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以往遇到这样的天气又逢休息日,叶眉最喜欢的就把自己圈在被窝里,丈夫给她送吃送喝,有时还把蜜水一小匙一小匙地喂到嘴里,她用雪白的臂膀和热嘟嘟的唇回报着丈夫,当然,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少,也就是那么一两次吧,作为一个官场中的女人,悠闲自在对自己本来就是很奢望的东西,但就那一两次,依然在叶眉的心中留下了美丽的记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想到这里,叶眉有点难受得全身缩成一团。叶眉的眸子里闪着萨克斯金属光泽,丈夫死后那把萨克斯闲在角柜上,她难得看它几眼。此刻,她抚摩着萨克斯,从乐器上看到了拉成长条的丈夫那滑稽相,又看到萨克斯随丈夫在厅里舞动着吹奏着。

    自己爱上他也是因为看到他吹萨克斯的样子,当时他那全身心投入旁若无人的样子,还有长发一甩的潇洒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叶眉打开音响,丈夫吹奏的《春風》流淌着撩人的生气,弥漫着早春干燥而甜蜜的味道,那翻动心扉的,让人心醉的旋律象催眠剂,她有些飘起的感觉,丈夫那雄性勃勃的朝气,烘烤着自己。

    虽然后来自己和丈夫也发生了许多无谓的争吵和隔阂,但比起几十年的漫漫旅途,那一点点分歧真的就不算什么了。

    叶眉哀鸣一声:真是鸳梦一场啊!那些有丈夫的日子。

    叶眉抹去眼中的泪水,打起了精神,日子还要过,事情还很多,首先今天要面对一个自己最想认识的人,这女人满载着自己对季子强的情怀,满载着自己对季子强的爱怜,她对他好吗?她漂亮吗?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叶眉很快就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镜子中再也不是一个期期艾艾的小女人了,现在的叶眉已经恢复到了一个省会城市的市委记,一个省常委的威严中来了。

    她没有叫自己的司机,她带上了墨镜,打了一辆的士,怀着一种对江可蕊的想象离开了家门,在离那个酒店还挺远的地方,叶眉就让车停住了,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自己今天的形象,所以她边走边掏出化装盒,又对着上面的小镜子匆匆忙忙的看了一眼自己。

    今天叶眉穿了一件葡萄紫洒着小碎花的连衣裙,上身有些透,平时叶眉是根本不会穿上这件衣服的,记得这件服装还是那次到海南旅游时候一眼瞄上的,丈夫当时笑着点了点头,那个小姐硬是4000元一口价,一分都不给少了。

    叶眉没划价的习惯,只要是丈夫喜欢的就成,她就让小姐包好了。

    上上下下收拾一番后,叶眉自己也扑哧一笑,自己也感觉奇怪,见一个自己的老部下,自己有这必要紧紧张张的吗?

    叶眉再走几步,不远看见那酒店前有两个人比比划划地在说笑,一个是季子强,另外一个不用说,肯定就是江可蕊了。

    老远的看见叶眉,季子强就拉着江可蕊迎了上来,在说话可以清晰听到的距离中,季子强微笑着说:“叶记越来越漂亮了,可蕊,你来认识一下,这就是叶记。”

    叶眉笑着,但同时也用犀利的目光先审视了一遍江可蕊,她主要看的是气质,至于长相,叶眉早就知道江可蕊是电视主持人了,那肯定是错不了的,一番打量之后,叶眉心想,还不错,人倒是长的挺好,气质也没什么问题,就不知道这个江可蕊的性格怎么样?她是乐记的女儿,会不会从小就娇生惯养呢?她可不要每天欺负季子强啊。

    江可蕊也同样的在用自己挑剔的目光快速的扫视了一遍叶眉,在江可蕊的眼里,这个叶眉算的上端庄,但谈不上秀丽,她脸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霸气在,这样的气质有点破坏了她本来应该是很漂亮的长相。

    江可蕊热情的叫了一声:“叶记好,老听子强说起你,都说了好几年了,可是我一直无缘和叶记见面,过去我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知道了。”

    叶眉也很亲昵的拉了一下江可蕊的手,很认真的问:“是什么原因?”

    江可蕊看了一眼季子强,才对叶眉说:“还不是子强怕我让你比下去了,怕我自鄙啊。”

    季子强都不得不叹服自己的老婆了,真是会说话啊。

    叶眉心中很高兴的,只要女人没有设防,那么赞美就是对付她们的最好利器。

    叶眉就撫摸了一下江可蕊的肩头,笑了出来,说:“我一个老太婆了,那能和你比啊,不过要是我再年轻个20岁的话,我可是一点也不会谦虚的。”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叶眉在笑的时候,依然在寻找季子强那双黑眼仁,季子强始终露出一口白牙向她亲切地笑着,季子强主动上前握着叶眉的手:“叶记,我们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你把我忘了吗?”

    仍旧是沉厚的男低音,眼睛还那样亮,那样微侧着头,叶眉略微楞了一下,她感到这双厚重的大手一下子钳住了自己,挥去心中的牵挂,叶眉不想让自己过于失态,说:“你这小白脸怎麽又晒黑了?”

    叶眉打趣的耸着眉问,其实季子强并不黑,只是没有了过去的那种苍白。

    “人家现在是非洲免签”!江可蕊坏笑着说。

    叶眉不明白什么意思,她望向季子强,想听他的解释。。

    季子强就很配合的长手臂划了一个弧,一本正经地说:“本人到非洲各国去的话是不用签证的,因为我们都是同胞黑兄弟!”

    叶眉和江可蕊都咯咯地笑个不停。

    三个人很亲热的就进了酒店,这是个高档的酒店,大厅高阔宽敞,巨大的水晶灯闪着柔光,迎门通壁一幅巨大的山水画,几个古瓷大瓶都是清朝工艺精,这里独有的豪华透着一种凛然的威势,以及花团锦簇的享受。

    酒店吃客不多,他们快速的穿过了外面的大厅,来到了一个包间,门一关上,大厅的说笑声,喧嚣声就完全的消失了。

    酒菜上来后,他们都站起来十分郑重地干了一杯!盛满酒水的玻璃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因为要喝酒,江可蕊今天也没有开车来。

    放下了酒杯,叶眉问:“子建,你是回来休假的吧?”

    季子强说:“也算也不算吧,我还带着一个任务来的。”

    “什么任务?”

    “帮着新屏市到方菲这里要钱啊。”

    叶眉就想到了方菲的模样,笑了笑说:“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说这话就看了季子强一眼,暗示他自己可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季子强脸红了一下,记得当初叶眉就对自己说过,说她可以帮自己和方菲撮合一下,那时候自己是拒绝的。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的表情不对,说:“叶记,你们在打什么暗语?”

    叶眉就笑了,这个江可蕊经过这一阵的接触,感觉还是满可爱的,她就逗着说:“你不知道啊,当初季子强差点就要娶方菲呢?”

    叶眉不知道江可蕊一直以来的心病,所以就是开开玩笑,但季子强确实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忙说:“叶记也学会开玩笑了,哈哈哈。”

    但笑的还是有点心虚,音道明显没有打开。

    江可蕊就转过头,瞪着季子强说:“你自己交代吧?不要让我动家法。”

    季子强呵呵的笑,说:“记和你开玩笑呢,傻丫头,这都看不出来。”

    叶眉多聪明的一个人啊,她对季子强那是了解的透透的,季子强很多表情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叶眉一眼就知道其中的含义,现在见季子强如此模样,叶眉暗叫一声“糟糕”,自己这玩笑有点大了。

    她就说:“可蕊啊,那时候不要说方菲,连洋河县卖菜的大妈都想嫁给他呢,季子强当时可抢手了,不过最后谁都没得逞,便宜了你这个丫头。”

    江可蕊也嘿嘿的笑了,说:“我就是拾废的啊。”

    叶眉看转移了江可蕊的注意力,也就笑了,本来她还打算让季子强现在把方菲也叫过来的,一看着架势,也不敢开口了。

    她们几个人就一面闲聊,一面喝着。

    叶眉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这么兴奋了,喝了这么多酒,摸着脸都有点烫手,心里飘飘的,这大半年来,家庭变故的伤感,悲戚,几十年曲折的经历汇成一种说不清的意绪在心里翻滚,搅拌着,缠绕着,今天她都放开了,好久没这么快乐了,她象一条晾在沙滩上的小鱼,忽然的涨潮让她游回了愉快的水中。

    江可蕊也是一样的,她今天喝的也多,摸着有些发热的脸,她感觉就在一天之前,自己的生活还象一座衰微的古堡,现在那久已锈蚀的大门,突然咔咔地响了,开启了一条缝隙,透过那门缝她似乎看到了向往的森林,弯曲的小径,碧绿的草地,流淌的溪水,远处淡蓝色的山峦。

    < ="fps"></>< ss="ags">tags:</>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