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不得不坦白了:“现在有一个问题啊,可蕊,装修和买家具可能要化十多,二十万元钱呢,我没有那么多。(o)你看看你”说道这,连季子强都有点不好意思再往下说了。

    江可蕊就不说话了,发着愣,过一会才说:“你是说你连一,二十万都拿不出来?”

    “嗨,拿的出来我能找你啊?”

    江可蕊就放声的大笑起来,说:“我真是服你了,你这市长当的,结婚的时候你没钱,还是问人家借的,现在搬个家也没钱,唉,好,把你账号给我用短信发过来,我给你打20万过去,哎,等下,你平时的钱呢?”

    季子强就给他大述其苦,说一月多钱啊,自己给家里多少啊,平时出去吃饭什么的,反正就是一个主题,绝不能让江可蕊感觉到这钱是自己用在讨好其他的女人方面去了。

    不过天理良心的说,在女人方面,季子强倒是真的没有用过多少钱。

    嗯,好像也不是?我记得他也经常买日常用的,有次还用的是欧洲进口的,一盒30好几呢?据说是因为质量好才买的。

    最后季子强就把自己的账号给江可蕊发了过去,这一下季子强心中有了底气,给王稼祥打电话的约他看房子的声音都大了许多。

    下午季子强就叫上王稼祥一起,还带上一个王稼祥找来的装修公司的经理,一起到市委的家属楼去看了看,季子强也不是太懂行,主要就是王稼祥和那个装修公司的经理在说,问到季子强的地方,季子强也是连连的点头,好像和王稼祥很有英雄所见略同的味道,实际他根本就没太听懂什么亚克力啊,什么透光石之类的装修材料。

    最后这装修公司的经理一听季子强还是个副市长呢,就一口说:“王主任,设计和装修你就不用在操心了,我一定做好,钱也不收了,算是我对季市长的一个心意。”

    这句话季子强是听懂了,忙说:“那不行,那不行,钱一定要给,你算一算,多了我也拿不出来,你就按五万的装修费用考虑,我看着地板有的还能用,翘了的可以拆除,好的就不用动了。”

    王稼祥有点搞笑的看看季子强,说:“领导,现在五万能装修个什么情况啊?算了,你不要管了,张老板说不要钱肯定也不合适,就按市长说的,五万的费用,但我要看到十万的效果,成吗?张老板。”

    张经理是不同意王稼祥的话,他还在说不要钱,季子强对王稼祥这话也是不同意说:“五万就是五万,要是超标了你们就是害我,你们超多少我就要给多少,但我真的不需要搞的那么好,张经理,我这人说话算数的,你要这样做我就只好换人了。”

    季子强声色俱厉,说的很坚决,一点都没回旋的余地,让张经理和王稼祥都很尴尬的不好接季子强的话了。

    季子强是不能稍加颜色的,他不想占这个便宜,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自己今天得到了五万的好处,明天或许自己就要用五十万来偿还,何必呢,不过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自己和江可蕊每天都很忙,能有多少时间来在这里享受。

    王稼祥对季子强还是有些了解了,两人好歹也在一起了几个月的时间,他感到自己可能真的把事情办偏了一点,就自嘲的笑笑,说:“得得得,这拍马屁一下拍到了马腿上,我错了,我错了,张经理啊,就按季市长的想法来,以五万为标准,不要超预算了。”

    这张经理对季子强根本是不了解,他就还想坚持一下自己的想法,但王稼祥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他一愣,也就闭嘴了。

    季子强见他们都听进去了,这才缓和了一下表情,说:“你们二位的心意我理解,真的谢谢了,但这房子说白了,也是公家啊,说不上那天就要搬走,家具买了还能拉走,这装修总不能拆下来带走?所以我感觉五万的装修也挺不错了。”

    王稼祥和张经理也都唯唯诺诺的连连附和着,几个人又谈了一会,季子强感觉也没什么要特别叮嘱和注意的事项,就离开了那里。

    路上季子强就把装修的事情全盘交给你王稼祥,对他说明天就给他取五万元钱过来,等装修好了,再找几个人一起去买点家具搬进去。

    王稼祥就说:“市长,家具我看还是等你夫人来看一下再定?”

    季子强想想也有道理,就同意了。

    他和王稼祥说着话就走进了政府的大楼,上楼的时候,就见前面台阶上一个女人,背对着他们也在上楼,从后面看,袅袅婷婷,一步三摇,细腰肥**,很是妖娆。

    从背影看,肯定不是政府的人,这不是说季子强对政府女性都侦查过的问题,主要是穿戴上,政府的女性不会有这样的高调性~感,那屁股包的圆圆的,裤腿半短,露出一抹雪白的肉肉,哪个政府的女同志在上班时间也不敢这样穿啊。

    季子强就多看了两眼,不过前面这女的上楼上的慢,季子强他们很快就要超过去了,王稼祥偏头一看,就招呼了一声:“柯老板,来了啊。”

    这女人就也转过了头,看了一下王稼祥,但眼睛又在季子强的面上停留了那么一下,说:“是王主任啊,我来政府办点事情。”

    王稼祥笑笑说:“奥,闲了到办公室坐啊。”

    女人就笑眯眯的说:“一定,一定。”

    季子强脸上也是挂着微笑,人家和王稼祥认识,自己也处于礼貌的笑笑是应该的。

    不过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季子强还是有点惊讶,这个女人长得很精致,在某些方面,还有点和叶眉挂像,不过气质上明显就逊色了很多,没有叶眉那种在智慧雕琢下的灵性。

    智慧是气质不可缺少的养分,智慧使女人能把握自己,从容自信,进而富有迷人的持久的魅力。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其实,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的气质,如同各种各样的话有各种各样的味道,只不过是,受到认可,受到欢迎,这种味道就被称之香,反之只能孤芳自赏了。

    聪明的女人不会盲目克隆别人的美,她们知道,气质蕴藏在差异之中,只有不断创新,才能拥有与众不同的韵味,成为让人一见难忘的人。

    季子强和王稼祥很快就从这个女人的身边走过去了,季子强低声的问:“你认识?”

    王稼祥一笑说:“当然认识,不过我不想为你介绍她?”

    “为什么?”季子强很好奇。

    王稼祥说:“她是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总柯瑶诗,一个在新屏市很有点影响的女人,但这不是说的她的事业,嘿嘿,你需要介绍吗?”

    季子强微微的摇下头,既然是房地产公司的,那当然就不用介绍了,她来十有**就是冲着广场项目来的,自己何必太早接触呢,看来王稼祥很懂自己。

    两人到了上面,就各自分开了。

    不错,柯瑶诗是冲着这个广场的项目来的,但她不是来找招标办公室,也不是来找季子强的,她要找全市长,她们两人在最近亲热的如火如荼的,但时间不等人,项目在每天推进着,柯瑶诗不得不来提起这个项目的事情了。

    全市长也没有想到柯瑶诗回来办公室找他,心里也是一阵的紧张,脸都有点白了,说:“瑶诗,你怎么来办公室了,有事情吗?”

    柯瑶诗暗自好笑,俗话说的做贼心虚,应该就是现在全市长这个样子?自己一个堂堂的房地产老板,就算是来找找你市长,谈谈工作,也是很正常的,至于如此紧张吗?她笑着说:“我来看看你,怎么不行啊?”

    全市长赶忙过来自己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说:“行,行,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一天很忙的,事情太多。”

    “嗯,我知道啊,我就坐一会。”

    “你一定有什么事情,说。”

    柯瑶诗假装不解地问道:“什么啊,我没事情,就是路过政府,上来看看。”

    全市长还是很疑惑的说:“真心话,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

    柯瑶诗在办公室很优雅的旋转了一圈之后站定,说:“要是帮忙啊,嗯,我的事业你可以帮忙啊!”

    全市长笑了笑,这就简单了,最怕的就是女人问自己要名分,不要名分什么都好说,他很亲切的:“哦,你现在不是有自己的事业了吗?你的地产公司经营不错嘛。”

    柯瑶诗说:“我想拥有更大的事业!”

    全市长:“那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柯瑶诗:“我想要广场这个项目!”

    全市长一下子坐起来,认真地看了看柯瑶诗,说:“这个项目啊,嗯,你拿的下来吗?可是上亿的盘子啊。”

    柯瑶诗不屑的说:“你太外行了,这项目看似上亿,实际上投入并不会太大。”

    “我没听懂。”

    “我给你大概说一下。拆迁款可以拖一拖对?还有施工方肯定要给我垫资对,有你在,银行多少也能贷点款对,还没修好,我就可以开盘销售地下商场对?这样操作下来,我不用掏钱就能干成这个项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