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呷了口酒,转动着杯子,感慨的说:“生活有时候给我划了一个圈子,说它是命运也行,问题不在于我能否跳出那个圈,而是我要在我的圈子里有所作为,动脑子,艰苦用脑,绞尽脑汁去寻找生活的空隙,象接榫,把生活安排得严丝合缝,很累啊。

    ”

    “吃菜!”叶眉给季子强加了点菜,自己端着小碗一匙一匙地喝汤。望着对面这个男人,她心情很复杂。

    但细细的味了季子强的话后,叶眉拧起了眉头,说:“子强,我感到你怎么有一种很消沉的情绪啊,这样不好,特别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

    季子强放下了手中的被子,笑笑说:“很快,我就不是你们这个圈子的人了。”

    叶眉眼光一闪:“什么意思。”

    季子强带着一点醉意和放荡不羁的表情说:“我要离开这个圈子了,我准备辞职,和可蕊一起好好的生活,远离纷争,远离斗争。”

    叶眉就看着江可蕊,她从江可蕊的眼中看到了肯定和犹豫的神情,她又转过头来,看着季子强,说:“你确定你现在说的不是醉话?”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没有醉,今天喝的并不多。”

    突然之间,叶眉一下站了起来,使劲的放下了手中的碗,指着季子强说:“因为你受到了一点挫折,因为你降了半级,你就自暴自弃,开始埋怨,开始退缩了,你还是不是过去那个季子强,你还是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男人你懂吗,就算死也要屹立着死。”

    叶眉因为情绪有点激愤,脸也涨的更红了。

    季子强从来都没有见过叶眉发这样大的脾气,他有点措手不及,但季子强的心里却是痛苦的,他也不想离开自己为之奋斗和努力的事业,但自己还余其他选择吗?

    季子强有点沮丧的低下了头,好半天才说:“叶记,你不要生气,我是辜负了你的希望,但我的离开并不是因为降级的问题。”

    “不是?那你说一个理由出来,你也可以编,只要你自己感觉到编的像。”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在你面前,我从来不说假话的,这你也知道。”

    “那就说真话吧?”

    江可蕊看到季子强很为难,就说:“叶记,子强是要陪我到北京去,他想和我永远生活在一起,这些年来,我们分多聚少,我们想要过平静的生活。”

    叶眉有点惊讶的问:“你要调到北京去?”

    “是的,手续都跑得差不多了。”

    转过头,叶眉冷冷的看着季子强说:“我和丈夫也一直没在一起,现在他永远的离开了我,不错,老公和妻子是应该在一起,那看来我也应该下去陪他才对,是不是这个道理。”

    季子强还是第一次听到叶眉的丈夫去世,他张大嘴说:“你怎么没有告诉过我,什么时候的事情?”

    “去年的事情,只有很少的几个亲戚知道,我们先不要说他,先说说你,你为了自己短暂的幸福,就要放弃自己的理想吗?你说过,你要做个好官,要为老百姓做主,要成为国家的栋梁,难道那都是骗人的话。”

    季子强也痛苦的摇摇头。

    “季子强,连你自己都在摇头,但你现在却要违背你的誓言,你已经尝到了权利的诱~惑,你这一生注定是再难摆脱了。离开了权利,你就会快乐吗。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东西。”

    叶眉停顿了一下,转头看着江可蕊,又说:“可蕊,你糊涂啊,你真的认为他和你长相厮守你们就会快乐吗?你错了,季子强不是一个庸庸碌碌的人,离开了这里,他此生永远都不会再幸福的,他会懊恼,悔恨,到最后或许他会再无生趣,你得到的只能是一个充满了伤心的躯体,你愿意你们以后几十年都这样过吗?”

    叶眉端起了面前的酒,一口喝掉,又说:“你以后会尝到面对一个万念俱灰,萎靡不振的人痛苦,那个时候,你们的婚姻,对,还有你们所谓的爱情都会被这样的悔恨侵蚀,你们会唉声叹气的过一百辈子。”

    说完这话,叶眉拿起了自己的手包,招呼都没有对季子强和江可蕊打,离开了包间,她不想再说什么了,她眼中噙着泪水,她也不想责怪季子强,因为她看到了季子强心中的不舍。

    季子强和江可蕊都静静的坐在那里,他们也没有送叶眉,叶眉的话像鼓槌,一下下的砸到了季子强和江可蕊的心里,有人说一失足成千古恨,离开官场,真的也会成为自己永远的伤痛吗?

    季子强在思考?江可蕊也在思考。

    包间的门没有关上,大厅里响起温柔飘渺的旋律,如春风吹拂海面,又如母亲张开温暖的怀抱。

    “好美的曲子啊!”季子强长吁了一口气。

    江可蕊也抬起了头:“古诺的《圣母颂》,如果有大提琴协奏更好听。”

    两个人沉浸在美妙的乐曲中,而后,江可蕊说:“你不必辞去工作”。

    “但是”

    “子强,没有但是,我决定了,我不去北京,我到新屏市去。”江可蕊说的很坚决,她宁愿自己有点遗憾,也绝不能让季子强终生抑郁寡欢。

    季子强的眼前闪耀出了一片的金光,他心花怒放,他的眼睛也笑了,嘴也笑了,笑得合不拢嘴,他的心在飞,阳光拨开他的笑脸,像是江可蕊在他心里抚动那快乐的琴弦,他的思绪舞起来……

    江可蕊也泪眼婆娑的笑着,她看到了他高兴的压抑不住的样子!看到了季子强心里喷射出灿烂而快乐的火花!好像有一股甜滋滋清凉凉的风,掠过自己的心头!

    季子强兴奋的站起来,在本来就不宽敞的包间来回走动着,晃得江可蕊头晕,江可蕊说:“你就不能坐下吗,至于这样高兴吗。”

    季子强就一下走到江可蕊的后面,从身后一把抱住了江可蕊,不管三七二十六的吻了起来,季子强侧身抱着江可蕊,凝视着她白里透红的脸,像盛开的桃花,在江可蕊闭着的眼睛里仍流出晶莹的泪,这是喜悦的泪?兴奋的泪?忧伤的泪?

    季子强轻轻地摩娑着江可蕊的头发说:“可蕊,我爱你!”

    这个时候,季子强的心中荡漾着感激和幸福,他的思绪也渐渐清晰起来。如果说,自己原来更多的是被她的青春魅力和率直性格所吸引,那么,现在他明白,这个姑娘以后能够一辈子吸引他的,更重要的是她那颗纯真的心和朴实的胸襟。

    江可蕊让自己清晰了一点,嘴里羞涩的嚷着:“放开,放开,你这疯子,一会服务员来了。”

    季子强才不管那些呢?他使劲的亲了好一会,才住手,哦,是住嘴。

    江可蕊喘着气,恨恨的说:“疯子,疯子。”

    季子强像是在思考什么,一动不动了,江可蕊用肘子撞了一下他说:“发什么神经呢?”

    季子强突然说:“我们现在就到叶记家里去,她很生气,我们应该让她知道这个结果。”

    江可蕊也笑了说:“对,反正还没吃饱,让她给我们弄点吃的。”

    季子强摇下头说:“你比我敢想啊,让一个省常委给你做饭,有魄力。”

    江可蕊也嘿嘿的笑了。

    叶眉住的地方季子强是知道的,过去也曾今来过那么一两次,在过去季子强很不愿意到叶眉家里来,一个是他无法面对叶眉的丈夫,在一个季子强一到这里就会想到叶眉和老公在**上翻滚的情景。

    他们出去打了个车,也没有给叶眉电话,就一路杀了过去。(这个‘杀’字是方言,就是跑过去的意思。)

    叶眉居住的小区是九十年代末的老居民区,房子都是火柴盒,秃的连房檐都没有,本来叶眉是有条件搬到更好的地方去住,过去一直在柳林,所以也没顾得,后来丈夫去世了,她又舍不得离开这里,住在这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会感受到丈夫的陪伴。

    季子强和江可蕊七扭八拐地找到叶眉的家,楼洞两个门,那个牙黄色的门就是叶眉家,门下放着一块色彩艳丽的塑料脚垫。季子强和江可蕊像是两个调皮的小孩一样,互相做个鬼脸,季子强按响了门铃。

    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他们担心起来,会不会叶眉还没有回来,到别处去了呢?

    两人正在疑惑,“哗啦”一声,门已经打开了,叶眉很诧异的站在了他们的面前,说:“怎么是你们两个,你们也不打电话,想吓死人啊。”

    显然的,叶眉的气了消了,她只是很奇怪,季子强两口子怎么会来找到自己家里了。

    “我们想来看看你。”季子强说。

    “我们还想蹭点饭。”江可蕊说。

    叶眉很迷茫的看看他们,说:“搞不懂你们。来来,请进来吧。”

    叶眉身上还带着围裙,伸手弓腰请她们进屋。

    外表一般的老式房子,内里却宽敞明亮,看来叶眉变多了,也会收拾房子了,她们被让到客厅,音响还开着,一曲柔和美妙的轻音乐顷刻弥散开来。

    < ="fps"></>< ss="ags">tags:</>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