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点都没有意外,全市长说了:“对了子强,我接触过一家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这个老板叫柯瑶诗,人很不错啊,事业干的也大,你看这次的项目是不是可以重点考虑一下她们的公司。 ”

    季子强就记起了今天在楼梯见到的那个妖娆的女士了,真的和王稼祥今天推测的一样,这个女人也是来扑广场项目的,不过人家找到了全市长。

    嗯,也不错吧,不管谁来都成,这也是自己一贯的主张,多一家前来竞争,就多了一份新屏市讨价还价的筹码。

    “行,在同等条件下我会优先考虑这家的,请市长放心。”季子强说的是很客套,也是很虚的那种场面话。

    全市长一听心中就有点不高兴了,你季子强也是官场上行走的人,我这样的暗示你能听不懂吗你还有这样官样的话来对付我我找你季子强是看的起你,你不过是一个落了难的贬官,不要把身份忘了。

    全市长冷冷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子强同志,有时候看问题啊,我们不能仅仅的局限在眼前的利益上,就比如说这个招商问题吧,虽然我们可能给出鸿泰地产公司的条件优惠了一点,但从本质上讲,我们的工程质量也会更高的,所以我建议啊,你还是重点的考虑一下他们公司。”

    季子强已经躲不过去了,今天谈话的重点也很清楚了,全市长就是要说这个公司,就是要让自己吐口,自己不说出一个扎扎实实的话,全市长恐怕就会对自己有成见了,以后两人也就难处了。

    季子强现在还没有能力和资格来面对全市长的威慑,他犹豫了一下说:“那市长的意思呢我们给出多大的优惠”

    全市长想了想说:“我们可以补贴一点,只要他能加快工程的进度,保质保量,几百万也算不了什么。”

    季子强心中很不舒服,几百万算不了什么几百万能解决多少问题能让多少家庭好好的生活能让多少孝坐进好的教室你全凯靖知道吗

    季子强沉默了,全市长也不说什么,就那样看着季子强,他不相信季子强敢于对忤逆自己的意图。

    季子强从自己兜里拿出了香,若有所思的掏出了一支来,自己点上,也没有给全市长发,抽了几口之后,季子强才抬起头说:“要是别的公司报出的条件和这个公司差异太大呢我们这样强行的操作会不会引起那面的不满万一最后牵连到市长你就麻烦了。”

    在说那面两个字的时候,季子强用下巴点了点大楼的对面,意思是市委那面。

    因为季子强对全市长的性格也是有过分析和认识的,他这人,外强中干,不要看他对自己这样凶,只要自己说出他的担心来,他撑不住的。

    全市长也是脸一变,是啊,自己有点忘乎所以了,现在的招标组里还有市委的一个副秘书长在,要真的柯瑶诗的条件和别人差的太多,恐怕不是季子强一个人说了算啊,搞的太过了,冀良青也可能会插手的。

    全市长就拧起了眉头,又一次站了起来,来回的走了好一会才说:“那照你这样说,事情还操作不下来。”

    季子强见自己的话生效了,就平静的说:“也不是这样说,关键就是不能有太大的差别,错的不多,找个借口勉强也就过去了,但错的太多,最后是有点麻烦。”

    全市长就叹了口气,态度也没有刚才那样强硬了,说:“那这样吧,你先谈谈你准备给拆迁户定多少补偿,然后谈谈别的公司大概的报价。”

    季子强就把自己心里想的补偿价位说了出来,最后又说到自己想要的一个结果,至少政府是不能再给开发商补偿的,最好还能在土地转让上要一点钱回来,这是两个基本的设想。

    全市长听的很认真,他在听完之后,又综合的考虑之后,才说:“那行吧,让他们公平竞争吧,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我还是希望你能重点考虑一下这个公司。”

    季子强心中也算松了一口气,只要条件差不多,自己当然是可以送一个人情给全市长的,但前提是差不多的情况,自己在目前还不能和全市长为这点小事闹翻,自己已经和庄副市长有了隔阂,从上次会议中也看出来了,庄副市长对自己一点都没有留情,自己现在要是再和全市长结怨了,那自己在新屏市政府不要说好好工作,就是生存,稳定,只怕都会举步维艰。

    全市长在季子强离开后也是沉默着,本来他想的这个事情是很简单的,只要说通了季子强,事情就会很顺利的解决了,现在看来还不是这样,季子强提出了市委的监督,这当然是有季子强对自己恐吓的一面,但不得不承认,事情做的太过了,市委肯定也会干预的,看来自己还是要和柯瑶诗好好的筹划一下。全市长不再犹豫,他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柯瑶诗的号码,问:“你在那里”

    柯瑶诗回答:“我在海角宾馆等你呢,你现在过来吗”

    全市长底层的说:“嗯,你刚和季子强谈完,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柯瑶诗急切的问:“谈的怎么样季市长答应帮我了吗”

    “见面再说吧,电话里说不清。”

    “嗯,嗯,你快点来。”柯瑶诗显的有些迫切的样子。

    柯瑶诗今天下午早早就来到了这里,她对全市长是抱了很大的希望的,这哥项目对柯瑶诗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过去她的房地产公司做的并不是太理想,她需要奋起直追,而现在的广敞园就刚好是一个契机,有了全市长的协助,柯瑶诗是信心满满的。

    柯瑶诗过了年已经三十三岁,她在年龄上已不很时尚了,但是,她那妩媚动人的模样和她在性~功能上的奇异,使所有与她有过密切交往的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柯瑶诗拒面对一大群男人的包围,但她除了婚姻意义上的丈夫之外,现在她只把重点放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全市长了。

    在柯瑶诗看来,全市长虽然不够浪漫,年龄稍大了点,但他开朗、幽默,为人简单,而且他的身体素质较好,加上长期服用高级补品的作用,**上能力并不输于年轻人,他对自己也是万般依恋的,因为实在很难找到像自己这样特殊的人物。

    关键的问题是,他还是市长,这对自己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自己需要在新屏市有一个稳定,牢靠的后台靠山,那就非他莫属了。

    全市长在走进海角宾馆的十六幢306房间时,柯瑶诗已洗了澡躺,在**上看电视,全市长俯身抱着柯瑶诗,在她的脸上、身上轻柔地吻了一阵,柯瑶诗也娇嗔地表扬道:“今天表现很好,身上没有酒味和味”。

    全市长在这一点上很讲究,只要有时间,他总会冲个澡,刷个牙,嚼上一颗口香糖,喷上几滴法国男用香水,这不仅可以去掉残留的酒味,还能刺激性慾。

    柯瑶诗披着一件暗红色的浴衣,雪白的肌肤和特别丰满的胸部半掩半露,撩人心魄。她把房间的灯光调得若明若暗,使光充满了**和神秘。

    柯瑶诗就嘻嘻的笑了起来,这个时候,月光还是穿透了窗帘泄了进来,柯瑶诗缠绕着全市长的脖子和他躺在**上,这个姿势是她喜爱的,她没有问项目的事情,这也是柯瑶诗的高明之处,虽然此刻她对项目的事情很关心,但她更知道,只要喂饱了全市长,他什么都会自己说的。

    柯瑶诗就絮絮叨叨的和全市长绵绵不断的说起了情话,全市长还是喜欢把她的面孔挨到自己的眼睛最近,就这么定定地望着她,等他看够了,他就会用唇轻轻地触动一下她的唇,她也会用她那性感的唇同样回应全市长,这时候,唇与唇之间的闪避与探询,会有爱意的传递,像是在祛祛的呼唤,又像是在破译某个破译了多年仍然是无底的谜。

    终于,两人互相拥在了一起,用嘴吸~吮着、轻咬着、让口腔里的芬芳一如夜菊的幽香,在朦胧的光影里荡漾开来,全市长开始抚摩她,从面颊一直到她的腰部,用指尖、掌心、手背,变幻着手势,转化着角度,全神贯注地披阅着、领会着,全身心地沉浸在身体与身体的交谈之中,忘记了一切,也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只留下了她身体的颤跳,只听到她的嬌吟和喘息,时起时伏,时急时缓,像抖动在水面上的音乐。

    啊,全市长心满意得的想,原来自己的手会弹琴,原来她的身体会唱歌,他惊喜了,情不自禁地,摩挲着她,她就躺在那儿,遍体流溢着一种光,脸上布满了云霞,不知有了多长的时间,全市长突然发现她的身体就如同一朵花蕾般正在向自己绽放。

    哦,是的,生命就在这个瞬间开放了,全市长几乎已经意识不到自己还有什么慾望,只是想抚摩她、感受她,只是想看到从她心里流露出的幸福,只是心甘情愿地被这一片光华所笼罩。

    特推山谷无知789凤凰畅销书权利密码

    简介:眉山饮水工程水管爆裂,市水利局局长何江陵突发心脏病死亡,儿子何远鹏霉运连连,谁曾想酒吧买醉,意外捡回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之后,何远鹏一下子官运亨通,且看官二代男人如何玩转仕途

    链接:vycifengbookyc3037491ht本站更新比黒煙中文网慢30分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