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冀良青嘿嘿的一笑说:“除了这样回答,你还能怎么说,你能说让你爱人做市长你能说让你爱人去扫大街这全市长的命题本来就是个错误这样的问话让你当事人怎么回答。免费提供”

    季子强真心的对冀良青有点佩服了,是啊,当时自己是不好回答,说良心话,江可蕊能来新屏市多不容易啊,过去自己在柳林市当市长的时候,让她去,她都舍不得自己的专业,现在自己刚受了处分,降了半级,她能来真是难得,自己给她安排的太差了,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但太好了吧,自己又不敢奢望,全市长那样一问,自己只能说还没考虑好。

    冀良青就不再和季子强说话了,站了起来,走到了自己办公桌前面,也没坐下,就一个电话打了出去:“尉迟书记啊,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放下了电话,冀良青又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站在那里用手指的关节轻敲着桌面,一句话没说,季子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只能呆呆的坐着。

    尉迟松的办公室和冀良青办公室隔的不远,很快,尉迟松就走了进来,季子强站起来招呼了一声,尉迟松按了按季子强的肩膀,让他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

    冀良青这才走过来,对尉迟松把季子强媳妇调动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尉迟书记,你感觉季市长的媳妇安排到什么地方好”

    尉迟松犹豫起来,这对他同样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说高了,最后书记不同意,好像是自己在拿共~產~黨的位置做人情,说差了,季子强会怎么想,他思考着说:“季市长,你爱人级别是。”

    季子强一拍头,说:“这我还真不知道,他们电视台应该算公务员编制,但主持人是什么级别的,我没问过,他们好像没级别吧”季子强有点茫然。

    这时候冀良青就笑了:“你小季同志啊,自己老婆都不关心,说下,她那年工作的。”

    季子强就把江可蕊的年龄啊,工作时间啊,在省电视台的工作情况又说的详细了一些。

    冀良青听完,说:“嗯,大概情况知道了,她这套下来,不是科级,就是副处,电视台本来级别也挺高的,这样吧,我们现在就不管她是科级还是副处了,就把她安排到广电局去吧。”

    尉迟松也点点头,说:“嗯,这样好,专业也对口。”

    季子强也点头说:“行,那就听书记的。”

    冀良青没有理季子强,转头对尉迟松说:“广电局现在几个副局长”

    尉迟松和季子强听的都是心里一跳,尉迟松忙说:“一正两副。”

    冀良青若有所思的说:“好像一个副的快到岁数了吧,这样吧,就让江可蕊同志到广电局任副局长,尉迟书记,你感觉怎么样”

    尉迟松那能说不同意的话:“嗯,可以,可以啊,让她把省台的一些先进管理经验带到我们新屏市来,我看我们是赚了一笔。”

    冀良青也哈哈的大笑,说:“我也感觉我们不吃亏啊。”

    季子强有点紧张了,忙说:“冀书记,尉迟书记,这恐怕不成啊,她过去一直在台里是做主持,做业务的,这突然的当了领导,我怕她不适应啊。”

    冀良青就很严肃的看着季子强说:“你意思是说你是天生做市长的子强同志,你这个想法是不对的,广电部门就应该有专业的人来管理,在这件事情上,你是没有发言权的,尉迟书记,这事就这样定了,我会和全市长打个招呼,过几天上会你们提一提。”

    尉迟松没想到季子强能在冀良青这里有如此大的面子,这广电局上次那个副局长上来自己是知道的,化了多少功夫,找了多少关系,最后据说是省里一个厅长都亲自给冀良青说了话,那副局长才算通过的,今天季子强一来,还没用半个小时,冀良青就主动的给了这个位置,真是人比人活不成啊。

    尉迟松也就很热情的答应了,说下次常委会自己提出来。

    季子强还想在解释一下,谁听他的,在现在的情况来看,倒像是新屏市真的很需要江可蕊到来一样。

    离开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季子强也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感觉,这次的事情太出乎自己的意料,应该算是一个好事吧但季子强还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样的感觉出之那里。

    回到了政府之后,季子强考虑了许久,决定还是给庄副市长说一下自己到省城要款的情况,本来季子强是不打算说的,那样好像自己在显摆什么,实际上季子强没有这个意思,但不说的话,最后庄副市长自己知道了,可能就会心里反而不舒服。

    季子强思前想后,还是给庄副市长去了个电话,把情况给他汇报了。

    庄副市长在电话中一直在夸奖着季子强,但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放下电话,庄副市长脸上的阴云跟加的浓郁起来,这个季子强真让自己丢人了,自己要了快一年的时间都没有要到,他竟然几天就要回来了,这让下面的人怎么看待自己

    自己比起他季子强无能吗

    庄副市长心中愤恨着,来来回回的在办公室走了几步,突然快步到办公桌前面,抓起了电话,给畜牧局的李局长挂了过去,但占线,没有打通。

    季子强也在给畜牧局的李局长打电话:“老李啊,我季子强。”

    畜牧局的李局长很恭顺的招呼了季子强,在他听到了季子强已经要回了钱,心头是很高兴的,就一连声的恭维了好一会季子强,最后季子强说:“上次应该从财政上拿了30万元的活动经费吧,现在钱也要回来了,我看那笔钱你就给财政上还回去。”

    李局长说:“行,行,我一会就过去办这事,这你放心好了。”

    “行,那情况就是这样了,你们也提前安排一下,资金一到,就拨下去,你们可不要截留啊,人家说了,这是专项资金,以后要检查的。”

    李局长忙说:“不会,不会,钱都到不了我们账上的,新屏市财政卡的紧的很,我们就是给个数据。”

    季子强笑笑,说:“那就好。”

    季子强把李局长的电话刚一压断,还没来得及放下电话,全市长的电话就追了进来:“子强,我全啊。”

    “市长你好,有事”

    “嗯,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我有点想法和你说说。”全市长很客气的说。

    “好好,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了电话,季子强很快就到了全市长的办公室。

    全市长确实是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其实到新屏市之后,很少有自己的新想法的,不是他想不到,只是他实在没有那个基础来实现自己的想法,他到新屏市来,可以说和季子强是一样的,人生地不熟,没有亲信,没有根基,要是一般的地方也还好说,靠着市长的招牌,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周围就会形成一个圆圈。

    但遗憾的是,这里是新屏市,是一个早就被权利渗透和侵蚀了太久的地方,在他身前有两座大山,一个是冀良青,这根本就不是全市长可以比肩的,冀良青在新屏市经营了太长的时间,已经让这里变得针扎不透,水泼不进。

    而且他还有市委书记那个灿烂的光环在,他当之无愧的成了新屏市的一哥。

    这还不是全市长最为头疼的问题,因为冀良青的权利那是注定要比自己大,这是体制,分工,权利架构形成的,全市长可以在冀良青的面前低头。

    问题是就在市政府,全市长还要面临另一座大山,那就是庄副市长,不要小看他只是一个副市长,他这个常委,常务副市长可不是新屏市领导能管辖的,更不是全市长可以升降的。

    在面对这样一个状况的时候,全市长很多时候也只能是束手无策了。

    庄副市长虽然没有冀良青那么大的势力,但在新屏市这一亩三分地上,庄副市长依然可以混的风生水起,很多中层领导,很多基层干部,都是庄副市长一手带起的人,他们分割开来算不了什么,在全市长面前不值一提,但合力之后,就如一股洪流,让全市长无法阻挡。

    本来新屏市就是一个排外性很强的地方,何况全市长这种空降干部,在许多人眼里并不看好,起初还有一些人来对全市长表示一点心意,他们向他暗塞了红包,有的还私下地向他表了忠心,但后来,大家发现全市长在新屏市说话,办事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强大,慢慢的人也就少了,当然,也不是说根本没人,那也太绝对了,不管怎么说,一个市长还是有很多权利的。

    全市长知道,象自己收下属送的礼,做的是非常隐秘和高超,通通由秘书小钱以一种间隔性的手段来完成的,如果有一天哪个送礼的人吃错了药想举报的话,自己来个没有直接经手,一推二搪三塞就完了。\\苍白的夜强推《清宫妾妃hēi黒中|文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