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何小紫笑了起来,说:“这也属隐俬吗?你们市领导是不是特别多隐俬啊?”

    季子强笑而不答。

    何小紫脸一红,说:“今晚,我想你请我吃饭,可以吗?我想,你应该不会在家里吃饭?听说,你妻子还没有过来。所以,我对你在哪里吃饭很感兴趣。”

    季子强就摇摇头,心中很是为难的,按说这样一个漂亮女孩对自己发出了邀请,自己是不能拒绝的,可是,这个何小紫实在在很多的时候让人害怕啊。

    见季子强没有说话,何小紫说:“我知道,你们领导有很多应酬,很多时候都陪吃陪喝。但是,总不会餐餐都有应酬?没有应酬的时候,你也吃食堂吗?还是到街边弄个盒饭回家吃?”

    “会啊,我也吃食堂的,也在街边吃盒饭。”季子强实事求是的回答。

    何小紫说:“如果,你是在街边弄个盒饭回家吃,我倒也想和你一起去尝尝那盒饭的味道。”

    季子强说:“你太好奇了,好奇得我都不知该怎么回答你了。”

    何小紫说:“有什么不好回答的,实话实说呀!”

    季子强只能变通一下,说:“这样,我今晚要加班,是一定要吃食堂的,就请你吃食堂。”说完,季子强也不等她说话,就拿起电话给食堂的总务打电话,要他给他准备两份饭菜,何小紫似乎不高兴,问:“你怎么也要加班?”

    季子强说:“你也知道,大家都在加班,我怎么能不加班?你不加班吗?”

    她说:“我当然有时侯要加班,但你是市长啊,你和我们不一样,我还以为,可能约你去吃西餐呢!”

    季子强说:“我不喜欢吃西餐,吃不饱!”

    她笑了起来,说:“没听说过。吃不饱的。”

    谈了一会,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他们便一起去食堂,食堂是有区分的,副厅以下的干部吃大食堂,都拥有大餐厅,副厅以上干部,也即是市一级领导干部吃小食堂,聚在一个小餐厅里。地方很宽敞,人却不多,因为是晚餐,有的要回家吃,有的有工作应酬,小餐厅就只有三几个人。每人四菜一汤,放在托盘里,由服务员直接端到饭桌前。

    何小紫很好奇的说:“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小餐厅,这个标准挺高,如果我天天在吃饭,我倒是很满意的。”

    季子强只是埋头吃饭,没有说什么,他不想让其他人觉得他与何小紫有什么工作以外的瓜葛。

    吃了晚饭,季子强看了看时间,问:“要不要送你回去?”

    何小紫说:“你真的要加班?不可以不加班吗?”

    季子强说:“这是工作。”

    何小紫说:“你怎么让我觉得你是个工作狂呢?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很懂得生活情趣的人呢!”

    季子强洒笑一下,说:“你把我看得太高了,其实我是一个很乏味的人,和其他领导一样。”

    何小紫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你一定会喜欢那个地方,我还不急着回家,我要去做瑜伽,每隔一天,我都要去的,那里的二楼是健身室,你可以在那里健身。你成天坐办公室,要经常去健身。”

    季子强很抱歉的说:“我对去健身室健身没有兴趣。”

    何小紫有点不高兴了,问:“你是不是故意要和我过不去?我喜欢吃西餐,你说吃不饱,我叫你去健身,你又说没兴趣,要不,你说你喜欢什么?我可以迁就你,陪你去你喜欢去的地方。”

    季子强的剑眉扬了扬,心中已经是有点不耐烦了,但依然忍住,说:“不用了,我们还是不要谁迁就谁,迁就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你还是按你的生活轨道生活,我也还按我的生活轨道生活。”

    季子强拿出了电话,给他的专职司机打了过去,叫他把车开过来,送何小紫去她要去的地方。

    何小紫问:“不是你要送我吗?”

    季子强笑笑说:“我很忙的,今天就不送你了。”

    他伸出手要跟她握手,何小紫没有和他握手,她把手背到身后,歪着头问:”我要和你拥抱可以吗?”

    季子强心里动了动,但很快就“哈哈”大笑,说:“你别把我这乡下佬吓晕了。”

    何小紫说:“拥抱一下会有损失吗?”

    季子强说:“我只是不习惯这种再见的形式。”

    这么说着,司机便把车开过来了,停在他们面前,季子强帮何小紫拉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把何小紫送走以后,季子强想,现在的女孩子,真是敢爱敢恨,莫明其妙地,她就有可能爱上你了,且大胆地不隐瞒一切,季子强又想,下次见面,或许,她就会把那句话说出来了,就会直接扑到你怀里了,他告诫自己,今后要避免与何小紫单独在一起,即使和她一起,也不能太随便了,多少都得摆出一副威严。

    但季子强在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又想,或许,她只是一时头脑发热,隔个三两天,热度退下去了,就会没事了。

    季子强唉办公室坐了一会,拿出了几份材料准备再看看,电话响了,季子强就接到了远在柳林市的安子若的电话,她说她想最近过来看看季子强。

    季子强手握着电话,心情是很复杂的,理性的说,季子强不希望在做什么对不起江可蕊的事情,他想要让自己变成了一个身心合一,本本分分的好丈夫。

    但往往,理性的对立面就是感性,从另一方面,季子强却依旧渴望可以获得更多的浪漫和激~情,特别是和安子若,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她呢,她不会给自己添加任何的麻烦,也不会影响到自己和江可蕊的感情,像自己这样一个感情丰满的男人,多爱几个女人应该是可以游刃有余的。

    你没看人家阿拉伯国家,一般的中等家庭都能有三五哥老婆的,按自己这个级别,讨个七八个媳妇应该是正常的事情。

    当然了,这就是季子强想想而已,他可从来没有希望过自己也有三五个老婆的,到不是养活不起的问题,人家都挣钱呢,谁都比自己挣的多,关键是自己就见不得美女,更见不得光~屁股的美女,要是晚上三五个老婆一起上了**,自己是不是会一一的和她们过上那么几招,那样天长日久下来,自己肯定会精尽而亡的。

    但对安子若,季子强还是真的很内疚,很留恋的,他几乎就想要答应安子若。

    “子强,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还在加班?”安子若见季子强没有说话就问。

    季子强带着愧疚说:“没有,今天不用加班。”

    “奥,那就好,那你看我最近过去方便吗?”

    季子强还是说了实话:“还是缓缓?可蕊最近也要过来了?她准备调到新屏市来工作。”

    安子若在那面呆住了,半天才说:“你们和好了?”

    “是啊,夫妻总是这样,今天吵,明天好的。”说这样的话的时候,季子强心里是很难受的,他很明白自己的话对安子若意味着什么,这是一种拒绝的暗示,但自己这样对安子若是不是很卑鄙啊,既然知道夫妻之间会那样分分合合的,何必当初不坚持住,最后留给安子若一线希望呢。

    安子若也听出了季子强这婉转的拒绝,她感到一阵的忧伤,而这种忧伤,却又是如此的让自己有一种深刻的难忘、这或淡淡或绵绵的忧伤,慢慢的、慢慢地浸入安子若心肺,将弄不完的清景,抚不完的忧伤,读不尽的幽情,赶不走的回忆,甩不掉的包袱,说不完的感动和写不尽的相思都凝结在点点的泪滴中,化作满天相思的雨!

    电话在无声无息中挂断了,季子强拿着电话,想着记忆里的安子若,想着她的声音,她的笑容,她的脸,每想一次,季子强都会多了一层的惆怅和烦恼不安。

    今天下午注定是一个惆怅的时光,在新屏市的鸿泰地产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异常冷峭的女人,她也在惆怅着,这是一个大概有三十四,五岁样子的俏丽的女人,她具有所有职场女性都有的高雅气质,她皮肤白嫩、风韵犹存,她就是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

    她在新屏市经营房地产项目已经有好多个年头了,凭借自己的应变能力、口才和酒量,经过磨练,柯瑶诗已经在商场应酬上应付自如,她已经成了新屏市商界圈中的名人,柯瑶诗潇洒地穿梭其间,游刃有余。

    但是,在新屏市的这个舞台上,柯瑶诗也更多的领略了商场上的阴险狡诈,见识各种各样的人,奸商、高官、小人、君子。

    柯瑶诗也看透了这些人的嘴脸,但看透了又能如何,她还是要和他们交往,还是要和他们接触,还是要对他们笑脸相迎,因为离开这些人,自己的生意就无法进行。

    而在这些人中,有一个人是柯瑶诗难以忘记的,那就是新屏市的市长全凯靖,这是柯瑶诗这几年所接触过的最具实力的一个人了,在柯瑶诗的心中认为,只要让市长全凯靖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那么自己在新屏市的处境就会变成另一番景象了,自己就只需要对他一个人笑,对他一个人好,不用在每天虚与委蛇的和另外一群人渣打交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