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市长全凯靖会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吗?柯瑶诗对这一点还是很有信心的,他们两人过去也是认识的,在一起吃过好多次饭,也开过好多次会了,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在一起吃过一次饭,那是一个工作会餐,桌上的人有89个,女士也有23个,但柯瑶诗还是发现,每次自己给市长全凯靖敬酒的时候,全凯靖的眼光都会闪烁不定的在自己的胸部溜达,即使全市长掩饰的很好,没有其他人那种刺裸裸的样子,但柯瑶诗依然可以用女性独到的感触,明白埋藏在全市长心底的对自己的一种渴望的欲念。

    今天的柯瑶诗已经在办公室坐了很长时间,她手里拿着一支签字笔下意思的旋转着,她思虑了好久、犹豫再三才给全凯靖发了短信的。

    短信的内容只是告诉他,自己希望邀请他一起坐坐,当然了,一个短信是不是能够约出来全市长,她就拿不准了,但她仍要试一试,因为时间不等人,广场的项目对柯瑶诗具有难以抵挡的誘惑,她渴望自己能够拿下这个项目,她也精心的盘算过了,这个项目可以让自己赚上一把,下面的商场在那个位置一定是可以卖出一个好的价钱,更重要的是,广场项目是一个新新屏市的标志性建筑,有了这个项目,在新屏市的地产界就有了一张无形的招牌。

    但想一想自己在新屏市的对手们,每一个都是雄心勃勃的样子,柯瑶诗一下就没有太大的把握了,现在的竞争太过激烈,比自己实力强悍的公司还有一大把呢,除非全市长能够尽力帮一下自己,那情况又另当别论。

    柯瑶诗在办公室焦急等待了十多分钟,仍不见全市长的回复,柯瑶诗的心逐渐沉了下去,开始思考别的办法。

    可就在这时,柯瑶诗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赶紧按一键一看,心情刹那间又无比激动起来,短信是全市长发来的。

    全市长的短信说:刚才在开会,没能及时回复信息。

    柯瑶诗大着胆子回复他说:“全市长有空没?想和您喝喝酒呢!”

    又是隔了好久,全市长才回复说:“我这几天很忙!”

    柯瑶诗想,他也许真的很忙,也许有什么顾虑。不管怎样,她已经迈出了成功的一步,会继续坚持下去的。

    她又发了一个短信说:“再忙也要休息啊,我等你。”

    全市长勉强的同意了。

    赴约前,柯瑶诗精心打扮了一番:领口低的上衣,紧身的裤子,淡淡的口红……,她对着镜子看了又看,该露的露得恰倒好处,线条也很美!

    喝酒的地点,柯瑶诗原本定在金酒家,可就在她出门的时候,全市长却打来电话,让柯瑶诗到海角宾馆。

    柯瑶诗赶到海角宾馆时,他又来了电话,让她到金饭店。

    全市长频繁临时更换见面地点,让柯瑶诗想到“狡兔三窟”这个成语,猜想,全市长可能担心自己给他设下埋伏。

    柯瑶诗走进金饭店全市长定好的包厢时,全市长早已在等待,见到柯瑶诗,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说:“我刚和朋友在海角宾馆喝茶,那边没有吃饭的地方,只好让你到这里了。”

    柯瑶诗笑眯眯地说:“全市长是贵人,也是大忙人,可以理解。”

    全市长没有回应这样的奉承,只是笑了笑,菜她已经点好了,这时,菜都陆续上齐。

    全市长点了一瓶法国产的特优香槟干邑,服务员开了酒瓶,给他俩斟了两杯后,一股浓郁的香味弥漫开来。

    “来,柯女士,咱们俩先干一杯!”全市长率先举起了酒杯。

    柯瑶诗赶紧举杯,跟他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全市长夹了点菜,边吃边说:“小柯,你喝过那么多酒,应该对这个法国牌的酒有所了解?”

    柯瑶诗国内、国外的名酒都喝过,当然对这个牌的酒有所了解,但她想给全市长一个机会,让他展示自己见识广的一面,因此说:“这酒我虽然喝过,但它的牌概况,我不清楚。”

    说完,柯瑶诗给全市长斟了酒。全市长慢条斯理地说:“干邑是一个地名,位于法国夏朗德省。那里的砂壤土非常肥沃,气候很温和,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最适宜种植葡萄的理想环境。当然,产出的葡萄质量非常优良,是酿酒的绝佳原料。但是,整个干邑地区产的葡萄仍有优劣之分。其中,大香槟区和小香槟区产出的葡萄是干邑的精华。法国政府在法律上的规定,只有用这两个种植区的葡萄按对半的比例混合后酿制的干邑白兰地,法国政府才给予‘特优香槟干邑’的特别称号。咱们现在喝的酒,就是‘特优香槟干邑’。”

    待他说完,柯瑶诗趁机夸奖说:“全市长真是见多识广,哪里像我们只知道酒味,却不知道其历史。”

    全市长得意地笑笑说:“尝到它的味道,同时又了解其化,你才更加觉得它有魅力。有的人纯粹是喝它的价格,觉得它价高,喝它就有面子。其实,像这样的名酒,除了味道,我们还应该喝它的化、内涵。”

    柯瑶诗很崇拜的说:“全市长说得没错,像我一直都是喝它的价格。看来以后要多了解一些名酒的知识,学着喝它的化。”

    全市长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扫了柯瑶诗的面子,随即转而赞扬柯瑶诗说:“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士,自己开公司,很了不起。我很佩服你!”

    柯瑶诗谦虚的说:“我只不过小打小闹,哪里像全市长您位高权重,呼风唤雨。”说完,柯瑶诗朝全市长投去含情的目光,全市长却把目光闪开了。

    柯瑶诗见全市长不“接招”,也不气馁。她知道,全市长必定知道她找他是有求于他,但他毕竟是个市长,不可能轻易就“接招”,万一,她柯瑶诗是带刺的玫瑰,那岂不将他刺得“遍体鳞伤”?

    即便如此,柯瑶诗还是从全市长眼里捕捉到了一丝希望。那就是他的目光扫过她的胸脯时,那一闪而过的光芒。

    她知道,他对她有情慾的冲动。只是,出于安全考虑,他必须克制自己,那么,全市长担心的是什么呢?柯瑶诗决定在全市长面前做个透明人,打消他的顾忌与疑虑。

    她又给全市长斟满了酒,跟他干了之后,跟他说起了自己的家庭情况、大学情况、还有她的初恋。

    她尽量投入感情地诉说自己的经历,说到动情处,她的大眼睛还涌起闪闪泪花。说到自己失败的初恋时,她举起杯子灌了一口酒,伤感地说:“我对他一片真心,他却背叛了我。失恋那段时间,我夜夜以泪洗脸,整个世界一片灰暗。”

    全市长是见过世面的人,向他投怀送抱的人多的是,柯瑶诗的表演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不过,她的表演并不拙劣,至少,她已经让他知道,她是个多情多义的人,凭她的学历和相貌、年龄和事业,她就比他经历过的绝大多数女人要优秀。

    全市长他是个男人,也有七情六欲,要说对柯瑶诗没有想法,那是假的。

    全市长也干了一杯,开玩笑说:“小柯,感情这东西不能强求,快乐点才是真道理。今晚回去蒙头睡个大觉,说不定明天你的真命天子就找上门了呢。”

    柯瑶诗朝全市长投去含情脉脉的目光说:“托全市长的吉言,来,咱们再干一杯!”

    一瓶名酒很快见底,全市长的眼波中也有了曖昧的味道,但他却仍沉稳如山。

    一段短暂的沉默,使气氛变得有点尴尬,又蕴藏着一触即发的力量。

    全市长看了看表,欲言又止。

    柯瑶诗赶紧娇声说:“全市长是大忙人,感谢您抽空陪我唠叨了一个晚上。”

    全市长迟疑了下,有点不舍地说:“公务繁忙,咱们就先聊到这里。”

    说着,他慢吞吞地站直了身子。

    “好!”柯瑶诗再次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全市长没有避开,和她对视了一下。两人都读懂了彼此的心思,可谁都不开口。

    柯瑶诗的思维飞速运转后,决定冒险一试。要知道,约全市长出来一次不容易,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不知什么时候。即使他拒绝了,她只不过丢个面子。而她又不是没丢过面子!柯瑶诗没有移开目光,迅速起身,上前几步,一下子抱住了全市长。

    全市长的顿时呼吸急促,想推开柯瑶诗。

    柯瑶诗却抱得更紧了,全市长不再拒绝,猛地紧紧抱住她,在她的脸蛋上狂吻起来,接着将舌头伸进她的嘴巴里猛烈地吮吸着。这一刻,柯瑶诗泪流满面。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喜悦的泪水,还是耻辱的泪水。

    狂吻了一会儿后,全市长松开柯瑶诗,两人整理好衣服后,全市长意犹未尽地看了她一眼说:“走!”

    两人随后结帐离开。

    出了饭店后,全市长说:“我先到海角宾馆,你在这里等我信息。”

    柯瑶诗含羞的点点头,摆出了一副很温柔的样子。

    海角宾馆和金饭店相距仅几百米,10几分钟后,柯瑶诗就接到了全市长发来短信:288房。柯瑶诗这才起身朝海角宾馆走去,一进房间,全市长就把她抱起来,扔到**上,扒光她的衣服。

    “闭上眼!”全市长低声命令道。

    柯瑶诗闭上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