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翻页上ad开始 -->

    "" ="(" ="">

    因为丈夫喜欢音乐,叶眉也多少受点熏陶,能出这音响的档次,她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会放点音乐来听。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今天本来她很不愉快的,但回来之后有细细的想了想,感觉自己当时做的有点过份了,自己虽然恨铁不成钢,季子强让自己失望了,但自己的怒气好像更多的是对着江可蕊发的,怪她没有支持季子强的事业。

    但自己凭什么去怪江可蕊呢?也许是自己心里还有一点对季子强难以割舍的情怀。

    叶眉自怨自艾了一会,慢慢的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却发现自己肚子还是饿的,刚才就喝了一些酒,说了很多话,菜基本没吃几口。

    她笑笑,就准备自己弄点吃的,还没动手,就见到了季子强着两口子。

    叶眉说去做几个菜,让季子强陪着江可蕊先坐一会。

    季子强和江可蕊参观了一下叶眉的房间,发现叶眉这里好多的藏,那个雅致的小房,一个大橱占据了整个一面墙壁,中国四大名著,《战争与和平》、《静静的顿河》、《百年孤独》等中外文学名著都是精装本,整齐地屹立在架上,还有历史和哲学籍,《史记》、《资治通鉴》、黑格尔的《小逻辑》、萨特的《存在与虚无》。

    此时,小窗户的窗帘把小屋的光线遮掩成淡蓝调子,写字台上的飞天石膏像让人感觉那么柔美,静谧,江可蕊的心里倏忽产生了在家的亲近感。

    随着叶眉一声开饭了,季子强和江可蕊回到客厅,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和餐具,白玉瓷碟碗和有着细致花纹的银筷子、调羹无不显示着主人的内行和考究。烹调的菜肴红黄绿白黑煞是好看,还摆放了三支高脚杯。叶眉说:“今天给你们两个露一小手,做个鸡尾酒。”

    季子强和江可蕊有点惊奇地看叶眉鼓捣。

    叶眉端出一个不锈钢托盘,上面有两瓶葡萄酒还有果汁、冰块、牛奶、柠檬、樱桃等配料,她站在那里,手里拿个不锈钢的东西哗啦哗啦摇动着,象化验室的化验员搞药物试验,又象魔术师变魔术,两只灵巧棕色的大手迅速而有节奏地舞动着,一会儿,三杯鸡尾酒象三朵鲜花开在餐桌上。

    叶眉指着一杯下青上白的酒起名字叫“独钓寒江”;又指着一杯下黄上红的酒称为,“迎春满山”;最后指那透明的紫红、绿黑、橘黄三色酒让季子强和江可蕊起个名字,江可蕊想了想说:“叫个三仙对酌吧!”

    季子强接茬说“咱们现在就是这三仙啊!”

    于是三个神仙就频频碰起杯来。

    季子强还是很不可思议的,没想到叶眉还有这一手,他说:“叶记,我一直都不知道你还会摆弄这洋玩意。”

    叶眉说:“年轻时候我什么都想学,后来步入了官场,什么都不敢弄,唉,只有在家里偷着试试了。”

    季子强也点头说:“是啊,官场让人失去了很多,但它的魅力有是如此之大,让人难以割舍。”

    叶眉就一愣,什么意思,莫非叶眉说:“你既然如此认为,何必草率决定。”

    季子强笑了,说:“你的一席话对我来说如醍醐灌顶,我要感谢你。”

    “怎么,难道你们。”

    “可蕊决定不到北京去了,她和我到新屏市去。”季子强忍不住,说了出来。

    叶眉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光亮,她一下就拉住了江可蕊的手,另一支手也在江可蕊的手背上拍了拍,说:“谢谢你,谢谢你,委屈你了。”

    江可蕊说:“应该说谢谢的是我,你让我认清了什么才是我心中最想要的,我不能让子建终生生活在懊悔和黯然伤神中,我要他快乐,这样我也才会快乐。”

    “不错,不错。”叶眉的心情也大好起来了,她的话语也多了,先说鸡尾酒的来历,说这种东西不单纯是喝酒,已经成了艺术。

    江可蕊插话说:“西方人喝鸡尾酒很讲究的,象自由古巴、红粉佳人、尼克拉斯加、教父等著名鸡尾酒都是有固定的配方,连冰块的溶解度都要求很高。问叶眉的做法依据什么。”

    叶眉笑笑说,“我是无宗无派,中西结合,既然是艺术就应该创新,自家的条件不可能有酒吧便利,咱就因才而做,追求的是新鲜、热闹。喝鸡尾酒,其实就是欣赏一件艺术,或者更简单的地说是在寻找一种感觉罢了。”

    江可蕊喝到嘴里感觉味道还真不错,点点头说,“还行!”

    季子强几口就喝得杯子见了底,叶眉问味道如何?季子强眨巴眨巴眼,“没顾上!”

    江可蕊说:“你这叫牛饮!”

    叶眉又大讲中国的吃文化,细致地描述了桌上每道菜的来历和讲究。确实,桌上的菜肴没有一个是名贵山珍海味,但都做出了花样,做出了新意,她指着盘中的一个碧玉的圆盅,盛满玉丝,说叫“冬瓜燕窝”,全是冬瓜做的,用配好的汤料一煨就有燕窝的意思了。

    季子强和江可蕊吃得兴味昂然,江可蕊也是从小见过大世面的人,但从未在这种气氛中用餐,这麽有趣,这么悠闲。三个人都打开了话匣子,都喝得红霞飘腮。后来季子强和江可蕊告辞离开了,叶眉一个人坐在客厅来,默默的响着心事,想着,想着,叶眉就在脸上露出了很无奈的笑意。

    她知道,自己今天奥凸了,自己是又一次的被季子强这个狡滑的家伙给利用了,季子强自己也不想离开官场,但他又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的妻子放弃到央视工作,于是,他利用了自己,让自己今天间接的来帮他说服江可蕊,对,没错,一定是这样,我只要一看到他那坏坏的笑容就应该知道了。

    回去的路上,江可蕊也越想越不对,江可蕊也不是一个愚笨的女人,而且她对季子强也是非常的了解,她就想,为什么季子强从来到省城都没有带过自己去见叶眉,而这次就偏偏要带上自己?为什么季子强在叶眉说出那么多对她失望和气愤的话之后,季子强一点都没有太多的意外和内疚?

    他应该不是这样的一个人,那么,仔细的想想,自己是不是中了季子强的圈套呢?

    江可蕊在电梯前就停了下来,问:“季子强,你今天是不是故意的。”

    季子强听的云山雾罩,一头的雾水,说:“什么故意的。”

    “哼,你就没有打算离开官场,你今天是让叶眉在给我上课。”

    季子强忙说:“不会吧,你怎么想的这么多啊?我也没想到叶记会说那样的话。”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给她解释,也不说说你的想法和理由。”

    季子强摸摸鼻子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叶记发这样大的脾气,我当时就懵了,感到脑袋里面是一片的空白,所以很多话都忘了说。”

    江可蕊才不相信季子强会懵,他蒙别人还差不多。

    但反过来一想,这件事情其实这样解决也是挺好的,不是吗?难道自己真的愿意去那个什么央视吗?自己真的愿意和季子强天各一方,难以朝夕相处吗?肯定不是的,在说了,央视那里面藏龙卧凤的,没有天大的关系,在那里面自己也就是一个跑堂的。

    而且自己最头疼季子强这种撞懵吃象的样子,他就像一坨滚刀肉,和他也扯不清个是非曲直来,江可蕊只好罢了。

    两人回到了公寓,也是没有什么事情好做,季子强这两天是饿狗落到粪坑里——饱餐了几顿,现在一时也没有了战斗力,两人坐了一会,江可蕊就说:“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

    “到哪去?”

    “不告诉你,跟我走就是了。”

    季子强也就二话不说了,站起来准备走。

    “知道我带你去哪吗,就准备走了?不怕我把你卖了啊?”

    “不怕!你卖我,我给你数钱。”两人都笑了。

    江可蕊开车带着季子强出了省城的城区,一直往北走,渐渐的就到了郊外,一路上季子强也不问去什么地方,他有点疲倦了,靠在了座椅上眯着眼假寐着。

    江可蕊就挑了一首很抒情的歌曲放着,一面开车,一面不时的幸福的看一眼季子强,两情相悦才是真真的快乐,这些天来,自己其实也过得很累,很难受,现在好了,以后自己就要永永远远的陪伴着他,每天可以看到他,不用思念,不用惆怅,多好啊。

    车还在奔驰着,最后他们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僻静的旅馆,老板娘眼神活泛,殷勤地安排好他们的住处,又安排他们冲澡。

    季子强这才知道,江可蕊带自己到了一个温泉小旅馆。

    季子强心里也很高兴的,他记起了自己和江可蕊在洋河县的时候,两人一起洗温泉的那美好时光了,看来江可蕊也是没有忘记那浪忙的时刻,今天她要带着自己重温一次。

    一个十六七的女孩走了进来,说:“我带你们到后面温池去吧。”

    女孩长的很清新,就像外面刚刚长出的嫩草一样,看上去水灵灵的。

    女孩带路来到店后一个露天小温泉,周围树丛掩映,地面是鹅卵石铺地,一尘不染,季子强和江可蕊都穿着宽大的浴衣,履着拖鞋也踢踏踢踏跟着走。

    < ="fps"></>< ss="ags">tags:</>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