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呢她并不着急,她可以给韦俊海留下一点思考的时间,她回到办公室,轻松的翻阅着桌上的文件,对她来说,棋势很有利,进可攻,退可守,先已立于不败之地了,既然是下棋,那就一人一步,接下来就是看他姓许的怎么走了,他要是配合自己,平安的度过这次换届,自己也无意对他下手,他不是自己主要障碍。

    他韦俊海要是不识好歹,负隅顽抗,那也怪不得自己了,至少让他先淘汰出局。

    所以叶眉悠然的喝着季子强上次送来的毛尖茶,心里也就想到了季子强,想到了季子强,不中柔情就泛起在心头,好长时间都没见他了,这个没良心的,就他那一个破县长,还是个破副县长,真有那么忙吗都不知道来看看自己,自己总不能给他打电话邀请他过来约会吧。

    叶眉心头的涟漪就慢慢的扩散开来,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情,有点怨恨,有点渴望,还有点温柔。

    叶眉也感觉自己正处在人生的黄金季节能坐上市长这个位置不容易,特别对于女人拉说就更不容易了。

    每天她听到“市长好”这样招呼,她总是面带微笑,挺起胸膛,步履轻松,做出市长的样子,但她的心里也是有很多柔情存在,宽大的老板桌朦胧照着她的样子:瓜子脸没有变,头发高高的挽起,是那样的分韵犹存,仪态高雅。

    就在叶眉心驰神往的时候,韦俊海敲门走了进来,叶眉的秘书跟在韦俊海的身后,进来就先给张罗着给韦副市长泡茶,叶眉也招呼了韦俊海两句,又转身对秘书说:“韦市长茶瘾大,你给多放点茶叶。”

    韦俊海也客气着说:“多点少点,都可以,都可以。”

    叶眉没有陪韦俊海坐在沙发上,她招呼完以后,仍然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看着秘书给韦俊海泡好茶离开。

    韦俊海端起茶杯,吹了两口气,感觉还是烫,又轻轻的放回茶几说:“叶市长这茶叶不错,应该是洋河今年的新毛尖吧,香味淡雅,茶型漂亮。”

    叶眉嘻嘻一笑说:“韦市长真是行家,一眼就看的出茶叶的产地,佩服。”

    韦俊海感叹一声说:“叶市长忘了,我在洋河县也是待过好几个年头的,看着这茶叶,就想起了过去那岁月。”

    叶眉见韦俊海一来就把话题引到了洋河县上,也顺着他的话题说:“看起来韦市长对洋河县还是蛮有感情。”

    点点头,韦俊海说:“是啊,那一段的日子我怎么可能忘得掉,洋河县是个好地方,但人无完人,金无赤金,那里也有它的一些弊病,洋河的工作不好搞啊,在那几年我是竭尽了全力,但依然还是留下了很多遗憾。”叶眉摇摇头说:“韦市长不要妄自菲薄,就我的感觉,洋河在你手上那几年还是很不错的,你的魄力在洋河展现的淋漓尽致。”

    韦俊海呵呵一笑说:“但还是留下了像工业园那样的败笔,这一直让我揪心。”

    “哦,洋河工业园啊,说到这,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项目,我们真应该好好研究一下,让这个项目起死回生,也算是完成了你一个心愿,当时你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希望它给洋河带来一种生机。”叶眉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个项目。

    韦俊海没有停顿的就接过了叶眉的话:“是啊,是应该把这个项目好好研究一下,不过最近我手上的事情太多,只怕一时腾不出精力,上次开会你就说过招商局的问题,我最近就要对招商局做出一些规定。”

    这个问题也就是当初叶眉和韦俊海爆发冲突的一个,现在韦俊海准备用另一种委婉的方式,向叶眉妥协了。

    叶眉一脸茫然的说:“招商局奥,对,他们在费用开支和工作作风上是有很多问题存在,韦市长抓一抓这个问题是应该的,都到下半年了,再不出些成绩,你我都不好对市上交代。”

    韦俊海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这问题我会重点抓一下,下午我就过去给他们开个会,你上次说的几个问题,我在会上逐条给他们落实,他们局里的分工,我也会安你上次的想法,给他们做出调整的。”

    叶眉脸上的表情淡如死水,没有一丝一毫的得意,虽然她已经知道韦俊海开始让步,妥协了,她沉吟着说:“嗯,这样最好,那洋河工业园的问题你先考虑着,等你时间空闲下来,你再拿出个解决方案。”

    韦俊海很认真的说:“好的,那个问题也是要早点考虑了,我会留意的,到时候拿出一个适合的措施,争取一次把它解决了。”

    叶眉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起了八一建军节到部队慰问的一些事情,两人又相互的交换了几点意见,对军民共建的一些问题达成了一致的几点看法,最后韦俊海才客客气气的告辞离开。

    这件事情很快的,也传到了市委华书记的耳朵里,他不用详细的了解那些细节,就完全能够理解此事的含义和最后的结果,这让他升起了一种愤怒。

    单从叶眉这一举动来说,本来是无可厚非的,问题在于这一攻击的发起者却是洋河县的一个副县长,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可以容忍叶眉,因为他一时半会对叶眉是没有太多的办法制服,不过,他是绝对不能容忍季子强,就像是一个正在争吵的人,愤恨一个拉偏架,帮闲忙的人一样。

    他决定自己在必要的时候亲自出马,给这个一直让人不能放心的家伙迎头痛击,警告那些还没有看清柳林市大势的人,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跟随自己才是唯一的选择。

    季子强是不知道华书记已经把他列入了打击程序,他依然在洋河县活跃和忙碌着,每天他忙忙碌碌、煞有介事地挟着自己那黑的公文包,总是威仪万方、泰然自若地进出于自己的办公室,深入到各个部门、单位和基层,处理各式各样的公文,出席各种各样的会议,发表内容不同但风格却千篇一律地相似的重要讲话。

    政府工作虽然事无巨细,又纷繁复杂,但对他这样精力充沛、斗志旺盛的人来说,处理起来倒也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这天早晨,季子强处理和批阅了几份文件后,就听到了敲门声,季子强提高了一点声音说了句:“进来。”

    那个让他劝服的王老板推开门,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手上当然是少不了提上几条烟,几瓶好酒了。

    季子强看着他的肚子就想笑,这大腹便便的,估计当老板就先得肚子大,可老板都要包2奶,3奶的,你说这么大的肚子,他们对付的了那么多奶吗,随便一个就把他们撂翻了,是不是找了也是个摆设,平常就是看看,轻易也不用吧

    季子强客气的站起来,招呼他坐下,说:“王老板是不是想通了,要是没想好,也不急在一时半会。”

    王老板就谦恭的笑着说:“想好了,想好了,季县长给我指的是一条明路,我怎么能不识好歹呢,今天就是想来做协议置换,又要麻烦季县长了。”

    季子强心里也是高兴,就说:“那就不要在我这坐了,我带你去见哈县长,尽快的帮你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

    王老板赶忙站起来,放下礼品,和季子强一起到了哈县长的办公室。

    哈县长正在打电话,看到他们走了进来,头皮一阵发麻,不知道这王老板又有什么麻烦来找自己了,这大半年的,王老板真是把他都烦透了。

    看起来这个世界挣钱真是很难啊,哈县长要不是看在他过去给的那好处费面子上,就他小小的一个暴发户,只怕黄县长早就给门卫打招呼不让他进政府了。

    现在见到王老板,哈县长就皱皱眉头,看了季子强和王老板一眼,下巴一杨,示意他们先坐下,又对话筒说了几句,这才挂上电话,走过来问:“季县长,我马上要出去一下,你们二位事情不重要的话,就改天在说吧”。

    季子强笑笑说:“王老板是来办理置换土地的一些事情,我来给你请示一下,土地局那面还要你给打个招呼的。”

    哈县长有点难以置信了,这样的一个结果真的大大出乎了哈县长的意料之外,他不得不佩服再一次季子强,这个季子强快捷,完美的处理了一个连自己都异常头大的问题,他的能力应该说毋庸置疑,如果不是华书记一定要收拾他,如果他不是叶眉的嫡系,或者这个人真的可以在某一天成为洋河,乃至于柳林的政治新秀,可惜啊,可惜他站错了队,跟错了人。

    哈县长打住自己的想法,态度也热情起来,再也没提他急着出去的话了,他详细的问了王老板和季子强这件事情的整个想法,在了解完王老板的一些要求和设想以后,哈县长就说:“这样吧,王老板,你先去土地局看地,选中城外的那块地我们县上都尽量的支持和满足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