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行人发着牢骚,就到了市委的大会议室。(o)

    今天这会议的架势很大,市委党组,工会,宣传部,统战部等等单位齐上阵,会议室坐的黑压压的一片了,季子强他们的位置早就安排好了,在前排还有他们的牌子,每人面前都是一瓶矿泉水,一个烟灰缸,大家嘻嘻哈哈的,认识不认识的都招呼一声,坐了下去。

    会议由尉迟副书记主持,冀良青也参加,季子强神态必恭地听领导们激情飞扬的重要讲话,但不多时,即感昏昏欲睡。因为从工作以来,他和普遍的人们都发现这样的一条真理:领导们讲的,特别是在有可无也可的务虚会议上的所谓重要讲话,其实就是人们普遍的而早就都知道的道理!堂皇的内容和振振的说辞,不外乎“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建立领导长效机制,层层抓紧、精心组织,确保措施落实”或者“加强、改进、充分、体现”等这些模棱两可、似是而非、云天雾里,或者不置可否、不着边际的话。

    这些,因为是工作布置,略嫌还可理解,头痛的是职业教育或道德引导,那些翻来覆去却千篇一律的说法,才让人无法容忍,而中国任何机关和组织,最有兴味的,也是领导们最热衷的,敲就是这些听来无比严肃,内容却千篇一律的东西,在追逐生产力的时代,这又算一种变异的怪胎。

    说到底,奇怪而荒唐的体制必然孕育出超乎寻常、诡异深邃的社会生态和人群!

    当然,会议的精神,季子强是听懂了,也听全了的,但这和他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他的到会仅是种尊重性的摆设,即使全市长亲自到会,也无法左右会议的议题,也只能是一种摆设。季子强也是很理解的,也是,参加中国上上下下那些多如牛毛、声音完全只有一种的会议,你只消工作一年以上,就应该有一种放之皆准的经验——眼睛空洞无物仰视、假装态度恭敬地听主席台上领导的讲话,然后,走逑了。

    但是,今天的会议,因了大小企业老板云集的缘故,季子强竟然无法走成。

    会议结束前,主持会议的尉迟副书记就当场通知,将在政府宾馆共进晚餐,为了增进友谊和交流,希望大家不要离开。

    免费餐,大抵多为不吃白不吃,所以也没有几个人离开的,季子强散散淡淡走进富丽堂皇的宾馆,他想着其他的事情,就走了神,脚不经意地就踩着前面一个人。

    他急忙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身材显得高大的人却面带微笑,说:“季市长,没关系啊,你又在想工作了。”

    倒使季子强很吃惊,一看,原来是自己帮着征过地的张老板,季子强就笑着说:“怎么,张总今天也来开会了。”

    张老板笑笑说:“连季市长这样的大忙人都拉来做托了,我也没躲过了。”

    两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一直就走在一起,到了餐厅就坐时,季子强热情邀请张老板同桌。虽是季子强喝张老板接触也不算太多,但季子强从直觉还是感到这个张老板人不错的,隐隐觉得这人可以接近、探究和交往。

    席间,在热闹进行中,季子强问起了张老板最近那面工程的进展情况,借着话题的铺展,两人就天地聊斋地说了开来。

    很多时候,季子强都认为,这些年富起来的新一族,多是一些酒囊饭袋、志趣低俗、争金斗银、比阔说狠之辈,没成想,借着一定量酒精的作用,在短短交流里,倒让他倍感吃惊。

    原来张老板谈锋甚健,内容也非常宽泛,涉及老庄、孔孟和西方哲学,对当代社会政治的、化的特别有独到见解。

    但仍令他意外的是,作为当下热门产业的老板,一个应当惟利是图的商人,张老板对怎样财财相生的经济门道、赚钱技巧及至他的经历和出生却避口不谈,只是一味地说些与商场、与金钱无关的东西。

    一般情况都是这样,话投缘,在朋友和知己的路上,就近了许多,他们俨然就成了朋友。

    但第一次这样的谈话,始终在季子强心内留下迷团,善解人意的季子强终归没有冒失到试图撬开别人的心灵窗户的地步。

    但张老板的眼里却发出闪亮的光,说:“季市长,你的忧郁很深啊,可以说说是为什么吗?”

    季子强仿佛被窥探和透视了一般,说:“张总,你怎么这么说?”

    “从我第一次接触你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这点,我肯定,有一首宋代的词很符合你的心境”。他随即吟诵起来——“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季子强怔呆了,也完全被完全震住了,因为这样的心绪和境遇,真的时时缠绕自己,到了这种时刻,仿佛不经意的一句话,突然就把自己打懵了,当时和今后的一生,都将会在边行边歌的旅途中思索与回味:这是我生命最好的注解和无以躲避的谶语吗?

    季子强承认,自己是身上长满了没有边际、亟待飞翔的翅膀,但在现实的条件下,集体特别是组织的力量和观念都会非常轻松把它折断,使自己失去思考、运动的可能和力量,乖乖随了大流,如潮而涌,随潮而落,以至于匍匐慢行。

    喜欢对现状和僵硬体制进行思考和质疑的季子强,处境就这样可想而知。

    旋转着手中的酒杯,盯着张老板,季子强目光迷離,欲说还休,终归只能沉默无语。

    这次和张老扳的谈话,让季子强对张老板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也为他下一个修建广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但吃饭的时候,季子强没有谈起这个话题,他只是心中有了这个打算,要把新屏市的中心广场做成新屏市的标志工程,承建方是很重要的,没有一个好的承建方,最后肯定会出现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

    季子强这个想法和谁都没有去谈,在第二天开城建规划会议上,季子强只是谈了自己和全市长商议的想法,让大家集思广益,谈谈新思路,说说好建议。

    最后季子强说:“现在这还只是一个想法,所以我请今天到会的各部门,回去以后在研究一下,尽快的拿出各自的方案来,而你们的方案将是下一步展开项目的一个基础,大家都要重视起来。”

    当然,对于这样的项目,大家是没有太多的反对声音,这些部门吃的喝的都是要靠项目才有,项目越多,项目越大,相对于他们来说,利益就更为丰厚。

    但会上还是有人提出了一些担忧,第一个问题就资金问题,规划局的党局长不无担忧的说:“季市长,钱从何来啊,这可是硬头货,特别是广场这样的项目,他和房地产开发还不是一回事,房地产开发拆了烂房子,盖起了更高,更贵的好房子,所以是有利可图的,但广场,完全是标志性的公益项目,最后没有利润可言,只怕财政上很难拿出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来。”

    其他的几个局长也都有些担忧这点。

    对这个问题,季子强也是早就考虑过,昨天开会之后,季子强还专门找全市长谈过这个问题,但全市长的态度很坚决,说资金是可以分成几个方面解决,市里拿出一点,下面各县区在挤一点,省上也可以要一点,他让季子强放开思路,不要担心钱的问题。

    但季子强心里还是要担忧的,此刻几个局长一提出来这个问题,季子强心中有顾虑,可是绝不能表现出来,自己一犹豫,下面肯定就不把这工作当成一回事了。

    所以季子强胸有成竹的说:“资金这一块大家不要担心,全市长已经有了一个统筹的规划,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怎么把这件事情立起来。”

    局长们虽然是心有疑惑,但看季子强说的如此坚决,也都半信半疑没再说这问题了,都表示回去之后马上专题研究这个项目。

    开完会,季子强就接到了方菲的一个电话:“子强,你们的养殖款刚才厅长也签字了,明天就能下去了,你是不是抽时间来好好请我一顿啊。”

    季子强当然高兴了,说:“谢谢,谢谢方处长。”

    “又来了是不是,在这样叫我,我就继续扣两天款子。”方菲娇声吓唬着季子强。

    “我的方同志啊,你就不能对我客气一点,好好,以后不叫你名字了,请客的事情没问题,等我到省城了一定隆重的请你。”

    方菲笑笑说:“还想把我灌醉是吗?我可是不上当了。”

    季子强说:“我们不能这样耍赖皮,那天可是你自己要喝那么多的,一点都不能怪我?”

    方菲强词夺理的说:“那你不能拦住我啊,让我头疼了好几天。”

    季子强苦笑着自言自语的说:“我拦得住吗?当时你和老虎一样。”

    “你说什么,季子强,你说什么,谁是母老虎?”

    季子强头就大了,忙说:“你什么耳朵啊,这话你都想的出来,我能这样说吗?我能这样说吗?”

    季子强只能是拿出了自己嘻嘻哈哈的扯皮手段,这就让方菲毫无办法了,两人扯了一会,才挂上了电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