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轻点揉,轻点。(o)”柯瑶诗娇滴滴地声音反而促使全市长更加大力的揉捏撫弄。

    柯瑶诗面色也越来越红,而且身子也不再扭摆得这麽厉害,只是被全市长刺激得一跳一跳的,她的口中不再叫唤,转而吐露出嘤咛的细细嬌喘,身子也软化了下来。

    对于全市长和柯瑶诗的激情萌动,季子强当然是不知道的,他更不知道下一步柯瑶诗会对自己构思好的广场招标带来什么麻烦,他还是每天忙绿着,前来报名投标广场项目的公司越来越多了,季子强终于等到了张老板的公司。这天,张老板带着公司的总工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一下子就心情很好了,他邀请他们坐了下来,明知故问的说:“张总,今天怎么舍得到我这里来坐坐呢?”

    张老板示意总工把给季子强带来的几条好烟和好酒放在了季子强里间的休息室,就笑着说:“我没有事情肯定是不会来的,这不是我临时抱佛脚,而是我理解季市长的为人,我不能用商耻用的那些套路来应对一个你这样的朋友。”

    张老板的话很直接,也很中听,在无形之间,张老板就把季子强从那些庸庸碌碌的领导中剥离了出来,也表达了他对季子强的另眼相看。

    季子强没有客气,也没有谦虚,面对这样一个人,季子强觉得还是直接一点好:“那么今天张老板来是为什么?为广场的项目?”

    “是的,我刚才已经报名了,回去就要做一个设计方案和投资预算,但在此之前,我还是想来和季市长你见见,听听你的想法,听听你的建议。”

    季子强拿出了一盒香烟,若有所思的抽出了几根烟来,给张老板和他的总工散了过去,想了想说:“你对这个项目是什么看法?”

    张老板闪动了一下眼皮,他想,自己要不要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的看法呢,现在自己和季子强的关系准确的说,还是一种需要斗智斗勇的甲乙双方关系,自己的底牌露的过早,会不会让自己在下一步的竞争和谈判中失去优势呢?

    他沉默着,但他很快的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从来都没有遇见过的很奇特的官员,他具备少有的睿智和洞悉能力,更重要的是,这个季子强有着不同于其他官员的认真和执着,自己假如没有直言相告,他绝对可以听的出来,后果就是,他也会同样的对自己遮遮掩掩。

    在一阵的思考后,张老板很凝重的说:“这个项目的意义我就不多说了,我就单单从经济价值上来讲,你们的公告我认真研读了,现在有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那就是给拆迁户们补偿多少?这个数字我不知道,但不管怎么说?我粗略的算了一下,还是有利可图。”

    季子强很满意张老板给出的这个回答,他没有用其他那些老板们管用的哭穷,贬低经济价值的方式,他明白无误的告诉了季子强有利可图,这就是是一个下一步合作的基础。

    季子强在最近几天接触到了很多老板,他们总是在强调这个项目挣不到钱,自己之所以参与,完全是为了提高公司的牌,为了扩大公司的知名度,其中好几个老板都提出了自己的拆迁补偿标准,当然,那标准都是按照上次全市长搞到那个标准在说事。

    还有几个老板除了报出较低的补偿价格之外,还希望获得新屏市政府的一定资金补助,说这个项目肯定是亏的。

    对这些人的说法,季子强自然是不会完全的相信了,因为他们是典型的商人。

    可是实事求是的说,广场项目到底最后的盘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季子强心中还是没有准确的答案的,虽然设计院和规划局给出了一个数字,但那个数字季子强也不大相信,他理解这些部门的保守,也理解这些部门的很多人为因素。

    他现在最想听到的是一个较为准确的数字,就算不是太准确,但季子强希望可以通过这个数字来推测出一个实际的情况,而张老板就刚好是一个可以告诉季子强真实情况的人,因为季子强欣赏张老板,他也明白,张老板也懂的自己,这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季子强就毫无顾忌的说出了自己想要制定的搬迁补偿价格,并同时告诉张老板,这个价格仅限于今天在这个办公室里谈论,他还没有最后的确定,也不想让拆迁户们提前知道,因为事情总是在不断的变化,给予拆迁户的希望越大,将来一但有什么变换,带给自己的麻烦也就越多。

    张老板很理解季子强的想法,对季子强能这样坦诚的对待自己也很欣慰,他在心中盘算了一会之后说:“要是这样的话,利润肯定就会减少,但我还是坚信,不会亏损。”

    季子强的心中就有了底,他要展开自己的第二个设想了:“那么张老板你算一算,要是我要求你在这个项目上再拿出2千万来,你还剩多少利润。”

    张老板大吸了一口凉气,他惊讶于季子强的推算准确,不错,这个项目做下来,应该是可以获得2千万到三千万之间的利润,这主要来源于地下商场的地理位置极其优越,出租和销售肯定都不会成为问题,但假如把2千万都给了政府,自己企业就几乎无利可图了。

    张老板就下意思的摇摇头说:“季市长,这个恐怕做不到,投资上亿的一个项目,最后一无所获,虽然该项目在宣传和广告上会有一定的意义,但风险过大,我宁愿不做。”

    季子强就露出了笑容,他并不是真的要一下把对方的所有利润都收刮干净,但至少他已经推算出了这个项目的底线,季子强就说:“张老板,我承认,每一个项目都是奔着挣钱而来的,我不至于让你们劳而无获的,但也并不是你说的一个亿的投资那么多?”

    张老板也笑了,说:“季市长的算盘很精啊,不错,我们实际投入的钱不会太多,下面不管是承建方,还是设备方,都会帮我们垫资,在拿下土地之后,我们还可以贷款,但不管怎么说,你的要价高的离谱,我就表个态,按现在这个拆迁补偿的价格算下来,我最多只能做到和政府两清,谁不找谁的钱,再多了我就不会答应了。”

    季子强并没有想要在今天就把这些细节敲定下来,这不过是个彼此的交底试探,至于最后的细节敲定,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季子强就说:“好了,我们今天就先谈到这里,欢迎你的参与,但最后怎么选定,我们还有一个招标委员会,那里会邀请一些相关部门,还有一些专业人员,我只是随便的谈谈我的看法,并不是最总的决定。”

    张老板也知道现在是适可而止的时候了,彼此的想法都已经清楚,后面就看怎么操作了。

    张老板和他的总工一走,季子强在办公室就盘算了一会广场的投资,收益问题,这一想到了钱,季子强就赶忙的给江可蕊去了个电话:“可蕊,我啊,忙不忙,想和你说件事情。”

    江可蕊在电话那头说:“不忙,我在台里,你有什么事情?”

    “你的商调函已经发了,估计很快就到你们电视台了,江局长什么时候能来上任啊。”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说:“子强啊,我可是真有点担心啊,从来没做过官呢?你说我能当好局长吗?”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江可蕊同志,你说出错了,是副局长。”

    “切,贫嘴是?这有多大的区别。”

    “唉,你真是没当官领导啊,我来告诉你,局长和副局长的差别很大,要是说当局长呢?我真替你担心,不过这副局长吗,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基本和群众一样,就是举个手罢了。”

    “不会,不会,好歹是个领导呢?”

    “那领导多了去了,还有天天看报纸,一个人都不管的领导呢?你放心好了,有我在,我会很好的帮助你的,组织的怀抱很温柔。”

    那面江可蕊嘻嘻嘻的笑个没玩,好容易在制住了笑说:“行了,我知道了,不过暂时还过不去,我这一期节目还没录完,等节目ok了,我就过去走马上任,要没其他的事情,就先挂了?。”

    季子强赶忙喊住她:“等等,等等,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说?”

    “那就说啊?可不要说想我什么的?那忒俗。”

    季子强摇了一下头,说:“你自作多情啊,是这样的,你来了我们不是要住房子吗,房子已经定了,是市委家属楼,老楼,现在要大概的收拾一下,买点家具什么的。”

    “嗯,行啊,你在那面看着办就行了,我这人对这些不是太挑剔的。”

    季子强就嘿嘿的一笑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操心,我来操办。”

    “好啊,那你看着收拾就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