳,只有季子强才能体会到,在全市长的笑声背后,却是一种对自己展示强权威胁的暗示,他在警示自己,他随时都可以剥夺自己的权利,自己在如此执迷不悟,他就能让自己无法插手招标工作。

    季子强心情郁闷的放下了电话,全市长这刺裸裸的表现,已经让季子强感到了事情的复杂性和难以确定性,自己该怎么办呢?做无效的抗争?还是俯首帖耳的按照全市长划出的线路匍匐前进呢?

    季子强陷入了一种空落落的伤感中。

    张老板听着季子强和全市长的电话,也看出了季子强的心灰意冷,张老板甚至有点怜悯起季子强了,这个人实在是不适合现在的官场,他太正直,太认真,太有良知,所以他也就有了太多的烦恼和失意,但这样的人也是现在这个社会最缺的领导,要是再多一些他这样的人,那该多好啊。

    张老板就不想在给季子强增加什么麻烦了,他咬咬牙,准备退出这个竞争。

    “季市长,我认识你很高兴,有时候我们没有办法让事情按照我们自己的思维发展的,我理解你的为难和无奈,我决定了,放弃这次投标。”

    季子强抬头黯然的看着张老板,是啊,很多事情自己是无能为力的,自己只是一个副市长,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市长,自己不是神,就算是神又能怎么样呢?神也斗不过权利,当年的武则天女皇不是让神仙都在冬天里百花齐放吗?看来啊,任何时代,任何国家,权利才是永恒的。

    季子强什么都没说了,他已经无话可说,他默默的送走了张老板,感到自己真的很失败。

    好在,这样的情绪没有延长太久,第二天是周末,最近江可蕊的节目已经到了剪切,整理的后期阶段了,她也就稍微的闲了下来,想抽时间来新屏市看看房子,也看看季子强,季子强接到了江可蕊的电话,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心情好转了不少,作为一条狼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到羊。

    那是不是一条色郎最大的愿望是看到一条母羊呢?呀,好像有点乱。

    江可蕊到新屏市的时候是下午23点的样子,她是自己开着车来的,人当然是收拾的很漂亮了,好久才和季子强见上一次,不展示一下自己的美丽那怎么行呢?

    两人见面后,季子强调笑的说:“呀,这是那里来的明星啊,好漂亮啊。”

    江可蕊瞪了季子强一眼,但心里还是美美的,说:“是不是感觉找个明星很满足?”

    季子强就咧开嘴笑笑说:“那当然了,不过啊老婆,以后你可就做不成明星梦了,好好的调整一下心态,学着当领导吧。”

    江可蕊不屑的说:“这还用学啊,我有祖传的秘方呢。”

    两人笑笑,季子强就上了江可蕊的车:“还没吃饭吧,先吃点东西。”

    “路上吃了一点,现在不饿,下午吃吧。”

    “那我们就先去看看房子的装修,你也提出一点宝贵的意见。”

    “我提什么啊,随便看看。”江可蕊就发动了汽车,两人到了市委家属院。

    那个装修公司的人今天也没有休息,估计是王稼祥给他们的工期很紧张,季子强和江可蕊进去一看,人家上了十一,二个工人呢,房子装修也大概的有了一点模样了,季子强陪着江可蕊到处转着看了一圈。

    进了门江可蕊才感觉到里面的宽敞,季子强就给介绍着房间的情况,一进门是客厅,这左边呢,是餐厅、厨房、卫生间,还可以安排一个十二平米的客房。这右边呢,有一个房,一个带卫生间的睡房。睡房准备开一个大落地窗。

    江可蕊就说:“考虑到你的情况,以后给你留了个房,当然,不准你成天回家办公,只是我不高兴的时候,让你在那里过夜。”

    季子强摇着头,连连说江可蕊太狠了。

    他们往里走,大概到了冲凉房的位置,季子强说:“在这里封一个磨沙玻璃的墻,大概有二十平米左右,安排一个可以两个人同时洗澡的大宰。不知道有没那么大的。”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着,小声说:“考虑你这人太色,所以,最好在这四面的墙都安镜子,这样,你就什么都可以看到了。”

    季子强连说:“好啊,好啊”

    心里当然高兴,一边听,一边想像着,想像两个人躺在一个大宰里,想像着前后左右上的镜子折射着,心里不禁一热,便有了感觉,就把江可蕊抱了一下,他的手放在江可蕊的屁股上,那冲动就更加强烈了。

    江可蕊吓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你别乱来!外面有工人呢。”

    她把手伸下去,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往外面拉。

    季子强忙说:“我没有乱来,我只想摸。”

    江可蕊说:“我还不知道你啊,摸着摸着,你就要来真的了,你是得寸进尺的一个人。”

    季子强很正经的说:“不会的。”

    江可蕊说:“你还少呀?”

    季子强自己的小名自己也知道,就摸鼻子笑笑不说话了。

    江可蕊实际上也不是一个喜欢挑剔的人,就是在卧室说了一个小的问题,其他也没什么可说的,季子强来的时候就带了几包好烟,现在给工人们发了一圈,又扔下了剩的一包烟,说了些感谢的客套话,两人就离开了。

    季子强的心里早就跟狼抓里一样,天也热了起来,江可蕊穿的也不厚,身上的肉香就不断的飘溢着,这香气芬芳,闻着很舒服,季子强那还有什么闲情雅致看那个破房子呢?

    回到了季子强住的竹林宾馆房间里, 他们没有什么过多的语言,就用娴熟的动作展开了接吻、撫摸……在季子强接下来的进攻中,她更是清香四溢,她开始轻喘,然后紧紧地抱紧季子强,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疯狂的喘息与抖动。

    对他们两人来说,其实,这才是最高形式的交流,这种交流他们彼此才能获得最高的乐趣。

    但季子强的太过激烈了,江可蕊不得不说:“你慢点啊,你把我弄伤了,你把我弄痛了。”

    季子强说:“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会痛呢?习惯以后就会好了。”

    江可蕊说:“你混蛋,你真是个混蛋,你去死吧。”

    季子强说:“人生自古谁无死,不过死之前我还有个建议,咱们再来一次怎么样?”

    江可蕊就笑着开始抱拙子强,说:“你真无赖,你真无耻,你真混蛋……”

    骂完他之后,她又问:“你是不是会每天想我?你说实话。”

    “当然了,每天要想好几次呢。”

    她说:“那好吧,看在你想我的面子上,我在陪你来一次。”

    季子强就真的又来精神了,江可蕊的身材美得简直让人窒息,季子强喜欢有着那样一副身材的女人,疯狂而盲目的喜欢。

    除去身材之外,江可蕊还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五官搭配得很合谐,从什么角度看都极具气质,这是一种高贵的气质。而且,她还有一具能提起男人情绪的身体,足以吸引季子强最大的热情,当然,以上这些好感来得没有任何理由,它所凭借的只是季子强自己的感觉。

    江可蕊的眼睛很深,季子强总说她的眼睛象海。每到这时候,她就会说:“如果我是海,你就是海里的船,无论怎么样也逃不出我的怀抱,哪怕你是一艘航母。”

    -----------------------------------------------------------------------------------------------

    特推山谷无知789凤凰畅销《权利密码》

    简介:眉山饮水工程水管爆裂,市水利局局长何江陵突发心脏病死亡,儿子何远鹏霉运连连,谁曾想酒吧买醉,意外捡回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之后,何远鹏一下子官运亨通,且看官二代男人如何玩转仕途!

    链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