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武队长”

    “嗯,是的,你身份证呢,也拿出来看看”这武副队长越来越感觉到季子强的气势有点压人了,不要看人家就系着一个浴巾,但那种从容淡定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学来的,他也只有硬着头皮虚张声势一下,看能不能吓退对方。(

    季子强笑笑,刚要说话,就挺门外又是一阵脚步声,接着就见宾馆的龙经理一头冲了进来,嘴里喊着:“季市长,季市长,你没受惊吧。”

    季子强摇摇头,说:“还好啊,我一没赌钱,二没窝赃,所以警察同志也没拷我啊。”

    龙经理就走到了这个武队长的面前,说:“你们也太不像话了,连季市长的房子你们也能冲进来,真是勇敢啊,”

    这个武队长早就有点傻了,刚才龙经理一声季市长叫的,让他感到毛骨悚然,日啊,自己今天怎么检查到这个地方来了,他在一想,完全明白了,自己算是中了套子了,难怪刚才龙经理一直说三楼不能去,不能上去检查,那样子真像三楼有什么问题一样的紧张。但我们上来了他半天也不跟来,这本来就不是他过去的习惯,原来是在这里等我的。

    他气愤的指着龙经理说:“你怎么早不说这是季市长的房间,你”

    龙经理就很是幸灾乐祸的的一笑,说:“我在刚才就说了,三楼不能上来检查的,你非要上来。”

    但这个龙经理笑的有点早了,他小看了季子强的智慧,也太低估了季子强的细心,季子强已经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点问题,既然刚才他就说了不让人家到三楼检查,他为什么现在才来,他想要借刀杀人,应该是他和这个武队长又很多的过节,所以有意让这人难堪。

    但问题是,这个武队长为什么会上当,他要是在故意给宾馆找麻烦吧一个涉外的宾馆,他们这样不是在有意捣乱吗

    季子强眯着眼,想来想,他不愿意就这样匆忙的表态和决定这件事情如何处理,他需要一个让事态冷却的时间,他说:“这个工作证我先扣下了,明天你到政府我的办公室去取,我现在要休息了。”

    这个武队长嘴张了几次,但还是不敢多说什么,连连点着头,退出了季子强的房间。

    龙经理眼里含着笑,也准备离开,季子强喊住了他:“龙总,你等一下。”

    龙经理就站住了,等这几个惊慌失措的警察离开后,他很殷勤的关上门,表现的自己和季子强关系很亲密的样子,过来说:“市长叫我有事啊。”

    季子强说:“你和这个武队长有仇”

    龙经理一惊,忙连连的摆手说:“没有,没有。”

    季子强闪了一下眼皮,他也不想点破他的伎俩,这种事情季子强见过的太多了,所以见怪不怪,又问:“他们经常来宾馆这样检查吗”

    这一说就说到了龙经理的心头上,他又恢复了平时的唠唠叨叨:“可不是吗,这武队长三天两头的过来检查,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你说说,老是他们这样瞎闹,以后我这生意还怎么做呢”

    季子强邹下眉:“奥,他为什么这样”

    “说来话长啊,简单的说吧,他几次暗示我们给他好处,还动不动的带上朋友来免费吃饭,刚开始我们能受的了,给他免了好多次单,没想到他越来越过分,连亲戚朋友到这吃了他也打电话要求免单,最后我就顶了他几次,这就把人家得罪了,现在隔三差五的就来抓赌,抓嫖。”

    季子强眉头邹了起来,说:“抓住过吗”

    “唉,几乎每次都有收获啊,你也知道的,我们这经常有些外地人来,听说我们是政府招待所,感觉安全,所以也有带**来开放过夜的,但这问题哪个酒店都有啊,何况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这季子强当然也是知道的,自己过去就和别的女人开过房间呢,何况是一些生意人。

    龙经理就说:“现在倒好,抓住一个就是几千元的罚款,他那收入很高,我们这里生意越来越差了。”

    “你怎么不向上面反应一下”季子强很奇怪。

    “我都反映了多少次了,没人管啊,对面派出所我也去找过,但派出所也没办法,说这是市里的治安大队,他们不好插手。要不季市长你过问一下吧,再不然以后这里就真没生意了。”

    季子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公安局这一块自己也管不了,而且从现在的情况看也确实是这个武队长在找事,就算真的查赌,抓嫖,难道还用你一个副队长亲自带队,真是牛刀杀鸡,大材小用了。

    季子强挥挥手,让龙经理离开了。

    季子强一支手拿着那张工作证,在另一支手的手心里拍着,思考了一会,他感到这其中可能还有另外的一些什么东西在里面,这件事情有点反常,有点不和常理,自己要稍微的谨慎一下,多了解之后再坐定论。

    这个小插曲没有对季子强影响太多,他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这一觉睡的真好,等天亮的时候,季子强精神和精力都又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他今天的事情很多,所以一刻也没有赖**就穿戴整齐,洗漱干净,到了政府。

    季子强在办公室先稍微的喝了几口茶,就到了全市长的办公室,全市长见季子强来了,就招呼了一声,说:“省城之行辛苦了,见着我们弟媳妇了吗。”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见到了,谢谢市长关心。”

    “我这算什么关心啊,不过我说啊子强,你还是要好好劝下媳妇,调过来多好,这样两地分居的,问题太多。”

    季子强那能随便放过这么好的一个话头啊,他就及时的接上说:“对了,我还正想给你汇报这个事情呢,我准备吧媳妇调过来。”

    全市长倒是感到有点意外了,自己不过是随口说说,怎么季子强真的要把媳妇调过来他就说:“哦,好啊,这没问题,我这肯定是一路的绿灯,想好了没有,到那个单位去。”

    季子强看了看全市长,犹豫着摇了一下头说:“这决定很匆忙,所以具体的我还没有想好。”

    “嗯,那没关系,你好好想象,到时候我们会尽量的按你的要求安排的。”全市长很热心的说。

    季子强就先谢谢了,然后又汇报了要钱的事情,说过几天估计线就能下来。

    全市长当然是很高兴了,表扬了季子强好一会,才放季子强离开。

    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季子强没有回去,他还要到冀良青那里去坐一下,江可蕊的调动可不是小事情,光给全市长说了肯定不成,自己还要给书记冀良青汇报一下,以免最后冀良青对自己产生误会,说自己对他不够尊重。

    季子强就到了市委大院,刚进楼,迎面就看到了副书记尉迟松,季子强老远就招呼:“尉迟书记,在忙啊。”

    “呵呵,是季市长啊,我还正想找你呢,刚好,刚好,怎么季市长是要找冀书记吗”尉迟松也是很热情的迎了过来,但眼中却有一丝疑惑。

    季子强笑着说:“是啊,准备给冀书记汇报一下工作,尉迟书记有什么事情吗要是不复杂,现在说说,要是太复杂,我一会专门到你办公室去请教。”

    尉迟副书记呵呵一笑:“季市长客气了,事情也不大,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听说让你受惊了,不好意思啊。”

    季子强大吃一惊,这消息传的也太快了,昨晚上的事情,今天副书记就知道了,季子强说:“佩服啊,不愧是管公检法的,连这样的小事你都知道。”

    尉迟松摇下头,叹口气说:“季市长不会是要给书记汇报这事情吧”

    季子强暗自诧异,这尉迟松有点反常,难怪刚才一听自己给冀书记汇报工作,他脸色就又了点变化,他在担心什么吧怕自己给冀书记汇报了影响到他,因为他是主管公检法的书记

    季子强一点都不敢耽误的摇下头说:“这种小事,那能打扰冀书记,我汇报一下要款的事情,还有我媳妇想来新屏市,捎带着汇报一下。”

    季子强是绝对不敢大意了,他要彻底的打消尉迟松的疑惑,所以必须实话实说,理由充分的让尉迟松明白,自己根本不会因为那件事情来汇报。

    尉迟松脸上的表情松了下来,连连说:“好事情啊,好事情啊,早就该调过来了,你一个人在新屏市也确实太孤单了,季市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说话的地方吗”

    “这当然需要了,你是管人事的,到时候安排少不得要你通过你,哈哈,我就先行贿一下,来来,抽支。”季子强打开了香,给尉迟松发了一根。

    不过季子强还是从尉迟副书记的那句“你一个人在新屏市确实太孤单”的话中听出了他的另一种暗示。

    尉迟松也就不客气的接上,说:“没问题,但光一一支肯定不行的,到时候至少要摆一桌子吧”

    季子强笑呵呵的:“一定,一定,那尉迟书记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

    “嗯,没什么了,就是昨天冒犯你的那个武队长啊,嘿嘿,是我一个亲戚,所以昨晚上电话就打到我家里了,我怕影响季市长休息,当时就没给你电话。”\\hēi咽中纹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