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车一拐弯,远远地,就见何小紫站在电视台门口的一杆街灯下,季子强缓缓地停了车,她就上来了,季子强问:“我们上哪?”

    何小紫说:“送我回家吧!”

    季子强心中有点不大舒服了,这不是涮人吗?说要回报工作的,现在说回家,但对方毕竟只是个年轻女孩,季子强也没有办法发作,就问了她家住的地方,开了过去。 hp://

    何小紫见季子强有点冷淡,知道季子强是心里不太畅快,但作为一个美女,她总是感觉所有男人都会包容和原谅自己的任性,这在过去已经屡试不爽了。

    她就说:“领导,生气了吗?”

    季子强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他也不会和一个年轻人太过计较,就努力的笑了笑说:“怎么不叫你男朋友接送呢?”

    何小紫反问:“你怎么这么肯定我会有男朋友呢?”

    季子强一面开车,一面说:“漂亮的女孩子总有很多人追,总会有男朋友的。”

    何小紫说:“你这么说是不错。我是有很多男孩子追。但是,没一个是我喜欢的。我不喜欢那些一事无成的小男人。我倒喜欢像你这种成熟的男人。”

    季子强笑了笑,说:“真想不到,你会有这种想法。”

    何小紫说:“这有什么奇怪吗?那些小男人,今天说爱你,说为你上刀山,下火海,明天可能就变了,就喜欢别人了,就去为别人上刀山下火海了,成熟男人思想稳定,一旦喜欢一个人,就会用心地喜欢,给人一种很安全的归宿感,我有一个好朋友,开始就喜欢漂亮男孩,上大学时,为那些男孩干了许多事,牺牲了许多,但最后,一个个都走了。后来,她和一个比她大二十岁的男人结婚了。那男人把她当宝贝似的。当然,她可以享有那个男人的所有一切。包括他的身份地位财富。”

    季子强默默的听着,他现在已经发现自己和年轻人有点代沟了,很多时候,自己的思想和观念都跟不上他们的跳跃。

    何小紫继续的对季子强说:“所以,她经常劝我不要喜欢那些小男人,不要自己糟蹋自己。我问她,那个男人虽然可以给你许多,但毕竟比你大二十岁,能满足你吗?她说,对我来说,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男人到了六十岁,还风华正茂,女人四十多岁就人老珠黄了。她说,所以,最合适的年龄搭配应该是男人比女人大十多二十岁。”

    季子强听得有些尴尬了,想现在的青年人,谈论这种话题正常得就像谈一件普通事。季子强转移了她的话题,问:“你不是说有工作要和我谈吗?”

    何小紫笑着问:“我们在一起,就一定要谈工作吗?”

    季子强无奈的说:“也不一定。不过,今天,我还是喜欢听听这方面的东西。”

    何小紫说:“你并不是那种工作狂的人。”

    季子强问:“你怎么知道呢?”

    何小紫说:“看得出来。一个随和的人,没一点官架子的人,不会是那种工作狂的人。”

    季子强不置可否,慢慢的停了车,说:“到了。”

    何小紫看了看窗外,已经到她住的小区门口了。她说:“怎么这么快?和你在一起,怎么觉得这路就这么短呢?”

    她看着他,想看他听了这句话的感应。然而,她没能从他脸上看到什么。本来,何小紫是想叫他去家里去的,但想到第一次就让他去家里,担心他会有什么想法,以为她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所以,就没提出邀请。

    何小紫看了看季子强。季子强,问:“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何小紫摇了摇头,季子强就倾过身体,帮她打开了车门,眼看着何小紫。

    这样的动作和神情让何小紫感到脸红起来,这个男人很难琢磨,自己以为快要征服他了,但恍然之中又发现,他和自己离得很远很远,她下车了,当她准备表现的更为柔情一点,更情意绵绵一点的时候,季子强的车已经飞快的离开了,根本就没有对她道别的机会。

    这一下子,就让何小紫的情绪跌落到了谷底。

    季子强在后来的几天依然是忙碌的,关于修建广场的一些想法,季子强已经构思的差不多了,他知道,这构思只是一个雏形,要把这个项目成为现实,还要走一段很漫长的路,他必须把这构思转变成可操作性的实施方案。他必须争取领导的认可和支持,逐步实施他的具体方案。

    于是,他利用这些年积累的工作经验,起草了一个实施方案,他经过这几天的冷却,经过大量的调查,不断对实施方案进行修改和补充,他自认为这实施方案完全具有可操作性后,便找全市长谈他的构思,谈他的方案。他至少要让全市长满意,还要他的认可和支持。

    全市长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听的季子强对方案的汇报,他当然是要认可的,因为季子强的方案已经超出了全市长自己的想象,这里面很多地方都思考的很详细,全市长连连的点头,说:“辛苦你了啊,这个方案没想到你可以用了怎么短的时间就弄出来,而且还很详细,了不起,了不起。”

    季子强却有一定的顾虑,说:“现在我还有一个担心的,怕最后这个方案难以实施。”

    “奥,什么顾虑啊,说出来听下。”

    季子强就很严肃的说:“这个方案不能说尽善尽美吧,但至少这里面的所有数据都是我亲自参与采集的,可以说是比较真实,可行性也是较强,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资金的问题,新屏市有没有这个实力来完成这个上亿元的投资,我还是有点担忧的。”

    全市长最近也是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应该说这是一笔很大的开支,而且还是一个有投资,没收益的项目,在以后还会给城建增加很多不必要的维护广场费用。但它的建成对新屏市却是大有好处,可以最大化的提升新屏市的形象,特别是可以成为自己一大政绩,所以就算财政再紧,也一定要拿下这个项目。

    全市长准备把资金分成好几块来处理,至于每块多少,全市长还没有想好,但肯定的,省上和新屏市的财政要担个大头。

    季子强和他的想法就不一样了,季子强是希望通过这次广衬造,能给新屏市的市民一个休闲,娱乐的场所,也为现在选址的广场所在地拽调整一个更好的居住,那一片的房屋确实太破旧了。

    但钱从哪来,季子强还是很担心,这几天他所有的思考都是集中在这个地方。

    全市长就说:“子强同志,我理解你的担忧,现在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至于资金,我到时候会想办法,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把项目通过,在这一方面,你还要下点功夫,多给冀记介绍一下这个项目的优势和未来的效果。”

    季子强点头说:“只要你没有什么意见,我就准备过去给冀记汇报一下项目情况。”

    “嗯,我没意见,没意见,你做的挺好的。”全市长连声的夸奖着。

    季子强还建议全市长为这个项目做一次宣传,简单的办法就是请全市长接受电视台采访,全市长听到了季子强这个建议,他笑了起来,说:“你这不是把我推到前沿了,要我来顶这风险了。”

    季子强笑着说:“本来,我是想自己顶着的,但我这分量不够,顶不住,只好为难你市长了,我也是想一锤定音,但也只有你才能一锤定音,我只是个打杂的。”

    全市长就很乐意的说:“那我只好听从你安排了,电视台什么时候来采访?”

    季子强说:“我已经联系了一下,就最近吧。”

    全市长说:“最好把省台的记者请过来。我们要造势,就一步到位,一步通天,让省里都知道。”

    季子强心里却犯嘀咕了,想这全市长怎么还这么不分青红皂白,这种宣传造势只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怎么能不分地域地进行宣传呢?即使想那么宣传,人家省台记者也不可以那么干的,这才显得无知。

    然而,看着全市长一脸的兴致勃勃,季子强又不好直说,担心他误会了,以为自己不愿这么做,不愿宣传他市长,怕自己和他抢这份功。

    季子强想了想说:“我觉得,现在还不适宜大张旗鼓地宣传。等事情办好了,广场项目启动了,那时候,我们再好好总结,总结出好的经验了,才更有说服力。”

    全市长思考着问:“是吗?是这样吗?”

    季子强态度鲜明的说:“我们是要有说服力才行,否则,别人就会不服气。不服气,就会挑剔这,挑剔那,等我们把事办成了,得到领导肯定了,我们再宣传出去,就有说服力了,他们想要否定也没办法否定了。”

    全市长点头说:“有一定的道理,就按你的意思去办吧。”

    季子强这才松了一口气,有时候啊,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由于领导的不理解,往往要化费许多精力去解释,且还不能让他听了误会,觉得你别有用心。

    < ="fps"></>< ss="ags"><b>tags:</b>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