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于是,便由小赵逐一逐一地向在坐各位阐述了季子强的设想,还有他想要知道的一些情况,以及下一步双方如何更好的配合问题。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这期间,李季子强接了一个电话。为了不影响大家,他走出了会议室。

    很快,那韩局长也跟出来了,季子强收线后,韩局长就对季子强说:“到我办公室坐坐吧。那些具体事,就让他们讨论吧。”

    季子强点头同意了,这样的事情,季子强只能是来坐个镇,他不能具体得那么详细,两人就进韩局长办公室了。韩局长的办公室分两部分,一是办公的地方,一是会客的地方。别人的会客室多是沙发,茶具,他却是一张长桌,放了几把椅子,坐椅子上,双手放在桌上,面对面谈话,很有一种谈公事的味道。

    韩局长说:“我这里,你是第一次来啊。”

    季子强说:“是啊,本来这事情今天我不来,也不惊动你也是可以的,但我也是想到你这来坐坐,长时间不联系的话,以后我们还生分了。”

    韩局长说:“那是,那是啊,我也想和季市长多接触一下,你的大名我很早之前就听说了,以后还请季市长多点教诲。”

    “快不要这样说,这让我无地自容了。”季子强谦虚的手。

    韩局长就呵呵的笑了笑,说:“知道你喜欢喝茶,所以,接到你的电话,就让人去弄了两包好茶叶。”他从桌下提出一个很精致的纸提袋,放在桌子上。

    韩局长指着茶叶说:“有时候,也想弄几包好茶送到你办公室去,但你那个地方,不好去,特别是拿着东西,让人看见了,影响不太好,以后,喝完了,给我个电话,叫你司机过来我这拿。”

    季子强也就客气了两句,这韩局长打电话叫来了自己的司机,吩咐他把茶叶拿到季子强的车上。

    季子强叹口气,说:“看来,还是当你们这一层的官好,手里多多少少都攥有钱,抽烟喝茶的都方便啊。”

    韩局长就说:“要不我们调一调?”

    季子强哈哈一笑,说:“你别以为我不愿意啊?你这可是好单位!”

    韩局长说:“你季市长也这么认为,我就更没法向外说了,我向市财政请示点拨款,那可是比要奶都难啊”。

    “这也是啊,市财政也不宽裕。”

    “我也知道,所以下面基层有时候自己想点办法,弄点罚款什么的,我也不好说,都是没钱的问题。”

    季子强就想到了武队长那次的事情,也是暗自摇头。

    韩局长说:“所以,我要干好工作的同时,还要尽力寻找一个大家都易于接受的方法,既要把事干好了,让领导们满意,还要让手下各部门过得去,这也难的很”。

    两人就闲扯着,抽着烟,喝着茶。

    临下班的时候,秘小赵他们也把情况都说清了,小赵记下了密密麻麻好几张的东西,给季子强送了过来。

    季子强也没时间详细的看,就准备告辞离开了,但韩局长没让季子强和小赵走,说什么也要留他们吃晚饭。

    他说:“你们一来我就打过招呼了,说好的今天季市长不能离开,现在想走,门都没有了,你们到我们这来谈工作,谈到这个钟点,没有不留下吃饭的。”

    韩局长叫警花何小紫也留下,要她陪季子强和小赵一起吃晚饭。

    何小紫是那种让人感到漂亮,感到阳光的漂亮女孩子。这样的女孩子对季子强来说,虽然也会心动,却是不会有什么念头的,更多的是以一种欣赏,像看一幅好画,像看一朵鲜花。看一幅好画,看一朵鲜花是很少会想到要拥有她,要占为己有。

    在说前些天他们吃饭时候何小紫留给季子强的印象也太过随便,让季子强觉得她没有什么太深的内涵,所以从心里就没有给她留下多少位置和记忆。

    不过,这餐饭还是吃得热烈的,唯独这个何小紫有点放肆,喝了没有几杯,她就倒了酒,走到季子强面前,说要敬他一杯。季子强刚客气的说:“不用了,不用了。”

    何小紫也没说什么,一仰头,把酒喝了。

    韩局长“哈哈”笑,说:“形出招了。”看来在公安局里,何小紫的酒量是谁都知道的,也难怪今天韩局长要把她留下来陪季子强。

    季子强是知道这个女人的厉害的,今天自己人单力薄,在人家公安局的地盘上,他可不想喝醉,就说:“不行,这样不行9是要以工作为主。今天,就不要喝了。”

    说着,就夹了一块肉给何小紫,问:“形参加工作多长时间啦?”

    何小紫说:“两年了。”

    季子强就对自己的秘小赵说:“你要多与形沟通,有什么事情多联系联系她。”

    秘小赵连连点头,何小紫却有些刺裸裸地说:“季市长这话就是把我推出门外吗?就是要我以后有事只能找小赵,不要麻烦你吗?”

    季子强很少遇见有人这样对自己说话,有点尴尬了,笑着说:“没有,没有。你何小紫什么时候来找我,我都非常欢迎。”

    韩局长也说:“季市长要忙的事多,一些具体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打扰他。”

    何小紫不以为然的说:“我也没说一定要找季市长啊。”

    她心里很不高兴了,但季子强再也不敢随意的接她的话了,季子强就和其他人谈起了工作,这餐饭,吃着吃着便成了谈工作的会议餐,何小紫彻底被冷落了。

    何小紫来参加这个晚宴是有一些想法的,她们在公安局闲聊的时候,那些女警们也时不时会谈论一下市领导,说谁更威严,谁更随和,谁更英俊,谁更潇洒。

    当然,她们说的那种英俊潇洒不是年青人表现的那种英俊潇洒,而是那种有思想深度的,让人敬畏的英俊潇洒。

    最近,自从他们上次和季子强喝了酒之后,秀妹们就总觉得季子强是最突出的一个。

    何小紫天生就是一个爱慕虚荣,好出风头的人,就无端端的有了一点想法,她想要在秀妹们之中证明一下自己,要让她们知道自己的能耐,自己要拿下季子强,让一个副市长围着自己转。

    她还不断的想,那季子强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她想,他可能不喜欢那些年龄相当的女人。毕竟,那些女人已显得渐渐褪色,没多少好时光了。

    而季子强正是最好的时光,思想上、事业上、财富上都处在蒸蒸日上,因此,让他选择的话,他一定想找一个年青漂亮的女人。

    不错啊,现在的领导谁没有几个**呢,难道他季子强能独一无二。

    当时,何小紫很为自己这个判断得意,感到自己已经完全的洞察了一个成熟男人的心理。

    何小紫还发觉季子强真是一个很随和很易于相处的人,没有官架子,对女士也是很绅士,很尊敬,她就有一种想证明自己判断的想法,她想,如果自己对他说,说自己喜欢他,他会怎么样呢?

    他肯定会方寸大乱,然后,便会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当然,如果他说,他也喜欢自己的话,自己是不会和他有什么的,随便找点什么理由,把这事了结了。

    何小紫想,像季子强这样身份的人,即使知道她在玩他,应该不能对她怎么样的。这么想,她就觉得很好玩,觉得她应该好好地玩一把。

    而那天在吃饭的时候,她也看到了凤梦涵对季子强的含情脉脉,百般呵护,这对于同样是女人的何小紫来说,心理上影响更大,她就更坚定自己要那么做了。

    但今天季子强是不会再给她多少机会的,吃饭的时候,季子强和韩局长他们几个聊得很好,让何小紫几乎就没有插的进话来。

    吃完饭了,季子强在韩局长等人的想送下,坐上了自己的车,跑了没多远,季子强就接到了何小紫的电话,她说:“季市长,我有些话要跟你谈谈。”

    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看看坐在前面的秘,压低了声音:“你说吧!”

    何小紫说:“我怕是在电话里说不清楚。”

    季子强说:“那改天你来政府说吧。”

    何小紫说:“你摆官架子?”

    季子强说:“没有,没有。”

    何小紫说:“那你为什么现在不能听听我的汇报呢?”

    季子强笑了,问:“一定要现在说吗?”

    何小紫很认真的说:“我也想等到明天上班的时候,但是,我明天还有别的事忙,当然,你也有更多的事要忙。更重要的是,睡一觉醒来,我怕把这事给睡忘了。”

    季子强想这何小紫也有这样天真可爱的时候,季子强问:“你现在在哪?”

    何小紫说:“还在公安局呢,你可不可以过来接我?”

    季子强看车已经到了竹林酒店的门口了,就说:“好吧!不过,我就不进去了,遇上韩局长他们不好,你走出门口吧。”

    何小紫说:“你别叫我等得太久呀!”

    季子强只好让秘小赵和司机先下来,对他们说自己有点事情,去接个人。

    司机和小赵赶忙下车,季子强开上车,掉头返回,在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何小紫的电话又来了,她问:“你来了吗?”

    季子强说:“来了。”

    何小紫说:“我已经到门口了。”

    < ="fps"></>< ss="ags"><b>tags:</b>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