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正在收拾写污秽之物的时候,门铃响了,季子强吓了一大跳,现在已经是11点多了,谁还会过来找方处长呢?

    季子强正在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给来人开门的时候,电话也响了,季子强听到了江可蕊心平气和的声音:“开门,季子强,是我。( ”

    季子强的诧异就更严重了,江可蕊来了,自己走的时候她不是迷迷糊糊还没睡醒吗?她怎么能记清这个小区,这个房号?女人啊,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是在睡梦中,她们也能记住自己关注的东西。

    季子强连忙就过去打开了门,这时候,季子强的手上还带着塑胶手套,门一开,他就看到了江可蕊。

    江可蕊脸上没有刚才电话中的让人担心的神情,她很温和的把季子强看了一眼,说:“家懒外面勤,稀饭胀死人,到这来做长工了。”

    季子强见江可蕊情绪并没有自己刚才想象的那么可怕,心里也轻松了许多,说:“你怎么来了,这么晚的,你先坐会,我马上就好了。”

    江可蕊一直站在门口,却没有办法走进来,因为没有拖鞋,当她看到季子强的光脚时,她就抿嘴笑了笑,也脱掉了鞋子,穿着袜子走了进来。

    关上门的季子强比划了一下手上的手套,说:“我先过去吧手洗一下,你自己随便坐吧。”

    江可蕊点点头,然后用女人最为锐利的眼神,以及最为敏感的直觉,对这里做出了一个准确的判断,自己今天差点是冤枉季子强了,他并没有在想象的那样不堪,他只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责任在这里守候。

    接着,江可蕊看到了方菲,看到了方菲安静的睡在那里,还看到了方菲眼角挂着的泪水。

    季子强给江可蕊讲述过方菲的经历,江可蕊在看看这家里的环境,心中就体会到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孤独的气息,这个女人也真不容易,和她比,自己要幸福很多很多。

    等季子强出来之后,他们又在客厅里坐了好一会,江可蕊也几次进去观察着方菲,季子强对她说:”“现在好多了,她吐过就好了,你没看刚才。”

    江可蕊笑笑,看着桌上堆了好多钱,问:“这是你给行贿的?”

    季子强很沉重的摇摇头说:“她还是一个很讲感情的人,她不要我的钱,这些钱不知道是谁送她的,我劝过她,但没有效果。”

    江可蕊不由的摇摇头说:“她这样会毁了她。”

    季子强也点点头,但又什么办法呢?如果贪婪是可以用语言转变,那这个社会就纯净多了。

    季子强和江可蕊又在这里守候了一两个小时,他们见方菲睡得平顺了,呼吸均匀了,翻身随意了,季子强就准备离开了,是实话,他有一种不敢见方菲的感觉,不知她醒后,自己该如何面对她,所以,他有一种逃跑的心情。

    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江可蕊和季子强才从梦中醒来,昨晚上他们睡的很迟,从方菲家里回来已经很晚了,现在他们却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他们相互注视着,连眼角屎都没有抹去,两人又吻在了一起,我站在**边看着,唉,这都什么人哪,一会好的像连裆的狗,一会闹的像红脸的鸡,算了,我不看了,肯定下面又是搞那活动。

    情况一点都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们又大干了一场,不过这样也好,晨练对人体健康是有一定的帮助的。

    两人锻炼完,江可蕊就从**上滑下来,裸着到处充满看点的身子,翻找起自己的衣服了,一会江可蕊就光着上身跑进来,问他:“子强,你看我今天是穿这件裙子好呢?还是穿这条裤子好”

    季子强瞅了一眼,,说:“你穿什么都好看,但考虑到我的方便问题,最好什么都不穿。”

    江可蕊嘻嘻哈哈的拍了几下季子强,又去翻腾衣服了。

    季子强不记得谁说过,择妻标准的问题很关键,可以挑女人脸蛋,但绝不能挑女人身材,魔鬼身材什么意思,就是她会像魔鬼一样吸干你的钱袋子!

    季子强穿戴是很简单的,他也没有带换洗的衣服,穿上昨天的衣服起**了,江可蕊也是挑好了衣服,两人洗漱一番,看看时间已经快到11点了,这是一个周末,所以江可蕊不用到单位去,她现在已经收拾的容光焕发了,她问:“中午想吃点什么呢?子强。”

    季子强一边系着领带,一面说:“我吃饭一直很简单的,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好,那我就来帮你决定。”说着话,江可蕊就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帮他正了正领带。

    季子强却停住了动作,说:“要不我们约一个人一起吃饭?”

    “约谁?方菲?”江可蕊狐疑的问。

    季子强摇了一下头说:“她啊,估计今天一天也不会有什么胃口了,我想约一个叶眉你看可以吗?”

    江可蕊想想说:“可是我和她从来没有接触过,怕在一起尴尬的。”

    季子强说:“应该不会吧,其实她早就知道你,你也早就知道她。”

    “那行吧,你试着约一下。”

    季子强拿出了电话,给叶眉拨了过去:“叶记,你好。”

    叶眉在电话中传来了一丝温馨的笑声:“呵,还叫上记了,你还是叫我叶市长我更习惯一点。”

    季子强调侃的说:“那可不行啊,你那称呼是组织部给的,我怎么能随便更改呢?”

    叶眉落寞的笑了一声:“拉倒把,对了,你在新屏还是在省城啊。”

    季子强也恢复了过去的庄重:“我昨天来省城的,今天和可蕊在一起,想问下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好久没见面了,也让可蕊认识一下你。”

    叶眉像是有点为难,迟疑了一下说:“本来今天中午有个应酬的,这样吧,你等一下,我看能不能推掉。”

    “奥,这样啊,要是麻烦我们就改天吧。”

    叶眉还是说:“我试一下。你等我电话。”

    两人都挂断了电话,江可蕊就问:“人家现在是省常委了,哪像你怎么清闲。”

    季子强说:“我清闲吗,我清闲吗,你没见我每天多忙。”

    “哼,忙的很,忙的早上起来还要练习俯卧撑。”说到这里,连江可蕊自己都忍不住脸红起来,嘻嘻嘻的跑开忙别的事情了。

    季子强摇下头,哎,这女人啊,一但**起来更可怕。

    两人收拾好了,又坐下来等了一小会,叶眉的电话就进来了:“子强,行了,总算是推掉了。”

    季子强也很高兴,叶眉不管什么时候,都永远是吧自己放在第一位啊。

    叶眉坐在自己卧室的古色古香的红木梳妆台前,呆呆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稍带点冷峻的眉眼,高挺的鼻子、厚薄适当的嘴唇,所有的一切搭配在弧线柔和的脸盘上就更有了娇俏的韵味,自己的白皙的皮肤也让五官十分明艳,乌黑闪亮的眸子,弯而漆黑的眉毛,用眉笔永远描不出的那种效果,不涂唇膏,天然绯红的唇,看起来还是有些性感的,就像自己每次站在人群中,自己总是那么显眼,好象微微地散发着一种光,空气中弥漫着让人舒服的莫名的物质。

    然而堅硬的岁月还是无情地划破表象,标注了她与年轻女人的差别,手臂肥厚而渾圆,胸部过于丰满,象谜底一样揭开了青春的式微,盛年的丰硕。

    叶眉用嵌骨花的梳子慢慢地梳着长发,头发已经参杂了几根白发,她用染发剂精心地修饰,她喜欢梳头的感觉,把每一发丝理顺,理清,理出光泽,同时梳理着思绪。

    梳着梳着,一双大手轻轻地从背后抚摩自己的秀发,接过梳子继续替她梳理,每根发梢的颤动都迅速传导到头皮刺激着脑神经,让人好舒服,梳着梳着黑发被高高撩起,然后挽成螺蛳状。

    一声浑厚的男声,看看!一个新的叶眉!她眼睛象水晶灯点亮,镜子里的自己一种全新的发型,全新的妩媚,幸福的电流迅速袭击全身,她的身体绵软了,很想依偎着身后高大坚实的身体。

    一个懵怔,险些栽倒,身后什么也没有,空空的,幻觉,只是幻觉,哦!那双大手不在了,永远地不在了,那坚实的胸膛也没有了。

    当看到丈夫躺在玻璃棺材里,身体冻得瘦小了许多,脸上被油彩夸张地涂抹着,她控制不住了,生平第一次嚎啕。这个与自己走过苦难的亲人再也见不到了,她想抓住他,像溺水人想抓住唯一的救生物,她扑在棺材上死死地不放手。

    最后,还是女儿把她的手掰开,将母亲紧紧抱在怀里。

    一包泪水在眼窝里颤着,丈夫在去年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自己,虽然过去自己和他又太多的隔阂和争吵,但他的离去还是让自己心疼,心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