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武队长也兴致勃勃的说:“我给大家说个真事情,我单位小陈跟我学,昨天他媳妇跟他说:“老公,人家生日了你送什么礼物给人家?”

    小李就问她:“咳咳,媳妇啊,你是要装b一点的还是实用一点的礼物啊?”

    这时媳妇羞哒哒的说:“当然是既能装b又能实用的啦。 t”

    小李说:“行!我明白了,一会去给你买条内褲!”

    然后他就被她媳妇揍了。。。

    这桌子上的人,包括尉迟记在内,都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尉迟副记说:“今天难得与各位相聚,我也给大家助助兴。刚才你们的段子基本都涉及到男人与女人的关系。我用另一种方式对此发表一点看法。我认为,人类痛苦的历史,是一部与自然、灾难、命运作斗争的历史,而女人痛苦的历史,实际上是一部与男人作斗争的历史。绝大多数男人都有‘圣母和反向的情结’:他们希望自己钟情的女人仅仅对他一人忠诚,有时候要像母亲一样温柔大度,无限包容;有时候又要像陪酒女一样春情荡漾,風骚入骨。而大多数女人也有类似的‘圣徒罪人情结’:她们希望遇到充满野性、亦正亦邪的男人。这个男人,过去可能是罪犯,而现在在她面前完全是绅士;对别的女人他可以玩世不恭,唯独对自己却能忠贞不渝。这就是人性在情慾上的自私。其实,无论男女,都或多或少地潜伏着、颤动着冲破道德的藩蓠,燃起原始激情的慾望。这也就造成了千万个浪漫蒂克的或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诸位,不知我此论有没有一点道理?”

    大家顿时热烈鼓掌,有人说道:“真精辟!有水平,有文化。”

    季子强也在笑了,也在鼓掌,在这样的情况下,季子强也不是自甘**,他深刻的明白,喝酒是中国人增进感情最好的办法,而谈论一些男女话题更是加深感情的最好切入点,自己现在最为迫切的事情就是要尽快的融入到新屏市这个圈子里来,所以今天是该笑就笑,该喝也不怎么耍赖,敞开来喝,由于他喝酒的气势很猛,这几个美女在几番的进攻之下,也都有点担心起来,怕喝不过他。

    武队长很感慨的说:“季市长啊,你真是好酒量。”

    尉迟副记也频频的和季子强碰着杯,说:“季市长是个爽快人,以后我们还要多联络,多接触啊,现在你也看到了,新屏市的工作很难做吧?”

    季子强点头附和了几句,不过季子强还是不能给尉迟副记过高的期待,毕竟,两人在目前还是交情很浅,有的话是不能随口乱说的。

    尉迟副记也和季子强是一个想法,今天是两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来日方长,现在还不到推心置腹的地步,自己的很多想法和意图在初次交往中都掩饰着,所以两人都是说着一些试探和客套话,谁都没有触及到更深的政见问题。

    那个叫警花何小紫的警花真是好酒量,她又端起了酒杯来给季子强敬酒了:“领导啊,我们可是第一次喝酒,感觉你酒量太厉害了,所以我们今天一定要多喝几杯。”

    季子强客气的说:“形,我今天喝的差不多了,要不你敬一下尉迟记,他才是我们的领导。”

    何小紫当然是知道尉迟记和武队长的关系了,今天分明这酒是给季子强摆的,她就不会那么没眼色的老去和尉迟记喝了,她咯咯一笑说:“酒桌无大小,还什么领导不领导,不把领导干趴了,这酒就没喝爽,交情就没喝透。我们两人是第一次啊,第一次多宝贵的,我们要珍惜,这第一次都不爽了,以后谁还跟你干啊。”

    桌上的人都在嘻嘻的笑,季子强一看这架势,连连的摇头,这还是警察吗?说出来的话让自己听着都脸红。

    武队长也过来打个圆场,陪着季子强举起了酒杯说:“东风吹,战鼓擂,今天喝酒谁怕谁。酒内穿肠过,感情心中留。”

    “不,不行了。现在起我不喝酒了,出门在外,老婆交待,少喝酒,多吃菜。”几轮下来,季子强终于有点抗不住了。

    “酒壮英雄胆,哪怕老婆管,来来来,继续!”警花何小紫不管三七二十一,自顾自的又端起了一杯,一饮而尽。

    季子强怎么办,人家女人都喝了,自己也只能舍命相陪,不能丢了当领导的面子,但喝下去就感到胃里有些难受了,里面像是翻江倒海一般,季子强赶快大口的喝了杯茶,才算压住了酒气。倒是一旁的凤梦涵镇定自若,真应了那句话:女人要么不会喝酒,会喝酒的女人巨牛b,她今天已经发现了一个不妙的苗头,她感觉这个警花何小紫是刻意的在誘惑着季子强,每次和季子强喝酒的时候,她都会贴身靠近,用她最为自豪的东西在碰触着季子强,对这样的局面,凤梦涵是必须要制止的。

    在何小紫又靠近的时候,凤梦涵就端起了酒杯,说:“何警官,要不我们两个喝点。”

    凤梦涵的眼中露出了咄咄逼人的目光,这是一种只有女人才能明白的目光,何小紫愣了一下,她冷笑了一声,说:“我不和你喝。”

    凤梦涵说:“那就不要喝了,让季市长休息一下。”

    季子强也是连连的摆手,说自己有点受不了。

    何小紫见季子强说话了,才又露出了款款的情意说:“那行,今天先放你一马。”

    季子强叹口气,这才是猛虎敌不过群狼,双拳打不过四手啊,今天自己是真不敢喝了,再喝就要出丑。

    不过对何小紫今天三番五次的誘惑,季子强还是能够感受的到,他知道何小紫想要引誘自己,但实事求是的说,季子强并不喜欢何小紫,这不是说何小紫不漂亮,相反,她很年轻,也很妖艳,对季子强也是很热情,但恰恰是她这种无所顾忌的热情让季子强受不了。

    季子强喜欢漂亮,喜欢年轻,也喜欢大胸,圆屁股,这都不错,但季子强还喜欢含蓄,内敛,喜欢女人的内涵和矜持,这些刚好何小紫一点都没有,这怎么能让季子强喜欢上她呢?她太不了解季子强了。

    凤梦涵就帮季子强倒上了一杯茶水过来,有点心疼的说:“你就不能少喝点,她们劝她们的,你不喝不成啊,你看看你,多难受。”

    季子强也只能苦笑几声,尉迟副记见季子强确实不想再喝了,就站起来,挡住了几个还想和季子强喝酒的人,说:“今天到此为止吧,不要让季市长以后听说喝酒腿就抖,大家都不要喝了。”

    尉迟副记的话在这里还是很有作用的,公检法归他管,他这人平时也不苟言笑的,一般人见他还是有点怕的,这几个女孩也算是新屏市场面上混的人,也知道今天来的目的就是陪好季子强,所以她们都还是拿捏个分寸的,今天的任务已经是完成了,记发话了,大家就乐的休战。

    这酒是喝得真尽兴,照例,众人又去茶室玩牌、打麻将,近一步加深感情、促进团结,季子强现在却真实的感到有点酒力不支,凤梦涵搀扶着他,坐到沙发上,何小紫几次想要靠近过来,都被凤梦涵很坚决的支开了。

    何小紫的脸色很难看,但她自己也知道凤梦涵的职位和在市政府的权威,她心中不服,嘴上却不好当面说,只能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季子强到进自己的怀抱来。

    季子强在懵懵懂懂中,好像有点愧意的对凤梦涵说:“呵呵,有些东西是没有办法的,该妥协的妥协,今天我不喝不成啊,谢谢你今天帮我带了好几杯酒啊。”

    凤梦涵还是有点不解的问:“你何必迁就她们几个,和她们用的着这么客气?”

    季子强大着舌头说:“梦涵啊,你要知道,我来新屏市是孤家寡人一个,如果不站在主流队伍里,以后还怎么待的下去?”

    凤梦涵小声问:“什么是主流队伍?”

    季子强回答:“所谓的主流队伍就是人多和习惯性的一面,在新屏市,基层才是我要站的地方。”

    凤梦涵探询的目光看向季子强,还要说什么话的时候,武队长已经过来陪季子强了。

    武队长对凤梦涵说:“我帮季市长在楼上开了一个房间,要不我带他上去休息一下?”

    凤梦涵皱了邹柳叶眉,说:“我送他会宾馆去吧?”

    武队长摇下头:“感觉季市长今天喝多了,要送回去,这一路颠簸,说不上路上就要出酒,还是先休息一下,等他醒了再回去。”

    凤梦涵想想也是,就站起来和武队长一起搀扶季子强,季子强嘴里还说:“我行啊,不用扶我,不用”

    说话中,他还挣扎着自己往外走,武队长和凤梦涵赶紧的把他拉住,三人上了电梯,很快就到了楼上的房间。

    这一路走来,季子强是真的酒劲有点上来了,刚才在外面还是强撑着,进了房间,一到在**上,没几分钟,就呼呼睡着了,武队长和凤梦涵两人看看他休息了,武队长就说:“那凤主任我们先先去打牌吧,让他好好的睡会。”

    凤梦涵想要留下来陪季子强,但自己和季子强孤男寡女的在房间里,也怕别人说闲话,她就随着武队长离开了。

    < ="fps"></>< ss="ags"><b>tags:</b>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