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一身灰白条相间,江可蕊是粉色的还有绣花。

    泉水蓝汪汪的,清澈见底,一股硫磺味。那个女孩把一木托盘放在泉边,托盘里放着粗瓷的酒壶和两个小碗,碗里各盛半碗微黄的烧酒,女孩说这是当地人用玉米自己酿制的烧酒,劲很大,但口感很好,一点都没有勾兑过,女孩微笑地伸手示意他们可以泡了,然后礼貌地躬身退去。

    望着泉水,季子强冲江可蕊做了个鬼脸,示意脱衣服,江可蕊脸腾地红了,季子强哈哈笑了,三下五除二就脱个精光,哧溜陷入水中。

    “啊哦!好舒服!”季子强在水里夸张地惊呼着。

    江可蕊还是担心这大白天的,还是露天的池子,万一来人怎么办?她就索性坐在池边望着季子强说:“毛孩儿!”。

    季子强下面的毛发浓重,在水里像海带一样漂浮着,季子强呷了口酒,惬意地闭上眼,“天堂啊!快下来泡汤啊!”

    江可蕊微咯咯笑,“泡汤,你是什么料啊?涮白条吧!”

    望着季子强舒服的样子,江可蕊心里痒痒得想下水,说:“你闭上眼睛!”

    江可蕊腮红飞飘。

    季子强说好,就老实地闭上了眼睛。听着江可蕊窸窣脱衣的声音,再也忍不住了,睁眼一看,只觉眼前一亮,一缕雪白的光闪,江可蕊的身体很白皙。如果年轻女孩的身体是万物生机的春日,那么成熟的女性的身体则是硕果累累的秋天,江可蕊丰腴而匀称,温婉而光晕。

    季子强游过去,轻轻地牵着她的手,她娇羞地缓缓没入水中,季子强遗憾自己不是画家,这江可蕊的入浴图,该是多美的画作啊!

    江可蕊用一条白浴巾围住身体,两人抄起小碗对酌起来,这酒口感很好,很醇厚,不猛烈,但是有后劲。

    肉~体的舒适再加上心中一股熱流熨帖,仰望蓝天白云悠然,周围丛林绿黄红色彩有序而交错,如一副水墨画,一两片树叶落到水上,如小舟飘零,江可蕊用纤指撩水驱戏弄小舟。

    季子强知道江可蕊还是有点害羞的,在一个,她也算的上是北江市的一个小名人,平时就很注意在外面的形象,为了让她放松起来,季子强就东拉西扯地谈日本北海道温泉的著名,谈欧洲异性裸浴,还有现在最流行的天体海浴,似乎想要找点根据,支撑着两人出格的玩法。江可蕊显然很兴奋,面如桃花,眼睛像黑水晶,不时用手臂揩拭额头的水珠,也给季子强揩拭,季子强就得寸进尺地凑过来。

    江可蕊在水中划了一下,说:“小心雷区!”

    酒至微熏,两人都有些燥热,她瞟了他一眼,他一下子抱住了她,把头埋在那柔軟的温柔之乡,她闭上了眼,睫毛上的水珠闪动着,蓝天白云也在微细中转动。

    两人终究还是要依依不舍的分别,季子强看着身后一直伫立的江可蕊,心中也是充满了眷恋,他感觉这次的省城之行很不错,收获也是很大,不仅和江可蕊和好如初,还让方菲答应了拨款的事情。

    想到拨款,季子强就想到在昨天方菲那个很不好意思的电话,在电话里,方菲说那天自己喝醉了,好像还吐了,都是季子强收拾的,她很感谢。

    季子强就说:“这有什么关系呢,你忘了在洋河县的时候啊,有一次我喝醉了,也是你帮我收拾的,还帮我洗了臭袜子,呵呵,现在总算是扯平了。”

    方菲说:“你还好意思说,你那袜子臭的,唉,明明就是一个柳林市的土人,偏偏还有一双香港脚。”

    两人大笑一通。

    季子强微微的笑了笑,看着前面车窗外笔直的道路,心中也很奇怪,自己现在为什么老是喜欢回忆过去,难道这是衰老的表现吗?

    他说不上来,反正最近这大半年的,自己总是喜欢回忆,或许吧,是因为自己在洋河那段时光是自己最美好的时光,一霎那,季子强就想到了华悦莲,好几年都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了,不知道她过的还好吗?

    季子强就东想西想的,坐了一路,不过这样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帮他打发了这好多个小时的旅途寂寞,到新屏市的时候,天也黑了,车就把季子强一直送到了竹林宾馆。

    季子强带着司机在宾馆的餐厅叫了几个菜,吃了起来。

    竹林宾馆总经理龙惠鹏鬼使神差般的到餐厅来了,一见季子强在,那一下又兴奋起来了,不是喊着加菜,就是说让上个汤,见季子强没有喝酒,又屁颠屁颠的跑回去弄了一并酒来,坐在季子强身边,看着季子强吃饭,那个话啊,就犹如长江之水一样,滚滚而来,滔滔不竭。

    把个季子强烦的啊,可是说也不好说,明明知道人家是在巴结自己,讨好自己,你想说点什么也不要意思啊,那就只能听吧?

    这顿饭季子强吃的真是毫无乐趣,司机是知道季子强的习惯的,但司机也不好说,只是偶尔抬头看看季子强,和季子强相视笑笑。

    季子强只好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但效果还是没有多少,吃完饭总经理龙惠鹏又跟了回来,又是那老一套的呵斥服务员,一听说季子强想洗一下,他就亲自到卫生间给放水。

    放水就放水吧,他还不断的在池子里试着水温,手上试下还怕不准确,还要弄点水在自己的额头上试试,生怕烫坏了季子强。

    季子强暗自摇头,直到水放好,这龙总才不得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季子强的房间,他总不可能看着季子强光屁股吧?两人又没有基情,对不对?

    季子强美美的躺在浴池中,让暖暖的温水泡着,想要解除自己这几天的疲乏,但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放屁都能把脚后跟砸疼,正在季子强泡的好好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擂门声,是擂门,不是敲门,这样的情况还是不多见的,一个副市长的门有人敢如此无所顾忌的擂,这倒是很少见的事情。

    季子强心中疑惑着,该不会是宾馆失火,或者发生地震了吧?他不得已,站了起来,用浴巾随便的把自己围了一下,打开了房门。

    门一开,就见从外面冲进来几个人,疯了一样的到房间四处找寻一圈,就这么大个地方,能找到什么,但这些人一点也不气馁,打开了柜子,钻进了卫生间,还有一个人很不放心的趴在地下,往**下看了一会,最后都停止了动作,看来这里什么情况都没有。

    季子强一点都不急,没什么好紧张的,这进来的几个人都穿着警服,只要不是打劫和绑架的,有什么怕的,自己指需要等待,等待他们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和交代。

    季子强拿起了桌上的一包烟,自己取出一支,点上火,冷冷的看着他们几个,坐了下来。

    这几个人也感到有点尴尬了,其中一个黑黑胖胖的中年警察,一只手掐着一支点着了的香烟,肥硕的身材摇晃着正向季子强走过来,他脸庞浮肿,双颊下垂,但眼睛又圆又大,两眼之间的鼻梁上有几道横纹。

    季子强感觉到,这应该是他们的头目了,但对于警察肩上的那些杠杠,道道,星星什么的,季子强其实是看不太懂的,也不知道这人算个什么级别。

    这人走到了季子强面前,似乎一点都没有对刚才这样荒唐的举止内疚,他下巴一抬,对季子强说:“你是干什么的?身份证拿出来,我们要检查。”

    “检查?检查什么?抓逃犯吗?”季子强不动声色的说。

    “这是我们的公务,你管不了吧?快点,身份证。”

    “既然是检查,我也想看看你们的搜查证,当然,我估计你是没有,那就把工作证让我看看,这不会也没有吧。”季子强调侃的说。

    这人有点紧张了,他从季子强的气质上看出来这人不是一般的人,看样子不想生意人,你看他没大肚子啊,也没有生意人那种献媚,胆小的表情,该不会是个领导吧?

    领导?一想到这里,这个黑胖警察就有点发虚了,不过很快的,他也不太紧张了,这就是三十来岁的一个人,就算是领导,也大不到哪去,给他个乡长了不起了。

    所以这黑胖警察的腰又挺直了,说:“没看出来,你还什么都懂,算了,我们还要执行任务呢,就不耽误了。”他转头又对身后的那三两哥警察说:“来思勾,走。”

    刚一转身,就听到季子强哼哼的冷笑了两声,说:“你就这样走了啊,一没出示证件,二没说清缘由,想走,没那么容易吧?”

    这胖警察就站住了,转过身来,也嘿嘿的一笑说:“怎么?难道你还要请夜宵啊?我告诉你,耽误了我们公务你负不起这个责任。”

    季子强啪的一下,就拍了一下桌子,说:“你什么公务?说出来,我看看我能负不负的起这个责任。”

    这胖警察有点吃不准了,小子明明看到我们是警察,还敢如此嚣张,只怕真有来头,他犹豫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了工作证,说:“让你看看也不打紧,我是市治安大队的副队长,我们在抓嫖,抓赌呢。”

    季子强没有说话,接过了那个工作证,上面有这个胖子的照片,还有职位,姓名。

    不错,是个副队长,名字叫武平。

    < ="fps"></>< ss="ags">tags:</>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