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看着武队长,点点头,又低下头,自顾自的看起了文件,对这样的人,要恰到好处的给点颜色,恩威并重,才能降妖服魔。(o)

    这武队长就走了进来,看看季子强也不理他,他掏出了香,也不敢过来给季子强发,就迟疑的站了一会,又感觉这样站着不好,就坐到了沙发上。

    秘书小赵忙别的去了,也没人给他倒水,他自己拿着也不敢点上,很有点尴尬的味道。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好几分钟,办公室的气氛也让他感到压抑,本来并不太热的天气,武队长还是额头出现了汗水。

    季子强感觉自己施加给这个胖队长的压力已经足够了,才放下手中的材料,脸色平平的看着他说:“知道错了吗”

    这武队长一面抹着汗水,一面说:“知道,知道。”

    季子强嘲弄的笑笑说:“真知道了我看未必吧”

    “季市长,我真的知道了,昨天尉迟副书记也批评我了,以后这样的事情再不会发生,竹林宾馆我肯定再不会去了,我给你保证。”不要看他现在很紧张,但他还是暗示了自己有副书记尉迟松这个后台。

    季子强心中很是不屑,假如放在一年前前,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后台,自己只要想收拾你,总能找到办法的,但现在的季子强比起过去更为谨慎了,事实上,对季子强来说,这几个月来自己受到的苦难,对自己应该是一种磨砺,它让自己更为锋利,也让自己更为圆润,自己有了很多的体会,在这锋利与圆润之间,自己已经获得了许许多多无形的财富。

    季子强就像是真的相信了狗也可以不吃屎的这个承诺一样,脸上露出了笑容,说:“我也理解你们公安部门,你们经常经费不足,总是要搞点歪门邪道的,但有点钱是不能要的,特别是像竹林宾馆这样的地方,那里经常会有我们新屏市的客商和上级领导,昨天你遇上我是你的运气,要是遇上一个省里的领导呢尉迟书记还能保你吗”

    武队长连连点头说:“是是,我想了想也是后怕,多亏季市长胸怀宽广,不然我真的麻烦了。”

    “嗯,你知道就好,遇上其他市长,你昨天肯定就麻烦了,好在我和尉迟书记的关系还不错,今天他一早也专门给我说了这件事情,所以这次就放你一马,我也不追究了,但下不为例啊。”

    武队长大松了一口气,看到季子强还是挺有人情味的,胆子也大了,站起来就给季子强发了一支,季子强也没拒绝,等他给自己点的时候,还用手指轻点了一下武队长的手背,以示感谢。

    这一下就把武队长高兴的有点激动起来了,他表达感谢的方式也忒简单:“季市长,晚上我请你吃顿饭吧”

    季子强一愣,就你一个小小的治安队副队长也有资格请我吃饭,多少局长,县长的邀请我都拒绝了,怎么可能但很快的,季子强又改变了想法,为什么不能接受他的邀请呢

    自己现在是光杆司令一个,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那些局长县长,早就进了别人的圈子,但这武队长只怕还搭不上别人呢

    季子强说:“这样吧,晚上你看看尉迟书记有没有时间,要是他没事,我们一起坐坐吧。”

    这武队长是大喜过望,赶忙说:“好好,我一会就联系,联系好了给季市长回话。”

    季子强点点头,也就没再说什么,端起了茶杯,这就是一个送客的意识。

    但武队长站着却没有,脸上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

    季子强想了下,恍然大悟了,哈哈哈的笑着说:“我到把这一茬的事情忘了。”

    说着话,就拿出了昨天扣下的这个武队长的工作证,递给了他,武队长也就到着谢,回退出去了。

    季子强长吁一口气,摇摇头,心想,做什么工作都难啊,自己身为一个副市长,在有的时候,还要和这些人虚与委蛇的周旋,唉

    还没有到下班的时候,武队长和尉迟副书记的电话就都陆续的来了,他们约季子强晚上务必光临,季子强也客客气气的答应了,不过他又电话打给了办公室副主任凤梦涵,说请她陪自己晚上一起过去。

    凤梦涵就说要先回去一趟,晚上直接过去。

    季子强估计是凤梦涵要回去换衣服,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凤梦涵的衣服一般是很单调的。

    季子强之所以要把凤梦涵叫上,也是担心自己一个人过去有点尴尬,在一个,晚上的喝酒是少不了的,多一个自己人,也能帮衬一下,而且武队长来电话的时候说他还会带上他们队里的几个警花一起过去。

    今天的重头人物当然就是尉迟副书记了,他在季子强给他伸出了橄榄枝之后,也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他在新屏市的势力比起冀良青和庄副市长都有点太单薄了,他唯一能和全市长旗鼓相当,过去他也曾今想要和全市长联手成为统一占线,在新屏市形成一个三足鼎立的局面。

    但后来经过观察和判断,他放弃了这个想法了,全凯靖这个市长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可靠,这个人太虚,尉迟副书记感觉全市长有一种上面有人,不求大动的消极,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要和冀良青平分天下的想法,连庄副市长在政府那面的跋扈专权,全凯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经常装糊涂。

    这样的人是靠不住事的,就算自己和他联手之后,也不可能有长久的结果,最后他一走,自己一个人面对冀良青和庄副市长,那才更惨。

    这样思考之后,尉迟副书记只能继续的藏锋敛气,跟在冀良青身后亦步亦随,躲在冀良青的阴影里等待着机会,但每每想到未来的机会时,尉迟副书记又感到希望渺茫的,冀良青的强势决定了他可能还要在新屏市维持很长时间,新来的省委書記据说马上就到任了,对冀良青这样一个二三不靠,保持中立的属下,一般新来的领导是不会动他的,想到这个问题,尉迟副书记就会唉声叹气。

    在官场,谁不想活的潇洒一点,谁不想活的风风光光,唯独自己啊,只能在别人的背后活着。

    现在季子强出现了,这个人已经展露出了他的睿智和犀利,前面的几件事情,尉迟副书记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作为一个在远处旁观的人,他起初是没有掺杂太过的个人情绪,所以他也就看的更透。

    早上关于季子强爱人的安排之事,可以看出连冀良青都有了拉拢季子强的意思,也说明了季子强真的是有过人之处的,这样的人,自己应该多交际一下,就算拉不过来,至少不要成为对手。

    所以在武队长说季市长想让他晚上一起出席的时候,尉迟副书记一点都没有耽搁的答应了,因为这是一个机会。

    金峰大酒店这个名字很特别,也不知道谁这么牛逼的,取了这么拽的名字,不过说是说,这里面是够气派的,二十多层的建筑,是新屏市目前算高的了,远远的就能看到,让人瞅着也是瞩目。

    三楼大厅人满为患,令人血液沸腾的姻乐曲,充斥着人的耳膜,光怪陆离的灯光,刺激了每个人的眼睛。

    这一层整个是酒吧,靠近楼道的这面是快吧,就是闹的动静大的,听说里面还有一个慢吧,那里很安静,都是优良,高档的鸡和鸭的场所,听说能在那里面坐的,大都是有钱的人,来找鸭子的富婆们也是把自己搞的红红绿绿的,不过还是很好分辨,上帝一直是公平的,富婆也总是很难看的。

    季子强没有坐电梯,这三五层的楼他想自己锻炼一下,所以现在季子强闻到的不仅仅是醉人的酒气,还有人性的叛逆和躁动,他也立即有了一点点的躁动了,有一股很原始的慾望需要发泄,看着众多美女身着性感,单薄的衣服,在人群中扭動,他的情绪更加强烈了。

    再上两层,到了五楼才是吃饭喝酒的场,绕着弯曲的楼梯,季子强走到了五楼的包间。

    “季市长到了,请请。”早就在门口等候的武队长很是惊喜的跑了过来,他一直是瞪着电梯口的,没想到季子强从楼梯上来了。

    季子强也就客气了几句,推开包厢,季子强眼前是一片的混乱,他立即被一阵阵的招呼和一阵阵的香气给包围了。

    凤梦涵领头,还有好几个不认识的美女,一拥而上,这简直成了美女的一次大聚会,被这么多美女包围,季子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身在中心的感觉。

    “才来啊,怎么多的美女等你,你也要翩翩来迟,”凤梦涵首先开口。\\hēi黒中[文]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