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一般人是不好指挥这个公安局的,包括季子强也不行,虽然公安局长在政府序列算是季子强的下属,但换个地方,情况又大不一样了,公安局的局长韩宇捷是市常委,这一点就不是季子强可以比拟的,就算是一个在常委会上光投票,不说话的常委,他们在权利分配上也是很有分量的。(o)

    公安局的局长韩宇捷就是这样一个光举手,不说话的市常委,他50岁左右,瘦小,白净,望着谁都点头笑笑,很谦和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公安局的,倒想是化馆的图书员,不知是习惯了,还是天生的,头总是朝右偏着,所谓俯首帖耳,就是这副姿态。

    据季子强的了解,这个公安局的局长韩宇捷应该算是尉迟副书记的人,但他的派系态度也不是很明显,在更多的时候,他听的也是冀良青的指挥,而且你也不要小看他这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在诗安厅里,他也是有点后台的,这也是为什么冀良青能一直让他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一个原因。

    对冀良青来说,尉迟副书记还不是他主要的威胁,他们的级差很大,何况这个韩宇捷局长本来就是一个很小心谨慎的人,这样的人拉不拉都是一样,他没有胆略和自己对立。

    季子强和公安局韩宇捷局长谈不上有太多的交情,只能说在开会的时候经常碰个面,点点头,招呼一下,发支烟而已。

    当季子强带着秘书小赵走进公安局的时候,才发现这里今天的人很多,穿着警服的人来来往往,季子强心想,自己该不会是遇上公安局开会了?人家会不会太忙?但刚才秘书小赵给韩宇捷局长打过电话的,也没见他推辞啊?

    一进公安局的办公室大楼,季子强保持着自己目不斜视的样子,就到了约好的六楼会议室,大楼里认识季子强的几乎没有,季子强初来咋到,也没有上过多少次电视,所以普通的人,只要不是刻意的留心,很难记住他。

    他们便上了电梯,电梯到四楼时停了一下,上来了一个身穿警服的靓女警花,那靓女警花怀里抱着一个红色件夹,她双眼大且亮,微微一笑,那亮就似聚集了放出电来,她是认得季子强的,也不是第一次见季子强,现在她就那么一放电。季子强心儿还是跳了跳,也回她一个微笑。

    她很高,季子强看她那微笑时,感觉是平视的,不觉就看了看她的脚,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穿高跟鞋,喜欢把自己弄得更高更修长一些,她穿着制式的警裤,黑色的平底皮鞋。

    她看着季子强对她客气而又陌生的眼神,嘟起了嘴,说:“真是贵人多忘事?这才几天,就把人家忘记了。”

    季子强在确定她是在和自己说话后,愣了一下,突然的想了起来,奥,这就是前些天治安大队的武队长和尉迟书记请自己吃饭的时候见过的那个警花何小紫,不过那天她穿的便服,很性感,很开放,今天她一身的警服,有点庄重,威严的气质,季子强就一时没有想起来。

    季子强呵呵的一笑说:“我就看看你是不是记得我呢,我能不记得你何小紫吗?”

    何小紫眼光流转,又给放了一回电,说:“季市长还真记得我啊,名字都叫的出来。”

    季子强很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你是我们新屏市最漂亮的警花啊,而且酒量更是惊人,这样的人谁能忘。”

    何小紫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嘿嘿,季市长在笑话我,那天喝酒喝的有点多,让季市长你见笑了。”

    “不会,不会,你酒量很大,连我都害怕了。”季子强应付的说了一句。

    她听到了季子强的这话,就有些得意地笑了,怀里那红色件夹靠在连警服都遮掩不住的丰满胸膛上,一起一伏的,很有吸引力。季子强也就不能老往人家那个地方使劲的看,就搭讪着又说了几句,电梯就到了六楼了。

    公安局的局长韩宇捷很是客气,一点都没有常委的架子,早在电梯口抽着烟,和一个可能是办公室里负责接待的警察聊着天,等着季子强了。

    局长韩宇捷很热情的迎住了季子强,说:“季市长难得来一趟,今天先说好,事情谈完不能跑啊,我一定要和你好好的喝上两杯。”

    季子强也笑呵呵的说:“韩局长有令,那我当然是不敢违抗了。”

    “嘿嘿,我可是不敢随便给季市长下什么命令的。”

    两人寒暄了几句,韩局长领着季子强和秘书小赵,还有一同出了电梯的警花何小紫,进了左边的门,就见是会议室,早有五、六个男女警察坐在会议室等他们了,见他们来,就都站了起来。大家未必认识季子强,但今天知道是他要来,所以他一走进来,大家就都招呼着:“季市长好”,“欢迎季市长。”

    韩局长也给季子强介绍了在坐的各位。

    这五、六人中,有一个是城关派出所的所长、还有几个是公安局办公室的,都是这次季子强要来质询的相关人员。

    季子强隔着会议室向每一个介绍到的人一一握手,只是介绍到和季子强一起进来的警花何小紫的时候,因为她是女人,她没有主动把手伸出来,季子强便也没有把手伸出去。

    公安局的韩局长就开半玩笑地问:“何小紫,你怎么不和季市长握手呢?”

    警花何小紫说:“领导和我隔的太远了,我的手够不着。”

    韩局长笑着说:“这可是态度问题,对领导尊重不尊重、热不热情的问题。”

    何小紫说:“那我就过去握。”何小紫过来握手的时候,不知谁就说了:“是不是拥抱一下,拥抱会更显得热情一些。”

    有人说附和了,说:“应该的,应该的,领导辛苦了,要给予最亲切的问候。”

    这都是些吊儿郎当惯了的人,什么话都想得出来,什么都敢说。

    何小紫也是一点都不示弱的说:“拥抱就拥抱,我喜欢季市长这种成熟的男人。”

    虽然,她只是说说,倒把那季子强和韩局长都吓出了汗。

    韩局长忙说:“你们说话怎么能这么随便呢?很容易让市领导误会我们太过自由化了。”

    季子强说:“没关系,随便点好!”

    何小紫和季子强握手时,微笑着看他,那眼便又放了一回电,不仅放电,那手还握得一些曖昧,本来,女孩子与男人握手,只是一种形式,多是把手伸过来,让对方握一握自己的指尖,何小紫开始也像是这种的,但季子强握着她时,她仿佛就舍不得只是让他握了,也反过来握季子强,握得很温柔,想要感受点什么。

    何小紫说:“季市长的手好厚,好温暖。”

    有人就说:“何小紫握得都舍不得放了。”有人就说:“可能触电了。”

    季子强脸上就有些狼狈,想现在的青年人胆子都变大了,这样的话也敢说,当然,也许何小紫说的只是奉承话,季子强这些年也是奉承话听多了,很多有时候都分辨不清别人对自己说的是心里话,还是奉承话。

    韩局长就收住了笑,说:“好了,好了。不要太放肆了。大家坐好,开会了”

    大家这才静下来。

    韩局长说:“今天,季市长是带着市委,政府的任务来了,主要是想摸一下准备修建广辰近拽的家庭情况,人员结构,还有他们的思想动态,为下一步拆迁工作做准备,所以,这个会很重要。大家注意力要集中,不要人在会场,心在别处。”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

    韩局长继续说:“我很清楚,你们每人的工作都很多,有的人还没从自己负责的工作里走出来,还思考着自己没完成的工作,你们有的人不喜欢开会,总觉得开会是浪费时间,但是,今天这个会,不仅仅是领导下指示的会,是一个类似于座谈会的形式的会,谁都可以发言,谁都要谈自己的意见,所以,我希望大家把其他工作都放一放。”

    这么说着,韩局长就伸手敲了敲何小紫铺在桌面的件夹。

    她正在写着什么,忙抬起头,见两位领导都看着她,一脸茫然。

    韩局长问:“你不是在记录会议内容?今天叫你来,就是要你拿出那附近群众中有多少涉及过治安处罚,你不要心不在焉的。”

    何小紫的脸红了起来,笑了笑,放下了笔,靠着椅背坐着,左右看看其他人。

    韩局长说:“现在,请季市长讲话。”

    虽然只是几个人,大家似乎已习惯了,都鼓起掌来。季子强抬手虚按了一下说:“不必了。不必了。”

    等掌声停住,季子强才说:“大家可能都知道,现在市里正在进行一项规模较大的项目构想,既然是一个新的项目,就会有人反对,就会遇到这样那么的阻力,不仅会遇到有来自领导的阻力,也会遇到来自群众的阻力,要确保这个项目成功,首先就要破除各种阻力。怎么破除,当然先要知道群众在想什么还有许多考虑不周的地方,可能还存在一些行外人的不切合实际。所以,今天叫大家来,就是要请大家谈谈相关的情况,现在让小赵说说具体的事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