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又给全市长把自己了解的一些情况做了汇报,还给他谈了谈自己对搬迁补偿款项的一下看法。()本来是谈的好好的,全市长却说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你都考虑好了,还向我汇报什么?”

    季子强听得心里一阵发凉,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离开了全市长办公室,季子强就亲自给冀良青记去了个电话,看看冀良青有没有时间见自己。

    冀良青大概的问了一下季子强什么事情,听说是一个新项目的规划方案,也有点好奇了,说现在就可以过去,他在办公室等着。

    季子强过去后,就把这个项目的情况做了汇报,说这是全市长的构思,自己不过是一个具体的执行者。

    季子强没想到市委冀良青记竟很是重视,问的很详细,季子强感到有希望了,胆子也大了,不仅谈目前的状况,也谈到可能会面临的困难,也谈到项目启动后,如何逐渐理顺,逐渐完善。

    听完之后,冀良青记想了一会,说:“你的这个方案很具体了,但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资金问题,这一点上面写的很笼统,我和你一样啊,也有点担心,除了这个问题,接下来你需要我做点什么?”

    季子强笑着说:“怕你批评不给你打招呼,所以,只是向你汇报汇报,暂时还没有其他想法。”

    冀记用锐利的眼光看着季子强,说:“难道你不希望这个项目我参与进来?”

    季子强心里一跳,这个冀良青真是够厉害的,自己一句话他就看出了自己的想法,季子强忙说:“我是这么想的,这次的行动,涉及的面比较广,而且不仅是市内,还会惊动省上,压力应该不小,能不能成功变数很大,所以有市长和我在前面冲,你就不要出面了,一旦招架不住,这个项目流产了,还有你这条退路。那时候,你出来说几句话,把这事结束了,我们也好过一点。”

    季子强说的很诚恳,但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第一,全市长的心病就是怕冀良青插手进来夺了他的功劳,季子强当然要考虑到这点了,不能最后让全市长感到心理不平衡,而放弃对项目的支持。

    在一个,季子强也确实担心最后因为资金的问题,这个项目搞不下去了,一旦形成那样的局面,按自己对全市长的分析,他可能会把责任都推到自己头上,说自己没有详细的规划好就匆忙上马这个项目。

    现在自己先给冀良青打个招呼,让他在最后万一失败的时候出面,那就可以保一保自己的,当然,这是季子强给自己留下的一条退路。

    冀良青记笑了,说:“你这季子强,你是要我装聋作哑。”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这个意思,现在情势不明,记出面太早恐怕不很妥当。”

    冀良青记摇下头,说:“你季子强对这件事情好像是信心好像不足吗?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你亲自操刀的事,怎么会信心不足的?”

    季子强说:“这次有它的特殊性,我怕最后资金会成为整个项目的瓶颈。”

    冀良青考虑了一下,说:“好,我就听你的,你们去冲去杀,我装什么都不知道。”

    “谢谢,谢谢记理解。”

    “你大胆去干,有什么事,我会给你顶着。

    季子强的心中暖暖的,想到有冀良青记帮自己顶着,有市长和他一起冲,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如果真还解决不了,那就是自己能力太成问题了。

    在说到了宣传的问题时,冀良青说:“你要充分考虑那几个访谈节目出来后,会造成的影响,正面的影响要考虑,负面的影响更要考虑到,我很赞同你让记者采访全市长的这一作法。你要时不时把全市长推出来,不要总自己大包大揽。一则,要发挥他市长的威力,一则把他逼上前台,防止他退缩。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市长受到各方面的压力,会打退堂鼓。”

    季子强听的心有点虚了,一直以来,他都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整件事都是因市长而起,而且,他处处都显得那么坚决,他怎么也没想到市长会在这个环节上可能出问题。但是,听了市委冀良青记这番话,他又不得不担心起来。

    冀良青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全市长的性格,决定了他有可能承受不作方面的压力,全市长搞广场的这个动机,也决定了他不能承受各方面的压力,他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出典型,如何出政绩,如何对自己的仕途更有利,一旦他发现,在经营这个项目中,更会遇到与自己意愿相违背的时候,他要退缩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一出冀良青的办公室,季子强便打电话给小赵,问他市长访谈准备得怎么样了?他要马上把这件事办下来。经市委记这么一提醒,他怕夜长梦多,怕拖三两天,全市长改变了主意,不接受记者采访,工作展开就失去了力度,就加大了难度。

    小赵说:“我正在广辰近落实搬迁户的数据”。

    季子强说:“你把这工作放一放,马上与电视台联系,马上与市长联系,争锐天下午把采访做下来。”

    小赵有点为难的说:“那访谈的内容还没写出来呢!”

    季子强急了,说:“你这次办事怎么这么拖沓?”

    小赵似乎很委屈说:“我也没想到会那么急?准备今晚加加班把它弄出来的。”

    季子强自己也感觉自己有点过火了,说:“这事怪不了你,事情有些变化。你应该有构思了吧?”

    小赵说:“有个初步构思。”

    季子强说:“那好,你现在就回去把它赶出来。”

    季子强收了线,他想必须要快,所有的工作都要快,都要在各种压力还没形成前,把事情都解决了。但事情并不是季子强想象的那么简单了,在季子强的方案获得了冀良青记的认可和支持后,全市长的电视采访也完成之后,全市长就有点蠢蠢欲动的迫切了,他连续的开了几个会议,在季子强明确表示了现在还是时机不到,资金困难的情况下,全市长独断专行的要求下面马上展开这项工作。

    季子强在会上说:“全市长,现在我们的资金还没到位,现在就铺开来搞,恐怕会有很多问题。”

    全市长现在是精神焕发,很大气的挥挥手说:“这就是你季子强太过小心了,我们做项目哪有等到资金到位了才做的,都是边干边想办法,前期的资金也不太多,就是坼迁补偿款,这个钱市财政是可以拿下来的,对不对啊,黄局长。”

    市财政局的黄局长面露苦色的说:“全市长,不是我不支持这个项目,但要财政一下拿出这么多的资金来,真的很紧张啊。”

    全市长面有温色,带点情绪的说:“你们怎么都是这样的想法,你们这叫什么?叫保守,知道吗?保守。我也没说马上让财政全部拿出这么多的钱,坼迁可以先走,但资金慢慢赔付,群众也应该能体谅到我们的困难,群众也是有觉悟的。”

    季子强拧起了眉头,他真不想附和全市长这种论调,为什么坼迁了不给群众马上兑现拆迁款,群众难道就一定要为政府买单,万一最后资金跟不上了,项目流产了,怎么给群众交代。

    但全市长正在风头上,他难得这样霸气一次,所以不管是季子强,还是财政局的黄局长的话,他现在都是听不进去的。

    季子强就插了一句话说:“全市长,要不我们和财政局再好好的碰碰,然后在”

    全市长一口就打断了他的话:“子强同志,你就不能成熟一点吗,有的事情不是等出来的。”

    季子强对官场的“成熟”二字一向是非常反感,他认为,如果把世故圆滑视为成熟,那么成熟的开始就是腐朽的开始,这样的成熟自己是永远不想的,但此时此刻,他又必须很不情愿地装出成熟来。

    他尴尬的笑笑,咽下了心中想说的话。

    黄局长见季子强无话可说的,很无奈的看了一眼庄副市长,希望能得到庄副市长的声援,但庄副市长低着头,很认真的在自己笔记本上画着什么,一句话都没有说,让黄局长非常失望。

    在政府,也只有庄副市长提出异议,才有可能制止住全市长的冒进,但庄副市长为什么要提出来呢?他才不想制止,本来对这个项目他就不怎么舒服的,自己是常务副市长,为什么这样大的一个项目,全市长就不交给自己,就算不交给自己吧,但至少也应该提前和自己好好的商议一下啊,你和季子强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挣功劳?那行啊,你们就慢慢的搞吧?我就看你们到时候怎么收场。

    财政局的黄局长忍不住了,就咳嗽了一声,说:“庄市长,你的看法呢?”

    庄副市长心中骂了一句,你老黄傻啊,我不想说你还要指名道姓的把我提出来。

    庄副市长像是突然之间清醒过来一样,抬起了头,说:“嗯,好好,我支持啊。”

    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看着他,搞不清他这话是什么含义,他到底是支持现在就动这个项目呢?还是支持财政局黄局长和季子强的阻止呢?谁也说不清。

    < ="fps"></>< ss="ags"><b>tags:</b>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