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再说,而今我们中国的官场上,还有不向领导送礼的吗?大家说的好啊,“生命在于运动,做官在于活动”,不单如此,古人早就总结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禳禳,皆为利往”,在这种人性贪婪的基石下,当今有个口号在官场里流传很广嘛,怎么说的——“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

    自己好歹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一方父母啊,属于根正苗红的正厅级呢,而且自己混身官场那么长的时间,认识的那些属于朋友的领导和官员,他们谁真的经商了、投资了,有些家里情况还很糟,一个人的工资供养全家几口人呢,虽然现在国家为了区别等级、安慰管理阶层,确实用职务工资来拉大领导同普通公务员的差距,但是怎么悬殊却都不足以让一个人的收入足够全家的用度的,但是比自己资格浅、职务低的那么好多人,除了公款吃喝和消费外,即使私人场合上的支出,谁又不是挥金如土、一掷千金地来争阔斗狠、比富赛能的呢?

    自己身为权掌一方的父母官,当然也要为自己致富一下,改善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的,这种情形,放眼全国,概莫能外,这样一想定,全市长就将初时没几天收到秘小钱递来的里面存了一百多万银行卡所怀有的种种顾虑打消了。

    全市长他现在着重要考虑的是两件事情,一件是关于自己的政绩。一件关乎自己的名声。

    当然这两件事看起来是相互分离的,其实则是共为一体,你想啊,有了政绩,还怕百姓不对你交口称赞、感恩戴德呀,那样一来,日复一日的,自己的好名声就传出去了。

    任何一个官员,如果在经济工作方面没有两把刷子,那么就一切玩完!塑造自己的政绩,可是当今每个官员都须具备的看家本事和不可或缺的手段。所以当前要务,就是怎样尽快使出自己一把手的杀手锏,做出让地方gtp迅速增长、财政收入翻跟斗一样增加的事情来。怎样实现这个宏伟目标呢?全市长却也颇费周折:再象以前那样招商引资,办个厂吧,恰好现在国家政策已经不太鼓励了,采取了限制高耗能高污染的政策。

    而且说是招商引资,全市长知道其中的难处。整个新屏市,各个县都是贫困地区,投资环境也相当差,以前就有这样的先例,一说招商和引资,各个政府事先倒都很有激情,出台这样优惠、承诺那样照顾,而一真把外地客商逗来了,就露出穷人穷凶极恶的本来面目,人家厂子还没建呢,各种收费收税的爪牙就磨刀霍霍地找上门去了,如此这般,时间长了,人家客商也是为了利润而来,哪里经得住这种“打土豪分田地”的阵势?卷款一溜,再无身影,新屏市的坏名声也就这样传出去了,再提起新屏市这个名字,尚且心有余悸呢!

    这么一分析,全市长知道,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了,怎么打开墨山经济工作的新局面呢。后来他脑海里灵光一闪,心有灵犀、不约而同地想起无论官场还是百姓等社会各界都取得的一样共识——“要想富,拆房圈地修公路”的话来,认识到着点,他高兴得几乎蹦跳起来,放眼当今各地,官员们都知道,圈地建房乃是gtp可以迅速往上窜的最佳途径和手段,自己本来也不算傻,怎么一激动一失神,就把这样简单的常识给忘了呢?

    平心而论,全市长记能悟到这层,算他找对了一剂良方,数年来,整个新屏市,因为基础薄弱,没有太多的象样的工厂和企业,也长期缺少国家的资金扶持和投入,显得天生受穷的命一般,这就给新屏市的改善市容、扩建城市规模埋下伏笔,制造了机会。

    不错,就从这里下手,现在来了个季子强,刚好可以帮自己一把,他也是个外来人,在新屏市无亲无故的,和自己应该是同病相怜啊。

    在季子强走进了他的办公室的时候,全市长脸上的笑容是很夸张的,他快速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还顺手拿起了桌上的烟,和季子强一起,做到了接待客人的沙发上。

    “来抽一根。”全市长给季子强递来了一根烟。

    季子强一面接过烟,一面给全市长也点上火,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抽了一口,全市长说:“你媳妇的事情给记汇报了吗?”

    季子强恭敬的说:“汇报了,谢谢全市长关心。”

    全市长点下头:“客气什么,想好了没有,准备叫你媳妇到哪去啊?”

    季子强有点犹豫起来,不知道该不该把冀良青说过让江可蕊到供电局当副局长的事情说出来,他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就赶忙说:“冀记的意思是让到广电局去。”

    “奥,广电局也不错啊,好,我也没什么意见。”全市长显然是没有真心的把季子强妻子调动的事情放在心上,这不得不说就是全市长在谋略和权术上差人一截的地方了。

    为什么他来到新屏市一年了,还是没有夺取本来属于自己的权利,看来是和他本身也有很大的关系,一个不知道体恤下属,不会做顺水人情的人,身边又怎么可能围满铁杆。

    季子强也就笑笑,不提这件事情了。

    全市长在烟灰缸中蹭了一下烟灰,说:“子强同志啊,今天找你过来,我想谈谈我的一个想法,城建工作是目前我市的一个重头戏,我想让你演好这一出。”

    季子强也是看到的,新屏市在早就响应上级“加强城镇化建设”的步伐中,以前应该也开展过轰轰烈烈的盖房运动,现在城区模样已初具中等城市的规模和轮廓,季子强还是觉得者新屏市的城镇开发还是太有裹足不前、环顾难行的味道,他自己想,在这上面做点文章也好,这不单是冲着自己需要的政绩,也为了给新屏市百姓创造一个舒适、优雅的工作和生活环境。

    季子强就点头说:“市长看来是全盘想好了,我没问题,市长指到哪,我就冲到哪去。”

    全市长很满意的说:“记得我刚来新屏市的时侯啊,我就有意识地领着秘和市里的几个领导看了城区的市容市貌,说实话,我对新屏市的市政建设很不满意,房子盖的低低矮矮的,规划也没有大手笔该有的样式,十分象个又丑又羞的媳妇,这怎么能见公婆呢?最主要的,是整个城区竟没有一个城市标签一样的广场,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季子强附和的点点头,说:“全市长的意思是先从广场着手?”

    全市长说:“对,说干就干,首先就从建一个宽大气派的广场入手,让别人也看看我们可不是吃素的!看看我们的能量和工作作风!”

    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对全市长这话,季子强心中并不赞同的,做工作怎么能是这样一个目的,但他不能反驳全市长的,至少以现在自己的情况是没有权利,也没有必要来否定他。

    “子强,有什么顾虑吗?有什么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探讨。”全市长看到了季子强的表情。

    季子强展开了眉头,笑了笑说:“这是一件大事请,我想你还是先和冀良青记沟通一下,我们要做好这件工作,必须要获得他的支持啊。”

    全市长也点下头说:“你在担心记会不支持我们?”

    “也不完全是担心这个,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这是很大的一个项目,整个资金运作,坼迁赔付,还有三通水电等等,没有整个新屏市干部的认同,后面的工作会阻力不小啊。”季子强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他接触过这样额项目,知道其中的难处。

    这样一说,全市长也情绪受到了一点影响,本来他是想的让政府这面先动起来,给冀良青看看自己的能力,现在季子强这样一说,只怕自己的计划就落空了,要让冀良青同意,那还不等于成了他的项目啊。

    季子强看出了全市长的心意,沉吟了一下说:“这样吧,我先提出一个方案给冀良青记看看,他要是同意了,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干起来。”

    全市长就笑了,不错,季子强这个办法好,先给冀良青一个框架性的想法,在一个由季子强提出,他冀良青就不好一把揽过去了,毕竟季子强和他还隔着好几层关系。

    “行,那就这样定下来,你先做一个可行性方案,等方案出来了你报给记,他认为行呢,我们政府就动员起来,好好做,不行就先放一放。”

    季子强点头同意了。

    回来之后,季子强就叫来了秘小赵,按照这个思路,让他准备材料,通知相关的城建,规划等等部门领导,准备明天召开一个会议,好好研究一下具体的方案。

    季子强刚把这些工作安排好,就见门口畏畏缩缩的出现了那个昨天晚上到自己房间检查的黑胖队长武平。

    季子强心中本来还有点厌恶这个武队长,但看到一个胖大的警察,如此畏畏缩缩的样子,心中也感觉有点滑稽,在一个,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有副记尉迟松做后盾,自己没必要搞的那么认真,何况,在季子强的心中,他也一直想和公安部门建立一种关系,过去在洋河县,在柳林市,季子强没少动用公安的力量,这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势力。

    < ="fps"></>< ss="ags">tags:</>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