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是一阵的好睡,什么时候醒来的,他已经是不知道了,就觉得有人在帮他脱掉衣服,季子强挣扎着想要睁眼,但头实在是太大,太晕,看上去象个傻呼呼的婴儿,伴随着他晕晕呼呼的动作,来人很快的脱掉了他的裤子。(o)

    这让季子强有点清醒了,他努力的睁开眼,这才注意到是个女孩,自己不认识,大概有一米七,甚至一米七二,腿很长,人很瘦,象模特的那种身材,但胸部却和模特相去甚远,如果用波涛汹涌来形容你可能会说她又没蹦没跳的,如果用宏伟来形容你可能会联想到奥运齿,鸟巢或者巨蛋,还有可能会想到长城或者埃及金字塔!

    总之一定兴致全无,可用雙峰插云,玲珑凸现来说的话,可能会让你更有兴致看下去,但是,我还是只能告诉你,她的身材,除了胸部,和模特都很象不过她的穿着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庸俗,黑色的半透明蕾絲內衣,丝袜,高跟鞋,现在毛片里这样的穿着都很少了,就当是怀旧或者复古,但请相信我,经典,就是经典,一定是有道理的。

    季子强问:“你是谁啊,怎么到我家里来了。”

    这女孩就笑着,她的微笑也不是程式化的,而是露出了女人那种特有的,坏坏的狩猎男人时才会露出的笑容,这种笑容总是让季子强想到狐狸,或者女妖,这样的女人是具备侵略性的,在她们的面前,最好的享受,莫过于扮演一只小绵羊。

    可是季子强今天不想成为绵羊。

    女孩说:“是武队长叫我来的,小费也给过了,你就安心的享受。”

    说着,女孩就很认真的按摩起季子强的每一寸肌肤,只是她并不是用手来按摩,她在用自己的舌头做按摩。

    季子强闻到了她幽幽的体香和发香,那种香味令人全身发麻,好不难受,全身热得发烫,季子强真想伸手去摸她,但他抗争着自己的慾望,努力让自己推开这个女人。

    但季子强现在的力气有点小了强奋力的推了几下,才算推开了这个慾望高涨的小妹妹,她自然是很惊讶的看着季子强,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用力的推自己,难道自己没有让他快乐吗?

    “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做的不好?”

    季子强拉过了毛毯,盖在了自己身上,说:“你做的很好,但今天我很累,我不想要,你走?”

    小妹妹疑惑的想,是不是他怕自己有病,她就走近了一点,对季子强说:“你看看,大哥,我没有病,我这健康的很。”

    可以断定,这个妹妹是没有什么病的,这一点季子强虽然不是很专业,但多少也知道一些,记得过去上大学的时候,在自己还懵懂初开,什么都没有经见过的时候,自己的那个室友,叫陈强,大家喜欢简单的叫他强强的学友就经常津津乐道的给季子强讲诉这些故事和经验。

    当时的季子强是没有多少真切体会的,他那时候的这身理方面的知识,都全部是那个教生理卫生的体育老师传授的,直到后来,季子强第一次初尝了那个**,才知道原来那地方真的可以让人流连忘返。

    季子强也就理解了同学每当说到那些故事的时候,他那种如痴如醉的表情了。

    但现在季子强的问题不在于这个小妹妹是不是有病,他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自己交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这对自己太不负责了,也太没有味了,季子强还没有那样简单的就可以和他们同流合污。

    更重要的还有一点,自己是不能在武队长的安排下做这种事情,这一点是很关键的,出于对自己的保护来说,季子强也是不会这样走的。

    所以季子强就转过了头,不再看那她,说:“你走,我真的不需要你的服务,谢谢你。”

    这个女孩彻底的失望了,本来她应该高兴的,小费已经到手,不劳而获是每个人都有的梦想,但她今天有点动情了,也想来一下,这样英俊潇洒的客人不是经常可以遇到的。

    她迟疑着,还想说点什么。

    季子强摇摇头,脸上的神色很冷峻,她就咽下了自己想说的话,低头离开了。

    季子强听到了碰门声,才放松了下来,但一放松,睡意有席卷而来,季子强就倒头又眯着了。

    当季子强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窗外一片墨蓝色的天空,这让他分不清是清晨还是傍晚,客房的阳台门开着,空气很好,深深的呼吸了两口发着凉的空气,让季子强意识到这是一个清晨,房间有些陌生,分辨了屋内的家具后他才发现这是一个自己不熟悉的酒店客房。

    季子强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回到这里,过了一会,季子强意识到自己是被一阵的水声吵醒的,他的头很疼,他吃力的扭过头去,从这个角度看不到门口那个小走廊,而水声却越来越清晰,在季子强的诧异,甚至惊恐越来越浓重的时候,这一切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不,或许更应该说……是个破折号,正当他半坐起来的时候,季子强看见凤梦涵从洗手间,向自己走来……。

    “你醒了啊?”凤梦涵很疲惫的说。

    ‘季子强就想起了昨天的那场酒了:“我喝醉了?一直住在这里?”

    “是啊,你还能住在什么地方?睡的真香。”凤梦涵摇摇头说。

    季子强惊疑的问:“但是你怎么在这?”

    “我担心你。”凤梦涵幽幽的说。

    季子强有点惶恐了:“你**都在这里陪我?”

    “什么陪啊,我不过是在沙发上睡了一觉,不过说真的,难受啊,沙发太短,脚伸不展。”凤梦涵力图把这件事说的很轻松,其实她整个**都很紧张的,她即怕季子强出什么问题,又怕季子强晚上醒来了,自己该怎么面对,她还要担心别人说闲话,终究,自己和季子强是孤男寡女。

    不过好的一点,凤梦涵是在大家打完了牌,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才折回来的,所以她想是没有人会发现自己在这里的。

    但季子强还是很有点担心的,在柳林市的时候后,自己和韦浚的那一场对决,起因也是自己和安子若在一个酒店住,当然,那次两人是分开的,但即使是那样,还是差一点走到了危险的境地。

    季子强说:“让你受累了,我没想到我会喝那么多。”

    凤梦涵没有说什么,只是伸出手来摸了一下季子强的额头,姿势缓慢而温柔,她离季子强是那么的近,季子强可以闻见她湿漉漉的头发上的香气,可以感觉到她的体温,近的季子强甚至可以听见,她的每一次呼吸……她的每一次心跳……。

    “昨天感觉你像是发烧了,在**上翻来覆去的,担心死了。”凤梦涵说。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看着凤梦涵:“感谢你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只希望不会带给你麻烦。”

    凤梦涵看了一眼季子强说:“不会有什么麻烦的,昨天我来没谁知道,我们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是,我知道,但是。”

    “嘻嘻,看你比我还紧张的,我理解啊,我现在就离开了,你再休息一会。”

    凤梦涵起身来离开了,季子强也没有挽留她,他又半坐半躺了一会,发现自己意外的变的冷静并且心神空旷,这种安静甚至又带给了自己那么一小下的恐惧,这是对自己莫名的平静的恐惧么?

    他有点担心凤梦涵了,也更担心自己?自己和凤梦涵走的太近了,太近了,再走下去,或许两人都会身不由己。

    季子强喝了一口**头柜上的水,水杯很漂亮,它其实只是一个直线条的圆柱体水杯,没有任何修饰或者花纹,季子强起来了,他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清醒了许多,索性又洗了个热水澡,走到阳台上抽了一支烟,静静的想了一会,他决定,自己以后应该适当的疏远一下凤梦涵了。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季子强就到了政府,今天本来是安排的要开一个城建规划会议的,但这面刚通知下去,那面市委又来了个通知,要求政府这面去参加一个企业党建会议。

    季子强只好让办公室赶紧给下面的几个单位去了更改通知。

    全市长也要去参加会议的,路上全市长也是很不满的说:“企业党建工作是市委那面的事情,让我们参加干什么?浪费时间。”

    旁边的一个副市长笑着说:“我们去就是拉托的,显得这个事情很重要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