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全市长有点惊讶的说:“那不成了空手套白狼了”

    柯瑶诗呵呵呵的笑着说:“你以为房地产公司都用自己的钱做项目,按我们行话有个18套的,基本套住的都是别人。免费提供”

    全市长起身点了根,吸了两口之后说:“这样啊,那我可以考虑一下你们公司,只是怕有难度啊,我现在没有直接管这个项目”

    柯瑶诗发嗲说:“不想帮人家就算了,何必找借口来搪塞人家”

    全市长走过来,搂了一下她说:“我不是搪塞你,我是真要考虑一下,这个项目最近我基本没怎么管,都是季副市长在抓的,我不知道他那面是个什么情况了,有没有意向的公司,所以等我和他碰个头之后才能确定。”

    “你是市长啊,这事情还用和他碰头我反正是靠上你了,在说了,挣钱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这里面我是给你留了一块的。”

    全市长眼神一荡,他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说得也对,我既然是市长,当然是可以决定这件事情的,至于怎么操作,我看这样,你先回去准备资料,我下午给季副市长提一提你的事情,看看他那面是什么打算,晚上我们见面,我在告诉你怎么做。”

    柯瑶诗大喜过望,就踮起了脚尖在全市长的脸上亲了一下,回头看看关着的办公室门,咯咯的笑了起来。

    全市长捏了捏柯瑶诗的鼻子说:“宝贝,为了你,什么事我都愿意做。除了我,我不允许你心里有任何人。”

    柯瑶诗反问道:“那你呢除了我,是不是还有别人”

    全市长就说:“有啊,我老婆”

    柯瑶诗“且”了一声,说:“我是说,除了你老婆和我,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

    摇摇头,全市长说:“没有了,我心里只爱你一个。”

    “我才不相信呢,你手中的权利那么大,肯定有很多女人想巴结你的。”

    全市长避开了柯瑶诗的目光说:“真的没有”

    柯瑶诗说:“哼,我才不相信呢,你口口声声说爱,谁知道是真爱还是假爱”

    全市长说:“我现在真的只爱你一人,以前有过一个,现在已经不和她来往了。”“你们是怎么搅合到一起的,是你引誘她还是她引誘你”柯瑶诗突然来了兴趣。

    全市长不满地说:“你不要用引誘这个词好不好太难听了而且这事都过去了,就不要提了。”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我想听。”柯瑶诗撒娇说。

    “好、好我说。是她引誘我。有一天我晚上加班,她就悄悄来到我办公室,假装和我谈事情,然后就坐到我大腿上了。”

    “她结婚了没她老公不知道吗”

    “她老公在别的城市工作,不可能知道。”

    “那你们现在还来往吗”

    “不来往,她已经调到她老公所在的城市工作了。你不要再提她了好不现在我只爱你一人,她已经成了过眼云。”全市长说。

    柯瑶诗见他真的有点不高兴了,只好不再追问,两人又谈了一会广场项目的操作问题, 柯瑶诗才款款的离开了政府,回去准备资料了。

    季子强在和王稼祥分手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现在他已经逐步的要考虑更多的细节上的问题了,他叫来了秘书小赵,让他到市设计院去看看设计的图纸出来了没有。

    他要根据设计图纸详细的算算,到底自己在广场项目上要价多少才是恰如其分,他既不想让开发商亏本,也不想让政府吃亏,找到其中的一个平衡点很重要。

    这面小赵刚离开,办公室的副主任凤梦涵又来了,她拿着一盒宣传部刚送来的广场项目宣传片,准备给季子强看看,要是季子强没有什么异议,片子就送到电视台去准备播放了,提前给广场的项目造造势。

    季子强的办公室里有电视有影碟机,但放在里面的卧室里,他想搬出来,凤梦涵却说不用了。

    他们便坐在**上审看。那卧室只是暂时休息的地方,放一张**和一个大柜子之后,就什么转动的空间了,看了一遍,季子强还想再重复看一次,拿遥控按了按,但因为遥控许久没用了,电池没电,按了几次都不灵,凤梦涵便走过去用手操作。

    她弯着腰,季子强就看见凤梦涵因为衣服上移,腰间露出了一抹雪白的细肉来。

    季子强就莫名其妙的,突然有一股热气从身下升腾起来。凤梦涵吸引了他的视线,他心里便有了一种燥热,一种渴望,但季子强还是理智的,他忙移开了眼光,克制自己那燥热那渴望的浓烈。

    凤梦涵又坐到他身边时,他就有点看不清楚电视里播放的内容了,稀里糊涂地等片子播完了,就过去要关了电视和影碟机,哪知,凤梦涵也站了起来,又要去按重复键,这样,他们就碰在了一起。

    他是站得很稳的,凤梦涵却只是想按了重复键后再回到**上来,只是单脚着地,所以,这一碰,她没站住,向一边倒去,季子强忙拉住她,不知是有心,还是没心,却拉得力大了,把她拉到了怀里。

    季子强慌忙松了手,她慌忙挣脱了他,两人脸都红了。

    季子强讪讪的说:“对不起”

    凤梦涵却没说什么,匆匆走出卧室,其实凤梦涵的心也很乱,回到了外面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理了理本不零乱的发,想着季子强刚才那举动是不是存心的,如果,他是存心那么做,那又是为什么呢暗示他对自己已经有了意思他也开始喜欢自己了还是只是想要得到她像其他那些领导一样,想要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拥有垂涎的女色。

    凤梦涵觉得不可能,在她的所见所闻里,他一直都是对自己规规矩矩的,更多的时候还是自己想要得到他。但一想到季子强的妻子,凤梦涵又失望了,自己和季子强只能是无望的一种期待,在宿命中,自己已经永远无法和他在一起了,一想到这,凤梦涵就觉得心痛,季子强的英俊潇洒,他的随和体贴,都是没人可能比的。

    何况,凤梦涵一见到他,就有一种亲切感,一种在梦中相见过的神秘感。

    季子强从卧室里出来,他的脸上已经平静了,他说:“影碟先放了这,晚上,我再看一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即使有什么修改补充也只是一些小问题。”

    凤梦涵便也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说:“那我回去了。”

    季子强说:“嗯,谢谢你了。”

    凤梦涵说:“客气了。”

    季子强突然说:“有个事,想问问你,你还没男朋友吧好多人都很关心你的事。”

    凤梦涵说:“你也想给我介绍男朋友吗”

    季子强忙说:“那里,那里。我只是问问,只是希望,你别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了,自己的事也该考虑考虑了。”

    凤梦涵也不忌讳地说:“不好找,要找一个合适的不容易。”

    季子强说:“不能因为不好找就不找了。”

    凤梦涵说:“我会努力的,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季子强和凤梦涵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凤梦涵在笑声中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但很快的,季子强突然发现,自己又作了一件错事。他不该对凤梦涵那么关心,他不能再对别的女人太关心了,他不能让别人引起误会,自己怎么可以关心人家的婚姻大事呢如果,引起人家的误会,那就麻烦了。

    女人通常是很容易误会的,就像那个公安局的柯小紫一样,一旦她有了什么误会,有了什么想法,其实也是挺让人头大的一件事情,这个二十岁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到底她喜欢了自己什么呢自己好像也没对她怎么样吧她竟一种穷追不舍的样子。

    这么想,他就想到了柯小紫那漂亮的脸,想到她那高挑的身段。摇摇头,季子强想,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自己是哥有老婆的人,好女人总是层出不穷的,自己不能见了一个就喜欢一个,不能喜欢一个就要拥有一个,他是不能这么做的,特别是以后,更不能这么做的。

    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看,天啊,新屏市真的邪,想着乌龟就来鳖,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电话是柯小紫的号码。季子强就没接,直接挂断了,他不想招惹她,季子强知道,她给他的电话不会是谈工作。

    但马上,柯小紫的电话又打进来了,季子强不得不接了。

    柯小紫第一句话就说:“我以为,你不接我电话了呢”

    季子强只好淡淡的问:“有事吗”

    柯小紫说:“没事会打你的电话吗”

    季子强说:“那你说吧。”

    柯小紫说:“那天,你请我吃饭了。今天,我要回请你,我还有事要和你谈。”

    季子强推了一句:“我要准备明天的会呢晚上要加班的。”

    柯小紫说:“我也占不了你多少时间,要不这样吧,你不来,我去你办公室。”

    季子强有点慌乱了,他当然不敢让她到办公室来,晚上没有人,两个人呆在办公室里,这丫头又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谁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

    特推山谷无知789凤凰畅销书权利密码

    简介:眉山饮水工程水管爆裂,市水利局局长何江陵突发心脏病死亡,儿子何远鹏霉运连连,谁曾想酒吧买醉,意外捡回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之后,何远鹏一下子官运亨通,且看官二代男人如何玩转仕途

    链接:vycifengbookyc3037491ht本站更新比黒煙中文网慢30分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