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在官踌了这么多年了,听过的马屁装起来至少也能发两个车皮,所以就轻轻巧巧的给冀良青拍了一下。

    冀良青哈哈的大笑,说:“我就知道,你迟早是要来找我的,你们那面的情况我一直都在关注,但你不是说过,让我装作不知道吗,哈哈哈,我有几次都有点忍不住了,这凯靖同志啊,做事情太冒进,要是项目一直让你负责,我想要搞不出今天这种局面。”

    季子强就怕别人提起这事情,感觉自己在这个项目上像是被人抛弃的貳奶一样,但满肚子的委屈也是不能对谁诉说,理解的人大不了安慰自己一下,不理解的人把话再传给全凯靖市长了,还让他觉得自己想和他抢功劳一样,他那点小心眼季子强清楚的很。

    现在冀良青这一句话,就让季子强有了一种遇见知音的感觉,不错,只要自己努力了,别人都会看到,季子强说:“全市长也是担心我经验不足,所以想亲自负责这个项目,不过现在的拆迁现场听说很紧张,我担心出问题,想请冀书记给韩局长他们打个招呼,不要闹出人员伤害的事情来。”

    冀良青在电话的那头沉吟了一会,说:“你季子强啊,到现在还唉,算了,这事情你就暂时不用管了,我马上喊停,至于后面怎么办,还搞不搞,下次我们开个专题会议,大家一起商议一下。”

    季子强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停下来,应该是当务之急,草率的拆迁会给以后带来更多的麻烦,季子强就说:“谢谢冀书记,没想到真的会如此。”

    冀良青冷哼一声:“有的人没有金钢钻,还想揽这瓷器活,对了,子强啊,你爱人调动的事情我们昨天上会过了,你自己也准备一下,怎么我听王稼祥说你房子还没有收拾”

    季子强先是表示了感谢,至于房子没钱收拾的话他当然是不能给冀良青说的,就推口说最近事情多,顾不过来,等闲一点了在说。

    冀良青很关怀的批评了他两句,说:“你这人啊,工作,生活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不要最后人家江可蕊同志来了,住都没地方住,还说我们新屏市的领导不知道关心群众。”

    季子强忙说自己会尽快的处理。

    新屏市的一哥突然发话了,拆迁工作就嘎然而止,推土机撤了,公安局的人也撤了,连全市长也没有了最近这段时间的颐指气使了,他必须服从冀良青的指示,他在膨胀,也不至于连冀良青的话都不听。

    新屏市一下子又恢复到过去的平静了,但这个平静只是短暂的,在几天之后,市委,市政府就召开了一次关于广场项目的专题扩大会议,与会的不仅有市委极大部门的领导,还有政府的所有市长和相关的好几个部局,在会上,季子强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今天的会议不是一个务虚会,在这个会上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新屏市新建广场的项目问题,冀良青第一个讲话:“同志们啊,新屏市在过去一直很稳定,但我们还是要看的远一点,要允许大家有创新,但再怎么创新也不能突破我们的框架思路,就拿这次广场拆迁来说,我感到有点过于草率了。”

    下面的人都手捧笔记本,静静的听着,他们显得既紧张又好奇,因为显然的,今天从冀良青的话中听出了一种对新建广场项目的否定味道,但最后这个板子到底打在谁的屁股上呢这才是大家关心的。

    按照以前开此类会议的惯例,冀良青讲完话要大家发表意见时,都是市委的秘书长第一个讲,然后按照排名其他人接着讲,但现在全市长心中担忧,怕别人讲的多了,给会议形成了定论,显然他不愿让市委秘书长抢得先机,便发言道:“我来讲几句吧,刚才冀书记讲了很多了,对于这个项目市委也是很关注,我们政府呢,也一样是很关注的,这个项目虽然是季子强同志一手抓的,但坦率的说,我参加了,搞成现在这个状况啊,是有点小小的遗憾,不过不得不说,季子强同志的本意还是好的,出发点也是正确的,所以请大家能体谅和理解一下。”

    参会的人都是一愣,一起看向了季子强,连冀良青都用嘲弄的眼神瞟了季子强一眼,季子强也是有点发懵了,不会吧这还没怎么呢,你全凯靖就把事情都退到我的身上了,还好,要是当时没有及时请冀书记出面制止,真弄出点大事情来,那自己只怕就麻烦了。

    季子强脸色瞪的平平的,也没有看全市长,他也没有多少气愤,对这个全市长啊,季子强早就有所担忧的,所以应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今天他讲这样的话也没有出乎自己的意外。

    庄副市长嘴角含着一丝笑意,他一直在观察着冀良青的表情,他见全市长的发言没有得到冀良青的欣赏,心中暗暗叫好,认为全市长考虑问题层次太低了,他想要金蝉脱壳也做的太过明显了一点,在说,现在事情不过就是个面子问题,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大问题,你怎么就先缩头了。

    但同时庄副市长也是不反对全市长把事情推到季子强头上的说法,自己一直目标都是季子强,全市长自己是不用太管他的,这件事情落不落到他的头上都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季子强就不一样了,他刚来,他还没有树立起自己的威信,现在对他加大一点打压,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让他在新屏市干部中留下一个最难看的形象。

    庄副市长于是接着全市长的话说道:“那我就来说说吧,这件事情我们要一分为二的看待,季子强同志固然在这件事情上有盲目冲动,想出风头的心理,可是作为我也是有责任的,我没有及时制止事情,让市政府在这次事件中很被动,名誉上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任何处分。”

    季子强脚底就冒出了一股凉气,看来今天这些人都是对着自己来了,这个庄副市长难到真的为养殖款的问题还自己结下了怨恨了吗如果不是那样,他今天怎么会说出这种看似自我批评,实际上是想要吧自己推向火坑的话

    全市长却有点心花怒发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今天庄副市长能站在了自己这面,帮自己解套了,他这话一说,政府这面的声音就完全统一了,他以很欣赏的口气说:“庄峰同志说得很好,很有政治敏感性。”

    尉迟副书记知道自己不得不发言,但话一定不能和这两个市长一样说,对冀良青在这件事情上的真实态度,尉迟副书记到现在还没有看清楚,既然看不懂,那就不能乱说话了,尉迟书记便说道:“这个广场要是真的修好了也不是坏事,不过想到资金的问题,也是有点为难啊,对了,老黄,你们到省上申请资金的事情有着落了吗”

    尉迟书记是很善于指东打西的,好像他说的很认真,其实他已经把自己的话题交给了财政局的黄局长,他自己什么态度都没有发表,这就便于在接下来风向出现转换的时候,他可以轻易的扭转自己的口风。

    黄局长就很快的看了一眼庄副市长,见庄副市长给他点头暗示了一下,说:“我们早就把申请送到省里了,但没有效果,私下里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不过听上面的口气啊,这个钱恐怕是要不来的,省上也怕啊,我们新屏市要是能拿到广敞设资金,那别的市呢大家都一窝蜂的去要,他们也吃不消啊。”

    黄局长话一说完,市委秘书长也点头接上说:“现在就是资金缺口太大,光靠我们新屏市的财政拨款,实在难以支撑。”

    下面就传来了一片附和声,但庄副市长心中就有点不舒服了,尉迟副书记和市委秘书长的一席话,让自己想要给季子强冠上一些罪名的想法就冲淡了,大家都讨论起了资金问题,这并不是庄副市长关心的,他需要的是让季子强受到打击,让他为他所做出的那些事情付出代价。

    庄副市长就咳嗽了一声,他第二次说话了:“资金问题一直是制约我们新屏市发展的瓶颈,这一点我相信每个人都知道,而季子强同志作为一个在政府有好些年工作经验的同志,也是应该知道的,现在出现了这种局面,不知道季市长有没有应对的方案啊。”

    他再一次的把季子强套了进来,你们几个人想把话题扯远,嘿嘿,想的是好,但我偏偏要让他季子强躲不过去。

    季子强脸色黯然,他看着庄副市长和全市长的表情,也完全能够明白他们各自的心态,在不长的这一阵时间里,他已经可以确定了,全市长不过是为了洗刷他身上的责任,想让自己帮他顶个雷,这其实也是无可厚非的,从古至今就有舍车保帅的说法,自己就是车,在关键时候可以为全市长顶缸,挡子弹。站推【冠盖六宫}黒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