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庄副市长刚才那一嗅的失望又瞬间的消失了,他感到太搞笑了,季子强又自己绕进来了,他就掩饰不住笑意,说:“奥,这样啊,那事情就复杂了,季市长你即不问市里要钱,也不问省上要钱,难道你让施工方垫钱,呵呵呵。”

    季子强很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庄市长,你说对了,我就是要施工方出钱,而不是垫钱,不仅让他们出钱,最后的广场每年维护费用还要他们来出,假如谈的好,我们不仅修了广场,说不定还能挣个千儿八百万的钱。”

    庄副市长不说话了,会议室谁都不说话了,面对一个有病了的人,大家只能是同情他,怜悯他,连与会做记录的凤梦涵都在心痛的看着季子强想,他已经神经了,自己要好好的回忆一下他正常时候的样子。

    会议室很安静,几十人的大场面,像今天这样安静,死一样的安静还从来没有过,这静的让人窒息,这静的让人心里发慌。

    冀良青低下了头,可惜了,可惜一个本来大有前途的人了。

    尉迟副书记也移开了目光,唉,本来还想和他以后联盟的,现在没机会了。

    全市长也暗自叹口气,自己是不是有点不够仗义,其实自己担下来也就担下来了,何必一定要把责任推给他呢?人家刚受过仕途中一次最为严厉的降级处分,再好的心理也有奔溃的时候,自己就是压在他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季子强又说话了,在静怡中,他的声音就异常的清亮:“假如我们把花园广场的底下设计成一个服装商城,而这个商城和广场作为一个整体的项目转包出去,谁修建了广场,我们就把地下的这个商城一并让他修建,并给他全部的使用权和销售权,那么,我相信还是有人愿意拿上钱来做这个项目的。”

    季子强的话说完了,会议室依然是刚才一样的安静,但人们的眼色已经变了,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同情,换之而来的是惊异,是欣喜和难以置信。

    不错,这个想法真的不错,大胆,但又实际,也更便于操作,是啊,现在每个城市为了挣钱,连农田都想着法子的变卖,而现在,就用一块地下的,本来一钱不值的东西换来一个崭新的广场,这是一个很合算的买卖,其实算都不用算,肯定不吃亏。

    冀良青就笑了起来,这个季子强啊,的确没让自己看走眼,绝对是帅才,他的出其不意的招式,不仅为他自己解了套,还为这个项目的实施找到了一条最为适当的捷径,让自己不佩服都不成。

    冀良青不禁感慨唏嘘,沉默良久后说:“好,今天的会议收获很大,这是一次很有意义的会议,解决了困扰在我们这个项目上的最大难题,好好,下一步我提议,就由季子强同志负责这个项目的运作,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人能提出什么意见的,连庄副市长都呆呆的坐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季子强够厉害,自己再也不能小瞧他了。

    全市长又恢复了他的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气势:“我支持,我看方案暂时就这样定了,临时有什么变化再作调整。下来各部门都要配合好季子强同志的工作,我们一定要早日完成这个项目的建设。”

    冀良青很不屑的撇了他一眼,宣布了散会。

    会议之后的季子强又开始忙碌起来了,他让城建局,规划局牵头,让办公室配合,很快就出台了一个招商通告,在通告中清清楚楚的标明了他的想法,同时也重墨描述了广场地下作为商城的优越性,这在新屏市就很快的引起了一阵轰动。

    拆迁的工作季子强也暂停了,他让办公室和城建方面的人做出了一个详细的搬迁方案,在季子强认真的考察和预算后,他心中已经得出了一个很优惠的搬迁补偿价格,几乎比过去补偿费用多出了一半,这个价格不仅可以让搬迁户够买新房子,还能给他们略有盈余一点,让他们连装修的钱都够了。

    当然,这都只是季子强心中的构想,最后他还要和广场的开发商详细的敲定这个价格,最后还要把搬迁条款列入到开发商和广场项目的条款中来。

    季子强还专门组织了一个对广场投资方的项目招标组,他不想让财政局的招标办来负责这件事情,因为对这些人他是信不过的,本来这个项目也没有用市财政的资金,所以在请示了冀良青与全市长之后,季子强就把班子搭建起来,让他们接待,了解,接触那些想要做这个项目的公司。

    不过季子强心中还是有点希望的,他希望过去那个自己帮着征地的张老板能参加进来,季子强也说不上为什么,但他觉得这个张老板和很多自己认识的奸商是不一样的。

    但季子强的这个想法谁也没给说,他不想用自己的想法去影响这一次公正,公平的项目,他在心中等着,等着张老板的参与。

    张老板还没有等到,但另一个上次自己收拾过的鲁老板却来了,季子强上次让他上了一个当,让他把那块土地出手了,后来他也分析到了,当时季子强不过是想吓唬一下自己,怪只怪自己还是沉不住气。

    但不管怎么说,那块土地他还是挣钱了,虽然挣的没有他最初想象的那么多,但到手的铜也胜过隔夜的金,所以从他个人来讲,他心中的怨恨远远没有冀良青的秘书小魏来的那么强烈,现在他听到了这个消息,自然就延着脸找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这次,他吸取上次的教训,没有带上他过去一直无往不利的金钱,他只是给季子强买了两包茶叶和两条中华,季子强也很客气,招呼他坐了下来。

    这个鲁老板就挺着大肚子给季子强殷勤的把烟点上,说:“季市长,我看到了政府招商广场项目的公告了,我也想来试试。”

    季子强一面抽着烟,一面说:“好啊,这我没有意见,只要附和我们招标条件,谁都可以来的。”

    鲁老板就嘿嘿的笑笑,说:“季市长真是大人大量啊,不计较上次的事情。”

    季子强很奇怪反问:“上次什么事情?上次我们合作的也挺愉快的,你挣了钱,我解决了问题。”

    “呵呵呵,是啊,是啊,现在想想啊,当时我也太固执了一点,这次我保证不会那样了,季市长你说怎么做,我就听你的话。”鲁老板很快就把话题转到了项目上。

    季子强淡然一笑说:“这个项目你也大概的知道一点情况了,我的性格呢,你也大概的知道一点了,所以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我绝不会为你设置障碍,但也绝不会帮谁徇私舞弊,所以最后花落谁家,那就凭你们各自的优惠条件来谈了。”

    鲁老板心中还是有些失望的,面对这样一个领导,他实在是有点束手无策,这小子是软硬不吃啊,哪像过去自己对付其他领导那样,钱往桌子上一撂,他们的眼睛就绿了,什么原则都忘了。

    不过多少还是有收获的,这个季子强还是答应不会给自己设置障碍,这就很不错了,要是碰到一个小心眼的领导,就上次自己那样对待他,这次肯定一点门都没有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闲话,季子强对这个鲁老板还是有些顾忌的,他和冀良青的秘书小魏走的太近了,所以在鲁老板临走的时候,几次提出想要晚上请季子强吃饭,但都被季子强婉言拒绝了。

    送走了鲁老板,季子强又开始看起了件,这时候有人敲门,季子强就说:“请进。”

    门开了,进来的是秘书小赵,不过他的身后却跟进了那个漂亮的女警何小紫,季子强就招呼了一声,让小赵给到了开水,小赵离开后,季子强问:“形,你今天怎么有空到政府来?”

    何小紫说:“刚来给小赵送了一个材料,也是关于搬迁户的,送完我就想来看看你。”

    季子强笑笑说:“我有什么好看的,一个糟老头子,呵呵,快下班了,你也不早点回去休息?”

    何小紫看着季子强问:“怎么听你话的口气好像你不欢迎我?”

    季子强一愣,抬头看了何小紫一眼,今天这个何小紫像是刻意画了装,眼线涂得很黑,双眼显得亮亮的,嵌了假睫毛,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的。季子强心里还暗暗惊叹,何小紫真的是楚楚动人。这会儿,她也没有了喝酒时候的嚣张喝随意,那眼神又多了几分俏皮。

    何小紫没等季子强说话,又自顾自的说:“我是特意来看看你的,看看你的办公室,我过去还没有到过市长的办公室呢。”

    她把双手背在身后,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站在那幅山水画前,季子强便从后面看着她,他是喜欢从后面看女人的,虽然,何小紫没有给他一种丰韵感,却让他体会到了她那身段的绝妙,他想,如果让她去走那猫步,一定不比那些模特差。

    她回过头来,对季子强迷人地一笑,她也知道他是在看她了,很有几分得意,何小紫问:“有个问题可以问问你吗?”

    季子强说:“问!”

    何小紫说:“每天你一般都在哪吃晚饭?”

    季子强愣了一下,问:“一定要回答吗?”

    何小紫说:“不是工作方面的问题就不回答吗?”

    季子强笑笑说:“应该属隐俬范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